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瞳
字体:16+-

第九十三章 草原黑市-第九十六章 周瑞加盟

可是知道,在『交』易完庄睿手上拿的那幅画后。自己手里的包中,已经不足三十万了,不过此时帐篷内众人的眼光都注视在了庄睿身上,他也不好出言提醒。

“木头。这三彩马是真品?值不值这么多啊?”

刘川却没这些顾虑。他随身的手包里,还放了几万块钱呢,凑足三十万还是没有问题的。

庄睿笑了笑,说道:“流氓”卿年在英『国』拍卖了一件三彩黑马,你知道成『交』价是多少吗?。

。多少?。刘川很配合的问道。

“漆古万英销,听清楚没,是英稽”。

庄睿的声音稍微有点大,不但刘川听清楚了,恐怕帐篷里的人也都听到了。

“我靠,眺万,对了,木头,英销值钱还是咱们鹏值钱?别和越南盾差不多吧?”

刘川被这个数字吓了一跳。不过对于英镜和鹏之间的汇率,他显然不是很了解,但是刘川知道,在前几年长途车上有些搞诈骗的人。拿着不值钱的大面额越南盾,哄骗人用鹏兑换,4四万越南盾,也就是鹏 如来块钱,要是英镑也是这样的话,那他们可就亏大了。

庄睿被刘川的话搞的有些哭笑不得,多新鲜啊,拿英傍和越南盾相比,道:“你小子就不能多学点东西啊,你把4万鹏再乘以个旧来倍,就等于贼万英傍了

“『奶』万的旧倍就是4田万。十多倍,我靠,木头,那不是值刃。多万鹏了啊?”

刘川看着那个三彩马,双眼冒出亮光,这哪里是破泥烧成的呀。简直比只金马还值钱。

“刘先生这边出价三十万鹏了。还有哪位朋友出价,大家也都看过了,这件三彩马开门的成分相当大,以各位的能力,想必不难出手吧。”

朗杰充满盅惑力的声音,又响了起来。其实在他的心里,对这个三彩马也没底,从其形『体』上来看,圆润饱满,马的造型比较肥硕,很符合唐代时的特点,并且釉『色』『精』光内蕴。柔和温润,从这两方面来看,实是一件不可多得的珍品。

但是这件三彩马釉『色』柔和之中露出灿烂,温润之中隐含贼光,而缺少了哈利光哈利光是指瓷器上表现出的一种像云母发出的莹光,像蛤州皮里面的紫蓝『色』,一般来说老的瓷器『色』釉上出这种光,是由含铭造成的,当然,并不是所有的唐三彩都有哈利光,所以不排除这件没有哈利光的三彩器也属真品。只是不免让人心生疑虑。

”我出三十五万

墨镜『女』稍微犹豫了一下,庄睿一下子把价格抬高了十万,给她心理也造成一丝压力,到不是来自钱上面的压力,而是对于自己眼光的判断,她本来对于这个三彩马的心理价位,只订到了万万,但是庄睿的喊价,让她的信心产生了动摇。

“四个万

姜老板显然不愿意放弃这最后一件拍品,这关乎了一个面子问题,即使这是件质品,他也不能来了一趟之后,空手而回,更何况,竹内也看中了这个三彩马,自己对前面几件物品没有跟价,已经让竹内很不满了。

qUAnbEn5.Com全,本网

“刘先生,姜老板已经出价四十万了

朗杰冲着庄睿这边喊道,意思很明显,您接着喊啊,喊的越高我越高兴。

在场没有一个人知道,就在那墨镜『女』喊出三十五万的时候,庄睿那几乎提到了嗓子眼『处』的心,才放了下去,微微向前倾了下身子,庄睿此时才发现,自己背后的内衣。已经完全被冷汗浸透了,紧紧的贴在了身上。

这玩意那是什么唐三彩,距离唐朝足足差了一千三百多年,连个民『国』三彩都算不上,正宗一典型的解放后三彩。

庄睿本人对唐三彩只是有个笼统的认识。知道其来历而已,你要问他柚『色』胎质、制作工艺等等,那绝对是一问三不知,他之所以断定这个,三彩马是现代仿品,不仅仅是这个三彩马内毫无灵气,并且在这个三彩马的并面右边的马脚内部,有一个,“许”字,当然,这个字也只有庄睿能看到了。

大家都知道,简化字是在解放之后才开始推行的,在解放前以及更早的时候”“许”字的书写。一定是言午许,而这个马脚里的许字,用的却是简化字,解放前根本就没有这种写法。也就是说,这物件一定是现代高仿的无疑了。

要说这个造假的高手,也是很有意思,这件三彩马几乎可以说是以假乱真了,真品三彩马的基本特征,这件高仿三彩马都具备了,可以说,相同点已经达到了慨以上,余下还不到院的较为特殊的特征,目前是无法仿造的,因为这特殊之『处』惟有千百年的时间才能形成,人力暂无力为之。

