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瞳
字体:16+-

第八十九九十一章 草原黑市

和数万美元,差距是如此之大,这也是黑市拍卖屡禁不绝的原因之一。

那胖子虽然拍下了这披肩,脸上却不是很高兴,本来憋足了幕要和庄睿较量一番的,没想到庄睿喊了一次价之后,居然就偃旗息鼓了 让他有种拳头挥舞了出去,却打在空气中的感觉。

“我说朗杰,我们来这不是看这些恶心玩意的,来点真东西吧。”

谢老头看样子也是知道那披肩的来历,看向胖老板的眼光里,充满了鄙视,出言对朗杰说道。

“好,下面这物件,相信大家会喜欢的。”

朗杰也没生气,向旁边的那今年轻人示意了一下,那人快步走到帐篷里被隔离出来的地方,这次拿出来的东西,却没有放在盘子上,实在也是放不下,因为这是一个通高大约有7崛米,座高刀厘米左右的青铜器。

年轻人将这青铜器抱在怀里,围着众人走了一圈之后,放到了帐篷中间的桌子上。

“这个,相信大家都不陌生吧。这是一个汉代的摇钱树,像这个保存如此完整的摇钱树,恐怕就是一些大博物馆里都没有,底价十八万鹏 有兴趣的朋友,可以上前来看看。”

朗杰说话很有技巧,你有购买的心思,再上来查看,否则的话,您还是坐在下面喝茶吧,朗杰的黑市,之所以名声在外,不在于参加他黑市的人数,而是在于经过他的黑市出来的物件,大多都是一些『精』品,当然,质品假货自然也有,那购买者就只能自认眼力不足了。

“摇钱树?嘿,这名字兆头不错。”

胖子很艰难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那双胡萝卜手在旁边妖艳『女』的『胸』部,狠狠的捏了一把,才一步三晃悠的向放着摇钱树的桌子走去。

“整个一棒扒…”

坐的距离庄睿不远的那个谢老头,嘴里轻骂了一句,也起身上前了,不过他手里却拿着个放大镜。还有一把像是指甲刀般大小的小铿刀。

“庄睿,啥是摇钱树?”

刘”碰了碰庄睿小声问道。

“废话,摇钱树就是摇钱树啊,小时候没听过摇钱树的故事?”

庄睿的回话,却是让刘川差点气歪了鼻子,这才是废话呢,哥们问的是这摇钱树的来历。

不过也没用他再问,因为刚才躲避刘川而向外挪椅子的两人,也正谈着这摇钱树,那今年纪大约四十多岁的中年人,正在给和他同来的年轻人,解释着摇钱树的来历,却是让刘”和也是不明所以的庄睿,听了个真切。

“摇钱树自古又称钱树、神树,东汉时期在西南地区广为流传,是中『国』神话传说中神树造型艺术最『精』彩、最杰出的表现形式。

这种摇钱树,只有在四川和湖北等地出土过,这物件主要作为当时权臣贵族,贡奉在家里神金上的珍贵装饰品,或者作为权贵之家陪葬的专用品,是权利、地位、富贵、吉祥的象征,如果朗杰这个物件是真的话,那不知道在四川那地方,哪个王侯的墓葬又被人给盗了。”

Www.quanben5.coM全,本网

那中年人说话极有条理,不但将摇钱树的来历讲的一清二楚,甚至对于眼前这个青铜制作的摇钱树的出『处』,也给出了推测,倒有点像大学老师在给学生讲解一般。

“『屁』话,倒是说值多少钱啊。”刘川这粗货,听完之后不满的嘟囔着。

中年人说过话后,也起身上前查看了,就连那今『日』本人,也手持放大镜围了过去,庄睿四下里一打量,好像就他们三人的这个小团『体』,还有那个戴着墨镜的『女』人,没有表现出对这摇钱树的兴趣了。

