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瞳
字体:16+-

第八十四章 灌顶

灵与的颜煮又改变了,会不会可以看穿更多东西呢

庄睿心中动了一下,抬起头来,向挂在自己正前方墙壁上的一『处』唐卡看去,他此玄距离那副唐卡足有四五米之多,但是眼中灵气随着视线,直接就进入到唐卡之中,庄睿可以清晰的感应到唐卡里面所流动的灵气,只是让他有些愕然的是,自己居然同在楼下一样,还是无法吸收这些灵气。

心中有些不甘,庄睿又尝试了一次,这次他发现,在唐卡里的灵气,竟然也是有『色』彩的,这并不是他通过眼中灵气所看到的,而纯粹是一种感觉,他甚至能够感觉到这幅唐卡里面,所蕴含的灵气的总量。

“灵气升级了,应该不会是坏事吧。”

庄睿此刻只能如此安慰自己。由于要找小白狮,他不敢在这里再耽误下去了,万一那个小家伙要是被哪个无良的游客抱走,那庄睿可就是『欲』哭无泪了,相『处』这么多天,他已经把这小东西当做亲人来看待了。

“咦,这门怎么关上了

庄睿回身走到进来的门旁边,微微愣了下神,他清楚的记得自己进来以后,并没有去关这道门,难道是那小家伙怕自己被人打扰而关上的?

庄睿摇头笑了下自己,那东西根本没有推动这大门的力气。

这道外层刷着红漆的木门,是由内向里拉的,庄睿伸手拉住门柄,将门打开的时候,却意外的发现,在门的外面,也就是自己进来的地方,站着一位年轻的小喇嘛,单从脸上看,也就是十七八岁的模样,庄睿甚至看到在他脸上还长着几颗青春美丽疙瘩痘。

“仁波切,您出来了,“朱毕古”请您击一下。”

小喇嘛见到庄睿打开房门,顿时满脸喜『色』,看样子他在这里等了很久了,只是他的汉语实在不怎么样,掺杂着藏语的叫法,让庄睿听得有些摸不清头脑,大致意思到是听清楚了,好像有人请自己见面。

“我叫庄睿,不叫仁波切,请问小师傅,你确定你说的那个,“朱毕古。”是请我去的吗?”

庄睿怕这小喇嘛搞错了,出言询问了一下,他还要去找小白狮,却是没时间和这小喇嘛纠缠,再者庄睿也有些心虚,刚才看到那房间中众多昂贵的唐卡之后,他也知道自己进了不该进的地方了,生怕这小喇嘛是来和自己算后账的。

“没有错,仁波切就是,是汉语里,尊贵的客人的意思,而且“朱毕古”不是你说的那个”请你去的人是“朱毕古!”对了,就是你们汉人说的活佛。”

小喇嘛听得庄睿的话后,脸上很不高兴,一副被冒犯了的表『情』,脸上的笑意也没有了,微微有些不善的看着庄寄,看的出来,他提到“朱毕古”三个字的时候,样子非常的虔诚。

庄睿听到小喇嘛的话后,很是吃了一惊,他知道在西藏这地方,除了班禅达赖大喇嘛之外,就要数活佛的地位最高了,庄睿并不知道,请他前去的活佛可是已经转了十二世的活佛,佛法『精』深,甚至是当代班禅的老师,在全『国』佛学界和密宗里,都是有些相当高的地位,远不是那些普通寺庙里的活佛可以与之相比的。

QUaNbEn5.com全,本网

“对不起,上师,我不会藏语,刚才冒犯了活冉,多有得罪。

庄睿愣了一下神后,连忙向小喇嘛赔罪道,他知道喇嘛在藏民心目中的地位,而活佛则是所用藏民包括喇嘛们都敬仰的存在,庄睿自然是不敢怠慢。

小喇嘛毕竟年纪而且在寺庙里,没有沾染世俗的尘埃,心地很善良,见到庄睿恭敬的态度之后。反而有点不知所措了,站在那里想了一会才说道:“朱毕古等了你很久了,你跟 ,跟我来吧。”