但是除了那院,造假者还留个一个记号,就是马脚『处』的那个字。只是字写在里面,让人无法识别罢了,估计那位高手的意思就是,我留出破绽了,能否找出马脚,就看你们这些人的本事了,这破绽也恰恰留在了马脚『处』,应该是取自唐代时以马代替麒麟起舞,没有包裹好马蹄,而露出马脚的意二;。

现代作伪的一些工艺人,其技艺无疑都是很高超的,要是放在古代,说不准也是一代大师,只是奈何你东西烧制的再好,缺少了时间的磨砺,那也只能算是工艺品,而不能称之为古董,以至于有些人心有不忿,在做旧造假之后,还故意留下一些破绽。

至于庄睿为何要喊出三十万的价格,原因也很简单,他就是想坑一把那个小『日』本,虽说竹内是个对中友好人士。但是跑到这种地方来,还是想把咱们『国』家的『国』宝,带回『日』本,整个的就是一文化侵略,庄睿虽然不是愤青,但对于『日』本人也是从来没有好感。

庄睿已经观察了半天了,那今『日』本人竹内,对这三彩马兴趣很大,不时的在姜老板『交』头接耳,其后代替竹内喊价的姜总,就摆出了一副势在必得的架势,看到没人加价,庄睿就忍不住叫出了三十万的价格来。

只是喊价的时候,感觉挺痛快的,话喊出口,庄睿就后悔了,万一场内的这些人『精』们,看出了什么破绽,而不再抬价,那他可就是吃了个,哑巴亏了,虽然庄睿现在也是小有身家,不过要让他花三十万买个假玩意抱回家去,那庄睿肯定会抽自己几耳光。不过还好,墨镜『女』的喊价,让他『脱』离出了窘境,也引得那位姜老板的再一次出价。

“刘先生,机会难得啊,姜总已经出价四十万鹏了

看到庄睿久未说话,朗杰又开口喊道。

“哥们就带了三十万,不要了!”

庄睿轻轻的摇了摇头,刘川明白了他的意思,大声说道,全然不顾满场投来的鄙视眼光。

“这位小姐,您还要不要加价?”

朗杰看到刘。这边放弃了立刻问向墨镜『女』。

“刚才看他直接把价格抬到三十万,一副实在必得的样子,现在又不跟价了,莫非真是囊中羞涩?不可能,来这里的人,就算是现金带的不充裕,但是也可以开现金支票,然后通过电话确认啊

墨镜『女』这会心里正在猜度着庄睿的用意,她对这件三彩马的第一感观,品相釉『色』还有其造型,简直就是一个开门的作品,只不过也正是这件三彩马过于完美,让她心里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所以在庄睿叫出三十万的价格之后,她只是加了五万。

“我放弃”。

摇了摇头,墨镜『女』清脆而又悦耳的声音,在帐篷里响了起来。

“恭喜姜总。今天拍卖行的最后一件物品,唐代三彩马,就是属于姜总的了

朗杰有足够的理由高兴,今天的拍卖,给他进账数百万,而支出却是寥寥无几,手下跟他混饭吃的人虽然不少。但是开销并不是很大。甚至就连收购这些物件的成本也很低,可以说是一本万利的生意。

不过姜总的面『色』倒不是很好,他心里的想法与那墨镜『女』差不多。只是关乎到自己的面子,还有身旁竹内所带来的压力,还是喊出了四十万的价格,此时见到庄睿和墨镜『女』同时退出了竞拍,心里自然泛起了嘀咕,不过他也打定了主意,这东西就送给竹内。是真是假,自己就不管了。

“我在拉萨市里面安排了一些活动,有需要的朋友可以前去参加一下。今天的拍卖到此结束,希望下次拍卖会上,还可以见到诸位

朗杰的话,为这次拍卖划上了一个句号。说完话后,朗杰手里拿着名片,径直走到刘川等人的面前,每人敬上了一张名片,虽然刘川几人,这次只出手拿下一幅唐伯虎的麂品画作,但是就凭借着庄睿怀里的那只纯血雪粪,朗杰也不敢小视几人,他如果要是知道,庄睿在『阴』那『日』本人的时候。使得他大赚一笔的话,态度恐怕还要恭敬。

“朗杰老板,你派个车,把他们两个人送回酒店,我跟刘川小兄弟搭个车,怎么样,刘”兄弟,我这身板还压不坏你那坦克车吧

那个马老板从椅子上站起来后,居然要做庄睿等人的顺风车,这让众人都有点纳闷,刚才这马胖子还恨不得用钱砸死对方,现在竟然『舔』着老脸主动示好,这胖子能伸能屈。倒也是个人物,不过众人都以为马胖子还是为了那只纯种藏奖。才要求与庄睿等人同车的呢。

刘川这人的『性』格,向来都是吃软不吃『硬』。看到马胖子主动服软了,当下说道:“走吧,估计那桑塔纳的车门,你挤进去也费劲。”

