黄金瞳
字体:16+-

第八十章 冲突(上下)

第七十九章 冲突(上)

在悍马车上观察到秦萱冰的一些举止之后。柏梦安知道了,秦萱冰确实对庄睿产生了好感,或许还远没有到非君不嫁之类的程度,但是对于一向拒男人于千里之外的秦萱冰而言,已经是难能可贵了。

柏梦安虽然有些嫉妒庄睿,但是还没有到因嫉成恨的地步,他本身在香港也是经常和一些大小明星产生绯闻的人物,对于冷艳的秦萱冰,一直抱有一种征服的『欲』望,不过眼下看来,自己好像是没有希望了。

而庄睿却是个对感『情』比较迟钝的人,一车人都看出了秦萱冰对他不加掩饰的好感,偏偏这小子一直都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到了属于他的那只小狗崽身上,秦萱冰偶尔看向他的目光,也被他认为是对于小狗崽的喜『爱』了。

看到庄睿不搭理自己,秦萱冰伸出手,逗弄着那个小家伙,说道:“庄睿,给你这只小狗起个名字吧。”

“起名字?也是啊,总不能就叫它小东西或者小家伙吧。”

庄睿闻言皱起了眉头。小家伙如此可『爱』,要起个好听点的名字才行。

“小白?白雪?”

“不好,难听死了。”

庄睿接连想了两个名字,都被众人否决了,并且还被刘川剥夺了起名权,气的他差点就给小家伙起名叫做刘川了。

秦萱冰说道:“庄睿,它身上的『毛』是白『色』的,长得又像是只小狮子,干脆叫白狮好了。”

“白狮好,狮子王那里面的狮子,也是白颜『色』的。”刘川听到这个名字,大声叫好。

“白狮,嗯,也不错,读起来很顺口,那就叫白狮吧。”

庄睿想了一下,点了点头,把白狮抱了起来,塞到秦萱冰的怀里,说道:“去谢谢你萱萱姐姐吧。”

“呸,我要是它姐姐,那你就是它哥哥。”

秦萱冰啐了庄睿一口,不过马上感觉到自己这话有语病,羞的脸『色』绯红,把头扭到一边。

庄睿倒是没想那么多,他只是觉得这段时间,与秦萱冰相『处』的很愉快。听到秦萱冰的话后也没生气,傻呵呵的直笑,看的一旁的柏梦安眼冒火光,恨不得化身庄睿,趁机上前献殷勤,好获取芳心。

一行人在穿越了大草原之后,终于来到了那曲,不过并没有多呆,住上一夜休整了一下,第二天一早就驱车赶往拉萨了,这也是他们这次西藏之行的最后一站,在拉萨游玩两天之后,就准备返程了,从时间上来说,倒是和刘川预计的差不多。

拉萨是所有藏民们心中的圣地所在,从那曲到拉萨的公路上,有许多徒步去拉萨朝拜的藏民,更有很多苦行者,为了表达心中的虔诚,每行一步,都要叩拜。庄睿等人看到他们膝盖上的衣服,都磨损的破烂不堪了,但是在这些人的脸上,看到的只有平静,没有一丝世俗的烦躁。

QuAnBen5.CoM【全本网】

拉萨古称“惹萨”,相传公元七世纪唐朝文成公主嫁到吐蕃时,这里还是一片荒草沙滩,后为建造大昭寺和小昭寺用山羊背土填卧塘,寺庙建好后,传教僧人和前来朝佛的人增多,围绕在大昭寺的周围,便先后建起了不少旅店和居民房屋,形成了以大昭寺为中心的旧城区雏形。

同时松赞干布又在红山扩建宫室(即今布达拉宫),于是,拉萨河谷平原上宫殿陆续兴建,显赫中外的高原名城从此形成,“惹萨”也逐渐变成了人们心中的“圣地”,成为当时西藏宗教、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在一般人的印象中,拉萨是由布达拉宫、八廓街、大昭寺、『色』拉寺、哲蚌寺以及拉萨河构成的,但西藏人认为,只有到了大昭寺和八廓街,才算到了真正的拉萨。

