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弯刀
字体:16+-

正文_第6章 想起很久以前的一个梦

一望无际的原野上,只有这条河在流动。

放眼望去,满目是萧瑟的景象

空中没有鸣叫的鸽鸟,连天空也是混浊的。

没有别的声响,只这条小河不时发出“汩汩”的轻响。

一片树叶,被秋风扫落,掉在水面上,缓缓地流去。

多么不幸啊,叶子,当你在一个地方停下来的时候,那里已是陌生的岸。

李弃儿这么想着,走着。

他在小河边的一块岩石上站住,俯望自己的脸,他的脸不停地变着,像是也要被水流走似的。

他就跟水面上的叶子行走。

“让我陪你走一段路吧”李弃儿在心里这样对叶子说。

反正,他也不知道自己该怎样走。

反正,他也跟落叶一样孤单。

“即使所有的人都不陪你了,还有我。”

李弃儿默默地对叶子许诺着,他要陪叶子走到永远。

走到尽头?

他不知道小河有没有尽头。

“别伤心,落叶,只要你想一想这世上还有比你更孤单的人,更绝望的人。”

李弃儿知道,他的刀再快,也没有飘香楼的剑快。

十月初十,就是他生命最后的一天。

他不会像他的师父李无忧那样,把弯刀留在飘香楼,然后再约定一个日子去取回来。

他没有这样的勇气,这样的耐心。

失败,就是死,只能死,只有死。

如果不是为完成师父的遗愿,他或许早就不在世间,天下最快的刀并不能杀死孤独和痛苦。

一个没有朋友的人,一个把自己的心包裹在黑暗的人,一个绝望的人,是很难活得长久的。

李弃儿又想到蝴蝶,想到她那双美丽而又含怨的眼睛,他的心一阵阵收紧,一阵阵疼痛,只有用手用力捂着下腹,才稍稍好一点,才不至于摔倒。

那曾经像阳光一样的爱,此刻,正变作箭,穿射他的内脏。

痛过之后,他的心里渐渐平息,渐渐泛起一丝柔情,这柔情却是瞬间的,给人回味的机会也不留。

这条河也许真的没有尽头。

如果没有尽头,他就可以一直走下去。可是,他又希望不久就走到尽头,他便可以不用陪树叶再走了。

十月初十,他希望这个日子早些来,他可以早些了结最后的心愿。

他又担心这个日子的来临,他甚至希望时间里根本没有十月初十。

他觉得他还有许多话没说,许多事没做。

他连自己是谁都没有弄清楚。

就这样死去?他甘心吗?

可是他只有死,再过一个月便是十月初十,他将在飘香楼的剑下丧身。

这是无法改变的。

风,吹着河边的树,也吹着苍凉的原野。

童飞飞跟着李弃儿也走了这么久,这么长。

“你走吧。”

“我不走。”

“为什么不走,我不需要有人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