马胖子对刘”的话混不在意,原本『色』『迷』『迷』的眼睛,再也没看一眼身旁『骚』首弄姿的『女』人,笑呵呵的跟着庄睿等人身后。上了悍马车。

防:今天又是九千字,打眼回头看了一下上架十天的更新,居然更了旧万字了,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就算是老书抢分类月票的时候,一个月才力万字,看来新书月票的『诱』惑,真是无穷大啊。

不过这还要归功于各位读者大大,没有你们每一张推荐每一个订阅每一张月票每一个打赏,打眼也不会产生这么大的动力,像叭叫“同学本月已经投了张月票了,还要许多朋友也投出了第二张或者三求月票,打眼会把朋友们的名字记在心里的,打眼更会努力更新回报朋友们。也期待着朋友们投出您手中新产生的月票,拜托大家了。

第九十四章 扮猪吃虎的胖子

“马老板,我早就说过了。这藏獒不卖,你不用再费心思了吧。”

庄睿在车上坐定后,看着正打量着悍马车内装饰的马胖子。

“嘿,你这车可是真棒,回头我也买两辆去,这比那些大吉普坐在舒坦多了。”

马胖子没有回答庄睿的话,也没有再显示出对小白狮的兴趣,而是谈起了悍马车。

“这车可不是我的,找朋友借来的,马老板,有啥事直接说,兄弟喜欢爽快人。”

刘川拿出『奶』瓶『奶』嘴,又准备给他那两个小祖宗喂『奶』了,还没出满月的两个小家伙,虽然长的很健壮,肥肥嘟嘟的,但是还只能吃流质食物,并且对『奶』粉的要求也很高,在开始几天吃了婴儿『奶』粉,又嘴馋小白狮吃『肉』,也吃了点『肉』屑。导致连续拉稀,要不是庄睿偷偷的用灵气给它们调整了一下,恐怕这会已经是凶多吉少了。

不过从那次以后,小家伙们对『奶』粉倒也不挑剔了,再加上刘川带来的狗钙片,营养一直都很丰富,两只小藏獒身上『毛』发油亮,一只为纯黑『色』,另外一只现在却慢慢的变成了金『黄』『色』,颇有几分其父的风采。

“咦?刘川兄弟,你们不厚道啊,明明有三只小藏獒,却不肯卖给老哥一只,难道我的钱,不是钱嘛。”

胖子看到刘川从悍马车的后备箱里,又抱出两只小藏獒,脸上那像是两条细缝的眼睛,顿时瞪得溜圆,不满的对刘川说道。

“那只是庄睿的,我这两只都是有主的,不过马老板你要是出得起价钱,我以后倒是可以跑你搞一只来。”

刘川的心思庄睿最明白,他知道刘川想把另外一只留下自己养,长年玩狗的人,谁不喜欢这东西啊,再说了,像这般比较纯的藏獒。也是极其难以遇到的。

“钱不是问题,庄老弟那只,只要愿意卖,三五千万的,我都掏的出来,刘老弟你这两只我看着也不错,三百万一只,让给我一个怎么样?”

马胖子对钱真是不在乎,能用钱解决的问题,那绝对不是问题。

别看马胖子在帐篷里给庄睿出价的时候,刘川一个劲的鼓动他卖,但是现在放到自己身上,刘川也是犹豫了,按说自己就是做这买卖的,有人愿意买,并且出的价钱合适,自然是要卖的,不过这品种比较纯正的藏獒,实在是太难得了,虽然刘川『爱』钱,心里也是左右不定。下不了决心。

“马老板,以后我们有时间,再给你找一只吧,君子不夺人所好,你就别在『诱』惑我们了,不怕我们把你给劫持了,然后勒索一笔啊,那可是比卖狗来钱快的多了。”

庄睿经过刚才的事『情』,对金钱的抵抗力增强了很多,和马胖子开起了玩笑,这胖子在帐篷里表现的很好『色』粗鄙,但是上车之后出言直爽,虽然比车上几人都大了几岁,又是身家亿万,但是也没有摆出什么架子,倒是让庄睿对他印象好了不少。

“嘿嘿,我老马别的本事没有,能混到现在,靠的就是这双看人的眼睛,你们不会干那些事『情』的,对了,庄老弟,你那幅画,应该值不少钱吧?”

马胖子的话题没有再纠缠在藏獒的身上,话锋一转,居然提到那幅唐伯虎的《李端端图》,顿时让庄睿大吃一惊,他自问从开始上台看画,到被挤兑后买下这个过程。没有露出什么破绽呀。

“马老板你真会开玩笑,那画本来我就是想看看,被那谢老头挤兑了一下,也就买回去挂着玩玩,这么多专家都觉得是个赝品,要是真的,哪里轮得到我来买啊,要不,你再给掌掌眼?”

