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弯刀
字体:16+-

正文_第44章 破庙之困(1)

司马如血和无香虽感觉内力在向外泻,却没办法止住。

无香的双臂麻麻的,“哐当”一声,大背刀掉在地上,同时又砸碎了地上一个人头盖骨。

司马如血的双眼,仿佛黯淡了下去,道:

“你们只知道自己快活,就不管别人的死活了?”

那两个老人并没有再争论不休,而是彼此对望了一眼。

无香大声叫道:“你们是不是破庙的主人?”

那两个老人仍是不答,默默注视着他们。

司马如血慢慢把手伸向腰间的血剑,只听一个老人道:

“你最好不要拔剑,否则,只能死得更快。”

司马如血点点头,道:“你不要骗我?”

那老人凝重道:“消尸还魂真的很厉害,我从未治好过一个。”

说着一指地上的骨头,又道:“我只有看着被腐烂掉。”

无香听了脸色煞白,骂道:“绝迹江湖数十年的鬼东西,你们是从哪里弄来的?”

另一老人此时冷笑道:“消尸还魂本来就是我的独门毒药,还需要向谁去要吗!”

无香道:“你是谁?”

那个老人道:“我今年九十九岁。”

无香道:“我问你,你是谁?”

那老人道:“我九十九岁,当然是九十九。”

无香诧道:“你就叫九十九?”

老人点点头,看了另一个老人一眼,道:“他都这样叫我的。”

另一老人也点点头,道:“他叫九十九,我叫九十八。”

无香迟疑道:“怎么江湖上从未听说过这个名字。”

九十九笑道:“江湖上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我今年九十九岁叫九十九,明年一百岁就叫一百了。”

另一老人道:“九十九别啰嗦了。”

九十九叫道:“好你九十八,论年龄,你也不应该这样对我说话,何况,我的消尸还魂,你至今都未能找到解毒办法。”

九十八道:“消尸还魂有什么了不起的,我终要破了它。”

九十九顿时冷静下来,不再大吵,轻轻道:“好,我不再打扰你,你好好想想,怎样才能将消尸还魂的毒性除掉。”

接着,九十九又道:“你在这里研究,我先去睡一觉再说。”

说完,身子冉冉升空,而后一转,隐到一块石壁后面去了。

空落落的山洞里,只剩下司马如血、无香和这个老人,还有地上的无数骨头。

没有两个老人的争吵声,洞里寂静得有些吓人。

司马如血道:“你是这里的主人?”

老人摇摇头,自语道:“任何毒药都是有解法的,消尸还魂难道就没有吗?”

司马如血还以为他听不到,又说了一遍:“你是这里的主人?”

老人依旧摇头,漠然道:“我不是主人,而是奴隶。”

司马如血惊道:“前辈是黄鹤山庄的奴隶?”

老人道:“九十九已经说过,我今年九十八岁,叫九十八,不叫前辈。”

司马如血忽然道:“两位前辈是不是江湖上传说的天山‘嗜毒二怪’?”

九十八的眼睛闪亮了一下,然后又淡淡道:

“什么嗜毒二怪,这全是江湖上那些乱七八糟的朋友给瞎编的,我们只是喜欢跟毒药打交道而已。

“哪里谈得上‘嗜毒’,要是嗜毒,恐怕早已一命归西,还能活到九十九、九十八吗?”

老人说的平淡,司马如血却听得心惊。

原来,天山嗜毒二怪是百年来江湖上最恐怖两个魔头,这两个人武功超群,行事鬼怪,专门采集各种毒药在人的身上试验,据说这俩人一个下毒,一个解毒,江湖上有许多毒药都是从他们的手中流传开来的。

这两个大魔头,在天山深处,有人为纪念那次大围剿还建造了一座“剿毒台”。原以为这两个魔头已经在那次决斗中丧身了,不料却还活着。

司马如血是从别人的嘴里得知半个世纪之前的这些事情的。

他还以为这只是江湖传说而已,想不到竟是真的,从他们飘飞的身形可以看出,没有百年的修力,绝难做到这一点。

无香也吃惊不已道:“原来你们没死。”

老人叫道:“屁话!死了还能站在这里,为你们解毒?”

无香刚想说什么,只听石壁后面的九十九老人道:

“哈哈,九十八,你又说错了,你没有死,但你现在是坐着,并不是站着!”

听了一会,九十九又道:“还有,你现在并没有为他们解毒,而是在苦思冥想解毒办法而已。”

九十八老人不理会,道:“你们离七个时辰之限还有多久?”

