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瞳
字体:16+-

第九十二章 草原黑市七

我说朗杰,你今天不是沙图什披肩。就是唐伯涂的画 “洲么嘛,行了,换下一个拍品吧。”

谢老头没有拍到那个摇钱树,显然心『情』不太好,出言打破了帐篷里的寂静。

“咳,咳,谢老板,要看了东西再说哦,这幅唐伯虎的《李端端图》,虽然不是唐伯虎的真迹,但是仿造的水平还是很不错的,值得大家收藏把玩一下

朗杰干咳了两声。出言解释道,其实他也知道,这幅所谓的唐伯虎《李端端图》,那是假的不能再假了,不谈画工如何,从这卷轴的轴杆,用纸上面就可以看得出来,年代肯定达不到清朝,估计也就是民『国』时期的仿品。

只不过这幅画,当时是和那摇钱树一同送来的,卖家要打包出售,两件物品加一起,两万块钱,这幅画折价是五千,其来历卖家却是说不清楚,好像不走出自墓葬里面的,而是那人的手下在偷『鸡』摸狗的时候,从谁家里顺出来的。

在朗杰眼里。这画也就值个千儿八百的。不过既然已经掏出钱了,也就不妨摆出来拍一下,万一这里面有个冤大头开价了,那这钱也是白赚了不是。

听到朗杰的话后,谢老头旁边同来的那位老人,将信将疑的走上前去,戴上一副白手套,和桌旁的一位年轻人把画轴展开之后,只是用放大镜看了几眼,就连连摇头。走了回去。

“唐伯虎《李端端图》,起拍价红口元顺,大家可以上前来看一下嘛,美人仕『女』图,挂在家里还是很不错的。可能大家不知道,这李端端其人,那可是唐伯虎点秋香里面。秋香的原型人物,可以说是有根有据。并且的传承有序

见到众人都没有对这幅画产生兴趣,朗杰心里很纠结的将收购价格降了四元,喊出了起拍价。并且将这幅画的典故解说了一下,希望那马老板能再慷慨一回。将这幅画收过去。

不过那胖子像是没听到朗杰的话一般,自顾自的在和身边的妖艳『女』调笑着,压根儿就不接朗杰这话茬。

“《李端端图》是唐伯虎所画的不假,传承有序也没错,可是这画从清朝灭亡之前,一直都是珍藏在紫禁城里的,后来也不知道是被浮仪带到满洲,还是被那些遗老遗少们带出『国』外了,这么多年来,一直没有现世,也成了一个疑案了,南京博物馆有一幅,不过据说也是后人所仿的质品,争议很大,这朗杰也真是的,居然拿这么个东西来糊弄人庄睿旁边传来一阵『交』谈声。

“李叔,你们都没看,怎么就知道是假的呢。万一这要是真的呢?”

那位李姓中年人带来的小伙子出言问道。庄睿心中也有此疑问,不由得竖起了耳朵,仔细听着。

,“『屁』的真的,要是真的完全可以拿到京城,或者香港的拍卖行去拍卖了。至于在黑市里面拿出来嘛,再说了。朗杰这小子出了名了贼眼,要是真的,他会红口块钱就卖啊?翻个几百倍也不止了。”

QUAbEn5.COm(全。本*网)

那个李老板满脸不屑的说道,不过话中对朗杰的眼力,到是很推崇的。

话虽然是这么说,不过这个李老板,还是站起身来,走到桌前去看了一下,不过也是看过之后,就连连摇头,坐回到椅子上一言不发了。

朗杰等了半天,看到再没有人对这幅画感兴趣了,他也没怎么在意,本来就是拿出来想糊弄下那个胖子老板的,现在流拍,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于是开口说道:“既然大家对这幅画不感兴趣,咱们就继续下一个拍品,下个拍品是