庄睿一边说着话,一边把放在钓竿皮套的画轴取了出来,就准备递给马胖子,他心里也在泛着嘀咕,难得这胖子真是高人不露相?

“别,别给我,唐伯虎是谁,我还搞不清楚呢,我哪知道他画过什么玩意,不过,几位老弟,你们刚才,是不是觉得我就一冤大头,过去被宰的啊?”

马胖子见庄睿把画取了出来,连忙摇摆着那胡萝卜一般的蒲扇手。示意庄睿把画收回去,估计他也知道自己的水平上不得台面。

“我说马老板,看你那刚才的表现,倒真像是个冤大头啊。”

刘川『性』子直,向来都是心里想什么,嘴上就说什么,马胖子的身家他们虽然有点了解,刘川也没往心里去,他和庄睿就有这点好『处』,见了谁都不会感觉自己矮三分。

“呵呵,我告诉你们。我山西的住『处』,有个收藏室,里面的藏品,十有八九都是真的,而且大多还都是我自己掏回来的,嗨,你们小哥俩还别不相信,以后有机会去我那做客,你们就知道了。”

“马老板,就像今天这个摇钱树,你应该知道,七十万的价格有些高了吧,可是你把价喊的那么高,不就让人感觉你是冤大头吗?”

庄睿也有些不解,就算你有钱,能拿钱砸人,但是你也不能保证别人不给你下套,拿出来的东西都是真的啊。

马胖子没有回答庄睿的话,反而向他问道:“庄兄弟,我问你,当时那棵摇钱树,几人出价到了六十万,你说这东西是真的还是假的呢?”

“当然是真的了。”庄睿『脱』口而出,然后感觉有些不妥,又解释道:“我虽然不懂,也没上去看,不过那谢老头和李老板应该是行家,要不然也不会把价格抬到六十万了。”

“庄兄弟,你说的对啊,咱是不懂,但自然有懂行的帮我看啊,我需要做的,就是观察这个黑市拍卖,是否是一个局,一个针对我设计的局,只要看出来这点,我就进退自如了。你们看的是物件,我看的是人,别人鉴定好的物件,我出多点钱不就完事了,七十万只比六十万多出十万块钱,我就当是鉴定费了嘛。”

马胖子的话,让车内的三人恍然大悟,原来这厮『精』明至此,满帐篷里的人都以为他是冤大头,却没有想到,这胖子居然把参加这次拍卖的人,全部都糊弄进去了,看来以后还真是不能以貌取人。

几人细想一下就明白了,这棵汉代青铜摇钱树,如果放到正规拍卖场里,成『交』价格肯定是在百万以上,这胖子花了七十万,看似吃亏了,其实是赚了一笔,他开出的价格仅仅高出十万,正好要比谢老头他们的心理价位,高出那么一点,而且摆出一副财大气粗的模样,使得众人没有底气与他竞争,如果他开始就跟着喊价,恐怕七十万还拿不下那棵摇钱树了。

“老马我混到今天,不知道有多少人想着算计我呢,这做人啊,还是糊涂一点好。”

马胖子不知道想起了什么事『情』,居然发起感慨来了。

“那马老板怎么会对我们几个人说这些呢,难道不怕我们把这事『情』传出去?”

庄睿看着马胖子那张笑的人畜无害的脸,不由有些疑惑的问道,他们之间在开始的时候,关系并不融洽,难道是这胖子沾了便宜,来显摆的?

“嘿嘿,这个嘛,不瞒你们几个说,我这人吧,就喜欢琢磨人,能把各『色』人等给琢磨透了,那在这个世界上混,绝对是无往而不利,要是遇到什么琢磨不出来的事『情』,那我就会好几天吃不香睡不着的。

今天庄老弟的表现,让我有点吃不透,来找小哥几个,我就是想问一句庄老弟,最后那件唐三彩,恐怕是个赝品吧?我看老弟对古玩这行里的门道,也不是很『精』通,不知道老弟是如何看出来的?”

要说马胖子看出那幅唐伯虎的画是真迹,庄睿只是微微感到有些惊讶,会以为是自己和刘川说话的时候不小心,被他听到了,但是这胖子居然能看出自己知道那件三彩马是个赝品,庄睿的心里就翻起了滔天巨*,因为到现在为止,就连周瑞和刘川,都以为那三彩马是真品无疑呢,由此看来,这胖子能聚到亿万身家,果然不是个简单的主。

“开什么玩笑,那三彩马会是假的?木头你看出来了?”

