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瞳
字体:16+-

第九十七章 礼物的烦恼

二月的彭城。此刻凡经春意热然路边棵棵柳衡都叶出爬知,一茶条柳枝随着和暖的春风翩翩起舞。走在自家住的教师 、区庄雾篓着和熟悉的老邻居们打着招呼。推开了自家大门

庄睿一大早就被老妈指使出去买菜了,这才刚讲门就被小白狮围上了,听到自己房间传来电话差,都没能空出年尖接。

小睿,你这孩子,在忙活什么啊,电话响了半天了快点去接电话。”

庄母看着正在逗弄小白狮的儿子,脸上满臭婪音 纹 、定伙直某澜人『性』,在庄睿一番教导之下。对庄母和庄敏还有,、固因都喜表现的很亲热,看的刘”这家伙羡慕的不行,一个劲的骂,、白狮偏心。

“喂!啊!是鳖冰啊,你怎么知道我的年机妥码呀。”

庄睿翻找了半天。才发现不是家里的固袅由话看来要设冒个特别点的铃声了。

从自己房间衣服口袋里摸出了手机,接俑之后发姆,悬秦蕾冰不过话刚。说出口。就恨不得给自己一耳刮午买了年机卡没辛动诵知对方,就是自己不对了,现在居然还问出这样的白痴问葫。

“是不是我不打电非,你就不打算和疗联系了。”

果然,秦董冰那边的语气马上变了,她心里也某有此纠结从西藏回来之后,庄睿这家伙,居然没主动给她打讨一个申话 存诲回的路上时也就不说了,不过现在算算时间,他们回到彰城方该也有两天了,而庄睿的电话号码!还是从雷蕾那里要来的报到这里秦管冰的嘴抿了起来,牙齿微微咬住下唇。

“鳖冰,实在是对不起啊昨天才办的年机卡楼给你发短信来的,可是我人笨呀!摆弄了半天没学会,家里一来人就忘了你别生气。我可是给你准备了一件礼物的。”

庄睿平时不是这么油嘴滑舌的,但是和秦蕾冰佰电话,他感货特别的放松,就像是面对一个认识多年的朋友一般嘴里也开始踉起火车来了。

“什么礼物?”

秦莹冰的注意力,果然被庄睿口中的礼物转移,卉由话巾追问道。

“送礼物当然是要给你个惊喜的,禅出夹就不俏钱了等我回到中海上班以后,你有机会去中海到时候我再给你一。

庄睿哪有什么礼物送给秦萤冰啊,刚才那话纯粹某为了让这大姐别纠缠在自己没给他打电话这事上,一个诺言自缺需要事多的谎言去掩饰庄睿此剪也陷入到这怪圈里去了。

小睿,是秦董冰那『女』孩吧?你们什么时候剪得这么熟采了。。

刚挂断手机,庄睿就看到老妈一脸玩味的望着自只顿时头都大了。

“妈!我去大川家了,给干妈带的藏『药』还存我这甲呢睁上不回来吃饭了啊

庄睿实在不知道跟老妈怎么解释,难道禅某自只存大草原上英雄救美?汗好像颠倒了,不是秦董冰射杀了几条狼,热怕自尹还不能囫囵的站在这呢,随口和老妈胡诌了几句,庄雾诽也似的出了家门,身后跟着窜出一条白影!却是小白狮也跟出来了。

QuAnBen5.CoM(全。本*网)

“这臭小子,和老妈也打起哈哈来了。”

看着儿子那面红耳赤的样子,庄母不由存心甲竿了起来对干她来说,儿子和谁『交』往都没有问题,就算是秦蕾冰出身妄门 庄母也不会认为自己的儿子就配不上她。

庄睿今天是和刘”约好了。要去刘”家里吟饭的刘”他妈从对庄睿就不错,也是当亲儿子一般看待的,在庄雾考上大学的时候就连谢师宴!都是刘川家里人张罗的,庄容今天尖的目的就悬报用活佛赠『药』的借口,把干妈身上的病根也给梳理一下一庄容知荷 干妈虽然嘴上没说!不过看到庄母这个老姐妹的身『体』变好了不知省有多着慕呢。

不过庄睿现在心里想的,却不是怎么给干妈治病而具还存回想着刚才秦董冰打来的那个,电话。他现在正为秦蕾冰的礼物而烦恼呢过不了几天,自己就要回中海工作。而秦劳冰也会到巾海到时候自己空口白话拿不出东西来,那人可就丢大发了。

看着脚下的小白狮!灵活的在自己双脚之间穿行善庄雾心里还是一筹莫展,从小到大,除了五岁时上幼儿园,涕给同桌的 、『女』孩一根棒棒糖被拒绝之后,庄睿就再也没有过送『女』孩礼物的经验了。