“等一下,朗杰老板,我看看这画吧,要是仿的还不错的话,咱也小资一把,拿回家挂白狮,向帐篷中间的方桌走去。

帐篷里的人听到庄睿的话后,有的面带嘲『色』,有的却是不屑一顾,估计在心里都把庄睿和刘川这两个家伙,当成出身不错的纨绔子弟了。

“都说了是假的,你看这玩意干嘛啊,买回去擦『屁』股都隔应的慌。”

刘川一把没拉住庄睿,嘴里不干不净的嘀咕着,听得帐篷里的人,对这两人的鄙夷又加深了几分。

庄睿此刻已经走到那幅放着《李端端图》的方桌旁,旁人看他脸『色』如常,倒真像是想见识一下。反正几千块钱也都没放在众人眼里,这人想买回去挂家里,那自然也随他,只是耽误了拍卖下个物件的时间,众人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

只不过没有人能看出来,在庄睿平静的外表之下,内心却是如同波涛汹涌的大海一样,翻滚不休。要不是庄睿的『性』格一向都很沉稳,恐怕刚才就难免要失态,被别人看出端倪来了。

本来庄睿对这幅画也没有什么兴趣,听到那位李老板的评价之后,更是连用灵气查看的心思都没有了,只是他用灵气识别的第一件古玩,就是字画,心中多少也对字画类的古玩有些好感,就在刚才朗杰准备收起这个画轴的时候,庄睿很随意的用眼睛在上面扫描了一下。

只是当这一眼看过之后,庄睿差点从椅子上跌了个跟头,原因无他,就是因为这幅画中,猛藏了极其丰富的灵气,比他先前所见的任何古玩里的灵气都要多,王士祯的那副手稿,都无法与之相比。

庄睿虽然搞不清楚这些物件中灵气的由来,但是经过之前吸收到的灵气,和对那些物件来历的了解。他发现,灵气的数量,是与这些物品的年代有着直接的关联,而这些灵气的颜『色』也是不尽相同。

刚才那棵摇钱树中的灵气『色』彩,是紫『色』,庄睿他眼中灵气的颜『色』一样,紫的有些发红,而这幅被众人认定了是质品的唐伯虎《李端端图》中灵气的颜『色』,也是紫『色』,只是『色』彩稍微淡了一些,想必年代没有汉代青铜摇钱树久远。

像在彭城所吸收的“联圣。对联,庄睿现在还可以记得,那好像是白『色』的,而王士祯的手稿,就带有一些『黄』『色』。至于那件紫檀根雕。则是『黄』中带紫,『色』彩不尽相同,只是庄睿现在所经手的古玩还是太少,并没有办法将之细化分类。

但是这件唐伯虎的画轴,庄睿通过其灵气的『色』彩判断,应该是真迹无疑,虽然他心里不明”二曰泣么多专家为什么都不看好泣幅画轴,不过庄雾如赏必肿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才出言要上来细看一番。

虽然对这幅画轴不是很在意,朗杰的商人本『性』,还是使他让手下人展开了画轴,让庄睿仔细察看。只是庄睿的表现,实在是有些业余。手中既没有拿着放大镜,也没有戴手套,只不过他的双手并没有接触到画轴,朗杰也没说什么。

伙子,不就几千块嘛看什么看啊,别在这儿墨迹了,喜欢就买回去慢慢看。”

下面的谢老头,很不耐烦的对着庄睿喊到,庄睿没说什么,倒是把刘。惹『毛』了。立马站起身来,道:“老家伙。少在那里倚老卖老,爷们不吃你这套,气不顺咱们练练,我不怕别人说我不尊老『爱』幼。”

刘川的脾气本来就不比这老头好到哪里去,而且忍这老头很久了,网进帐篷就被他横了一眼,现在听到他又编排庄睿,却是忍不住爆发了。

俗话说横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谢老头虽然挺横,不过遇见刘。这个愣头青,也不敢说话了,嘴里“哼”了一声就不在言语了。

“大 ”少说几句,这老爷子说的也是。几千块钱的东西,不值得墨迹,朗杰老板,就冲谢老板这句话,这画我要了,你给我收起来吧。”

