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弯刀
字体:16+-

正文_第49章 司马如血果真没有失约(1)

唐潇潇没有死,没有葬身水底。

他听到的声音当然不是死神飞翔的声音。

“那只是水在岩石底下流动的声音。”唐潇潇喃喃道。

现在,他已经从地下被冲了出来。

他不知道在地下河里冲了多久,他只是尽最大的可能屏住呼吸。

也许他还喝了一肚子的水,至于那些水能不能喝,他完全没有考虑过,那时候,喝一口水就可以延长一段他的生命。

唐潇潇的手里,仍握着那把剑。

尽管剑一直很牢地系在他的腰上,但他还是紧紧地抓着剑,好像这把剑比他的生命还重要

唐潇潇环顾四周。要是换成别人,身在这样的环境,一定会绝望至极。

可是唐潇潇却笑了。

因为对他来说,能够活着就是一种胜利。

胜利当然应该笑。

唐潇潇只笑了一会,笑容便凝住了。

也许他自己也觉得在这样的环境里,实在不应该笑。

唐潇潇躺着。水在他身下涌流。

四周都是岩石,跟逍遥洞里没有什么两样。

一丝亮光,从头上射下来。

这是一个上面小下面大的岩洞,因为地下水经年冲刷的缘故,一点一点的石头和沙土被水带走,而形成如今这个情形。

唐潇潇还是躺在石头上,他抬头望一眼封住洞口的巨石,心如死水,又喃喃道:

“这么大的石头,就算十头牛也拉不开,何况人呢。”

唐潇潇明明知道他不可能搬开巨石,可他还是站了起来。

如果连试一试的勇气都没有的话,这绝对不是唐潇潇。

唐潇潇站起来,举手,刚好可以撑到石头。

唐潇潇用力撑了撑,石头像钉住似的,哪里能移动分毫。

这时,从石缝中射进来一缕阳光。

他已经好多天没有见过阳光了,他的眼睛有些刺痛。

他只觉得一阵眩晕,几乎连站都站不稳了。“像我这样,怎么能搬开石头呢?”

唐潇潇一屁股坐在地上,盘膝运动,默默地调息内力。

自从逍遥洞钱老板将内力输给他之后,唐潇潇还没有去好好调息过。

现在,唐潇潇心念合一,将全身每一个部位的功力都调动起来,周转了三圈,腹中的饥饿慢慢被压了下去。

唐潇潇只觉得四肢百骸无比的舒畅,一股强大的气流任意奔突,仿佛整个躯体要被带动得一飞冲天。

唐潇潇十分惊讶,在如此疲惫的情况下,他可以这么短时间就能够将自己失去的力量和自信唤回来。

唐潇潇勇气大增。

他又想起钱老板对他说过的一句话:“我把功力输给你之后,江湖上就再也找不到比你的内力更深厚的对手了。”

唐潇潇闭上双目,心里默念道:“前辈,我现在只有孤注一掷了,只有借助你的功力,如果我可以出去,如果……”

唐潇潇想到一半,便不敢再想了。经过这几次的变故,对于自己能否出去,他实在不敢抱有任何希望。

他不知道,就算他能搬开巨石,后面还有没有更艰险的难关……

唐潇潇不再去想,而是集中心思将功力完全聚集一起。

他的丹田之处,仿佛有一股暗涌的海水,就渴望能迸涌而出。

突然间,唐潇潇猛然一声断喝,双掌齐推,浑身功力如排浪般,发出一声尖啸。

唐潇潇从未见过如此深厚凌厉的掌力,不禁把他自己都惊呆了。

巨大的岩石被掌力一击,生生挪动了数尺!

唐潇潇见移石成功,心念如电,双脚一点,身如利箭,从缺口处闪射而出。

唐潇潇刚刚飞出洞口,巨大的岩石以更大的惯性滚回洞口。

但听沉闷的一声响,石头又将洞口严严地封死了。

这下,巨石已经与洞口的山体连在一起,巨石的重量往四面一挤压,连一只蚂蚁也休想爬进去。

若想再搬开,恐怕已经万万办不成了。

唐潇潇一阵欢呼,昂首向天,那缕阳光,就停留在他的脸上……

司马如血一直在弄着他的血剑。

九十八老人对他道:“我活了九十八岁,还未见过像你这样的人。”

司马如血头也不抬,道:“哦?”

