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商养成手册
字体:16+-

第一卷_第70章 牢狱里探望霍川

原本该一个月的行程,在夏然的不断催促之下,愣是二十来天就到了。

夏然只记得霍川说过自己是什么内阁大学士家的少爷,但她在京里更是人生地不熟,尽管手里有些银钱,但也投递无门,更何况那原本能帮上一帮的陈俊才也不在,偏就那么巧的去了江南治那什么蝗灾去了。

胡二爷看的出夏然的坐立不安,静不下心来是做玉雕者的大忌,这样的状态,她根本就不适合上场。

而夏然的心病不除,胡二爷也是不会让她贸然上场去砸招牌的。

这天晚上,胡二爷让人准备了点下酒菜和一些小酒,唤来了夏然,几句话一套就将夏然的话给套出来了。

也不知道夏然是走投无路了故意说给胡二爷求帮助的还是胡二爷套人话的技术高超,总之,胡二爷知道之后一口答应要帮夏然,毕竟当初他们能从塌方了的玉矿里出来,那都是霍川的功劳,是霍川救了他们。

胡家在京里多少还有点势力,只是胡二爷一圈走下来,也不禁有些沉了脸色。

夏然有些忐忑,甚至有些不敢开口询问。

倒是那胡二爷叹了口气,喝了口夏然奉承来的上好的花雕。

“难,霍川这小子得罪的人,背景太深,只怕是上面的人。”

他向上指了指,那意识便不言而喻,上面,最上面的还能有什么人呢,除了天家,还能有什么人。

“就连他老子都保不住他,还有可能将一家子都给搭进去。”

“怎么…怎么会这样…”

“据说…跟二十几年前的一个宫廷秘文有关。”

“什么?什么密文?”

不是夏然八卦,这实在是关乎着霍川的生死啊!

胡二爷微微摇了摇头,说道。

“这个我就不得而知了,只是怕这小子凶多吉少了。”

夏然的一颗心当即就跌到了谷底,只觉腿脚一软,整个人险些都摔在了地上。

怎么…怎么好端端的就凶多吉少了呢…

怎么…怎么会这样…

一阵天旋地转,耳朵里面“嗡嗡”的,感觉到胡二

爷忽然变了脸色,猛然叫了她几声。

“小然,小然!”

夏然却毫无所觉,直挺挺的倒了下去,整个人都瘫坐在了地上,连她自己都没想到,对霍川的感情,竟然已经变的如此…如此之深。

夏然知道自己现在可不能病倒,在胡二爷和两位师兄的轮番开导之下夏然到底是想开了不少,她,还得救霍川!

她现在绝对不能就这么倒下!

“我想…见一见他。”

“傻丫头,哎,罢了罢了,只是见上一见,想来应该还有办法,师父,师父这就帮你想想办法!”

直到第四天晚上,胡二爷一身风.尘仆仆的回来了。

脸上带着掩饰不住的喜悦,坐在夏然的旁边,高兴的说道。

“快,丫头把这身衣服穿上,师父这就带你去见你的小情.人。”

夏然愣了一下,欣喜之余也没功夫去纠正胡二爷话语中的不对了,连忙换了衣服便跟着胡二爷出了去。

马车晃晃悠悠的驶过元前街,又穿过杨柳胡同,足足行了一炷香的时间才在天牢的门前停下。

夏然拎着手中的食盒,跟在胡二爷的身后一层层的走了进去,饶是先前就打通好了关节,但是没过一个关卡,胡二爷就递出一个红封给守门的守卫,夏然看在眼里记在心里。

地牢里阴暗又潮湿,里面的味道更是难闻的很,霉味和酸臭味让夏然没有吃什么东西的胃里一阵阵的翻涌,越往前走,夏然的眼睛就更湿润上几分,在最后一间牢房前站定,那人背对着门,盘腿坐在草席上,挺拔的背脊丝毫不减他的傲骨,这个人,向来都是这么高傲和不屈。

门口的动静并没能让他回头看上一眼,直到夏然走了进去,他都还是入老僧入定一般,纹丝不动。

他看上去并没有夏然想象中的那么狼狈。

将篮子放在一旁燃着油灯的桌子上,拿出竹篮子里的一叠叠小食,还有一壶上好的花雕,夏然整了整自己的衣服,从袖子里掏出铜镜照了照,尤其是自己那双又红又肿的眼圈,伸手摸了摸,恩,好在来之前上了层粉,她这才清了清嗓子。

“出去。”

还没来得及开口,霍川那冻死人的声音就响了起来。

夏然抿唇,心里有几分不悦。

“你且看看我是谁。”

她明显的看到霍川的身子震了一震,然后猛然回头,她都没看清他是怎么从草席上爬起来的,只是顷刻间,人就已经到了她的面前,她从他的眼睛里看到了错愕和不敢置信。

“你…夏然,你…你怎么会在这。”

“来看看你啊。”

夏然的声音一点也听不出伤心之感,仿佛现在身处的并不是牢狱,而是自己家的后院一般。

“你…怎知…”

“恩,清瘦了一些,胡子有点难看,其他倒是没怎么变。”

夏然说着伸手替两人倒了两杯酒,两只手各抓着一个,“叮~”的一声,左右与右手碰了一下,发出清脆的一声响。

“夏然…”

“莫要与我说那些我听不懂的话,我只是来看看你。”

只是来看看,而不是送他最后一程。

“你心里有我。”

霍川直接说道。

夏然眉眼微垂,红.唇微微扬起三分弧度,兀自说道。

“若是没有,此刻也不会站在这里与你说到了。”

这一番话可叫霍川激动的不行,一把揽上了夏然那细软的腰肢,也管不得现在是身在何处了。

忍不住便低头亲.吻了她的脸颊,下一步便直奔着夏然那娇艳的红.唇而去,他想…他太想了,在这里的每一日每一.夜,他都会想,如果他就这么去了,夏然会不会记着他,他倒是更希望她将他给忘了,这样便可以好好生活,嫁一个好人家,生儿育女,享乐一生,可每每想到这些,他的心脏却又是针扎一般的疼,是不舍,是嫉妒,一想到夏然会成为别人的人,在别的男子身下承欢呻.吟,他便嫉妒的发狂!

“夏然…夏然…你不来便也罢了…如今你来了…你来了…”

你来了,便莫要再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这次无论你说什么,我都不会放手,绝对不会再放任你继续逃避下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