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商养成手册
字体:16+-

第一卷_第49章 斗米养恩升米养仇

第49章 斗米养恩升米养仇

“怎么着,小丫头,是搬出去呢还是拿你那定情玉石来抵呢?”

二舅母的声音带着些许不屑和讽刺,分明认为夏然把霍川带过来是给她撑腰的。

哼,小贱蹄子,带过来更好,大家不都认为我是污蔑你么?现在可是你自作自受!

这么个风口浪尖的时候你还将野男人往家里带,怪的了谁呢。

“三两银子。”

夏然却不与她多废话,直接在袖子里掏出一个荷包,里面足足三两,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手腕略微使劲儿便抛到了二舅母的脚边,吓的二舅母惊叫一声往后撤了几步。

“你这死丫头!”

“点点,没错的话拿着银子就走人吧。”

那二舅母脸色变了变,没想到夏然真的能在这短短两天之内就将三两银子给弄了,这…这死丫头哪里来的本事?

呸,她怎么可能有这样的本事,肯定是她身后那野男人拿出来的。

没想到这丫头还真是个狐媚子!

“哼。”

轻哼一声,弯腰就将钱袋子给拿了过去,放在手里惦了惦分量,确定分量没差,这才打开袋口将银子拿了出来,放在嘴边咬了一口。

嘿,分量还挺足。

撇了撇嘴,这才将银子给收了起来,嘀咕道。

“也不知道是用什么手段得来的。”

配合着那满脸的不屑,倒还真像那么回事儿!

“怎么得来的与二舅母就没有什么关系了,拿了钱就离开我家吧!”

离开和我家两个词咬的特别重。

二舅母轻哼了一声,从凳子上站了起来,整了整自己的袖子,伸出一个肥嘟嘟的手指在夏然面前晃了晃,指着她说道。

“夏然啊,看在咱们是亲戚的份上,二舅母就劝你一句,这个男人呢可不能只看表面,姑娘家最重要的还是名声,这位公子看上去五大三粗的,可架不住来历不明啊。”

“你看看那铁匠家的儿子,虽然是个傻子,但好在铁匠能赚钱啊,又是村里土生土长的本地人,我听说这小子脑子摔坏了,保不齐他家里已经娶妻生子了,你说,你们要是真有点什么,别说是个妾了,保不齐连门都进不了…”

霍三摔坏了脑子…还有可能已经娶妻生子了?

夏然只觉脑子里嗡嗡作响,眼前的二舅母嘴.巴张张合合,她却只捕捉到了几个关键词,她今天实在没精神跟这个疯女人互怼,声音有几分嘶哑。

“这些就不用二舅母多操心了,请吧。”

也许是看出夏然的不适,田婉儿连忙上前几步,伸手抓住了夏然的手臂,只觉手下烫的吓人,当即“啊…”的惊呼了一声。

“小然,你怎么这么烫?”

“我没事娘,只是有些发热而已,不碍事。”

田婉儿心里憋着一口气,二舅母的那些话字字句句都难听的要死,她还碍着亲戚的份没说话,但此刻作为一个母亲,她说半点也不心疼那是假的。

“好了好了,快进屋躺下,娘

给你去熬些姜茶来。”

夏然想要摇头,略微一动,只觉脑子里的浆糊都跟着一起摇动似的,重如千斤。

被田婉儿扶着走了几步,脚下一个踉跄整个人便直直的栽了下去。

“完了…”脑子里闪过这两个字。

如预期想的那般疼痛并没有袭来,反而在陷入黑暗之中被一只有力的手臂给揽了住。

整个人被圈进一个温暖的臂弯,隔着胸膛听到了那人“噗通噗通”疯狂跳动着的心脏。

“完了…这下他们估计得坐实了‘奸夫**妇’的名声了,哪怕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吧。”

夏然如是想着,呜呼哀哉,她反正这辈子都不想再嫁人了,只可惜了霍三这么个英俊贵公子跟着自己背负上了“奸夫”的名头,实在是可惜。

霍川看着臂弯下昏过去了的小女人,一张略显圆润的脸蛋红扑扑的,像是熟透了的苹果,甚至他能感觉到正在冒着热气,这丫头烧的挺厉害。

撇了一眼那还在喋喋不休说着难听话语的二舅母一眼,他沉声说道。

“我并未娶妻。”

而后便在众目睽睽之下,抱着夏然便进入了她的房间,将人放在了床榻之上,扯过棉被又给盖了上。

男未婚女未嫁,怎么都不算是大逆不道有悖人伦吧?

