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寞弯刀
字体:16+-

正文_第85章 真英雄(3)

他们想围拢来看,却又不敢围上来,反而齐齐后退了几步,留出一块很大的空间。

童飞飞从马车边奔过来,牵住李弃儿的手,她的眼睛红红的,仿佛哭过了。

李弃儿望着童飞飞,露出少有的微笑。

童飞飞也笑了。

李弃儿道:“我还没有决斗,你就为我哭了。”

童飞飞把头倚在李弃儿的肩上,想说什么,没出声,泪水却流出来了

李弃儿柔声道:“不要哭,等我决斗完了,你就为刘大哥去办事,既然答应了人家,就一定要办到。”

童飞飞点头道:“我要你答应我,等你决斗完,陪我一起去办。”

李弃儿摇头道:“不要再傻了,我死了,怎么陪你去?”

童飞飞道:“你不会死的,绝不会。”

李弃儿用手拭去童飞飞眼角的泪,道:

“好,我答应你,如果我不死,我一定陪你去办事。”

童飞飞道:“不是陪我办事,而是一直陪我,永远陪我,好不好?”

李弃儿无力的眼睛打量着童飞飞,微微笑道:“好,我答应你。”

童飞飞抬起头,阳光洒在她的脸上,显得分外动人。

那边,倚天寒、胡云飞、石吞三剑客围住了飘香楼主,他们满脸焦急不安,好像飘香楼主的双臂是刚刚被李弃儿砍掉似的。

倚天寒惊道:“楼主,你怎么会变成这样的。”

胡云飞道:“楼主,是不是李弃儿砍了你的双臂?”

飘香楼主摇头道:“我已经没有半点武功,我哪里经得起快刀王的一刀。这双手臂,是五年前我自己砍的。”

倚天寒急道:“楼主,你为什么要这样?”

飘香楼主叹了口气,道:“因为二十五年前,我就败在了李无忧的刀下。”

三剑客同时道:“真的?楼主。”

飘香楼主道:“二十五年前的秘密,我已经对李弃儿说清楚,我已经向他承认,二十五年前,是飘香楼主败。我自废武功,自残双臂和自毁容颜,也已对他说了。”

石吞这时道:“不,楼主,飘香楼永远不会败!”

胡云飞道:“对,飘香楼的剑是天下最快的剑,怎会败在李无忧的刀下!”

飘香楼缓缓道:“其实,事情已经过去,二十五年前的胜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

顿了顿,飘香楼主道:“究竟是快刀王的刀快,还是飘香楼的剑快,今天才是真正的决斗,胜者才是天下第一。”

三剑客同声道:“弟子愿为飘香楼而战。”

飘香楼主无神的目光从三个人的脸上掠过,她寂寞得让人觉得马上就会消失,就会死去……

倚天寒鼻子酸酸的,叫道:“楼主……”

飘香楼主道:“不要为我担心,我不会死的,如果要死,二十五年前我就死了。”

飘香楼主接着道:“今日之战,是为飘香楼的荣誉而战;胜,则飘香楼还能在江湖上存在;败,飘香楼则永远消失了……”

飘香三剑又齐声道:“楼主弟子愿为飘香楼存亡而战!”

这时,李弃儿已经缓缓走了出来。

他在向飘香楼挑战。

他的那把割脖子的弯刀,就挂在他的腰上。

不像七,不想弓。更像农夫的镰刀。

农夫的镰刀是割稻子的,而他的弯刀则是割别人的脖子的。

这么多年来,只要他弯刀出手,就有一个人的脖子被割掉。

在人们的眼里,他的弯刀从没有出手过,因为,没有人能够看清楚他的弯刀是如何出手的。

每一次,他的弯刀出手只有一个人能看到,而看到的这个人,就是被割断脖子的人。

李弃儿的弯刀从没有失手,可是这一次,他面对的是飘香楼。

飘香楼的剑是天下最快的剑。

李弃儿的弯刀能够把飘香剑客的脖子也割下来吗?

究竟飘香楼的剑快,还是快刀王的刀快?

所有的人都在担心,都在盼望。

武林中难得一见的决斗就要开始……

正如李弃儿心中所想的一样,三剑中,代表飘香楼出战的,果然是倚天寒。

倚天寒也缓缓走了出来,他脸上的那道疤痕,仿佛一道烈焰,焚烧着,直冲云天。

倚天寒。

飘香一剑倚天寒。

飘香楼的剑是江湖上最快的剑。

出剑飘香,剑过飘香。

快刀王、飘香剑。

究竟是快刀王的刀快,还是飘香楼的剑快?

这个在江湖上流传了几十年的谜,马上就要揭开了……

童飞飞紧张地望着李弃儿,她为他捏了一把汗。

她既害怕,又兴奋,钱公子走到她身边,她也一点不知道。

钱公子道:“你不必替他担心。”

童飞飞吓了一跳,回头见钱公子正对她微笑。

童飞飞也笑了。

这么多天来,童飞飞是第一次对钱公子露出笑容,以前她的笑,都是为李弃儿的。

童飞飞幽幽道:“你知道我替谁担心?”

钱公子笑道:“当然是替李弃儿担心。”

童飞飞摇头道:“你错了。”

钱公子道:“你也希望快刀王死?”

童飞飞诧道:“你是这样想的?”

