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弯刀
字体:16+-

正文_第58章 快刀王与飘香剑的初次照面(2)

肖玉君道:“如果李无忧知道他唯一的徒弟是这样的,他还不如死在飘香楼的剑下。”

飘香楼。

又是飘香楼。

李弃儿不上车了。

这一瞬,他想了很多:刀飞、剑锁、血洒、人死……飘香楼,李弃儿很害怕这三个字。

他真希望世上根本不存在飘香楼三个字,别人永不提起,他从未听过,他只想,到时候,他的刀飞出去,他的血洒出去,他的人倒下去……

李弃儿的弯刀在他腰上一晃一晃。

童飞飞紧紧盯着李弃儿的手,她总想看清他的手是如何拔刀的。

李弃儿抖落肩上那片树叶,无力地望着灯下那五个老者。

这五个老者,是武林中五派的掌门,他们联手,足以使江湖上任何武功都黯然失色!

数百年来,只有在对付最可怕的对手时,五派才会联手。

今天,为了二十五年前一个怨结,五派又再度联手,向李弃儿发难!

李弃儿往门口走了三步,让那点灯光刚好照在他的弯刀上。

他的弯刀,不像七,也不像弓,那么随随便便弯曲着,就像一把农夫割稻子的镰刀,没有闪光,但也不生锈。

这只是一把非常普通的刀。

这就是天下第一快刀?

金圣朋笑道:“这就是刀中之王?”

李弃儿道:“你们谁想看?”

金圣朋连忙闪了出来,道:“在下久闻江湖第一快刀,想先睹为快。”

李弃儿淡淡道:“金掌门,你看仔细了。”

金圣朋笑道:“我看仔细了,只是你的手不要发抖。”

李弃儿的手果然在发抖,好像不堪夜风的侵袭。

尽管李弃儿的手在不停地抖,但还是慢慢接近了腰间那把刀。

所有眼睛都不动,生怕在一眨之间,便错过快刀王的一刀。

过了很久,李弃儿的手与弯刀的距离,仍是这样,仿佛很远,一辈子也难以接近,又仿佛很近,只有差了一点点。

忽然,每个人的眼睛一亮。

因为这时,李弃儿的手动了动。

金圣朋几乎想欢呼:

因为他终于看到了快刀王的弯刀出手,这样的速度,就是再快一倍,他也完全能够避开,能够在闪避之际还给对方致命的一击,他甚至想好了回击的招式,当李弃儿的刀还在腰上,还没有出手的时候。

这就是快刀王之王?

可是,金圣朋刚想到一半,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他感到脖子一阵凉意袭来,接着便看见了一片红光。

这绝不是彩虹,也不是夕阳的那种辉煌,这是血光。

因为金圣朋闻到一股腥味扑鼻而来。

他想回头看看这到底是谁的血看到的只是自己的尸体。

绝望和寒冷瞬间将他冻结!

连脸上的那点讶异,那点讥笑和焦虑也冻结了!

金圣朋的头已经被割了下来,掉在地上。

他的眼睛,还大睁着,想变成四只、八只、十六只,想看清楚弯刀是如何飞出来的。遗憾的是,他什么也没有看清,他的头落地了,他还以为李弃儿的刀根本没动过,动的,只是他的手,他的那只发抖的手。

直到死了,金圣朋仍然不相信,不相信世上有这么快的刀。

——这就是快刀之王!

——这就是天下第一快刀!

金圣朋没有看清楚,其他人也没有看清楚。

李弃儿的弯刀,那么普通,那么随随便便地挂着,飞出去又飞回来,什么也没变。

变的,是五派高手的脸色。

李弃儿无力地望着他们,道:“你们都看见了?”

他们都看见了吗?

其实他们什么也没看见!

他们无法回答,他们沉默着。

就算能回答,他们也说不出话了。

谁也没有说话,一片寂静。

风从很远的地方吹送过来,像哀乐,又像乡野小夜曲。

谁也无心去体味,去欣赏。

李弃儿像风中一株摇摇欲坠的树。

童飞飞走过来,轻声道:“咱们上车吧。”

李弃儿没有转身,而是又前行了一步,对灯下那四个老者道:“你们的掌门师兄身上没有刀痕,那是因为刀太快的缘故。”

李弃儿叹了口气,接着道:“师父曾经对我说过,黄鹤楼和飘香楼是他一生最痛快的两场决斗,可一场胜一场输。”说着又一声叹息。

在如此苍凉的夜里,这声叹息,不知包含着多少感慨。

这时,忽然传来一阵哭声。

凄惨、悲切、恐惧。

这是跟武当掌门金圣朋一起的那个年轻人在哭。他哭着跑过去,跪在地上,抱住金圣朋没有头的尸体,叫道:“师父,师父!”

可是,不管他怎样叫,他的师父都听不见了。

李弃儿不忍看着,转过身,道:“你回武当,告诉你的师叔、师伯,就说他是快刀王杀的。”

接着又道:“请你转告他们,叫他们不要再找我报仇,因为十月初十,我就死了,江湖上再也没有快刀王李弃儿这个人了。”

年轻人果然忍住哭,缓缓站了起来,冷冷道:“可是你现在没有死!”