庄睿还没有答话,刘川先跳起来了。

“我说刘川兄弟,你也不厚道,在拍卖那会,出言刺『激』谢老头,和兄弟我翻脸,也是故意的吧?你是生意人,不会不懂和气生财的道理,装那一副纨绔模样,还是骗不到老哥的。”

听到刘川的话后,马胖子立马话题一转,又扯到了刘川的身上,刘川闻言也不吱声了,他今天的行为,本来就是有些做作成分在里面的。

“马老板,你这话就是抬举我了,不瞒你说,我今天来这里,抱的心思和你差不多,对于古玩这方面的知识,我的水平也不比你高,来参加这拍卖,一来是涨涨见识,二来就是想出手捡个漏,至于那三彩马,我倒是认为是真的,不过我钱带的不多,只有三十万,你那摇钱树我抢不过,但是最后这个三彩马,我倒是想博一下,没想到咱底气不足,别人不买账,。”

庄睿一脸正『色』的回答道,这理由编的很顺溜,连他自己几乎都相信了。

P:今天还是9000字,先发3000,后面写好就发,急求月票支援啊,朋友们看下,要是出了第二张月票,就投给打眼吧,这榜单,真是让人纠结。。

第九十五章 獒园的构想

马胖子有些狐疑的打量了庄睿半天。直到看的庄睿有些发『毛』了,才开口说道:“我做生意二十多年,从给人跑腿打杂,到承包小煤窑,发展到了今天,在别人眼里,也算是个成功人士吧,见过形形『色』『色』的人物,不过对于小庄你,我还真是有点看不透,你这话是真是假就不论了,不过老马『交』了你们这几位朋友,以后到山西,有事尽管来找我。”

听到马胖子不在提这事了,庄睿心里松了一口气,这人也忒可怕了点,扮猪吃老虎不说,简直能把人的心理揣摩的一清二楚,和他在一起呆久了,恐怕心里藏在什么秘密,都会被这胖子套出去。

车到拉萨。先将马胖子送到了他下榻的酒店,不过也不知道马胖子怀的是什么心思,非要请三人吃饭,吃饭的时候又要了几个人的联系方式,一顿饭下来,已经是晚上了,庄睿和刘川周瑞商量了一下,决定再住一夜,第二天开车返回。

由于秦萱冰和柏梦安等人都坐飞机离开了,他们三个人干脆重新开了一个套间,住到了一起,这会伺候完那两只小祖宗,刘川对正在看电视的周瑞说道:“周哥,你在四川干的怎么样?舒心不?有没有兴趣和小弟去彭城发展?我那里还真缺个外跑的,以前都是我自己往外跑,照顾不到店里,你要是来了,兄弟我就轻松多了。”

这段时间大家也都混熟了,刘川知道周瑞是陕西人,由于老家是在农村,家里只有些地,一年下来也收入不了多少钱,所以从部队出来之后,周瑞就一直在四川等地打工,保安跑堂业务员之类的工作,什么都做过,现在跟了个老板。对他还算不错,至少能将这百十万的车『交』给他,也算是一种信任了。

“请我?我可是除了开车,别的什么都不会啊……”

周瑞有些不解,他自个儿比谁都了解自己,除了在部队练出的一身好身手,为人『处』世就有点显得不够机灵了,以前做业务的时候,别人一个月拿三四千,他只能拿个三百多块钱的保底工资,自知不是做生意的那块料,他不明白刘川看中了他身上哪点。

要说周瑞对现在的工作,也稍稍有些不满,原因就是工资有点偏低,他现在又做司机又兼老板保镖的,每个月才不到2000块钱的工资,虽然比一般在工厂里的工人收入多点,但是周瑞家里人多,三个弟弟妹妹还都在上学,开销也大,尤其在上大学的弟弟。每个月的生活费都要好几百,这还不算一年一万多的学费。

是以周瑞这几年也一直在寻找机会,想出来自己做点什么,可是在部队学的那些东西,到了地方上完全用不上,而且他十六岁就当兵,到二十七岁退伍,在部队呆的时间比较长,心思比较单纯,也不适应一些公司里勾心斗角的争斗,想自己做生意,却是两眼一抹黑,完全不知道该干什么。

“周哥,咱们哥几个这一路『处』的不错,你的『性』格呢,我们也能看出来一点,虽然话不多,但是人实在,大川这是真心实意的想请你过去,只要你去了,他那个宠物店,你占二成的干股,每年拿分红,应该不会低于10万RB的……”

庄睿在一旁帮衬道,他和刘川早就商量好了,看似二成的股份不少,但是刘川现在每年的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天南地北的到『处』找货源上了,这些年下来。和不少老客户都有了相对比较稳定的关系,以后就可以让周瑞全『国』各地去跑这些老客户,刘川呆在彭城开发市场,生意肯定要比现在好上几倍。

更为重要的一点就是,在刘川结识到了仁青措姆这个草原朋友之后,刘川心里产生了一个想法,那就是在彭城办一个獒园,慢慢的将宠物店的重心,发展成为做藏獒生意。

獒园的先期投资虽然大了点,但是这生意的利润,就要远远的大过普通宠物的买卖了,并且到时候可以与仁青措姆合作,严格控制藏獒**的血统,以大草原上的资源,完全可以办成一个具有相当影响力的獒园。