这几人除了那个胖子,装模作样的围着摇钱树转悠一圈之后,就回到了椅子上,另外几个人却看的很仔细,从树叶树枝到地盘,几乎拿着放大镜在一寸寸的查看,谢老头更是经过朗杰的同意之后,用铿刀分别在摇钱树的铜树枝和陶制的底座上,专下一点粉末,放在嘴里品起味来,看的庄睿几人恶寒不已。

由于人少,又都是老客户,朗杰也就任由他们去鉴定,没有限制时间,因为他对于这个这个。青铜摇钱树的真假,早已经做出了鉴定。

朗杰收上来的价格不过一万五千块钱,而且当时为了携带方便,卖家『交』给他的时候,都是被拆卸下来的碎片,还是他亲自出手拼凑起来的,确定是汉代青铜器无疑。

所以这物件,即使在场的人之中,只有一个人开价,只要十八万能卖出去,他也是稳赚不赔了,这一次的黑市,就没有白摆。

他们鉴定摇钱树的时间有点长,而现在已经是中午口点多了 朗杰让人把现烧烤好的全羊、牛『肉』、凉拌牦牛舌、包子,还有甜茶、『奶』茶、酸『奶』等饮品,放在一个餐车上,推进了帐篷,供里面的各人选用,另外还提供了几瓶烧酒。

庄睿和刘川这会都饿了,当下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连酒带菜,吃了个不亦乐乎,倒是周瑞并没有动这些食物,而是把从车带下来的压碎饼干,掰碎了放进嘴里,喝的水也是自己带来的。

不单是庄睿和刘川在吃,那个胖子也是吃的满嘴流油,不过酒就没有喝,只有墨镜『女』和她的同伴,也是吃着自己带来的东西,对于黑市方提供的食物,一点都没有动。

等到下面这些人几乎都吃饱喝足了,上前去鉴定的那几位,才走了回来,脸『色』和刚上去的时候一样。看不出一丝变化来。

刘”打量了半天,…佛小下几人的脸上,看出纹摇钱树的真假来。不由的悻凹!“一群老狐狸。”

“各位,你们是先吃点着西垫吧一革肚子,还是咱们现在就开始?”

朗杰等几人坐回到椅子上之后,开口问道。

“少吃一顿饿不死的,开始吧。”

谢老头看了一眼嘴角满是油水的胖老板,没好气的回答道。

“好,那咱们就开始,相信大家也都看清楚了,我朗杰手里拿出来的,绝对都是『精』品,这件汉代青铜摇钱树,十八万底价,请各位朋友出价。”

反正这里又不是什么拍卖行,朗杰还不忘鼓动一下没有上去鉴定的庄睿等人,只不过在他说完之后,帐篷里居然变得寂静了起来,没有一人喊价。

朗杰也不着急,老神在在的等在那里,他可是知道,在九三年的时候,『国』外拍出一件汉代青铜摇钱树,是2田万美元的价格成『交』的,虽然那个青铜树是大件,有2米多高,但是自己这件青铜树要是放在正规拍卖行,最后拍出的价格,也绝对不会低于劝万鹏的,自己的起拍价只是十八万,他不相信在场的在几个老玩家不动心。

“十八万

终于有人开口了,却是刚才讲出这摇钱树来历的中年人。

“二十万”有人挑头了。没等朗杰出言鼓动,谢老头也开出了价格。

“二十五万

“二十八万

“三十万”价格在飞快的提升着,萎总居然也开口报价了,不过帐蓬里的人都想得到,他肯定是得到了那今『日』本人的授意,毕竟他刚才都没上去查看。

最让人意外的是,第一个跑上去的马老板,稳稳的坐在椅子上,没有任何要开口的意思。

第九十一章草原黑市六

刚才众人都围上去鉴定那个摇钱树,庄睿没有找到机会用眼中灵气去鉴别。

自从在大昭寺中眼睛灵气升级之后,庄睿的眼睛,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虽然不能再吸取物『体』之中的灵气了,但是释放灵气的距离加长了,现在很轻松的就可以看透十米之内的物『体』。