“庄睿,快来看,这东西好漂亮啊。”

热闹的八廓街中,庄睿手里大袋小袋拎了十几个,脖子上挂着个五彩哈达结,夹克衣服里,还有只『毛』茸茸的小脑袋向外探着,却是那只小白狮。

庄睿困难的向秦萱冰几个『女』孩的方向挤去。不过在这里,也没有多少人关注他,都是从天南地北来的游客,对于这样的场景早就习以为常了,只是秦萱冰几个『女』孩的靓丽,吸引了不少游客们的眼球。

“我说姑『奶』『奶』们,咱们今天买的东西可是不少了,你们不会想把这条街都搬回家吧。”

庄睿挤到几个『女』孩站立的摊位前,一脸苦笑的说道,早上三个『女』孩决定来逛街,刘川要照看他那两只宝贝藏獒,周瑞对逛街没有一丁点儿兴趣,而柏梦安到了拉萨之后,居然产生了高原反应,也躺在酒店客房里吸氧了,不用问,庄睿自然被抓了壮丁。

原本庄睿是想把白狮留着酒店里的,可是这小家伙看到庄睿要离开,死死咬住庄睿的裤脚就是不松口,无奈之下,庄睿穿了刘川的那件夹克,把白狮也带上了,他自己的那件夹克衣服。早在与狼群搏杀的时候,被撕的破烂不堪了。

八廓街是拉萨保存完好的旧城区,也是西藏最著名的转经道和拉萨的旅行商业中心,由手工打磨的石块铺成的街道,虽不很宽,却是拉萨每天客流量最大的地方,这里店铺林立,流动的货摊超过千家,临街的房子几乎都是商店,经营大小各异的转经筒、藏袍、藏刀、生动拙朴的宗教器具等各式『日』用品。

由于庄睿他们所住的酒店,就紧挨着这里。所以一大早,就被秦萱冰等人拖了出来,这都整整逛了四个时辰了,这几个『女』孩依然是游兴未减,兴高采烈的扫荡着每一个经过的摊位,而庄睿也变成了个活动购物车,像木偶般的被拉扯了一上午了。

不过庄睿也有所收获,他买了不少西藏的『药』材,像是灵芝、藏红花、冬虫草、藏羚羊角、雪莲花等等,还有一些据说是喇嘛、藏医秘方配制、加工炮制出来的各式神气复式藏『药』,虽然不知道效果如何,但是带回去孝敬老人,总是没有错的,这也是在他出酒店之前,刘川反复『交』代的。

秦萱冰把刚买到的几件『女』式藏装,搭在了庄睿的肩膀上,又和柏梦瑶与雷蕾钻进了人群里,继续她们的淘宝大业了,庄睿真是无法想象,半个月前还是冷若冰霜的秦萱冰,现在居然会变成这个样子,看她用带着粤语问道的普通话,与小贩讲价的模样,庄睿都忍不住要怀疑是不是换了一个人了。

不过这样的秦萱冰,让庄睿觉得很亲切,有种朋友的感觉,经过这些天的相『处』,庄睿发现秦萱冰心地还是很善良的,这几天庄睿也经常和她开着玩笑,如果放在之前,那庄睿对她绝对是敬而远之的。

虽然嘴上叫苦,但是对于给这几位『女』士做苦力,庄睿还是心甘『情』愿的,毕竟这里来来往往的人里面,鱼龙混杂,自己这边要是不跟着个男人,还真是不放心。而且这里的物件显然都是现代工艺品,没有什么老东西,庄睿也懒的用眼中灵气去分辨,倒是享受了一把购物之乐。

“你们讲不讲道理,这个东西是我们先看中的,凭什么卖给他们,难道我们出不起价吗。”