九十八老人道:“看你的样子,好像死了爹娘”

司马如血淡淡道:“死了爹娘有什么可以伤心的?”

九十九笑道:“哈哈,九十八你所救的,原来是一条没良心的小狗。”

九十八道:“你别太高兴,听他把话说完。”

司马如血仍旧弄他的血剑,道:“我没话可说。”

九十九又大笑。

九十八怒道:“你还没说你爹娘是怎么死的!”

九十九道:“有什么好说的,那一定是他的老爹跟别的女人乱搞,他老妈跟别的男人私奔了。留下他一个人孤孤单单,因此他才会这么闷闷不乐的。”

九十八不等九十九说完,便嚷道:“不是这样的,”他刚才说:“死了爹娘有什么好伤心,他一定死了爹娘,怎么会老爹跟别的女人乱搞,老妈跟别的男人私奔呢?”

九十九道:“肯定是我说得对。”

九十八道:“你说的不对!”

“对!”

“不对!”

两个人还在不休地争吵,司马如血道:

“我的爹娘既没有死,也没有跟女人乱搞,跟男人私奔。”

“什么?”九十九和九十八好像觉得十分奇怪。

九十八道:“你说没死?”

九十九道:“那你为何这般伤心?”

司马如血坐在一块岩石上,血剑在他手中,发出平淡无奇的光芒。

司马如血道:“跟你们在一起,当然不会开心。”

九十八跳起来道:“什么?我救了你性命,你竟然说跟我在一起不开心!”

司马如血道:“你可以在这里呆上五十年,我连五分钟也不想呆。”

九十九和九十八不作声了。

良久,九十九道:“这也难怪,当初我也是这样的。”

司马如血道:“这不一样。”

九十八道:“怎么不一样了?”

司马如血问道:“做人最重要的是什么?”

九十八道:“信义。”

司马如血道:“你们在这里是信守了诺言,而我在这里,却失信于人。”

九十九接口道:“这样说来,是不一样了。”

九十八道:“你失信于谁?”

司马如血道:“高天凤。”

九十九道:“高天凤是谁?”

司马如血静静道:“高天凤当然是高手。”

九十八和九十九沉默了一会,然后道:“难道我们不是高手?”

司马如血道:“是。”接着又道:“但我们没有约定。”

司马如血缓缓道:“既然有约定,就不该到这里来。”

九十九道:“到了这里,就不该去想别的问题。”

九十八道:“想多了就会不高兴。”

九十九道:“不高兴的人是很容易死的。”

司马如血道:“我现在是既不高兴,也不想死,你们说该怎么办?”

九十九道:“那你只有说出理由让我听听。”

九十八道:“如果我觉得你的理由很充足,我也许会帮你想想歪点子。”

司马如血并不回答,而是默默地抚着他的血剑。

九十九道:“你为什么不说?”

九十八道:“也许我的歪点子可以帮你走出这个地洞。”

司马如血道:“真的?”

九十九道:“我从来不骗人!”

九十八道:“你不相信也得相信!”

司马如血抬头,望了望二人,见九十九和九十八也正注望着他。

司马如血道:“我不高兴是我答应过高天凤,叫他在汤圆街等我,我不想死是我的心愿还未完成。”

九十九道:“你答应高天凤什么时候回去的?”

司马如血道:“我只答应他一定回去,叫他等。”

九十九笑道:“那你用不着不高兴了,什么时候回去是你的事,等不等是他的事。”

顿了顿,九十即九又道:“我想,失信的一定是他,因为,你可以二十年以后再回去,而他绝不可能在汤圆街等你二十年的。”

九十九最后道:“因此,是他失信于你,而不是你失信于他,要不高兴也应该是他才对。”

九十八开心地大笑了一阵,纵身跃上更高的岩石,道:

“我想知道你未完成的心愿是什么?”