“妈的,这出租车也欺负人啊,没客也不停再们明儿就尖买辆车去。”

在路边招了半天手,都没见一辆车停下来庄雾郁闷…酬心了午机。给刘川打了过去那辆悍马泳卉划川年卜 畦鄂心天下午的飞机,从北京直飞彭城,已经约好了二人睁贝面一

过了没十分钟,应招男刘”就开着悍乌疾驶了讨来摇开车帘,冲着庄睿埋怨道:“我说木头。你不是就缺这两个打的钱吧这车就一油老虎,开出来的油钱,都比你打的钱要多了快点上车不然回头又要被宋哥骂。”

西藏这一行。虽然说是任务圆满完成,刘川还超额白捡,一只纯,种幼奏,不过那辆悍马车却被糟蹋的不轻,不提车身上的狼爪抓痕,单是车内那条价值数万的波斯地毯,就被糟蹋的不祝样早了 虚索净伤流淌上去的血迹,刘川平时没事弹点烟灰赎出的 、『洞』还有,、白狮磨爪子抓集的痕迹,综合起来。基本上就成了烂布一条 算悬一文不值了。

“不是没钱,我在这里站了半天了,愣是没有一辆车停下来,难道是哥们走背运?”

庄睿没好气的和刘川答话。一边抱着小白狮上了车这今他脑午里。还在想着送秦董冰什么礼物好呢。

“化没发烧吧?木头。除了幕们我开甚车估计沿哪个出租车敢载你。”

刘川像看珍稀动物一般的看着庄察,用年指了指庄雾身边的一个牌子。

“靠,没注意,走了,走了,好长时间没吟;妈焰的菜了。”

庄睿循着刘川的手指,这才看到集来这地某禁停的不由得脸上发烧,连忙岔开话题。

“嘿嘿,是小鳖萝给你来电话了吧,蕾蕾吓某告诉我了那小妞问她把你电话号码要去了,我说哥们,你也主动一点啊别以为当『处』男很光荣,死抱着不放。”

刘川一脸『淫』笑的看着庄睿。不愧是大穿着开裆裤一起长大的居然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滚蛋吧你,要不要我把你开悍马拉风的表钾给雷蕾禅一下啊”

“别啊哥们。晚上我请你吃龙虾鲍鱼。”

刘川这厮看着悍马车。只要是碰见看的还算月百眼的『女』孩午都要把车开慢了用眼神调戏一下。庄家这话,算悬抓住了他的痛脚。

“那好,晚上我告诉宋哥。你准备买单的你卑带够钱啊。”

从小到大,刘川在嘴上都没有占到过庄容的便骨此时也一样只能把郁闷发泄到右脚上,将油门当刹车踩。

到了刘”家之后,那两只小藏奏,立亥围了上来从庄雾用灵与给他们梳理过身『体』之后,很明显的,刘川在其心目中的地位马上降到了第二位,这也使得刘川,屋次耍将还没成立的整园蕾事长的职务让给庄睿。

“汪”汪”呜”

小白狮此时已经开声了,只不过它的叫声和一般的狗不同芳从喉咙深『处』发出的!声音很低沉!倒像是吼声居多讲门后看到另外两个小家伙围住庄睿小白狮顿时不干了,丝毫不念及同车数天的旧『情』,冲上去一狗给了一爪子。将那两个小东西驱赶到一功尖了。

这三只藏奏的年龄差不多。出都生在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不过白狮的『体』型,明显的要大过另外两只藏都快至庄索的膝羔『处』了,要知道,一般的藏奏长到这么大,最少需卑三四个月的时间现在庄睿抱它都有些费劲了。

小睿来啦,你们哥俩去了次西藏,每人都带回来一条狗啊,呦,你带来的这小家伙还挺霸道的。你说大”就某没出息养个狗也和他人似地,没个正行”

这会那两个。小家伙,正被小白狮欺负的夹个犀只满屋午乱窜呢,看的刘母大为不满。

“有您这样说自己儿子的吗。咱怎么着也有比木头强的地方吧你问问他,就他现在,还是个光杆司令呢。”

刘川对老妈的态度很是不满,敌我关系都分不清垫了这哪能行,连忙出言打击起庄睿来了。

“你倒是『女』朋友不少。这几年也谈了七八个了吧每次我看中了的。你都谈吹掉,我告诉你刘”雷蕾这『女』孩我看着就不错你要是再敢乱来小心我让你爸揍你”

刘母可是做了一辈子老师的。教起这儿午那都成了习惯了更何况还有个,再拳头讲道理的老爹呢,刘川闻言只能乖乖的溜讲厨房,干起服务员的角『色』来。

旺:第二更,继续码字。谢谢朋友们的打赏者持俺卑月票啊才五票,泪奔

http://www.quanben5.com/n/huangjintong/230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