最为重要的是,庄睿在这次大昭寺内的遭遇之后,不但灵气可以自动恢复,眼睛可以透视的东西也增多了,对于各类矿物,如铁、铜、金等物品,包括石头在内,均可以用灵气进行甄别,庄睿为了做实验,还专门跑去一家金银首饰店去证实了一番。

见到众人正脸红耳赤的相互抬着价格,庄睿抬起头来,仔细的向距离身边七八米『处』的青铜摇钱树看去,但是他并没有马上就释放出灵气,而是先观察了一下这个摇钱树的风格特征。

这个青铜摇钱树的底座应该是陶质的,呈一座大山的状,在下都有三个平行的圆孔,底座表面刻有荷花和饰蒂形纹饰造型,花瓣上端坐一猴形人像。猴形人像头部的项端有一垂直圆孔,青铜树干『插』在猴形人像头顶端的垂直圆孔里。

树干一共有六节,从外表上看,应该是铜质的,每节形制大『体』相同,呈扁圆形,上部中空,为“十”字形『插』槽,方便『插』挂枝叶,每一节树干中部的正面前铸有一浮雕式神人舞蛇的造像,神人作拱踞状,浮铸五官清晰,双手『操』蛇。

庄睿看的很仔细,这个摇钱树自下而上共分六层,每层枝叶『插』挂在树干呈十字『交』叉形的孔里,下面几层都是凤凰图案,到了第六层的时候,站立西王母的形象,头戴华冠,端视前方,左站青龙,右配白虎,身后有玄武,头顶上站立着一只朱雀。

整个摇钱树打造的美轮美奂。庄睿要不是亲眼所见,估计很难相信这是古代艺人制作出来的,那会可是没有现在这么多的先进工具。

“四十七万,”

帐篷里的拍卖还在继续着,价格也在不断的上涨,只是原本两万两万的抬价,现在已经变成一万了。喊出四十七万的人,是坐在庄睿不远的那个中年人。

“四十八万

四川的那位姜总也是毫不让步,直接又把价格抬高了一万,此时场中就他们二人在竞价了,那位脾气火爆的谢老爷子,似乎退出了竞争。

“妈的,我本来觉得咱们带三十万不算少了,现在才知道,这钱扔进去也就听到个响声。”

刘川从一开始的目瞪口呆,现在已经变得有些麻木了,庄睿那个手稿虽然卖出了三百八十万,但那就是一口价,远不如现在来的刺『激』,一万块钱从这些人嘴中喊出去的时候,就像是买大白菜多掏个几分钱一般,脸不红心不跳的。

“看来这东西是真的,草,就算是真的,也就几斤破铜烂铁,值这么多钱嘛。

刘川这话,颇有点吃不到葡荀就说葡萄酸的味道。

“行了流氓,别发牢『骚』了,咱哥们就当来开眼界了。”

看到这场面,庄睿也感觉自己带来的三十万,的确是有点不够看的。

微微眯了下眼睛,庄睿将灵气释放了出去,在他灵气刚『脱』离眼睛的时候,怀里的小白狮像是感应到了什么,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拼命的往庄睿肩膀上爬。

庄睿哭笑不得的抓住了这个小家伙,这两天为了试验眼中灵气的自我恢复,庄睿可是把这些以前视若珍宝的灵气,灌输了不少在这小东西的身上,搞的每次使用灵气的时候,这小家伙居然可以感应的到。

解决了怀里的麻烦,庄睿才将注意力又放回到摇钱树上,当灵气接触到摇钱树后,庄睿的眼前顿时个『诱』明的摇钱树。也所以说它『诱』明,是因为那个刚技干树叶都已经消失掉了,而呈现在庄睿眼中的,只是一棵由紫『色』灵气架构出来的树形物『体』,当然,这只有庄睿可以看到。

在这个紫『色』的透明摇钱树上。有许多个地方,灵气无法在其中运转。庄睿注意了一下,发现那些点上,大多都是青铜树叶和枝干相连接的地方,不过也有一些连接点,却是可以让灵气从中运转,庄睿稍微思考了一下,心里也就明白了。想必这些点,是后来修补过的,只是手法比较高明,从外表上看不出来罢了。