司马如血道:“快了,最多还有一炷香的时间。”

无香道:“我的手越来越麻,快要失去知觉了?”

老人喃喃道:“这就怪了……”

司马如血道:“有什么不对?”

老人道:“到现在你们还有力气说话,岂不是怪事?”

司马如血直直地盯着他,叹道:“可是,我好像越来越没有力气说话了。”

望着司马如血和无香死死盯着他,好像生怕他突然消失,又好像期望他往别的地方飘飞。

九十八老人心念一动,忽然喝了一声道:“看仔细了!”喝声起,身躯如鸟状,盘旋而起。

司马如血和无香这时正要瞌睡,猛听得这一声惊喝,吓了一跳,眼神一紧,陡见老人已经如箭般射向他们,在他们腰背上点了三处穴道。

接着,老人又同样以惊人的速度,大鸟展翅似的,在岩石间纵跳如飞。

司马如血和无香双眼一亮,仿佛黑暗中看到了一点光,眼睛死死地盯住不放。

九十八老人时快时慢,时而旋转,进而直飞,时而斜斜的,从意想不到的角度一掌拍出,击得岩石纷纷坠落。

他的银须飘飘,仿佛一只仙鹤。

谁也不会将他与行事怪异的大魔头联系在一起。

司马如血的眼睛放射出惊喜,浑身的血液跟随老人的身影横冲直撞,有时痛得不住地大叫。

无香也是这样,大叫道:“老怪物,快停下来,我受不了了。”

老人在空中,狂笑了数声,一个倒纵,又一个扑飞,一缓一急,令人眼花缭乱。

幸好地洞里十分宽阔,九十八老人尽情地从一块岩石飘到另一块岩石,手指间不时地发出“嗤!嗤!”的声响,身姿极尽优美又极尽凶险。

有几次,岩壁上突兀的利石差点将他拦腰折断。

司马如血双目圆睁,不时发出惊呼声。

突然只见九十八老人以快疾无比的速度向两座岩石俯冲而去。

这两座岩石,如子母般贴得很近,只留出一丝空隙,这点点缝隙,像两排牙齿,随时有可能合拢似的。

司马如血心跳加速,血脉如箭,猛贯腰间被点的穴道。

无香却张大了嘴,想喊又喊不出来,只能呆呆地望着老人如飞般撞向子母岩。

如果撞到岩石,九十八老人武功再高,也要粉身碎骨。

难道,老人已经疯了。

连性命也不想要了?

司马如血和无香想闭上双眼,他们不愿看见如此悲惨的场面。

可是,他们偏偏睁圆着双目,死死盯着凶险的一幕。

然而,悲惨的场面没有出现,奇迹却出现了。

就在九十八老人从子母岩穿过的一刹那,司马如血和无香只觉得腰间一痛,如被针扎了一下,又痒又舒畅。

司马如血和无香本是武学行家,痛痒之际,知道被老人封住的穴道已经被自己的血脉冲开!

两个人不仅同时露出喜色。

无香的大背刀又重新拿在手上。

血液还在九十八老人的牵动下奔涌,司马如血感觉浑身充满了力量,原来已经外泻的真力好像又回到了体内,他想拔剑,他想与空中的老人决斗!

司马如血整个人在膨胀。他要呼喊!他要出击!

可这一切,只在意念当中。

这时,意念还无法驱动他。

因为他的背上,还有两处穴道被封。

司马如血盯着仍在飞纵旋舞的老人,十个手指微微曲动着。

突然一股强大的内息起自脚底,如狂浪般,推向脊背。

而这时,九十八老人正一鹤冲天!

就在一瞬间,司马如血的背上像利刃割了一刀。

瞬间之后,司马如血猛喊了一声,身如水柱,直冲而上。

一片血光,盖住了四周明亮的灯火,如一张网,罩向空中的九十八老人。

司马如血真的拔剑出鞘了!

司马如血的血剑,一剑刺向九十八老人。

只听一声惊呼,一道黑影撞开了血光,像撕了个缺口,司马如血的剑光颓然消失,身子重重地摔在地上。

与此同时,九十八老人嘴一张,“哇”一声吐出一口鲜血。

血洒处,灭了岩壁上一排灯。

而无香的大背刀,也被刚才的黑影震飞!

黑影是谁?

竟然在一招之间破了司马如血的血剑,又震飞无香的大背刀!

黑影落地,扶住摇摇晃晃的九十八老人,笑道:

“哈哈,你果然了得,终于解了我的消尸还魂。”

黑影赫然就是躲在岩壁后面瞌睡的九十九老人!

