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弯刀
字体:16+-

正文_第62章 旧城堡(1)

船在江中行驶。

小钱一直睁着眼睛。

从莽汉那一声“真是见鬼”后,她再也没有听到他们说话。

夜里很黑,船上那盏灯被莽汉抛进江中之后,也没有再点灯。

或许,那盏灯是船上唯一的,从这个举动可以看出来,莽汉是多么蠢的一个人。竟然可以将唯一的灯丢到水里去。

没有灯,船照样行驶。而且,还是逆着江水行驶。

小钱虽然不能动,但她的耳朵还行。

木桨与江水的击拍,好像在她的耳边,清楚而有力。

她无力地躺着,心道:“在这么黑的夜里,可以做到如此稳当的逆水行舟,当真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接着又想道:“这条江,他们没有行过一万次,但至少有一千次。”

“前面是什么地方?”

“他们要把我带到什么地方去?”

“六弟是谁?”

她一直想着这些没有答案的问题,她有时兴奋,有时绝望,有时担忧,有时愤怒。慢慢的,小钱竟然睡着了。

在如此环境中,小钱居然还可以睡觉,这实在是连她自己也想不到的。

她醒来听到的第一句话是:“你是二十年来第一个到城堡里来的人。”

听到声音,小钱急忙睁眼,可她什么也没看到。

四周仍是一片漆黑。所不同的是,她想也不去想,她知道她的力气已经完全消失了。

她只有任人摆布,任人宰割,就像一头圈里的羔羊。

她知道不久她便会变成一头死羊。

因此,小钱还是无力地躺着。

只听那个声音又道:“到了我的城堡里,怎么还不开口?”

小钱躺在地上,听罢这个声音,她想到:“要杀便杀好了,为什么要我开口。”

刚刚想罢,小钱惊得跳了起来。

因为她明明听见自己在说话,她的声音苍老,尖利、愤怒,她说的正是:

“要杀便杀好了,为什么要我开口!”

小钱不仅开口说话,而且一惊之际,果真整个人跳了起来。

这下变化,令她始料不及。

那个声音道:“我为什么要杀你,你有话为什么不说?”

饶是小钱经历过许多曲折突变,但还是对眼前的事无法摸透。

因为她什么也看不见,她的眼前什么也没有,只有无边的黑暗。

“你应该感到高兴,你是二十年来第一个到这里来的人。”

黑暗中,那个声音接着道:“这座城堡,本来打算我们兄弟六个居住的。”

这时,另一个声音接着道:“你是第七个。”

小钱一听就知道,这个说话之人是又蠢又笨的莽汉。

先前那个声音道:“大哥,这里没有你说话的分。”

只听莽汉道:“是,六弟。”

“原来这个人就是六弟。”小钱暗暗道:“大哥是如此,六弟再怎么样,也没什么好怕的。”

想到这里,她不禁暗自高兴起来。

“你是不是有些暗喜?”六弟的声音道:“你一定以为,大哥尚且这副德性。六弟一定也好不到哪里去。是不是?”

“这……”

小钱无话可说。

“被我说中了是不是?”六弟道:“其实,我比大哥要厉害得多。”

六弟刚说完,

莽汉又道:“六弟说得没错。”

“大哥,你没有说话的分。”六弟的声音比刚才明显冷峻,只听他冷冷道:“难道你忘了这是什么地方了?”

“这是雄鹰堂。”

莽汉的话音未落,只听一声轻喝:“好?”接着便听见闷闷的一声响,好像有一个躯体被重重摔在地上。

随后,又有肋骨折断的声音。只听莽汉喘息道:“六弟,为何打我?”

六弟的声音更加阴冷:“大哥,这里没有你说话的分!”

声音如针,又尖又细,仿佛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听了使人浑身起疙瘩。

小钱不禁打了个寒颤。

只听六弟又笑道:“你不要害怕,你说话,我不会打你的。”

小钱开始害怕起来。

这个六弟,虽然她看不见他是什么模样,但是,就凭着大哥多说几句话而他便要打断大哥的肋骨,这一定是异常凶狠残暴之人。

这种人,什么事都可以做得出。

尽管小钱也可以杀人不眨眼,但面对六弟,小钱真的有些害怕。

这时她才知道,什么叫恐怖。

她几乎连站都站不住了。

“如果你觉得站着太累就坐下吧。”六弟微微道:“椅子在你的左边。”

小钱忙伸左手,一抚,却是空空的,什么也没有。

只听六弟笑道:“椅子在右边。”

果然,小钱右手一动,就摸到一张椅子。

黑暗中,她看不见这是什么椅子,只觉得软软的,便小心地坐了上去,双脚还不住地打颤。

六弟又道:“既然到了城堡里,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小钱终于静下心情。

她自己都觉得奇怪,平时那么自信,那么狂傲现在竟变成小孩一样,害怕说话,又生怕说错话。

最后,她鼓足勇气道:“这是哪里?”