说完话后,小喇嘛扭头便走,搞得庄睿想多问几句都没来得及,只能在后面跟上,活佛召见,他也顾不上去寻找小白狮了,谁让自己身『处』在别人的地盘上啊,要是让活佛不高兴了,就是藏族同胞们一人一口吐沫,也把自己淹死掉了。

庄睿跟着小喇嘛在回廊里走着,总算是把这小喇嘛的名字打听出来了,他说他叫巴桑,在汉语里面是星期四的意思,不过再询问活佛为什么要见他的时候,小喇嘛就闭口不言了。

活佛住的地方距离这里并不远,穿过一道回廊,两人就来到一个房间的外面,巴桑并没有敲耳,而是直接轻轻的将门推开了。

一位面自清瘦,脸上有些老人斑,坐在一张『硬』木椅子上的老喇嘛,出现在庄睿的视野之中,在老喇嘛的怀里小白狮安然的躺在那里,看到庄睿之后小白狮马上从老喇嘛怀里跳了下来,跑到庄睿脚边,等到庄睿进入房间,巴桑就把房门给关上了,走到老喇嘛的身后,站在那里。

活佛看向庄睿的目光很慈祥,就像是长辈在看着自己的儿孙 不知道为什么,庄睿在这一刻想起了逝去的父亲,顿时鼻子有些发酸,眼泪居然不受控制的掉了下来。

有些不好意思的擦拭了下眼睛,庄睿发现,在自己夹克衣服里面,竟然有一条雪白的哈达,回想一下,应该是幕莹冰她们购物的时候塞进去的,不过一直没有发现。

看到这个哈达以后,庄睿把它拿了出来,顾不上搭理一个劲顺着裤脚往上爬的小白狮,庄睿学着牧民给他敬献哈达的模样,用双手捧着,与头顶平齐,走到老喇嘛面前,说了一声“扎里德勒”就要把哈达挂到活佛的脖子上。

看到庄睿的举动之后,老喇嘛身后的巴桑居然“咯咯”的笑出声来,就连老喇嘛也是哑然失笑,庄睿有些莫名其妙,难道自己做错了吗,不过看向老喇嘛的目光,并没有责备自己的意思,和刚才一样那么慈祥,只是,里面好像多出一丝顽皮的笑意。

庄睿不知道的是,晚辈给长辈敬献哈达,只能将哈达放到长辈的手腕上,而挂在脖子上,那是长辈赐予晚辈哈达的时候,才有的礼仪。

老喇嘛脸带微笑,并没有开口说话,而是抬起了手臂,把庄睿敬献过来的哈达接了过去,然后示意庄睿把头低下,将手中的哈达,挂在了庄睿的脖子上。

庄睿心中大喜,他再不明白习俗。也知道被活佛赐予哈达是一件多么荣耀的事『情』备抬起头感谢活佛的时候,却发现一只有些枯瘦的大手,抚摸在了自己的头上,活佛的嘴里还在念念有词,似乎在咏颂经文,同时,耳边传来巴桑的声音:“这是活佛在给你“灌顶”你闭上眼睛不要动。”

庄睿闻言连忙把双眼闭上,就在活佛那只手摸到庄睿头顶的时候,庄睿就感觉到,像是有一种冰雪般清凉的液『体』自那只手心灌下,渗入头骨脑髓,引得周身『痒』『痒』,庄睿不知道这是自己的错觉,还是真实发生的,正在『迷』『迷』糊糊之间,就在此时,耳边传来一个,“呸”的断喝声。

庄睿顿时被这声音惊醒,随之睁开了双眼,此刻只感觉到身上那股麻『痒』全消,神志前所未有的明朗。

“突季奇,突季来

庄睿双手合十,用着在路上向周瑞所学的“谢谢”藏语的叫法,向活佛表示感谢,老喇嘛听到庄睿口中不怎么标准的藏语后,又笑了起来,微微想了一下,把自己手腕上带的一个手链取了下来,递给了庄睿。