年轻人说着从金圣朋腰间抽出长剑,一剑刺向李弃儿。

年轻人这一剑用足了十成功力,剑光一闪,气势如虹,直刺李弃儿的后背。

童飞飞惊得大呼一声!

她似乎没有想到年轻人的剑也能刺得这么快!

呼声未已,但见剑尖已经抵住了李弃儿的背脊。

这一变化,谁也没有料到。

这年轻人也呆住了,他不相信自己的剑竟能如此轻易就刺中快刀王。

越容易的事情往往越不敢相信,因此,当年轻人的剑尖抵住李弃儿的后背时,却突然顿住了,不敢再刺。

李弃儿一动不动地站着,好像不知道有一柄剑已经抵住他,再往前刺一寸,他就会死去。

李弃儿道:“你要为师父报仇?”

年轻人道:“你为什么要杀我师父?”

李弃儿不答,过了一会,道:“你要报仇,就动手吧。”

年轻人的手有些发抖,他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以为自己听错了,叫道:

“李弃儿,你知道我报不了仇是不是?你为什么不出刀,你的天下第一快刀呢!”

李弃儿仍然不动,黯然道:“我杀了你师父,你杀我是应该的,你要报仇,就动手吧。”

李弃儿说得很轻,很绝望,又道:“你只要再往前刺一点点,就可以报了师父的仇了。”

年轻人的手抖得更厉害了。

李弃儿接着道:“其实,我早就应该死了,我的一生杀了许多无辜的人,我不能再

杀,不想再杀,我想尝尝被杀的滋味,你快动手啊。”

李弃儿几乎在哀求年轻人动手了。谁都可以听得出,李弃儿并非在嘲弄年轻人,他的心已经死了,他不再有反击的欲望和力量了。

可是年轻人这一剑久久没有刺进去。

他还在思索李弃儿的话是真是假,他还在考虑这一剑应不应该刺进去,对他来说,这个决定太重要了。

在江湖中,不知有多少人把能与快刀王一战而引以为荣,不要说杀了快刀王,就是被快刀王所杀也是一种荣幸!

如果他杀了快刀王,如果他真的杀了快刀王,他的名字会在一夜间传遍江湖,武当派也会因此而威震武林。

年轻人想到这里,激动得连整个人也微微颤抖起来。

所有的人都呆了,他们的心刀割般兴奋。

他们要目睹上百年来江湖上最悲壮的一幕。

猛然间,只听一声喝叫,年轻人终于忍不住要动手了。

就在这喝叫声中,又一条人影,如鬼魅般,射向李弃儿。

这条人影的速度,快过年轻人的剑。

他的手中,也有一柄剑,闪电般,刺向李弃儿的后脑。

李弃儿闭上双眼,他在等年轻人的剑。

可是,年轻人的剑没有刺进来,那条人影的剑也没有刺进来。

两柄剑,几乎同时触及李弃儿的肌肤,又几乎同时顿住。

人影落地,大家才清楚,这个人是昆仑派掌门肖玉君。

然而,一秒钟之前肖玉君是昆仑派掌门,现在是死人。

肖玉君死了。

年轻人也死了。

谁也不知道他们是如何死的。但有一点可以肯定,他们绝对不是李弃儿杀的,李弃儿说话,绝对算数!

李弃儿还没有睁眼,就闻到一缕清香。

闻到这缕清香,李弃儿一震,睁眼,就看见了这个人。

这个身穿雪白长衫的人。

清香就来自这个人的身上!

清香借着夜风飘进李弃儿的鼻子里。

李弃儿淡淡道:“你为什么要杀他们?”

这个人道:“因为他们没资格杀你。”

李弃儿道:“谁有资格杀我。”

这个人道:“飘香楼。”

飘香楼。

又是飘香楼。

李弃儿忽然笑了,道:“你是飘香剑客?”

这个人道:“我叫倚天寒。”

倚天寒。

飘香剑客倚天寒。

这个人竟然就是飘香三剑之一的倚天寒!

李弃儿道:“你的剑真快。”

倚天寒道:“你的刀是天下第一快刀。”

李弃儿注视着倚天寒,暗淡的灯影里,李弃儿看到了倚天寒脸上的那道伤疤。

尽管在昏暗的灯光下,倚天寒脸上的上仍像一道烈焰。

李弃儿喃喃道:“飘香剑是江湖上最快的剑,我今天终于有机会见识了。”说着缓缓转过身来。

倚天寒道:“今夜过去,才是初八,而快刀王与飘香楼的决斗,应该是十月初十。”

李弃儿道:“不能提前吗?”

倚天寒道:“不能。”

李弃儿微微有些兴奋的脸又暗淡下去,道:“好,那我们十月初十再见。”

说着,便上了那辆破车。身后的肖玉君和年轻人这时才颓然倒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