庄睿听得真切,这个充满了愤慨的声音,正是出自雷蕾的口中,估计是卖东西的时候和人吵了起来,当下也顾不上自己把玩着的那把藏刀了,扔到摊位上之后,就向发出声音的方向挤了过去。

“怎么回事?雷蕾,先别生气,慢慢说。”

庄睿好容易挤到那个已经被围了几圈的摊位前面,看到雷蕾正指着摊主的鼻子,大声责问着。

“庄睿,你来的正好,你说说,是不是他们不讲道理。”

雷蕾一把抓住庄睿,让他来评理。

“大小姐,你也先说说是怎么回事啊,我什么都不知道啊。”庄睿看着雷蕾,无奈的说道,她和刘川倒真是一对,做事说话都有点稀里糊涂的。

“是这样的,我们看中了那张唐卡,摊主开始的时候说要卖500块钱,我们答应了,可是他又反悔了,要卖800,我们也答应了,让人生气的是,我们已经讲好价格了,这个人过来出价1000块钱,摊主就要把这东西卖给那个人,这样做生意,是不是太不讲信誉了!”

秦萱冰在一旁给庄睿讲着事『情』的经过,向来都很淡然的她,此时也是一脸怒容。

“这位小姐,话不是这么说的啊,我卖东西,别人给的价格高,我当然要卖给别人了,你要是想要,你出的价比他高,我也会卖给你的,难道我有钱不赚吗?大家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呀。”

那个摊主没等庄睿说话,就给自己分辨了起来,围观的人群里也有人大声赞同,雷蕾听到这话更是气的脸『色』发白,正要说话的时候,站在雷蕾对面的一个中年男人,脸带不屑的说道:“买不起就别买,还不够丢人的呢。”

这句话可是把雷蕾气到了,她虽然身家不如秦萱冰,但是此次来内地考察市场,百十万块钱还是可以支配的,当下说道:“我出1200块钱,看谁买不起。”

第八十章 冲突(下)【泪奔求月票】

【PS:晕死,睡了一觉起来。月票连被两人超过去了,上帝们啊,俺保证今天凌晨5点睡觉的时候没做坏事啊,纠结啊,这周没推荐,就指望月票榜有个好名次吸引点眼球,拜托大家了,把月票投给俺吧,求求大家了,月票!!!】

“我出1500块钱,这个唐卡我要定了。”

看到雷蕾把价格抬了起来,那个中年人紧跟着又喊出一个价来。

“2000块!”

雷蕾不甘示弱,大声喊道,她此时已经不去考虑这个唐卡的真正价格了,俗话说:“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雷蕾本来脾气就挺火爆的,更何况被当众挤兑,这口气她可是咽不下去。

“对,我们出2000,没钱就不要充大款。”

柏梦瑶不知道从哪听得的“大款”二字。也在旁边跟着起哄,几千块钱对这几个『女』孩子来说,真的是不算什么。

“我出2500,你们不要有几个臭钱就出来显摆,比阔气,你们差的远呢。”

中年人迟疑了一下,又喊出一个价格来,挑衅的看着雷蕾几个人,满脸不屑的表『情』。

庄睿开始也挺气愤的,不过他始终感觉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又说不上来是怎么回事,在雷蕾和那个中年人抬价的时候,庄睿后退了一步,几乎缩回到人群里,开始观察了起来。

这一看,庄睿心里明白了,这演的也是一出双簧戏啊,别开这中年人是一幅汉人打扮,普通话说的也很标准,像是个外来游客一般,但是他脸上淡淡的草原红显示出,他一定在西藏居住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而就在他每次抬价之前,都要偷眼去看那摊主,在看到摊主微微点头的时候,才又开出价来,并且以语言相『激』雷蕾等人,不能不说他做的很成功。最起码雷蕾这会已经气的是火冒三丈了。