钱公子道:“当然。”

不等童飞飞再问,钱公子接着下去道:“快刀王一死,我的刀就是天下第一快刀了。”

童飞飞叹了口气,道:“做天下第一快刀,并非好事。”

童飞飞转头,不再说话,呆呆地望着李弃儿,看她的眼神,竟有些痴了。

这时,太阳已经很高。秋日的阳光照在人的脸上,也不觉得热。

望着倚天寒腰间的长剑,李弃儿觉得有些寒冷。

倚天寒的剑是一柄十分平常的剑,就像舞台上的道具。

李弃儿知道,这就是江湖传说中最快的剑,今天,他终于能够亲眼目睹了。

倚天寒也正用鹰隼的目光望着李弃儿。

李弃儿的弯刀,是那么的脆弱,像他的人,落寞而不堪一击。

倚天寒从没有看到过像李弃儿这样对生活失去信心的人。

他好像随时都可以把生命抛掉,飘香楼主的话又在耳边响起:

“李弃儿才是一个极度热爱生命的人。

因为他胸中有爱,心中有苦,所以才会变成这样。”

李弃儿的爱是什么?苦又是什么呢?

望着李弃儿落寞和疲惫的样子,倚天寒的手不禁微微颤抖。

所有的人都瞪大了眼睛,他们盯着李弃儿和倚天寒的手,看他们一点点伸向自己的刀剑……

拔刀,出剑,这本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可对他们二人来说,这好像是一件永远做不到的事情。

他们已经对峙了一个时辰。

但他们手与武器的距离,还是那么远,仿佛永远不可企及。

可他们的手在动。在一点点接近自己的武器。

决斗还没有开始……

决斗早已开始……

他们在寻找最佳的出手时机。

他们还没有找到,他们不敢轻举妄动……也许,谁先动谁失败,也许,先出手便是先机,可他们都没有动……

刀是平常的刀,剑是普通的剑。

快刀王,飘香剑。

忽然,李弃儿的手停住了——他看见一顶轿子,旧的,用山上的青藤和木头扎成的轿子,两个人抬着,轿子里坐着一个人,一个美丽而抑郁的女人。

蝴蝶!

李弃儿惊呆了,他几乎要失声叫出来!

真的是蝴蝶,这个令他心痛又魂牵梦萦的女人,坐在轿子里,向他走来……

李弃儿忘了自己身在何处,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女人!

蝴蝶,蝴蝶……他的嘴里呢喃着两个字:

蝴蝶,蝴蝶……其他的一切都已经不存在了……

李弃儿的手不动,倚天寒的手却在动。

极快地,好像没有动过似的一动!

刹那间,李弃儿只觉得胸口一片冰凉,接着便闻到一缕飘香。

飘香剑已经出手!

李弃儿的手还是没动……他的身躯,直直的向后摔了出去。

快刀王倒了,像一声疲倦的叹息,好像在说:

终于败了,终于可以安静地休息了。

人群一片寂静。他们不相信,江湖上最快的剑和天下第一快刀的决斗,竟会如此简单,简单得连一声喊也没有,简单得没有让人发出一声惊叹。

他们沉寂着,屏住呼吸。他们都认为,这只是决斗的序幕,真正的较量还没开始。

他们的眼睛比刚才瞪得更大更圆,他们生怕错过李弃儿从地上一跃而起,发出凌厉而制胜的一刀!

可是,过了很久,李弃儿没有从地上一跃而起。

他们看不到快刀王制胜的最后一刀。

快刀王失败了。

失败就是死。

李弃儿死了,无声无息地死了。

人群开始退去,他们慢慢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他们承认:

飘香楼的剑是江湖上最快的剑,飘香剑才是真正的天下第一!

人群慢慢散尽了,李弃儿还躺在地上。

倚天寒也不相信,不相信他的剑可以刺中李弃儿的胸口。

在与李弃儿对峙的过程中,他快要失去信心和坚持下去的勇气。

在快刀王绝望的逼视下,他快崩溃,快要拔剑自刎了。

可他还是把握住时机,他的飘香剑还是出手了,他的心一阵狂喜。

出剑飘香,剑过飘香。

飘香剑还在缭绕,倚天寒的心就由狂喜变成哀伤。

倚天寒这时才看见蝴蝶。

倚天寒顿时恍然大悟:

他之所以能够取胜,完全是因了这个女人。

是这个女人扰了李弃儿的心,使他丧失了斗志。

而能够使李弃儿丧失斗志的,只有蝴蝶。

倚天寒一片茫然,如置身冰窟。

他很绝望,绝望得想死。

他为飘香楼丢尽了脸。

他虽然胜了,但比失败还要耻辱。

他需要的是公平的一战!

忽然,倚天寒狂叫道:“李弃儿,你快起来,我们重新再战!”

可是,无论倚天寒怎样喊叫,李弃儿都一动不动。

李弃儿死了,他什么也听不见了,就算听到,也已经不能起身再战了。

倚天寒呆呆地立着,从退去的人群中,他发现每一张脸仿佛都露出了不屑和讥讽的神色。

一种从未有过的羞辱涌上心头。

倚天寒一阵大笑,仰天长叹道:“飘香楼的剑如果以这种方式取胜,胜有何用!”说罢,拔出长剑,就往自己的脖子上抹去。

倚天寒真的要自杀!

“当!”倚天寒的剑被什么东西挡了一下。

倚天寒睁开眼睛,看到了一把刀。

一把弯刀。

快刀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