虽然不知道这手链是什么做的,不过从活佛身上取下来的东西,想必不会差了,庄睿连忙双手接了过来,本来想收到怀中口袋里,以表示对长者所赐的敬意,但是看到那活佛示意自己带上时,庄睿也就把手链带到了左手手腕上,他没有看见,在一旁伺候着的巴桑,眼里全是羡慕的神『色』。

活佛好像并不会汉语,回头向小喇嘛说了几句话”喇嘛开口对庄睿说道:“这串佛珠是天珠穿成的,由活佛加持过,佩戴了几十年了,可以为你带来功德利益,保佑你诸事安康,不过你要切记,这东西不能让外人随意触摸。”

庄睿闻言大喜,他虽然不知道什么是天珠,但是就凭着这东西被活佛佩戴了几十年,也足以证明这天珠手链是个文物了。

庄睿不由对着手腕看去,这天珠物呈深褐『色』,颗颗饱满圆润,散发出一股温润的光泽,在每个单『独』的天珠上,都仿佛有好几只眼睛一般,每颗天珠之间,还有个小小的隔珠,想必是为了防止天珠相碰而受损,只是庄睿现在并不敢用眼中灵气去看,因为他害怕面前的这老喇嘛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神通,将自己的虚实看破。

“突季奇,突季扣,

庄睿用着除了“扎西德勒”之外,唯一所会的藏语,向活佛表示着谢意,以及自己对这礼物的满意。

庄睿不知道,像这样佩戴了几十年的随身物品,活佛一般是绝对不会赐予旁人的,因为这些东西,在活佛转世的时候,往往就能用到,他将这个物品赐给庄睿,这是少有的殊荣,也难怪巴桑会露出羡慕的神『色』了。

活佛微笑着,伸手向地上的白狮招了招小家伙马上跑到了活佛脚下,活佛有些吃力的弯下腰去,把小白狮抱了起来,嘴里说了几句话。

庄睿看到这一幕,心里有些吃惊,要知道,这小东西除了自己,谁都不愿意接近的,但是此刻却和这老喇嘛如此亲热,看来这活佛果然是有些门道的。

“活佛说,这只大雪山上的婪王,能跟随你,说明你是一个心存善意的人,而且你进入到大昭寺历代藏王和活佛的画室里后,能在里面参悟禅机,这也证明你佛缘深厚,希望你以后能善待这只奖王,它也会带给你幸运的。”

小喇嘛其实还有些话没告诉庄睿,就是在小白狮刚进入到活佛的居室之时,活佛问它是否愿意做大昭寺的护寺神奏小家伙摇着头却跑出了房间小喇嘛追出去,这才发现了庄睿,也知道这只奏王已经认了主人了。

“小家伙是藏奖?居然还是只奏王,刚。。刘”这白痴,不知道是什么眼光。”

庄睿听到小喇嘛的话后,吃惊的看着活佛怀里的小东西,心中暗自庆幸,要不是自己当时起了善念,医治了一下这家伙,恐怕以奏王的骄傲,也不会轻易跟随自己了,等自己回去,要好好的刺『激』下刘川,省的那厮老是把两只杂『交』藏粪当宝贝。

“哥们可能还真是有佛缘,回头要去找几本佛经来看看。”

至于说参悟禅机什么的,庄睿没往心里去,他哪儿是参悟什么禅机啊,整个在里面就享用灵气大餐了,不过活佛说出这话,也证明他没有看出自己眼中灵气的问题,这也让庄睿安心不少。

活佛说了一会话后,『精』神似乎有些疲惫了,右手在小白狮的头上抚摸了一会,嘴里念念有词,然后就将小家伙放回到地上,对着庄睿摆摆手,示意他们可以离去了。

庄睿在小利嘛的领路下,找到了自己上二楼的路径,只是这一路走来,他发现自己刚才所进入的那个房间周围,都有一些喇嘛在守护着,也不知道这小东西是如何避开那些喇嘛,带自己进入到那间神奇的屋子里的,庄睿低头怜『爱』的看着小东西,却发现它正裹住自己的手指头,允吸个不停呢,想必和自己一样,都是肚子饿了。

脖子上挂着那白『色』哈达,直到走下楼梯,来到大昭寺的出口『处』,庄睿脑子还是有点『迷』『迷』糊糊的,今天的收获实在是太大了,不说活佛的灌顶加持和所赠的这个手链,就是眼中灵气的升级,也足以让庄睿欣喜若狂了,要知道,眼中灵气的匿乏。可是困扰了他很长时间了。

“庄着,庄睿,你小子跑哪去了?”