司马如血将血剑握在手中,一字一顿道:“我要跟一

个人决斗!”

“谁?”

“快刀王。”

“快刀王?”九十八道:“快刀王的刀有多快?”

司马如血缓缓道:“我也不知道快刀王的刀有多快,只知道快刀王是天下最快的刀。”

九十八道:“再快的刀也有速度。”

司马如血道:“有些速度是看不见的。”

九十八道:“再快的速度也能感觉,因为它要杀人。”

“是的,有感觉。”司马如血接道:“可是,感觉到快刀王速度的人,都已经死了。”

司马如血更紧张地握了握血剑,仿佛感到了一丝寒颤,又道:

“据说快刀王无与伦比的速度,战无不胜。”

司马如血说这话的时候,好像心情十分紧张。

九十八似乎也被感染了,正色道:“真有这么快?是不是只是传说!”

司马如血点头,道:“真的,绝不会假!即便是传说,也是真实的传说!”

九十八沉默了一会,喃喃道:“如果传说不假,真的想跟快刀王一战。”

司马如血道:“十月初十,快刀王与飘香楼决斗。”

“飘香楼?”九十九惊道:“飘香楼的剑是江湖上最快的剑,他竟敢向飘香楼挑战?”

司马如血道:“据说这是二十五年前就约好的。”

九十八道:“既然是二十五年前的约定,他会不会失约?”

司马如血道:“决不会!”

只听九十九又道:“数百年来,江湖上从没有人能打败飘香楼的剑,快刀王也不可能的。”

司马如血道:“因此,要找快刀王决斗,只有抢在十月初十之前。”

九十八道:“离十月初十只剩七天了,七天之内,要出地洞,谈何容易!”

接着,九十八叹了口气,道:“看来,你的心愿完不成了。”

司马如血抽出血剑,在烛光下仔细地审视着,血剑暗红的光芒,仿佛黄昏时,夕阳的余辉映在水面的波痕,一闪一闪,既混沌,又迷离。

三个人无奈地坐着。

忽然,九十九道:“有了!”

司马如血和九十八急道:“怎样?”

九十九道:“我们三人齐心合力,往一个方向挖,总有一天会挖到地面的。”

司马如血还以为有了什么好主意,听了之后,苦笑着不语。

九十八却道:“嘿嘿,你真聪明。”

司马如血虽然苦笑,却也没有办法,谁叫他碰上两个讲不清道理的老人呢?

九十九道:“哈哈,没有想到吧?”

九十八道:“是没想到,以前,这里有吃有喝,不想出去,也就没去动过什么歪念头。”

九十八忽然脸一顿,收起刚才的笑容,正色道:“可是你这个办法,只有三岁的小孩才想得出来,也只有三岁的小孩才会照着这个办法去办!”

九十九气得大叫道:“我活了九十九岁,你怎么说我才三岁!”

“因此,你的九十六年都是白活的。”司马如血收起剑,冷冷道:“你根本就是一个白痴!”

九十八道:“不是!”

九十九又转身,指着司马如血,道:“那么,他是不是白痴?”

九十八道:“是!”

司马如血哈哈大笑,道:“你们两个才是白痴!”

九十八刚想再说什么,陡见一团红光,漫天罩下。

红光当然是血剑的红光。

司马如血的血剑不知何时出鞘,生生刺向九十八老人。

没有任何速度比得上司马如血的血剑,只见光影一闪,剑尖已指向九十八的面门。可是,司马如血的剑再快,也没有九十八老人快。

只听一阵大笑,九十八已立在另一块岩石上。

司马如血呆若木鸡。

九十八道:“你的剑虽然罕见,但仍是伤不到我的。”

接着,九十八又道:“你相信不相信,我刚才可以砍了你的手臂?”

司马如血道:“相信。”

九十八还未说完,九十九已叫道:

“你这个王八蛋,怎可如此无理,你相不相信我会杀了你!”

司马如血淡淡道:“相信。”

九十九又叫道:“那你是不是疯了!”

司马如血道:“没有。”

接着又道:“我只是想试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