六弟道:“这是我的城堡。”

小钱既然开了口,便接着问道:“你到底是谁?”

六弟道:“我是六弟。”

小钱便不语了,她感到一股寒意从脚下一直往上爬。

六弟道:“你不要动,有一条蛇正从你的脚上往上爬。”

小钱惊得张大嘴巴,却又不敢叫出来,担心惊吓了毒蛇会乱咬。

小钱空有一身武功,这时却被一条蛇吓得一动不敢动。

如果在白天,不要说一条蛇,就算一百条一千条她也不怕,可是在黑暗中,她不敢轻举妄动,她连蛇首在什么部位也不知道。

蛇一直往上爬,从小腿爬到大腿。而且,还在一直往里钻。

小钱差点要晕过去了。

这时,只听六弟道:“我来帮你。”

“你”字刚出口,“啪”一声,一粒什么东西好像打在小钱的大腿上,接着,那条蛇便从裤脚里滑了出去。

小钱吁了口气,只觉得汗珠从鼻尖淌下。

小钱仍是一动不敢动。

六弟笑道:“幸好你没动,不然,我的这粒石子便打不中毒蛇的七寸,你就会有性命之忧了。”

小钱越听越心惊,他能够在完全看不见的情况下,凭着毒蛇滑行的微弱声响打中七寸,这分武功实在非同小可。

小钱嚅嚅道:“谢谢……谢谢你……”

六弟道:“不用谢,如果换成我大哥,他就做不到这么镇定

。”

这次,那莽汉大哥没有开口说话。

大家都没有说话。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人可以忍受各种各样的痛苦和折磨,却无法忍受寂静,因为在寂静中,人会产生无穷的恐惧。

平时,寂静的最高含义只是无人可以交谈或者不愿与人交谈,这时,人虽然不说话,听不见声音,却有流水声,鸟声,虫声或者树枝折断的声音相伴。

这些声音听起来可有可无,可是,一旦真的什么声音都没有,那么,人就会无法忍受,就会发疯,就会崩溃。

这就是寂静的可怕之处!

小钱的胸口,好像有数不清的手在乱抓乱抠,忍耐已经快到了极限。

终于,小钱道:“你们为什么不杀我?”

六弟道:“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在猛江上干什么。”

小钱道:“躲雨。”

又一阵沉默后,六弟道:“黄鹤山庄有那么好的房子,你偏偏要到百里之外的破亭子里躲雨?”

小钱道:“你什么都知道了?”

六弟道:“我当然知道,我还知道你是天门教的人。”

小钱大惊,厉声道:“你究竟是谁?”

六弟轻轻一笑,缓缓道:“我们兄弟门人,我排行第六,大家便叫我六弟,可是,我还有一个名字,这个名字,连我的兄弟都不知道。”

“啊?”黑暗中似乎有好几个人轻呼一声,却并没有人发问。

六弟接着道:“这个名字,是我出生的时候,一个陌生人给我取的。那个人为我取完名字后便飘然离去,他是什么样子,我一点都记不得了,但他给我取的名字我却一直没忘。”

小钱道:“别说了,我知道那是一个什么名字。”

又一阵沉默,六弟道:“你们很聪明,不愧是天门教的使者,可是,你猜猜看,教主让你找我干什么?”

小钱心中大喜,暗道:“六弟果然是猛雄!”

于是笑道:“教主只让我找到你,其他的,只有你才能告诉我。”

六弟道:“你想不想知道?”

小钱道:“想。”

可是过了很久,仍不听六弟说话。小钱道:“我想知道我究竟该干什么?”

黑暗中,六弟长长叹了口气,道:“其实,你要死也不用这么着急……”

“什么?”小钱叫道:“你说什么!”

六弟缓缓道:“教主让我杀了你。”

尽管小钱预感六弟会这样说,可是当六弟真的这样说时,小钱还是禁不住惊呆了。

她觉得身体在不住的往下沉,自己快要控制不住自己了。

突然,小钱大叫一声:“猛雄!”

过了一会,小钱冷冷道:“六弟,猛雄呢?”

六弟似乎愣了一下,才阴**:“我不是六弟,我是猛雄。”

小钱笑道:“你不要再骗人了。”

“哈哈哈……”一阵大笑,由远而近,仿佛一把菜刀,迎面劈来。

小钱脸色大变!

忽然,一片耀眼的光芒,如炽热的火焰,以不可挡的气势,以连眨眼都来不及的速度,向小钱的整个身体罩过来!

小钱的脸比纸还白,整个人好像要在瞬间化为乌有!

如此突然,如此凌厉的一击!

惊愕。绝望。

小钱不由得又笑了起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