得出了这个结论,庄睿心中微微有些兴奋,有了这样一双眼睛,自己以后再去淘宝捡漏,那绝对是无往而不利了,不过他现在首先要解决的,还是要大量阅读古玩的相关资料,

否则的话,即使眼中看出这东西蕴藏灵气,但是庄睿要是不懂得断代。不知道其传承来历,不知道其市场价位,那还是白搭,打个比方说,庄睿看到了个老物件,花了刀万买下来,回去一问,这东西是真的,但是只值旧万,那就吃亏在见识不够上面了。

“五十八万,姜老板出价五十八万,这个青铜摇钱树,品相如此完好,可是很难得的啊,虽然『体』积与出土的那几件比,小了一点,但是其做工的复杂『精』致,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就『国』内而言,绝对再找不出第二件来,李老板,机会难得啊。”

朗杰此刻喊了半天,嗓子都变得有些嘶哑了,只是『精』神依然很振奋,看到那位李老板似乎有退让的意思,连忙开口盅惑起来。

“六十万,再高那就是姜总的了,这物件是不错,但是有修补的痕迹,我最多出到的万。”

听到李老板的话后,庄睿心中大汗,原本以为只有自己知道这摇钱树是修补过的,可是现在才发现,这些上高人多的是,这貌不惊人的中年人能看得出来,恐怕在座没有跟价的几个人,也都不是省油的灯。

听到李老板的话后,姜总也犹豫了一下,这东西是竹内委托他买的,说实话,这价格已经是比较高了,侧脸看了一眼竹内之后,姜总还是喊道:“六十一万

“好,姜总出价六十一万,还有没有朋友出价?”

朗杰心中对这个价格已经是很满意了,要知道,这座摇钱树,即使放到正规拍卖行里,最终成『交』的价格,也不会高于如万鹏,原因就在于有几『处』青铜树叶残缺的厉害。朗杰在修补上虽然下了很大的功夫,但还是瞒不住一些眼力高明的人。话再说回来,像这类很明显就走出自墓葬的物品,也无法摆到『国』内的正规拍卖行里去的。

至于竹内买回去是自己收藏。还是推到『国』际拍卖行出拍卖,那就不关明杰的事『情』了,或许在场的这些人,走出这个帐篷就会打电话举报也说不准,反正刘川这厮,心里正在动着这个心思。

“好,既然没有人再开价,六十一万,这个汉代青铜摇钱树,就归属,”

“七十万,我出七十万,”

一个声音响了起来,众人循声望去,居然是那位马老板,喊出七十万的价格后,嘴里正在忙着吃旁边妖艳『女』录好的『插』子,似乎刚才那价不是他叫的一般,可是谁都没有注意到,这个胖的眼睛就剩下一条缝的马老板,在其眼睛深『处』,不时露出一丝『精』明而又狡检的神『色』。

“七十万,马老板果然走出手不凡,第一次开价就是七十万,姜总,这物件可走过了这村,就找不到这店了啊。”

朗杰喝了口水,清了清嗓子,大声喊道,他原本六十一万就尘埃落定了,没想到这马胖子果然是财夫气粗,看来自己这次请他来,完全请对了。

其实请到马胖子也很偶然,这位老财正带着小蜜在拉萨游玩,而朗杰从一个。山西朋友的口里,知道这位大老板近几年附庸风雅,经常出入一些拍卖行之类的场所,就试着给他打了个电话,没想到人真的请到了,还给了自己这么大的一个惊喜。

四川的姜总和他身边的竹内『交』谈了几句之后,对着朗杰摇了摇头,示意自己放弃出价了,而朗杰也并不失望,这棵摇钱树他原本的心里价位是五十万,而马胖子的横『插』一脚,使其真真正正的变成了一棵能下鹏的摇钱树了。

