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商养成手册
字体:16+-

第一卷_第10章 这东西我不当了

那掌柜的这才重视了起来,连忙打开柜台下面的门钻了出来。

“哎呀,这个这个,东西看上去是不错,不过我这才看一眼,你再拿出来我瞅瞅,我再给你估个价。”

夏然却不慌不忙的挑了个椅子坐了下去,那掌柜的连忙叫跑堂小厮端了茶水来。

“喝茶喝茶,咱们慢慢看,慢慢看。”

“就在这儿看!”

害人之心不可有,可这防人之心却万万不能没有,万一这胖子把她这块玉拿去换一块,又或者直接给吞了,她就一单薄女子,定是要被欺负的。

“好,好好好。”

说着便招呼小厮去将他的西洋放大镜给拿过来。

夏然这才又将那玉拿了出来,那掌柜的将玉接了过去,放在放大镜下仔仔细细来来回回的看了一番,嘴里还时不时的发出声“啧…这颜色不纯正啊…”

故意挑出些刺儿来,为等会的压价做铺垫。

猛然,夏然一把夺过掌柜的手中的玉,秀气的眉头微皱,那掌柜的连忙“唉唉唉…”的呼着。

“这还没看完呢。”

“我觉得看的差不多了吧。”

那掌柜的撇了撇嘴,悻悻然的放下手中的放大镜,端起瓷杯轻抿了一口,似乎在犹豫和估量着什么。

好一会儿才缓缓伸出一只手,比了个“五”的手势。

夏然微微眯了眯眼睛,问道。

“多少?”

“五两。”

就五两?

夏然嚯的一下子站了起来,将玉收进怀中便就要走,她是不太明白这个时代金银的换算,但也明白这玉绝对不可能只值五两这么点,很明显这胖子做生意没诚意!

“唉,唉,别走啊,咱们再商量商量…”

眼看着夏然一去也不回头,那掌柜的有些急了,连忙又道。

“姑娘,你这玉要是来路正的话我就再给你加点!”

夏然跨出门的脚步微顿,转头看向那人。

“你愿出多少?”

“十两,不能再多了!”

夏然胸腔中怒火中烧,她大约知道一两银子能够一家人三口的开销大约半年,这十两确实不少,但也跟这玉的价值相差甚远。

“不识货,您可看好了,这可是‘福禄寿喜’你看看这色泽均匀,透明晶莹如玻璃,没有脏杂斑点,不发糠,不发涩,个头虽然小了点,但胜在雕工,再加上贴身带了这么多年都给养…”

养活了!

看来这应该是那人的贴身之物,却白白就这么给她了!

夏然咬了咬牙,闷哼了一声,转身就要离开,却听那掌柜的又道。

“嘿,还是个行家,既然你也识货,如果你能确定这东西来路正,那我这小店可以再给你抬一抬价格,三十两,不能再高了。”

夏然吸了口气,却忽然改变了主意,这玉是那人养出来的,就算自己现在再窘迫也不能拿别人的东西来解自己的燃眉之急。

“不用了,这东西我不当了。”

那掌柜的本来以为这宝贝要到手了,忽然又听夏然这么一说,不禁有些恼火,这又要当又不当的,这不是再逗人玩儿呢么!

“唉,我说你…”

夏然却片刻也不停留的便跑了出去。

那本靠在不远处等她的陈俊才见她脸色不佳的出来了,连忙追了上去,颇为急切和担忧的问道。

“怎么了夏然姑娘,是不值钱还是如何?”

“没事,再另想办法吧。”

“可惜了…我正在赶制一批画扇,是那边的扇坊要的,若是你会画画倒是可以帮忙分担一些。”

什么分担不分担的,这么好的活陈俊才一个人肯定做的过来,这不过是他想帮助夏然却又怕她拒绝,才这么说的。

只是他家里还有个病弱的老母,这钱她可不能昧着良心去抢。

“没事,船到桥头自然直,总会有办法的。”

“这还有九天,你不会真的要嫁给铁匠家的傻儿子?”

夏然苦笑,忽然发现眼前这书生好似比自己还要担心这事,便起了几分逗弄之心,悠悠的叹了口气。

“哎…这

都是命啊,如若实在不行,也只能这样了…”

“啊?那…那这…”

这正说着,夏然却忽然撇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背影看上去有些清瘦。

她在这里还不认识几个人,而且她的眼神向来准,也没听清那陈俊才又说了些什么,只是跟他打了声招呼,要他不要关管自己,等会自己会来找他,便追着那身影跑了去。

远远的看着那身影往不远处一处大宅而去,只是在前门敲了敲门却不得而入,好像开门的那童子还推了他一把,夏景辉踉跄了一步,便绕过前面往后面而去。

夏然咬了咬牙还是跟了上去,远远的躲在树后面露出半个脑袋看着。

只见夏景辉敲了敲木门,很快便有一个婆子模样的人走了出来,糙着嗓子说道。

“哎呀大老爷,你还来做什么哟,老夫人和二老爷都跟你分了家了,您也拿走了您那份,还来做啥子哟。”

“刘婶,我要见母亲,当初与其说是分家倒不如说是将我们一家给赶了出来,我是要来拿回属于我的那一份的!”

“当初您分家的时候咋不说啊,现在跑来闹还有什么用哟,大老爷我劝你还是快走吧,别让二老爷知道了叫人来打断你的腿!”

那刘婶也是念在对夏景辉一家还有点旧情才说上两句,这要是换做旁人估计是连理都不会理。

这夏家现在当家的祖母本就不是夏景辉的生母,只是在嫡母死后又娶的续弦,却不是个好性子,一直在夏老爷子那挑拨老爷子跟夏景辉的父子关系,再加上又有了自己的儿子,可这家产只有一份,谁叫夏景辉自己不争气,偏要娶个绣女,这下更是惹怒了老爷子,再加上日后的挑拨,父子两人之间的关系竟是十几年来没再缓和过。

只是老爷子走的时候还是想到这大儿子的,留给大儿子一家的也不少,只不过都被夏老夫人和夏二爷给贪墨了,非但如此还找了个分家的借口把夏景辉一家都赶了出来,不然他们一家也不会落到现在这么个处境艰难的田地。

夏然悠悠的叹了口气,还真是…一分钱逼死英雄好汉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