庄睿此时表现的模样,就像是被谢老头挤兑的拉不下脸来了,根本就没有仔细看,上去扫了一眼,就出言决定买了,朗杰看到刚才的『情』形,也不想多生枝节,麻利的将画收好,还附送了一个钓竿皮套,将画轴装进去后,递给了庄睿。

周瑞这时在下面也点好了三千块钱,一手『交』货一手『交』钱,双方两清,这个过程庄睿都显得很平静,直到坐回到椅子上面之后,庄睿的脸上,才露出了一丝『激』动的神『色』。不过此时帐篷里的人,注意力都放在了下面将要拍卖的东西上,却是没有人去注意庄睿了。

“木头,这破画是真的?”

刘川和庄睿认识了这么多东。庄睿脸上神『色』的变化,自集逃不过他的眼睛。

“说不准,不过我感觉这画像是真的。反正就三千块钱,买了也就买了。”

庄睿的话音很低,只有坐在他身边的刘川和周瑞听到了。

周瑞虽然对古玩不是很了解,但是听到庄睿的话后,脸上却是露出不以为然的神『色』。他心里是不怎么相信庄睿的话,以庄睿的年龄和在行当里的经验,眼力会比那几个老狐狸还高?

刚才众人都觉得庄睿根本就没仔细看这画,但是却不知道,庄睿已然是看出了这画中的奥秘所在,也明白了为什么这么多人,都把这幅画当做的质品。只是庄睿却没有办法向刘川和周瑞解释,要让唐伯虎的这幅《李端端图》重见天『日』,估计这事还要宋军帮忙才行。

“下面要拍卖的物件,是明朝藩王的一套『日』常所用的金器”

朗杰主持的拍卖依然在进行当中,不过庄睿此囊的心思。已经全部都放在了手中的这个挂轴画卷上了,脑中回忆着刚才所看到的『情』形。恨不得现在就结束拍卖,回到酒店再仔细打量一番,现在挂轴没有打开,他用灵气也是看不真切的。

唐伯虎的这幅《李端端图》,从表面上看,该图共绘五人。

图居中『处』坐着一戴文生巾、留八字须的书生,其面部神『情』和倚坐姿,无不显示儒雅的气度和风采。左侧黑书桌两边的是主人的婢『女』。一着红『色』套裙,一着白『色』衫裙,『色』彩鲜明,有层次感。

右侧的是来客,手持一朵白牡丹的小姐。姿态文雅,楚楚动人。身后是随从侍『女』。四『女』围着主人,宛如众星捧月似地烘托出主人的重耍和地位。背景是山水大屏风,上方题诗:“善和坊里李端端。信是能行白牡丹。谁信扬州金满市,胭脂价到属穷酸。”

严格说来,庄睿手里的这幅《李端端图》,画中人物的神态举止显得很呆板,人物衣饰的线条也不够流畅。并且用纸很拙劣,纸张用的居然是熟纸。

生宣纸又叫生纸,生产后直接使用,吸水『性』,润墨『性』强,强用于泼墨画,写意画。笔触层次清晰,干,湿。浓,淡,变幻多端。从明清到民『国』这沏多年的时间里。书画家使用的,大多都是生纸,

熟宣纸是以生宣纸经过加矾,讶光,拖浆,填粉,深『色』,洒金,加蜡。施胶等工序而制成,作书画不易走墨晕染,适宜于楷隶书,并且此纸久后会漏矾脆裂,再加上熟纸会掩盖住水墨画的风采,所以在那个时代,书画家都以用熟纸为耻。仅凭这一点,就足以让众人判断出这幅画的真伪了。

但是就庄睿而言,他现在根本就不懂得什么叫做熟纸生纸的,他也欣赏不出这画中的人物形态有什么不妥,庄睿的眼睛看到的是,在这幅表面洒金纸张的背后,还有一张薄薄的宣纸画,而他所感应到的灵气,完全都是那张画中所蕴含的。

