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一章 捡了个瓶子

天辰界南部,安宁村。

三伏天,烈日把大地烤炙得滚烫滚烫的,柳条儿无精打彩地回应着偶尔路过的轻风,树上知了数只,埋力地鼓噪着。

柳荫之下坐着一名长得颇为水灵的小女孩,看起来七八岁左右,穿着花格子衣服,一根红头绳把头随随便便的“捆”头顶上,嗯,没错确实是捆的,看起来像高高竖起的鸡毛掸子。

小女孩赤着一双嫩白的小脚丫伸到河水,惬意地晃动着,仰起小脸出神地盯着柳树干上那排成一行的鸣蝉,一双黑葡萄似的眼睛弯成两道月芽儿,心道:“待会一定让韩云哥抓几只来玩!”

“芽菜,别乱动!欠揍是不是?”一把气急败坏的声音吼了过来。小女孩嗖的一下把小脚丫从水缩了回来,接着又不服气般抓起一块石头扔到水里,出嗵的一声。

一名只穿着褐色大短裤的黝黑少年正站过膝深的河水,右手斜执着一杆削得尖尖的鱼枪。几条本来悠闲地晃悠过来的大草鱼嗖的跑得没了影,少年放下举得有点酸的手,扭过头怒瞪了一眼柳树底下的小女孩,小女孩示威般嘟嘟嘴儿。

黝黑少年叫韩云,名字里虽然有个“云”字,不过从头到脚,除了牙齿之外,找不到白的地方。据说,就是这条河,村里的老苍头一块顺流而下的巨叶莲上捡到了还是婴儿的韩云,韩云的脖子上就挂着一块黑玉牌子,牌子一面刻着“韩云”二字,反面则是一棵参天古木。

韩云当时已经是奄奄一息,人们都以为这孩子养不活了,但韩云的生命力却是出乎意料之强,不仅健康地长成,还出落得比同龄人都壮实,十二岁年纪看起来就像十五岁的壮小伙一般。

早两年,老苍头死了,韩云又成了没人管的孤儿,靠着打打猎,给各家做做散工换点口粮渡日。幸好韩云手脚勤快,嘴巴又够甜,村里人都很待见他,有好东西都会预留他一份子。

韩云擦了把汗,趟着水走回树荫底下,那叫芽菜的小女孩倒是乖巧地把水袋递了过来。韩云接过咕噜咕噜地牛饮起来,脖子上挂着的那块黑玉牌子晃晃荡荡的。

“云哥,我要那个!”芽菜抬手指向柳树上的那排鸣蝉,扑闪着一对灵气的大眼睛希冀地望着韩云。

韩云把水袋扔地上,返身又向河心走去,芽菜小嘴儿马上撅了起来,拾起一块石子掷过去。只是她力气小,那石子离韩云还有半尺远就掉到水里面了。

“哼,好了不起么,瑾儿自己不会捉!”跑到树下开始尝试爬树。

“笨猴,别掉下来滚河里去了!”韩云懒洋洋的声音传了过来。芽菜试了两下便无奈放弃了,一屁股坐地上生闷气。

韩云见状嘿嘿地笑了笑,水突然红光泛起,一条肥大的鲤鱼从水草从游了过来。韩云手疾,鱼枪嗖的一声刺进水,再次抬起来已经多了一条红色大鲤鱼。那鲤鱼实太过巨大,把那黄杨木削成的鱼枪都压得弯了下去。鲤鱼拼死挣扎,鱼枪几乎脱手。

未完,[自动加载所有内容]。如果显示不完整,请从网址阅读: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8919.html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