“恭喜马老板了,这东西摆在家里,那可是倍有面子的事『情』,还请马老板上前『交』易

“几十万的东西,哪里来的那么多麻烦事小赵,你去把那东西拿过来,给他们七十万

胖子嘴里塞满了吃食,很不耐烦的摆着手,让他身后的年轻人,去和朗杰进行『交』易。

“好了,下面就是今天的第三件拍品,明朝唐寅唐伯虎的《李端端图》,大家有兴趣的,可以上前观赏,不过就不要上手了。”

『交』易摇钱树的事『情』,自然有人负责,朗杰此时已经开始了第三件物品的拍卖,而拍品,却是曾经让『阳』伟父亲贻笑大方的唐伯虎的作品。

出乎庄睿的意料,在朗杰喊出这个拍品之后,居然没有一人上前去查看,一时间,场面冷落了下来。

比:新的一周,新的开始,后面有些话要说,大家进去看看吧。

推荐本两岸文学大赛的书:七月忧伤,书号 馏万”可是位漂亮…写的,大家去捧捧场吧。

就像是香港电影开拍之前,需要祭拜关二哥,盗墓摸金的,也要在墓葬的东南角放上一盏灯,再说的直白一点,像是想调动工作就要抬头送礼,想包工程就要给人家回扣。想出名就要和导演睡觉,想开店就要维好工商税务什么的。

同样,黑市拍卖这个行当,也是有俗定而又不成文的规矩的,那就是参与拍卖的,必须是行当内的人,说大一点,那也必须是中『国』人,这也是肥水不流外人田的道理,可是眼下突然冒出这么一今『日』本人出来,那就是朗杰坏了姓巨了。

朗杰所搞的这个黑市,其实就是把一些见不得光,或者是没有办法通过正常渠道出售的物品,用黑市拍卖的方式,将之销售出去 卖家大妾是一些偷猎者,或者是盗墓者,反正五花八门无所不包。

而来这里的买家,大都是一些古董玩家,有许多都是有一定社会关系和地位的人,他们不怕这些文物的来源不明,自然是有办法将之洗白的。

至于黑市本身,只是起到一个中介的作用,低买高卖,赚取这中间的利润,只不过他们自己转手卖出去的价格,要比从那些人手里买东西的价格,往往高出几十倍甚至上百倍,加上朗杰的进货渠道很多,经常会出现一些好东西,是以在『国』内的古玩黑市里,也算得上一号人物,常常会吸引许多玩家来此淘宝。

“姜老板,您也不是第一次参加这种拍卖了,咱们的规矩您应该是了解的吧,你这样做,我很为难啊。”

看朗杰的模样,似乎事前也不知道会有今『日』本人要来,当下对着站在『日』本人旁边的一个大约五十多岁的中年人说道,语气也有点不是很客气。

从这三个,人进到帐篷里,其实只是短短的一两分钟的时间,众人的注意力都被那今『日』本人吸引住了。听到朗杰的话后,才把目光转移到那位姜老板的身上。

庄睿怎么看,怎么都感觉那人很眼熟,忽然想了起来,自己在一本杂志的封面上见过这个人,好像是四”一家大型企业的老总,那家企业的年产利润,都是以十亿以上计的,只是没想到,他居然也会来这种场合,听朗杰话里的意思,似乎还不是第一次来。

“朗杰兄弟,各位老板,这次事『情』是姜家人做事不周,还望大家海涵。竹内先生在『日』本一直都是反战人士,也是中『国』人民的朋友,希望大家卖姜某一个面子,『日』后姜某会对大家有所『交』代的。”

其实姜总也是有苦难言,他这次企业的技术改造,有个核心技术,『国』内还没有开发出来,必须要与一家『日』本企业合作,这次随他前来的那今『日』本人,就是那家『日』本株式会社的副社长竹内,也是负责此次谈判的代表人,这人很喜欢中『国』文化,也收集了不少中『国』古玩,算得上是半个中『国』通。

竹内无意中听闻姜总知道这些黑市举办的地方,就特意提出要来见识一下,并且给姜总承诺,如果可以在参加黑市拍卖的时候带上他,那么他也会在谈判中作出一些让步的,这样的条件,让姜总实在是无法拒绝,所以才会有帐篷里所发生的这一幕。