这手法虽然很粗劣,但是却非常实用,估计是刚才他们看到雷蕾几人大肆购物,连价格都没怎么讲,才起了这个主意,恰恰这几个『女』人还都没有逛过这种集市,也不会讲价还价,一来二去的,就落入套子里面了。

可能秦萱冰和雷蕾,包括柏梦瑶,在商场里打拼,或许还留有几分警醒,但是在这种环境里,被人语言一挤兑,围观的人再那么一笑话,心中也就失去了冷静,要是刘川在这里的话,恐怕一眼就识破这双簧局了。

“我出4000块,老板,不要和这几个小丫头讲了,钱在这里。你快点把东西给我包起来。”

此时价格已经被抬到了4000块RMB了,并且那个中年人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叠RBM,在手心里拍着,催促那个摊主把唐卡给他收起来。

“我……”

“雷蕾,君子不夺人所好,这东西,咱不要了。”

雷蕾一个“我”字还没有喊出来,就被庄睿给打断了,看到庄睿对他挤了下眼睛,雷蕾愣了一下,没有再继续喊下去,她只是气过了头,却不是没脑子,听庄睿这么一说,她也有点回过味来了。

这几个『女』人何等聪明,被庄睿这么一点,再结合刚才所发生的那一幕,立即就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当下柏梦瑶也不生气了,笑嘻嘻的说道:“这位大叔好有钱啊,我们不和你争了,那东西你买了吧。”

此话一出,中年人和那摊主傻眼了,这明摆着煮熟的鸭子飞走了,而罪魁祸首,自然是横『插』一杠子的庄睿了。

“小子,你刚才说的那话,意思就是说我是小人了?”

双簧被人拆穿,中年人脸上挂不住了。几千块的买卖被庄睿搅『黄』了,更是让他恨之入骨,当下也不提购买唐卡的事了,冲着庄睿发起了责难。

“行了,这位大叔,有些事『情』说明白就没意思了,您继续摆您的摊,我们继续买我们的东西,拜拜了您啊。”

庄睿懒的和这些地头蛇打『交』道,没好气的回了一句,就转身招呼雷蕾等人回酒店,这会都大中午的了,别说自己的肚子饿了,就是小白狮这会也是无『精』打采的,老是在怀里用爪子挠自己了。

“小子,你话不说清楚,别想走。”

中年人一把拉住庄睿的肩膀,恰好是庄睿受伤的左臂,痛的庄睿裂了下嘴,右手一扬,把中年人的手打开。

此时庄睿也冒火了,自己演戏砸了,居然还敢不依不饶的。当下转过身去,眼睛一瞪,说道:“你想怎么样?要不然咱们去派出所评评理?”

“汉人打人了,汉人打人了。”

那个摊主冷不防的喊了起来,而原本就挤在人群里帮闲的几个同伙,也纷纷冒了出来,把庄睿围住了。

“让他们赔钱,说好的了的东西不买,不要让他们走。”

那个摊主上蹦下窜的喊道,围观的人虽然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是大多都是外地来的游客。谁都不想招惹是非,一时间,只听到这摊主一个人的声音。

“赔钱!赔你麻痹,打人是吧,我还就打你了。”

庄睿的『性』子从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但是惹急了他,他出手也向来都是没有分寸的。

刚才就被那中年人拉扯了一下伤口,现在又看到这摊主如此嚣张,再也忍不住了,当下跳了起来,隔着摊位对着那摊主,就是一脚踹去,那摊主声音倒是蛮洪亮的,只是个头有点矮,还不到一米七,被一米八多的庄睿这一脚,踹的向后飞去。

围着庄睿的那几个人都愣住了,他们没想到面前这个看似文静,还带着个眼镜的年轻人,脾气居然如此火爆,原本是想讹诈几个钱财的,现在看来,却是不好收场了。

“愣着干什么,给我打啊,打出事来爷兜着。”