而是否能将周瑞拉来一起干,也是獒园是否能办起来,很关键的一点,因为仁青措姆目前还过着游牧的生活,这也导致刘川和他的沟通,并不会很顺畅,这样就需要一个对于西藏极其了解,会说藏语,『性』格稳重。并且能和藏民们打成一片的人,而这个人选,除了周瑞之外,刘川和庄睿实在是想不到还有比他更合适的人了。

当然,这些事『情』,刘川现在并没有说出来,这时候说有点为之过早,周瑞都没有答应辞去四川的工作,和他一起干呢。

听到庄睿的话后,周瑞真的有些动心了,要知道。他大弟弟在上大学,还有个小弟在上高中,并且学习成绩很不错,估计考上大学也是十拿九稳的,另外一个妹妹正在读初中,而且学习成绩也很好。

只是家里靠着那几亩薄地,实在难以贡起三个人读书,周瑞的妹妹在去年的时候辍学了,待在家里帮父母干农活,后来还是他回家知道以后,『硬』逼着妹妹又回到了学校。

钱,对于马胖子那样的人而言,可能只是一个符号,一串银行数字而已,但是对于周瑞来说,那却是极为重要的,他要是有一个月不寄钱回家,恐怕小妹就无法上学了,并且家里的房子早就破旧不堪了,也没有钱修补,是以庄睿说的这些话,尤其是那十万块钱几个字眼,对周瑞的心理,产生了强烈的冲击。

“大川,庄睿,让我考虑一下吧。”

周瑞没有当场答应下来,他是一个做事比较沉稳的人,现在他担心的是,刘川的话是否可信,万一这边的工作辞掉了,而去到彭城,又没有刘川所说的那么好,那可就是竹篮打水一场空了。

已经是年近三十了,周瑞还没有正儿八经的谈过『女』朋友,家里虽然给介绍了几个,但是『女』方一看到他们家里面的『情』形,全部都退缩了。搞的父母兄弟都觉得是家里拖累了他,每次回家的时候,他都能感受到来自父母身上的愧疚,看着年龄刚过五十岁,但却是因为沉重的生活压力,导致头发已然花白的父母,周瑞心里也是极不好受的。

在丛林烂泥中都可以安睡的周瑞,今天躺在酒店套间内的豪华席梦思上,却是第一次失眠了。

第二天一早,几人就把酒店房间退了,开车返回四川,只是周瑞的『精』神明显的不是很好,前面的这一段路也就由庄睿先开。

返程的路上,在刘川的要求下,他们特意又去到仁青措姆所在的“冬窝子”,刘川这是在为以后的合作铺路,带去了许多草原牧民们需要的礼物,自然是大受欢迎,载歌载舞了一天之后,哥三个全醉倒了,在帐篷里住了一夜,第二天才告别了热『情』的仁青措姆一家,返回四川。

刘川此行可谓是收获巨大,藏民虽然不杀狗,不吃狗『肉』,相互之间如果需要藏獒的话,也不会进行买卖,大多都是用物品来『交』换、

不过经过刘川那张三寸不烂之舌的鼓动,再加上仁青措姆对外界也有些了解,并且他的父母已经不在牧区生活了,都在那曲市里面,以后他们也是早晚要告别草原生活的,现在做些事『情』为以后铺路,仁青措姆也并不反对。

两人最后达成了一些合作意向,由刘川组建獒园,然后仁青措姆提供**的成年藏獒,成年藏獒的所有权归仁青措姆,以后出生的幼獒卖出去,所得的利益由大家按照股份的多少来分成。

虽然现在还没有很明确的谈到股份的分配,但是最起码一点,就是那头金『毛』獒王的后宫生活,在今后就会悲惨的结束了,因为要控制藏獒的纯正与血统。

…………

“妈的,这才是生活啊,我说木头,给我留一点,别都吃完了……”

从雾气腾腾的池子里出来,庄睿、刘川和周瑞三人身上都被池水烫的通红,几人赤条条的躺在澡堂子的通铺上,喝着热茶,嘴里吃着清脆的萝卜,这一路的风尘,被洗刷的干干净净。

他们是在上午赶回到的成都,中午吃了点饭休息了一下,刘川就吵闹着要来泡澡,周瑞也和他的老板请示过了,晚上在成都住一夜,明天早上再开车赶往重庆,是以他也随着二人来到了澡堂子,只是陕西的澡堂子,现在还是有很多,他没有二人那么多感触而已。

“周哥,明天咱们哥几个就要各奔东西了,兄弟我这次西藏之行,能顺利寻找到藏獒,多亏了你的帮忙,等会回酒店,我准备了点礼物给你,你可不要拒绝啊。”

刘川和庄睿这几天都没有再提起让周瑞入伙的事『情』,他们知道周瑞是个极有主见的人,既然答应他们会考虑了,在临走之时,一定会给他们一个答复的。

P:汗,这些天码字过糊涂了,今天要去办点『私』事,拖了10几天了,做事要有始有终,还有前同事请吃饭,只能6000字了。

另外周瑞在本书里,是个比较重要的NPC,所以废点笔墨,大家姑且看之,今天估计完不成9000字的承诺了,不大好意思要月票了,大家投点推荐票票吧。。

第九十六章 周瑞加盟

听完刘川的话后。周瑞低头思考了一会,随即把手中还剩下大半的青萝卜,塞到了嘴里,使劲的咀嚼了几下,萝卜中所带的微辣,让他的额头上冒出点点细汗.