低着头正在傻笑的庄睿,突然听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循声望去,却是刘川站在大昭寺收费口旁边的一个房间门口,正对着自己摆手呢,在他身后,秦董冰周瑞等人,一个都没落下。

“你们怎么来了?”

庄睿走了过去,随口问道,不过话刚出口就反应了过来,自己因为打架而被带到大昭寺,然后又是一下午没有露面,这几个人肯定找了自己不少时间了,这事要是换在刘川身上,恐怕自己也着急了。

“庄睿,你没事吧,这里的喇嘛没有欺负你吧?”

秦莹冰看到庄睿之后,也失去了往『日』的冷静,居然一把抓住了庄睿的手,急声询问道,说完之后,才发现一群人都很古怪的看着自己,口…儿卜红,连忙松开庄睿的年。有些不好意思的躲到丫目下”身后。

“那啥,就不能再多抓一会啊,哥们还没和『女』孩牵过小手呢

摸着刚才被秦莹冰牵手的地方,庄睿一脸回味的表『情』,却让秦董冰的脸『色』更红了,生气的在原地跺着脚,她却不知道,庄睿并不是故意的,以前大学谈的那位『女』朋友,正准备发展到牵手的地步,就全家移民了,所以从严格意义上讲,除了自己的小外甥『女』之外,这还是第一次有『女』孩主动牵庄睿的手呢。

“庄睿,你刚才去到什么地方了?我不是告诉过你,不准乱闯吗?。

一旁的格古喇嘛,听到秦莹冰的话后很生气,但是又不能对着个『女』孩质问,只能把火气撒到庄睿身上了,再者庄睿是自己带进来的,万一在寺里闯了什么祸,自己也是要担负责任的。

听到格古喇嘛询问自己的话,庄睿还真是不好回答,难道说是自己在一个房间里站了一下午,然后活佛老喇嘛给自己灌顶加持,然后再送宝贝?虽然是真事,不过要不是自己亲身经历的,恐怕说出来连自己都不相信。

庄睿在心里想了一下,开口说道:“我被活佛召去听佛经了,他老人家还送给我一个手链呢

一边说话,庄睿一边抬了抬手腕,将衣服往上撸了一下,把手腕上的天珠手链露了出来,他心想我说自己有佛缘你们肯定不信,但是活佛说了,估计你就不会再难为我了吧,只是庄睿却没注意到格古喇嘛听到他的话后,面『色』大变。

“你从哪里来的这串天珠?”

格古喇嘛看到天珠手链之后。厉声问道,同时上前一步抓住了庄睿的手腕,另外一只手却走向天珠手链抓去。

格古喇嘛并不知道这手链是否是寺中活佛佩戴的,因为他也没有资格能经常见到活佛。但是对于天珠,格古喇嘛却是非常熟悉的,他一眼就看出庄睿手腕上的天珠,都是老天珠以人工打磨成形,然后配合天然树脂加入各种天然草『药』浸泡,再由喇嘛边念经文边彩绘出纹路之后还会经过开光加持而形成这么一串手链,可以说是价值连城,即使在大昭寺内,这样的手链。也绝对不会超过三个的。

这样珍贵的东西,已经可以称得上的是佛器了,即使是活佛,也不会轻易送人的,是以格古喇嘛抓住庄睿,他是大昭寺内的铁杖喇嘛,自然要对寺内的安全负责了。

庄睿反应也很快,右臂一把隔开格古抓向天珠手链的手,对着格古说道:“活佛说了,这东西不能让外人触碰。”

格古喇嘛闻言愣了一下,他也是知道天珠是不允许主人之外的人触碰的,听到庄睿说出这话,他心里倒是信了几分,只是这天珠的来历实在事关重大,格古又出言问道:“你所说的活佛,是什么样子?有多大年纪?”