这幅画应该分为三层,最表面的一层,就是以熟纸所画的《李端端图》,而第二层,就是狭糊贴附在第一层画之后,用生宣纸所画的《李端端图》,上面还有七八个铃印,由于熟纸纸张比较厚,透气『性』也很差,是以从表面上,完全无法看出下面还另有乾坤。

在生宣纸之后,就是按照通常书画的传统办法猿糊的了,如果庄睿对被糊技艺稍有了解的话,他就能看出来,这幅画的敌糊,绝对走出自名家之手,技艺十分高超,而且所用的装猿手法,也是大大的有名气。

因为这人不但把这幅真画隐藏在假画之后,而且还利用假画上的《李端端图》,把真画上面容易显露出来的红『色』铃印掩盖的天衣无缝,但是又偏偏让这幅画,假得让人看一眼就失去兴趣的程度。

在中『国』的古玩史上,有四五次兴盛时期,而伴随这些古玩盛行的,就是一些屏品仿品的大量出现,甚至一些名家都曾经造假做旧过。

但是也有那么一些人,为了保护好手中的珍品,而把真画做成假画,这幅唐伯虎的画就是这样,而且这人装被的手艺极为高明,恐怕就是原先收藏此画的人,也不知道其中端倪,否则的话,肯定会妥善加以保存的,也不会流落到这黑市拍卖场之中。

“好了,下面是今天的最后一件拍品,唐代三彩马,起拍价为五万元鹏,大家有兴趣的,可以上来看看。”

就在庄睿神『情』恍惚之时,这个黑市拍卖也进行了到尾声,中间又拍出了三个物件,大多都是墓葬出土的,从这也可以看出,朗杰的货物渠道,恐怕多是一些“土夫子”但是他的黑市拍卖,质品比较少,这也是能吸引许多在收藏界比较有名气的人,来参加的缘故。

刚才那个墨镜『女』,花了六十五万的价格。拍了一套明朝藩王墓出土的『日』常用金器。

而坐在庄睿不远『处』的那个中年人,则是用三十八万的价格,拍到一个汉代的说唱俑,虽然有些残破,但是那李老板仍然宝贝似地捧在怀里,庄睿随意打量了一眼,里面确实有灵气存在,不过这说唱俑的品相太差,许多地方都残缺的,灵气也都流失的差不多了,这样的物件。庄睿是看不上眼的。

还有一把战『国』的青铜古剑,品相倒是还可以,剑柄『处』的木头把手已经全部腐朽掉了,不过剑身依然寒光闪闪。纹路清晰,起拍的价格倒是不贵,只是两万块钱,刘川这小子倒是看上这把剑了,不住的抬价,到了最后。就只剩下他和谢老头两人了,最终这把剑被谢老头以三十一万的价格买去。

刘川虽然没有买到,依然是一副得意洋洋的样子,而那谢老头,则是面『色』铁青,使劲的瞪着刘川,庄睿看得好笑,这俩牛脾气撞到了一起,不闹出点火花才是怪事呢。

看着朗杰正卖力的介绍着台上的唐三彩。庄睿也在脑海中搜索起有关唐三彩的知识来了。

唐三彩是在高宗时期才开始生产的,高宗时唐王朝『国』力『日』渐强盛,统治阶级的奢侈之风也愈演愈烈,达官显贵们期盼死后仍能享受荣华富贵,因而在自己的墓『穴』中总要随葬大批珍宝和三彩器,从而使厚葬之风『日』盛。

由于社会需求『激』增,使三彩器生产出现过度发展之势,唐王朝不得不设立专因机构负责管理和节制,并颁布规定对随葬三彩器实行限制,如规定各级官员的随葬品数量为:“三品以上九十事件、套。五品以上六十事;九品以上四十事”并规定各种器物的高度应在一尺之内。但根据考古发掘,当时的随葬冥器数量和高度大郗超过了规定。有的三彩马已高达 米以上。