像是已经下了决心,周瑞开口说道:“大川,庄睿,既然你们看得起我周瑞,那我也就跟你们干了,不过我周瑞是在实在人,丑话要说在前面,如果在你们那里赚不到钱,我可是要走人的,我和你们不一样,我家里弟弟妹妹上学吃饭的钱,都是我负担的,万一没有了收入,你们耗的起,我可是耗不起啊。”

周瑞话说的很实在,这些天以来。庄睿和刘川在观察他,周瑞也同样在观察他们二人,在他心里,庄睿为人『性』格沉稳,但是不失血『性』,在关键的时候做事果断,这些都是庄睿身上的优点。

但是最让周瑞看重的是,庄睿那天生的好运气,要知道,在西藏这地方,无论是纯血藏獒,还是转世活佛,都是极难见到的,许多藏民终其一生,也没有见过两者之中的其一,但是庄睿却是先得獒王,又蒙受了活佛的灌顶赠珠,在西藏生活了很多年的周瑞,虽然是个无神论者,也难免心里会犯嘀咕。

至于刘川,虽然『性』格有些急躁,但是在『处』理大事上,却是很有条理,对于时机的把握相当好,看似鲁莽,实则心细,在黑市拍卖上。他刺『激』谢老头,与马胖子不合,其实都是故意的,周瑞也是事后听到了马胖子的话,这才反应过来的。

并且在冬窝子的时候,周瑞也看出刘川和仁青措姆似乎谈妥了什么事『情』,他这些年在外面闯荡,对于藏獒的价格也是有一定了解的,只是苦于自己一没资金,二没人脉,根本没有办法去做这种生意,如果刘川和庄睿两人,真是有心在这上面发展,那周瑞对于自己跟随刘川的前景,还是比较看好的。

“放心吧,周大哥,兄弟我虽然身家不多,只有百八十万的,不过有我一口吃的,就有你弟弟妹妹上学吃饭的钱,你不用担心。再说了,咱们有庄老板在,还怕什么啊,那车里的几个宝贝一出手,那可是几百万立马进账。”

听到周瑞答应了之后,刘川大喜,将『胸』前的那块肌『肉』都拍的有些发红了,嘴里还打着包票,只是他把自己的身家说少了点,虽然现在他只有一百多万,不过车上的那只藏獒卖给宋军之后,他的资产可就是要翻几翻了。

当初虽然和宋军说好的是五十万,不过那说的只是品种一般,不是很纯的藏獒价格,可是现在带回来的这两只,都是纯血金『毛』藏獒的后代,而且配种的母犬也是藏獒,这就使得两只幼獒的价格,要贵上许多,就不是五十万可以买到的,前几天在和宋军通电话的时候,宋军就说了,一只幼獒算做300万,要不是刘川舍不得,他都想将两只全买下来的。

“滚蛋吧你,那个紫檀根雕给你了,獒园的事『情』,我再出三百万,别的你就不用想了。”

庄睿闻言笑骂道。从草原仁青措姆『处』返回之后,他和刘川在车上就已经合计好了,獒园的前期投资,由庄睿出资三百万,刘川出资四百万,先找个偏僻的地方,买些价格便宜的地,把獒园的雏形建造起来,因为后期配种藏獒的引进,基本上就花不到什么钱了,按照和仁青措姆的协议,可以从草原上免费带过来一些成年獒犬。

当然,这免费只是不用花费现金,不过獒园成立之后,仁青措姆也是要占有股份的,现在刘川和庄睿大致分了一下,由刘川出资四百万,任獒园的法人兼董事长,占有股份为百分之四十,庄睿出资三百万,占有股份百分之三十,而仁青措姆出配种成年藏獒,并拥有提供藏獒的所有权。占有股份为百分之二十五,剩下的百分之五,就是留给周瑞的了。

先前周瑞没有答应辞去工作和他们去彭城,刘川和庄睿为了如何与仁青措姆沟通,伤了不少脑筋,因为春天到了,而冬窝子马上就会解散掉,仁青措在大草原上居无定所,没有电话等方式可以联系的到,如果不是很熟悉牧民生活的人,根本就没有办法找的到他们。不过现在周瑞同意和他们一起干了,这个障碍也就不复存在了。

“獒园?庄睿,大川,你们真的打算养藏獒了?”