矮个子摊主挨了庄睿一脚,半天才爬起来,看到自己那几个帮闲的,围住了庄睿却不动手,当下火了起来,一边叫喊着一边冲了过来,这人也是个青皮,顺手从自己摊位上摸起一把藏刀,拨出来就对着庄睿砍去。

庄睿被那几人围着,身后又是人群,想退都没有地方退,眼看这一刀就要劈在身上的时候。一双满是老茧的大手伸了过来,牢牢的抓住了那摊主的手腕。

“你他**……”

这摊主平时在市场里,也是横行惯了的,大多游客出门不想招惹麻烦,被宰了往往也是忍气吞声,也惯出了他的坏『毛』病,眼看就要砍到庄睿身上的刀被人托住,立时对着来人破口大骂了起来,只是话刚出口,看到了来人身上的服饰,马上将后半句咽回了肚子,悻悻的把藏刀收了起来。

庄睿看到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是一位身材高大的红衣喇嘛,看到这个喇嘛的出现,开始还在起哄的几个人,都偷偷的溜到人群里去了。

“是大昭寺格古喇嘛来了,这些人不敢嚣张了,就该治治他们的。”

围观人群里,有认识这个喇嘛的,纷纷开口议论了起来,脸上都显出尊敬的神『色』,而那个摊主也老老实实的站在一边,不敢说话了。

“转经道重地,不得闹事,你们不知道吗。”

格古喇嘛又称之为铁杖喇嘛,是寺庙里专管刑罚的,一向都以铁面无『私』而著称,虽然在现在社会里,有派出所执法,但是对于这些藏民们来说,喇嘛在西藏的地位,依然是至高无上的,这位格古喇嘛一开口,四周鸦雀无声,没人再敢议论了。

“这位上师,是他先欺骗我们购买东西,然后又持刀威胁伤人,我可以用活佛的名义起誓,我说的都是真的。”

庄睿指着那个摊主,对面前的这个大喇嘛说道,他知道不管任何事『情』,一旦涉及到宗教,如果不妥善『处』理的话,都会很麻烦的。

“哦?”

格古喇嘛听到庄睿的话后,已经是信了几分,刚才要不是他及时出手,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已经被砍伤了,再者他看到了庄睿怀里的白狮,西藏人都喜欢狗,并且把它们作为家里的一员,喇嘛也不例外,在许多喇嘛庙里面,也都养有藏獒,看到了白狮,格古对庄睿的话,又加信了几分。

看到越围越多的人群,已经挡住了转经人的道路,格古喇嘛皱起了眉头,对着庄睿和那摊主说道:“你们跟我回大昭寺,把事『情』说清楚。”

格古喇嘛说完之后,就顺着转经道向前走去,他根本不怕这两个人不跟来。

“萱冰,雷蕾,瑶瑶,你们先回酒店,我跟上师走一趟,正好想去大昭寺参观一下呢,这下连门票都省了。”

庄睿把身上挂着的大大小小许多袋子,『交』给了几个『女』孩,她们几个人跟着也没用,倒不如回酒店去通知刘川等人,想必对西藏非常熟悉的周瑞,会有办法的,话说回来,自己也没有做错什么。

秦萱冰几个『女』孩虽然年轻,也都是见过大世面的人,秦萱冰的家族里,甚至供养着西藏的活佛,知道他们都是一心向善,不会为难庄睿的,只不过她们也没有回酒店,而是拿出电话打给了刘川。

庄睿跟在格古喇嘛的身后,置身于一群藏传佛教信徒们的中间,看着他们口中咏着**,顺时针的在转经道中走动着,虽然听不懂他们的**,不过庄睿还是感觉到一丝宁静祥和的气氛。

“你跟我来。”

走到转经道的尽头之后,格古喇嘛向庄睿招了招手,也没有去管那个还在收拾摊子的藏民摊主,带着庄睿从一个侧门,进入到大昭寺中。

http://www.quanben5.com/n/huangjintong/230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