庄睿此时心里也骂自己笨,居然都没有问活佛的名字,只能把老喇嘛的外表相貌,还有大致年龄描述了一下,格古喇嘛听完之后,心里却是信了七八分了,但是他还有去验证一下,开口把门口的几个喇嘛喊了过来,让他们陪着庄睿,意思不外乎是怕庄睿跑掉,自己匆匆进入到了大昭寺内。

“有什么吃的没有?可是饿死我了

格古喇嘛走后,庄睿对刘”说道,在高原上生活,每天消耗的『体』力很大,他本来中午就没有吃东西,这会儿更是感到饥肠辘辘,饿的难以忍受了。

“没有,哥们我中午还没吃好呢。”

刘川没好气的回道,为了找庄睿,他们几个人中午也就是对付着吃了一口,这会也都感觉有些饿了。

“庄睿,你先吃着。”

秦董冰看到庄睿的样子,有些不忍,从包里翻出几袋风干的牛『肉』干,递给了庄睿。

“董冰,谢谢啊,等会回头我请你去吃大餐。”

庄睿一边急不可耐的往嘴里塞牛『肉』干,一边含糊不清的说道 还不忘把手里的牛『肉』干撕成丝状,喂着怀里的小白狮,这小东西估计也是饿坏了,吃的津津有味,这还没戒『奶』就开始吃上『肉』了。

“是不是要单『独』和莹董去吃大餐啊,把哥几个都甩掉?”

庄睿话声刚落,刘川就『阴』『阳』怪气的说道,那莹莹二字叫的是一个亲热,听的雷蕾的小手又准确的摸到刘川腰间的软『肉』上。

庄睿一来脸皮不薄,二来对这句话的反应有些迟钝,他闻言后倒是脸『色』未变,而一旁的秦莹冰却是听的俏脸绯红,显露出平时所看不到的娇羞一面。

拍梦安暗自在心里叹了口气,香港没哪个公子哥看到过秦莹冰的这一面,自己虽然是看到了,可惜秦莹冰这充满『女』人味的模样,却不是对自己流露出来的,不禁在心里暗自嫉妒庄睿好运气。

众人正谈笑间,格古喇嘛也从寺里出来了,身后还跟着那个庄睿认识的巴桑小喇嘛,看到这小喇嘛后,庄睿的心也放了下来。

果然,格古喇嘛再和庄睿说话的时候,态度恭敬了许多,简直就是向对待长辈一般,他都打听清楚了,能让久未过问大昭寺事物的强巴洛珠活佛,亲自灌顶加持,并且赠送随身器物的人,其身份来历肯定不简单,他哪里知道,庄睿这次却是沾了怀里小白狮的光。

“活佛让我转告你,一切众生,从无始来,『迷』己为物

巴桑小喇嘛对庄睿说了几句无头无尾的话后,就自行返回到寺里去了,留下了一头雾水的众人,不过这几句话庄睿倒是牢牢记住了,准备回去翻查一下。

比对不起大家了,今天早上8点家里就停电,在外面吵杂的环境里面,一天就写出这么多,还欠2章加更,打眼记得的。

。虽然有点难启齿,不过月票还希望大家支持下,一天不求月票,马上就被人赶下来了,麻烦大家了

西藏真得很神秘,许多事『情』是无法用语言去解释的,咱虽然没受过活佛的灌顶,但是曾经受过一个上师的灌顶,感觉和我写的差不多,只是在灌顶的时候,上师手上拿着草,很神奇的,恩,在这祝愿本书的书友们,在炎热的夏季,能有个清凉的好心『情』。

http://www.quanben5.com/n/huangjintong/230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