周瑞并不知道他们两人已经合计好了,先前只是自己在心中猜测,现在听到庄睿的话后,才终于确定了下来。

“周哥,不是我们,应该说是你们,是你和大川、还有仁青措姆三个人,我只管出钱,管理一下财务,别的事『情』我是不过问的,对了,这獒园,你也有股份的……”

庄睿笑着纠正了周瑞的话,然后把自己和刘川的设想,大致的给周瑞解说了一下,不过当周瑞听到自己还有百分之五的股份时,连连摇头,说道:“庄睿,大川,你们的心意我领了,不过建设这獒园,要花不少钱的,我一分钱不出,拿这股份,我拿的不安心,我还是给你们打工好了。”

“周哥,你就别推让了,具『体』怎么『操』作,咱们到时候还要请个律师咨询一下,等到獒园的用地买下来以后,最好让仁青措姆大哥也来一趟,咱们大家一起合计一下,至于这股份,可能到时候你还拿不到百分之五呢。现在就不用多说了。”

刘川摆了摆手,颇有点未上任董事长的味道,不过他说的话不使人反感,周瑞想了一下之后,点头答应了下来。

******************

“周哥,这东西你拿着,先回老家安顿一下,和父母住上一段时间,然后来彭城找我吧,以后獒园建成了,咱们哥几个忙起来了,就说不准什么时间有空再回去了。”

等到几人浑身舒坦的回到酒店房间之后,刘川拿出一个黑『色』的手包,扔给了周瑞。

周瑞愣了一下,随手拉开了那个手包,身『体』顿时僵直住了,一万一扎的RB,包里整整放了十扎,也就是十万块钱,将手包撑得鼓鼓的,周瑞不是没见过这么多钱,但是那钱不是属于自己的,现在听到刘川的话后,再看着手包里的钱,即使是在边境和贩『毒』走『私』分子真刀真『枪』拼杀时,也面不改『色』的周瑞,此刻也不禁发起愣来。

“大……大川,这钱,是……给我的?”

周瑞说话也有些不顺畅了,他从部队出来以后,干过许多工作,工资最高也就是一千多元RB,现在突然之间的看到这些钱,都属于自己了,难免有些失态了。

以周瑞的身手,要是走歪门邪道,想赚钱也不是很难,但是看多了那些犯罪分子的下场,周瑞一直坚守着自己的原则:“努力做事,踏实做人”,虽然苦些累些,但是他所赚的每一分钱都是清清白白的。

经过了初始的慌乱之后,周瑞平静了下来,把手包推到刘川的手边,道:“大川,我知道你是一片好意,但是这钱,我不能要,俗话说:无功不受禄,我还没有做事『情』,你就给钱,这不合规矩的,等以后我跟你做事了,这钱你不给,我也会要的。”

周瑞难得的开了次玩笑,同时也在心里面打定了主意,以后就跟着刘川和庄睿干了,要知道,他们可是连自己的身份证都没有看过,随手就掏出十万块钱来,跟着这样做事有魄力的老板,相信自己以后的『日』子,也会红火起来的。

庄睿闻言推开了正围着自己打转的小白狮,和这小家伙才个把钟头没见,就开始撕咬起庄睿的裤脚,不知道是报复他泡澡没带着自己,还是亲热导致的。

“周哥,这钱你拿着,你也知道,我和大川这次来购买藏獒,是别人预购的,要没有周哥你带路的话,我们根本就没有可能在大草原上找到牧民的,所以这笔钱算是你此次的劳务费用,你就是不和我们一起干,这钱也是准备给你的,你拿得应当应份,没必要觉得不好意思。”

庄睿说的是实话,虽然仁青措姆是把藏獒赠送给刘川的,但是之前杀狼剥皮这些事『情』,可都是周瑞干的,没有他的提醒,刘川哪知道要和牧民们相互赠送礼物啊,再说那两只小藏獒都被刘川一人『独』得了,如果是按照功劳划分的话,周瑞就是开口要上一只,那也是应该的。

所以给周瑞十万块钱,是刘川早就计划好的,这钱是从庄睿那三十万里面取出来的,算是刘川向庄睿借的,以后会在账务里抵消掉的。

“行,这钱我接着了,明天我就回去辞职,三五天后我就能赶到彭城,我周瑞不太会说漂亮话,不过以后两位兄弟的事,我一定尽力去办。”

周瑞没有再推荐,手里拿着那个冰凉的皮包,心里却是一片火热,他没有想到这两个年轻人会如此大气,心里也就打定了主意,这条命算是卖给二人了。

P:十万块钱卖条命,划算啊,像咱以前,每月一二千块钱,不也是在卖命啊,不过现在自由了,以后可以专心码字了,这章是从8点回到家开始写的,今天大爆,最低4更1万2,通宵码字,朋友们可以投出您手里的月票了,让咱困了的时候看眼月票涨涨『精』神,月票越多,爆发越多,有没有5更,6更,就看大家的月票是否能刺『激』打眼睡不着觉,咱也拼一把了。。

http://www.quanben5.com/n/huangjintong/2301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