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商养成手册
字体:16+-

第一卷_第21章 古代也是有人口贩子的

等到傍晚时分要收摊的时候,夏然的钱袋子里已经鼓了起来,雕出来的小动物还剩没几个,她干脆早些收摊。

忽然想到什么,手指微微顿了顿。

猛然转头向原本夏阳该坐着的地方看去,却是什么人都没看到。

吓的她连忙站了起来,连东西都顾不上收拾。

“阳阳,夏阳?”

夏阳要是丢了,先不说回去夏景辉跟田婉儿会不会弄死她,光是自责她就得自责死!

她连忙抓住一旁过路的人问道。

“大叔,你有没有看到一个小孩子,四五岁,白白的,大概这么高。”

“没有、没有。”

那大叔想都没想,直接摆手说道。

夏然慌了,整个人险些都有些站不住。

而此刻,夏阳却在一处树荫下,看着两老头在下围棋,黑白子你来我往的大杀四方。

他不大看的懂,但却也不捣乱,只是抱着自己的木雕小狮子乖巧的坐在一旁看着。

一局中了,那穿着青色长衫的中年男子“哈哈”的笑了起来,将手中捏着的一颗黑色棋子丢入棋盅里,对着对面的老头儿说道。

“都下了一下午了,你一盘都没赢过我,你倒是服是不服啊?”

那穿灰色长衫的中年男子轻轻的哼了一声,默默的收着棋盘,像是还有些不服。

“再来一盘,再来一盘。”

“不来了,你也知道我这眼睛不好,都下了这么一会,现下有些不舒服了。”

说着那中年男子伸手揉了揉眼睛,瞬间那眼睛里通红,隐约可见红色血丝,咋一看还真有些吓人。

夏阳抬头看了他一眼,竟从地上爬了起来。

那穿着青色长衫的中年男子似是怕吓到小孩,微微转了个身子,谁知那小夏阳也跟着转了到了那男子身前。

“呼呼…叔叔,呼呼…”

小家伙努力的抬起脑袋来给那穿着青色长衫的男子吹吹眼睛。

以前爹娘和姐姐眼睛里进沙子,流眼泪的时候他就是这么呼呼的,呼呼完眼睛就好了。

小家伙还以为自己有什么能将眼睛给吹好的能力呢。

那中年男子哈哈的笑了笑,一把将小夏阳给抱了住。

“哟,哪里来的奶娃娃,你家大人呢?”

小夏阳这才想起什么来,连忙挣扎着要下地。

“哎呀,姐姐…”

远远的,夏然就看到那被一个中年男子抱着的小夏阳,小家伙貌似还在挣扎。

我去,古代也是有人口贩子的!

她二话不说,直接卷起袖子冲了上去。

“放开他!”

伴着一声低吼,整个人直接撞了上去,那男子被夏然撞了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上。

夏然趁机连忙抱过小家伙,也不多说,直接拔腿就跑。

毕竟对方是两个人,自己这算是打了对方一个措手不及而已!

她一边抱着小夏阳颠儿颠儿的跑,一边转头看了一眼,确定对方没有追上来,她才松了口气。

等跑远了些,她才将夏阳放了下来,劈头盖脸就是一阵痛骂。

“我不是让你别跑么,你怎么就这么不听话?啊?”

这要是走丢了可怎么办!

她气的都想要抬手给这小家伙两巴掌了!

夏阳本来见到夏然一脸高兴,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一顿好训,当即就像是憋了的皮球,低着小脑袋聆听着夏然的怒火。

“啊?你给我抬起头来,出门之前你是怎么跟我说的,恩?你说你会乖乖听话的,怎么刚一出门就都变了,来,来来来,你跟我说清楚。”

“那中年猥琐大叔,你说给抱就抱,万一给你抱走了怎么办?我有没有跟你说过不许跟陌生人走?”

“对不起姐姐,我错了。”

“一句错了就没事了?要是被人家抱走了,你就再也见不到爹娘和姐姐了,知不知道?”

夏阳显然是没想到那么多的,这会儿被夏然一阵训斥,低垂着小脑袋,眼泪汪汪的,忽然一下子就扑了上来,一把抱住夏然的大腿,苦嚎了起来,眼泪鼻涕什么的都蹭到了夏然的衣服上去了。

当真是叫夏然一阵措

手不及。

“呜呜呜,姐姐你不要不要我…我再也不敢了…呜呜呜…我只是太热了,找了个地方遮遮太阳…呜呜呜…我有跟姐姐说,只是姐姐那会太忙了,没听见…呜呜呜…姐姐我错了…”

小家伙一个劲儿的说着自己错了,哭的那叫一个可怜,眼泪鼻涕的直往下流,糊了夏然一裤腿儿,一双小手还是紧紧的抱着夏然的不放手,像是深怕这一放手,夏然就真的不要他了。

叫夏然一阵心软,抱着人好好安稳了一会儿,抽出个帕子替他擦脸上的眼泪鼻涕。

“好了好了,不哭了不哭了啊,男子汉,咱们流血不流泪,你再这么哭下去,大家要笑话你了啊。”

小家伙这才抽抽噎噎的趴在了夏然的肩膀上,还在一抽一抽的,似乎还在伤心。

夏然有些哭笑不得,一边抱着小家伙,一边往回走。

远远的就看到霍川双手抱在胸前,脚边放着两个竹篓子。

啧…这家伙人高马大,长的又标志,只是端端的往那一站,就不知道吸引了多少路过的姑娘家的芳心。

这个时代倒不是特别古板的年代,女子若是有人伴着还是可以出门的,听说也有女子做生意撑家门的,只是科考方面还没女子参政而已。

东西已经收拾好了,想必是这霍三过来没见着她,帮她收好的吧。

“多谢,噢,对了,那一文钱还你。”

“不必。”

“那怎么行,你现在也正是缺钱的时候,我可不会趁这种时候打劫。”

“套圈,一文钱一次。”

“嗨,那不是帮我做托儿么,你把那些萝卜雕的动物给我,我这一文钱还还于你。”

霍川却是挑了挑眉头,看着她说道。

“一文钱一次,我套得的便是我的,这话,可是姑娘你自己说的。”

夏然愣了一下,眨了眨眼睛,嘿,感情自己才是被人讹了的那个啊…

小家伙已经趴在夏然的肩头上睡着了,霍川干脆拎起夏然的那个竹篓子说道。

“走吧。”

“你等会有事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