九十九一转身,瞪视着司马如血和无香,怒道:

“你们两个忘恩的家伙,九十八解了你们的毒,你们竟要下毒手杀他

司马如血刚要辩解,九十八老人喘息道:“不关他们的事,他们也是身不由己。”

九十九道:“他们差点杀了你,你还护着他们?”

九十八道:“他们并非真要杀我,而是突然间无法控制自己而已。”

司马如血和无香这时同时道:“多谢前辈解毒之恩!”

九十九头一转,道:“你们谢谁?”

司马如血也将头一偏,道:“当然不谢你。”

九十九叫道:“怎么可以不谢我?”

无香已经捡回了大背刀,道:“有什么理由要谢你?”

九十九道:“要是我不在你们身上试验,消尸还魂,九十八怎么会救你们。”

顿了顿,又道:“如果九十八没救你们,你们当然不会谢他了。”

最后,九十九道:“因此,你们应该谢我才对。”

司马如血道:“要是九十八前辈解不了你的消尸还魂呢?”

九十九道:“刚才看你的剑法,似是十分了得,怎么你的脑袋这样笨,连这个道理都不懂?

“九十九的独门解药是轻易可以解的吗,解不了,当然只有一死了。”

司马如血沉声道:“那死了怎么办?”

九十九道:“死了就不用谢我了。”

司马如血被气得涨红了脸。

只听九十八道:“歪理!歪理!”

九十九道:“怎么,你也说我歪理?你说说看,到底歪在哪里?”

九十八道:“好,你看着,我就说给你看。”

九十九马上转过脸,注视着九十八,只见九十八嘴巴动了动,却根本听不见说了什么话!

九十九叫道:“你究竟说了什么狗屁道理,我一点都听不见。”

九十八道:“那你看到了什么?”

九十九道:“我只看见你动了两下嘴,就什么也没了。”

九十八老人笑道:“你自己讲是说给你看,而不是讲给你听的,你刚才既然承认看到了,就应该知道自己讲的全是歪理了。”

九十九一脸上当受骗的样子,道:“好,好!你厉害!”

九十八老人道:“我说过,我不相信真的不如你,尽管你比我大一岁。”

九十九好像已无话可说,解嘲似的哈哈大笑起来。

正笑间,一个声音阴**:“什么事这么高兴,别忘了自己可是奴隶。”

一听这话,两个老人立时不说不笑了,恭恭敬敬道:“是的,我们只是奴隶。”

阴阴的声音又响起:“好!不愧是江湖上响当当的成名人物,你们还不记得怎样做才算是一个好奴隶?”

两个老人同时道:“听话的奴隶才是好奴隶。”

“那么,我的话你们听不听?”

“主人的话当然听。”

“好。”阴阴的声音,听上去有说不出的恐怖和寒冷,令人颤栗。

那声音接着道:“那么,你们割了这两个人的头。”

“是的,主人。”两个老人同时转身,缓缓走向司马如血和无香。

“这才是好奴隶。”冷冷的声音像是从石缝里挤出来的:“你们知不知道,在江湖上,嗜毒二怪的名声有多响吗?”

老人道:“有多响?”

那声音道:“连三岁的小孩都知道,嗜毒二怪是一诺万金的英雄豪杰。”

老人喜道:“真的吗?”

那声音冷笑道:“难道你们以为,黄鹤山庄的钱老板会骗人?”

两个老人彼此对望了一眼,道:“主人放心,我们割下他们的人头就是了。”

说罢,一步步朝司马如血和无香走去,眼中一片茫然。

司马如血和无香大吃一惊,吓得连后退也不敢。

无香道:“别过来!”说着将大背刀往胸前一举。

九十九道:“你的刀是没有用的。”

九十八道:“主人叫我们割你的头,我们就割你的头。”

两个人一边说一边逼近。

无香叫道:“那我叫你们割他的头,你们割不割?”

九十八道:“你又不是主人。”

眼看老人一步步逼近,无香心中大惊,急道:

“我不是主人,他怎么就是主人啦!我连他是什么模样都没见过。”

无香说这句话的时候,九十九已经缓缓举起了短刀,正要切下,听完这话,不觉呆了呆,收起手掌,对九十八道:“对呀,他是不是主人,我们也不知道呢。”

九十八也停住了,茫然地望着司马如血。

司马如血淡淡道:“九十八年,总算没有白活。”

九十八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司马如血道:“我是说,你这么一大把年纪,没有活在狗身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