庄睿前段时间所看的关于鉴赏类别的书籍,大多都是书画类的,不过也有几本讲到陶瓷类的古玩,其中就有关于唐三彩的介绍,他现在最为欠缺的就是古玩上手的经验,有此机会,自然要上去摸摸看看了。把手里的那幅宝贝画『交』给了刘川,庄睿也随着一众人走到了桌子前面。

方桌上的这件唐三彩马,是个唐三彩的立马,高约五十公分左右,前面两足呈八字形岔开,绷直站立,后两足稍稍弯屈,伸颈低头,装饰工艺极为『精』湛,马鬃,杏叶形的饰片和鞍鞋上的绿边饰栩栩如生,下面还酷了一个大小适中的长方形底板,底板不是很平整,微微有些弯曲和跷起。

谢老头和四。的那位姜总,看的是最为仔细,如果不是不让触碰的话。他们都恨不得把脑袋伸进马嘴里去,马胖子倒也上来转悠了一圈,是『体』型过于巨大,又没人给他空出地方。悻悻的围着方桌转了一圈之后就回去了。

庄睿本就是门外汉,上前看热闹的,这东西就是给他研究个十天半月,如果不凭仗眼中灵气的话。他也是分不出个子卯丑寅出来的。不过看这匹三彩马的神韵,倒不像是假的。

等到众人都坐回去之后,朗杰高声说道:“大家看的怎么样?这件三彩立马,虽然出土的比较多。但是这匹马的神韵『色』彩和品相工艺。都称得上是上品之作,尤其是以黑『色』为主,不用我多说,大家也都知道其价格,底价五万元口昭,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喊价了。”

唐三彩的作品,颇有点墙内开花墙外香的意思,在『国』际拍卖市场上,唐三彩马很受追捧,『国』际苏富比拍卖行曾经拍卖过一件唐三彩黑马,在英『国』伦敦以贼万英傍成『交』,这在当时创造了中『国』瓷器在世界上拍卖的最高纪录。

而在中『国』嘉德拍卖公司举办的第附期周末拍卖会上,曾以旧万元拍出一件海外回流的唐三彩马。虽然这件是『黄』、褐『色』调的三彩马,价格稍低,但是同『国』外的拍卖相比,市场行『情』还是差的很远,是以这些人也要考虑一下其收藏的经济价值。

“五万五千元。

谢老头似乎有些犹豫,好像看的不是很准,不过见到没有人出价,他还是喊出了一个价格来。

“六子”

有人带头喊价了,马上就有人跟价,喊话的是那位姜老板,他今天出手数次,都无功而返,面子上也有些不好看,对于这件三彩马,颇有点势在必得的味道。

“八万

喊价的是那位墨镜『女』,刚才拍金器的时候。是她身边的男士出价的,庄睿这还是第一次听到她的声音,似乎年龄也不是很大。

“十万

姜老板这次喊价很坚定,似乎认准了这是件真品唐三彩,要知道,黑白『色』调的三彩马,在『国』际上极受追捧,拿到大点的拍卖行去拍卖,成『交』价格最少也在上百万以上。这百万,指的还是美元。

价格喊到刀万的时候,谢老头有些不甘心的退出了,他倒不走出不起这钱,实在是这物件他有些看不透,只值得冒力万的风险,他虽然脾气暴躁,不过『赌』『性』到是不大。

“我出幻万,

出乎帐篷里所有人的意料,庄睿直接把价格往上抬高了十万,引得众人纷纷向他看来。

防:谢谢今天各位大大投的月票和打赏,打眼知道大家都尽力了,有好几位朋友都去订阅别的书来投的月票,谢谢这几位朋友,打眼会把这本书写好来回报朋友们的,打眼也尽力了,只是现在和前面第二的距离越来越大了,心里纠结的很。希望朋友们要是有了第二张或者第三张月票的话,支持下这本书吧,麻烦大家了。

http://www.quanben5.com/n/huangjintong/230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