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弯刀
字体:16+-

正文_第76章 十月初九(2)

孤独灵燕道:“你知道我们还另找其人?”

清香道:“这些人不是你杀的?”

孤独灵燕突然大笑起来。

清香道:“难道我说得不对?”

孤独灵燕顿住笑,道:“对极了!对极了!不愧是清香阁的主人。”

清香道:“难道你现在才知道我是清香阁的主人?”

孤独灵燕道:“现在知道并不晚。”

清香道:“我知道你的目的并非在此。”

孤独灵燕点头道:“我在浪费你的时间。”

清香道:“你为什么要拖住我?”

孤独灵燕道:“拖住你是因为不让你去看一个人下棋。”

清香道:“如果我要走呢?”

孤独灵燕道:“现在要走,我不会拦你了。”

清香道:“难道他已经得手?”

孤独灵燕道:“他是我爹,叫孤独岩。”

清香道:“难道有两个孤独岩?”

孤独灵燕道:“你看到的那个叫孤独松,是我爹的孪生兄弟,他下棋的目的是在找刀谱。”

清香沉默了许久,忽然笑道:“你告诉我这么多,不怕我死不了?”

孤独灵燕道:“不怕。”

顿了顿,沉声道:“因为你必死。”

“死”字一落,空气顿时凝重起来,仿佛一下子降温好几度。

清香瘦小的身躯颤抖了一下,冷冷道:“这里可是清香阁。”

孤独灵燕往后退了三步,“锵”一声,长剑出鞘。

看到孤独灵燕的长剑,清香笑了,她从灰色的衣衫里,也摸出一把剑。

这是一把短剑,只有孤独灵燕长剑的一半长。

清香道:“在江湖上,孤独剑法,也算一绝。”

孤独灵燕道:“今天,你就可以领教了。”

孤独灵燕一边说,一边漫不经心攻出一剑!

这一剑,看似平淡无奇,实则变化万端,虚实难辨,清香的任何出剑之路都被这一剑封死。

随着这一剑之势,隐隐夹着一股阴风,仿佛从墓穴里吹出寒气。

清香忍不住又打了个寒噤,握剑的手却纹丝不动,不退,不进,凌然而立。

其实,孤独灵燕这一剑乃是虚招。

诱敌之招。厉害的招数藏在虚招之后,只要清香出击,她的实招才会引发,清香不动,孤独灵燕自然一击而退。

两个人,默默对视着。

孤独灵燕的嘴角在笑。

清香的眼角在笑。

两柄剑,在无声的清晨,发出绝望的沉吟。

这时,阳光已经透过门前的竹林,从窗口爬了过来。

那十六个盖着黑头巾的依旧坐着的男人,就像十六座黑色的坟冢,沉重、无望、悲哀而且死气沉沉。

他们都是死人,他们感觉不到屋里越来越重的杀机。

杀机来自清香,清香的剑虽短,但她的整个人似乎就是一柄剑。

冷,锐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