“哼,不识好歹的东西,得,我不说了还不成么。”

拍了拍屁.股,二舅母见目的也达到了,便不再多话,从桌子上顺了好些瓜果还有两个足足有半斤重的红薯,这才准备离开。

霍川却在这时一挑门帘走了出来,田婉儿连忙打了热水钻了夏然的房间里去。

“田二舅母请留步。”

“做什么?还有什么事?”

二舅母吧面上露出几分不耐,上下打量了霍川一番,不得不说,这家伙的身板子确实要比那个傻大个好上不少,只是…哼,上次在饭桌上的事情她可是还记得一清二楚的!

都是因为这家伙,害的她少吃了几个白面馒头!

“也没什么重要的事,只是二舅母断定我与夏然之间有些关系,认定我是她的小情.人,那么霍某再多辩解也无用,既然这样,我便替我们夏然收拾一下残局。”

“哟,这么快就承认了?你们大伙可都听见了啊,这可就不算是我污蔑你们了吧?哼!”

“既然这银钱你也收了,大伙刚才都在,都是见证人,还请二舅母立下字据,这屋子和地皮以后就是夏家的了,与你们老田家没有半点关系!”

“你…你…”

田二舅母其实本来并没有往别的方面想,只是立字据这等事她也是断断没想起来的。

可如果今天真立下了字据,日后她再想耍些什么无赖…那…那了就难了!

“都是一家人,我看着就没必要了吧…”

“俗话说,亲兄弟还明算账呢,你们收房租的时候怎没想过与夏家是一家人呢?”

“这…你这小子,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说你胖你还喘上了,说你是夏然那丫头的野男人你还真把自己当夏家人了?”

二舅母猛然一拍桌子,圆目怒瞪,一手插在腰间,将裙摆撩起,一脚直接踩在了凳子上,低喝道。

“钱翠花,我夏景辉还没死呢,当我们老夏家没男人了么!一次两次看在亲戚的份上我容忍了你,可你别给我得寸进尺!”

如今是越来越过分了!

“哟,你这臭书生,还摆你大少爷的谱呢?都被赶出来了,如今还不落魄的得我们老田家接济你们,你瞧瞧你自己,肩不能挑手不能提的,还把自己当个男人呢?就村头的那个病秧子都比你好,好歹没你那一身的大少爷脾气!”

“你!你!我不与你这妇道人家多费口舌,就如刚才霍公子所说,立下字据,日后这房屋与你半点关系也没有!”

“行啊,那这得找里正和族长来,咱们大家当着族长的面把这事给断清楚了!”

哼,她现在就让人去叫她娘家人过来,等族长和里正都来了,她的娘家人差不多也该到了,到时候…哼,就凭这一个来路不明的野男人也想给这一家病秧子撑腰?

真是天大的笑话!

“这么热闹?都凑在这做啥呢?都没事干?王婶子你家猪喂了?还有你李大爹,田里该翻一番了,都散了吧散了吧。”

随着这一声响起,人群自觉的散开了一条道儿。

“族长你咋来了?”

“哼,我不来你们都要上天了,怎么着,有什么热闹也不叫上我这老头子一起看看。”

“哪啊,不就是些家长里短么,族长你来的正好,快给断一断。”

人群中有人说道。

只见一个年约六十左右的男子走了进来,身子有些佝偻,脸上布满岁月的沟.壑,拖着长长的山羊胡子,头上盘着个头巾,即使这样隐约也能看到他头上的花白。

对于这个老族长,田二舅母还是不太敢放肆的,撇了撇嘴便将脚给放了下来,脸上的怒容也在一瞬间变成了讨好的笑。

“哎呀族长,什么风把您给吹来了。”

“哼!这么大的事你当我是瞎子还是聋子?他二舅母,这事你们家确实过分了。”

其实老族长是受人所托,只是那小子也知道自己跟夏然走的近了几分已经被村子里的人传的煞有其事,觉着他这时候再出现对夏然的名声不好,毕竟夏然是个姑娘家,日后还是要嫁人的,便悄悄地私下来请了他。

田二舅母的脸上闪过一抹尴尬,过分?她哪里过分了?在她看来,自己做的一点也不过分。

当初田婉儿嫁入豪门了也没怎么帮他们,现在落魄了,回来了就想求他们帮忙了?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啊。

其实那田婉儿哪里没有帮助田二舅一家呢,只是这田钱氏是个记仇不记好的,帮了她再多也得不到她一个谢字,现在不帮了她反而觉得夏家一家都欠了他们家的。

这就是所谓的斗米养恩升米养仇!

“族长,您这又是从哪里听来的,都是些胡说八道的话,我们这不是正在谈着么?这屋子您也知道的,是老祖宗留给我们老田家的,您看,二妹一家住在这,我们只能搬到那边去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