听到姜总的话后,帐篷里的人,都沉默了下来,其实大家心里都清楚,为了高额的利润,这黑市中的物件,有许多都流向了『国』外,到了一些『国』际藏家的手里,就是在座的这些人中,可能都有些人干过这种事『情』,再加上姜总确实也是大有身份的人,如此低三下气的恳求,要是扫了他的面子的话,未免有些不近人『情』了,如此一来,大多人都算是默认了。

刘川却是不吃这一套,他根本不认识这姜家人是何方神圣,上前一步,张嘴就要说话,却被疟睿拉住了,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木头,你拉着我干嘛,不知道我从小就烦『日』本鬼子啊。”

刘”嘴里嘟囔着,声音之大。整个帐篷里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他们拉不下面子开口说话,而刘川顶出来,也正合了他们的心思。

“这位先生,我对于本『国』的军『国』主义,也是极为反对的,对于当年本『国』在贵『国』所犯下的罪行,我愿意以我本人的身份,向众位赔罪,”

没想到这个竹内居然是个中『国』通,把刘川的话听个一字不漏,而且还走到了刘”面前,深深的把腰弯了下去,一直没有再抬起来,似乎刘川不答应他参加这次黑市拍卖,他就会一直如此,只是不知道,竹内为什么一进帐篷就说『日』语,以他的普通话水平,要是少说几句话,恐怕众人也辨认不出来吧。

刘”这人的『性』格,一向都是吃软不吃『硬』的,眼前的竹内如此表现,倒是让他说不出话来了,而且以前他爷爷在战争年代,可是亲手杀了不少『日』本鬼子,虽说身上多了几个『枪』眼,那便宜也是占大了,想到这里,刘川摆了摆手,道:“要参加就参加呗,问我干什么,去找朗杰老板去言语中的意思却是不反对了。

“谢谢这位小兄弟,以后各位有什么需要姜某帮忙的,姜某一定尽力去办

姜总听到刘川的话后,也放下心来,在帐篷里的人,除了庄睿几人眼生之外,其余的人或多或少都有几分『交』『情』,想必会卖他这个面子,眼下刘川松口了,自然也就不会有人再反对了。

姜总侧身对旁边的一今年轻人说了句话,那人立刻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盒名片,挨个的双手发给了帐篷里的每一个人。

“呵呵,还真是阔气州,品那烫金名片。低声笑道,众次他的声音就很小了,十琊川经不反对那『日』本人参加拍卖了,也没有必要再去得罪这位看起来很有来头的姜总了。

“你小子就不集少说几句

庄睿捅了一下刘”的腰眼,让他坐回到椅子上去,庄睿心里是另有打算,就凭着自己的这双眼睛,等一会也能给这『日』本人添点堵,何必在表面上去做恶人呢。

“好了,今天耽误大家不少的时间了,咱们现在就开始吧

朗杰看到风波平息了,摆了摆手,马上过来几个小伙子,在帐篷中间摆了一张方桌,然后原本站在角落里面的两个人,其中一人掀开他们身后的帘子,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物件,放在一个盘子里,端了出来。

这时庄睿才知道,原来那里就摆放这次拍卖物品的地方,怪不得一直都有人把守着。

“大家都知道,我个。人虽然很反对猎杀藏羚羊,但是总有一些人会做这种事『情』的,前段时间通过一些渠道,把运往海外的这一条沙图什留了下来,不过我是今生意人,东西还是要卖的,今天的第一件拍品,就是一条沙图什披肩,大家都知道。沙图什意为“羊绒之王”。这个披肩的起拍价是,一万!”

