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商养成手册
字体:16+-

第一卷_第46章 恶有恶报

“你说谁傻子呢?我们家大个说错了么?当初是不是你欠了我赌债,你自己说要拿你侄女还抵赌债的!”

“我…我是说过这样的话,但是你自己儿子没本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得,这两人开始互掐,夏然才稍微挑拨了一下便黑吃黑起来,互掀老底了。

“好你哥田二狗子,这亲事我们家高攀不起,行,一共欠了我三两银子,连本带利给我还来!”

“什么?你一下子就欠了三两银子?作孽哟,你他娘的怎么就死性不改,赌赌赌,你怎么不把你老婆也给赌了呢!”

田二舅母一听欠了足足三两银子,气的差点背过气去,扑上去就跟田二舅一通乱抓。

“你这疯娘们,他说什么你就信啊,我顶多欠了一两,这才几天功夫就涨成这样了!”

“利息,利息你懂不懂,我这银子要是存到钱庄里去,多少还有些利息。”

“你这黑心眼的,当初说的好好的,你说变卦就变卦,也忒不是东西了!”

场面一度混乱之极,眼看那边三人就要掐起来了,周围村民一阵哄笑,有些甚至抓了把瓜子来一边嗑瓜子一边看戏,这可比皮影戏好看且生动多了啊。

反正看热闹的不怕事大,还能引火烧身不成。

田二舅母扑在田二舅身上不依不饶,锋利的爪子一下子抓在了田二舅的脸上,出了几道血印子。

“你这个杀千刀的哟,老娘省吃俭为了谁,你还给老娘出去赌,家底都被你输光了,你说,你是不是藏了私房钱了!”

“好了好了,这事咱们回去再说,行了!”

“你也知道丢人?知道丢人你还去赌,欠人钱你就不觉得丢人现眼了?”

那铁匠头子见这两口子都撕了起来,拉过自家的傻大个,对着两人重重一哼。

“既然这亲事不作数了你们就赶紧准备准备还这笔银子吧!”

“不是铁匠,铁匠咱们有话好说…”

田二舅还想再挽留一下,却被正在气头上的二舅母

在后面狠狠推了一把,一个踉跄,左脚绊了右脚,一下子就摔了出去,摔了个狗吃屎。

“哈哈哈哈 …”

“活该,恶人有恶报。”

“真看不出来,都说家丑不可外扬,这家人还跑到别人家去闹。”

“啧啧啧,我都替他们害臊。”

“你害臊有啥用,人家自己不觉得,还自我感觉很好。”

“我也是醉了。”

周围难听的声音再也不加掩饰,一股脑的说了出来,让那田二舅更是臊红了一张脸,恨不得挖个洞钻进去,他甚至开始想自己为什么今天要来这里,自取其辱!

难道这些天在夏然那个死丫头这里吃的亏还少么!

对!都是那个死丫头给害的,她乖乖嫁给那个傻子不就什么事都没有了么!

就是那个死丫头太不识相!

他刚从地上站了起来,二舅母还不依不饶的扑了上来,一把抓住了田二舅的耳朵。

“说,你是不是还藏了私房钱?”

其实田二舅是一个比较惧内的人,但这次二舅母实在是过分,在这么多人面前当真是一点面子都不给他,让他有些恼火,再加上二舅母的不依不饶,耳边萦绕着那些村民的嘲笑,让他脑子里瞬间气血上涌,猛然扬手就是一巴掌。

“啪”的一声,清脆响亮,接着是一阵死一般的沉寂,气氛有一些凝固,接着是死一般的沉寂,忽然二舅母“哇啊…”一声就哭叫了起来,一边哭一边嘶吼着向田二舅扑来。

“我滴个娘啊,你这个没良心的东西居然动手打我,你这没良心的啊,老娘跟了你多少年,今天你居然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我,你叫我以后的脸往哪放啊。”

“哎哟喂…我还不如死了算了…哎哟我的娘啊…”

那二舅妈此刻就犹如一个泼妇一般,干脆一屁.股坐在地上又嚎又哭,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控诉着田二舅。

夏景辉是个文人,本就看不惯那些乡野村妇的彪悍之风,再加上那二舅母几次来撒泼打诨,此刻在这

里耍着泼妇行径,只觉厌恶之极,眉头深皱,上前两步双手负在身后道。

“二哥二嫂,所谓家丑不可外扬,有什么事咱们关起门来,回去再说如何?”

本是好意一劝,谁知却不知怎么就扎中了正在嚎叫中的二舅母的神经,当即就跳了起来,手背一抹眼泪鼻涕,指着夏景辉说道。

“这本就是我们家的宅子,只不过暂借你们住而已,对了,你们还欠了我们三个月的租金,我现在改变注意了,三两银子一分也不能少!”

就用这三两银子来填补那死鬼的赌债!

“坐地起价?你这房子的租金值不值三两银子么?”

夏然冷笑,三两银子能在镇上最好的地段租上一个门面!

“我不管,房子是我的,我说多少就是多少!”

夏然啧啧摇头,喃喃道。

“没文化,真可怕,三十文钱,多一分也不会有,你若不满就请里正来,若你还觉不行咱们也可以去麻烦一下县老爷来帮我们断个公允如何?”

“你…你…”

二舅母气的指着夏然浑身发抖,耳边传来一阵阵哄笑,她只觉脸上火.辣辣的,这死丫头给她难堪!

仗着自己肚子里有那么点墨水就欺负他们这些老实人!

哼,她田钱氏才不是那种任人搓圆捏扁的软柿子!

“好啊,好啊,你们一家子欺负我,田二狗,你也帮着你亲妹妹是不是?我要回娘家!”

夏然也是服了,这么颠倒是非黑白不分还说的理直气壮的,她当真是第一次见到!

果然让她大开眼界啊!

“你胡闹够了没有?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了,跟我回去!”

“现在嫌我丢人了,早干嘛去了?行啊,你们说不付三两银子也没关系,把那块玉石给我,我们就算两清了。”

田二舅母仰着脑袋指了指被夏然塞入怀中的那块玉石,好啊,到现在还惦记着呢。

夏然冷笑,眸子里温度渐冷,看着二舅母一字一句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