朗杰的声音在帐篷里响了起来,给在座的众人解释着这个拍品的来历,原本这里的拍品来历,都是不需要解释的,不过对于藏人来说,宰杀藏羚羊的名声不是很好听,是以他也多说了几句,而那个端着盘子的年轻人,则是围着众人坐的地方走了一圈,把盘中那个折叠在一起,上面有着美丽花纹的披肩,让众人近距离的观察了一下。

等到年轻人回到帐篷中心,朗杰把手里的一个戒指取了下来,拿起盘子里的披肩,把披肩的一角穿进戒指的一段”朗杰用手在戒指的另一头轻轻的拉扯了一下,整条长约2米、宽 米的披肩,就像是一团丝线一般的柔软,像水一样的顺滑。从戒指里穿了过去。

这条披肩对于『女』人的吸引力可谓是极大的,就连那位一直没有开口说话的墨镜『女』,在深深的看了一眼那个披肩之后,飞快的在笔记本上打着字,似乎在查询着什么。

“马哥,好漂亮的披肩啊,买给我吧,好不好啊”

妖艳『女』那带着颤音的腔调,又响了起来。

“好,我的小乖乖,咱买了,朗杰老板,我出一万。”

胖子刚才在庄睿面前失了面子,此刻似乎急于找回来,率先出价了。

出乎众人的意料,那位墨镜『女』在眼睛离开电脑屏幕之后,居然没有开价,而房间里其余人对这披肩并没有什么兴趣,朗杰等了几分钟后,开口说道:“既然没人再出价了,那这条披肩就是”

“我出一万五”

庄睿的声音打断了朗杰的话。也让朗杰兴奋了起来,卖家当然想自己的东西有人抬价了,当下喊道:“刘老板这边出价一万五,现在是一万五千元,还有没有朋友开价的?”

这时那个墨镜『女』侧过脸来,看了庄睿一眼,虽然隔着墨镜,庄睿却从那眼光里看到一丝鄙夷的神『色』。

“咦,你小子钱多啊,买这玩意干嘛,哦,我知道了”

刘”本来有些奇怪的,不过马上就反应了过来,嘿嘿的『淫』笑了起来。

第九十章草原黑市五

刘川猜的没错,庄睿就是想卖下来送给秦莹冰的,通过了前天晚上的那一吻,庄睿再是根木头,也感受到了秦董冰的『情』意,看到如此美丽的披肩,也就动了买下来送给秦莹冰做礼物的心思。

“再万

马老板很快就喊出了价格,在他看来,这个不肯卖狗的小子,是故意在于自己作对,而帐篷里的其他人,显然对这披肩没有什么兴趣,都在做壁上观。

“马老板出价两万,刘老板这边的朋友,还有没有意思?”

虽然这披肩只是几万块钱的小物件,但是对于拍卖的第一件物品,朗杰还是很看重的,怎么说也是开门红啊,所以此刻正卖力的喊着,希望庄睿再次出价。

“庄兄弟。这东西你就不要买了,如此抬价,只会助长这些猎杀藏羚羊的那些人的风气。”

周瑞用胳膊捧了庄睿一下,在他耳边小声的说道。

这时候那都有名的可可西里电影还没有问世,『国』人对藏羚羊所知并不多,庄睿也是以为藏羚羊是一般动物呢,和牛羊区别不大,听到周瑞的话后,有点好奇的问道:“周大哥,藏羚羊很少吗?怎么刚才那个朗杰,也说猎杀藏羚羊的人名声不太好?。

“废话”呐年的时候,藏数羊的数量大约为 四万只,到了,愕年下降到巧万只,恐怕到现在,连七万只都没有了,你知不知道,就这一条披肩,最少需要猎杀三只成年藏羚羊,有人把这披肩叫做裹尸布,你披着这玩意,心里能舒坦?”

周瑞没好气的瞪了庄睿一眼。这才开口给他解释了下藏羚羊的现状,听到“裹尸布。三个字后,庄睿浑身打了个冷战,再看向那条披肩时,脑子里想到的都是藏羚羊血淋淋的尸『体』,对那披肩却是再也没有任何兴趣了。

看的庄睿和人低声说了会话后,没有继续加价,朗杰有些失望,不过这东西只是开胃菜,他花费许多工夫筹办黑市,自然不是为了出售这披肩,当下就以两万元的价格,宣布成『交』了。

要说起来,这胖子还占了不少便宜,这样

http://www.quanben5.com/n/huangjintong/2301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