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一章 捡了个瓶子

天辰界南部,安宁村。

三伏天,烈『日』把大地烤炙得滚烫滚烫的,柳条儿无『精』打彩地回应着偶尔路过的轻风,树上知了数只,埋力地鼓噪着。

柳荫之下坐着一名长得颇为水灵的小『女』孩,看起来七八岁左右,穿着花格子衣服,一根红头绳把头随随便便的“捆”头顶上,嗯,没错确实是捆的,看起来像高高竖起的『鸡』『毛』掸子。

小『女』孩赤着一双嫩白的小脚丫伸到河水,惬意地晃动着,仰起小脸出神地盯着柳树干上那排成一行的鸣蝉,一双黑葡萄似的眼睛弯成两道月芽儿,心道:“待会一定让韩云哥抓几只来玩!”

“芽菜,别乱动!欠揍是不是?”一把气急败坏的声音吼了过来。小『女』孩嗖的一下把小脚丫从水缩了回来,接着又不服气般抓起一块石头扔到水里,出嗵的一声。

一名只穿着褐『色』大短裤的黝黑少年正站过膝深的河水,右手斜执着一杆削得尖尖的鱼『枪』。几条本来悠闲地晃悠过来的大草鱼嗖的跑得没了影,少年放下举得有点酸的手,扭过头怒瞪了一眼柳树底下的小『女』孩,小『女』孩示威般嘟嘟嘴儿。

黝黑少年叫韩云,名字里虽然有个“云”字,不过从头到脚,除了牙齿之外,找不到白的地方。据说,就是这条河,村里的老苍头一块顺流而下的巨叶莲上捡到了还是婴儿的韩云,韩云的脖子上就挂着一块黑『玉』牌子,牌子一面刻着“韩云”二字,反面则是一棵参天古木。

韩云当时已经是奄奄一息,人们都以为这孩子养不活了,但韩云的生命力却是出乎意料之强,不仅健康地长成,还出落得比同龄人都壮实,十二岁年纪看起来就像十五岁的壮小伙一般。

早两年,老苍头死了,韩云又成了没人管的孤儿,靠着打打猎,给各家做做散工换点口粮渡『日』。幸好韩云手脚勤快,嘴巴又够甜,村里人都很待见他,有好东西都会预留他一份子。

韩云擦了把汗,趟着水走回树荫底下,那叫芽菜的小『女』孩倒是乖巧地把水袋递了过来。韩云接过咕噜咕噜地牛饮起来,脖子上挂着的那块黑『玉』牌子晃晃荡荡的。

“云哥,我要那个!”芽菜抬手指向柳树上的那排鸣蝉,扑闪着一对灵气的大眼睛希冀地望着韩云。

韩云把水袋扔地上,返身又向河心走去,芽菜小嘴儿马上撅了起来,拾起一块石子掷过去。只是她力气小,那石子离韩云还有半尺远就掉到水里面了。

“哼,好了不起么,瑾儿自己不会捉!”跑到树下开始尝试爬树。

“笨猴,别掉下来滚河里去了!”韩云懒洋洋的声音传了过来。芽菜试了两下便无奈放弃了,一『屁』股坐地上生闷气。

韩云见状嘿嘿地笑了笑,水突然红光泛起,一条肥大的鲤鱼从水草从游了过来。韩云手疾,鱼『枪』嗖的一声刺进水,再次抬起来已经多了一条红『色』大鲤鱼。那鲤鱼实太过巨大,把那『黄』杨木削成的鱼『枪』都压得弯了下去。鲤鱼拼死挣扎,鱼『枪』几乎『脱』手。

QUaNbEn5.com。全*本*5

韩云兴奋得哈哈大笑起来,今天的晚饭有着落了,这鱼恐怕有二十斤。芽菜高兴得手舞足蹈,哇哇叫着让韩云快点上岸。

大鲤鱼被鱼『枪』从左眼刺入,右腮穿出,痛得拼命地挣扎起来。韩云吃力地举起鱼『枪』嘿嘿地道:“胖得流油了还要出来晃荡,晃荡就晃荡,偏偏跑到小爷眼皮子底下,这下死翘翘了!”

“呀!”

正得意之际,韩云『胸』口像被烙铁狠狠的烫了一下,连鱼带杆也丢了,拼命地拍打着『胸』口。

“云哥,鱼……鱼!”岸上的芽菜焦急地叫了起来。韩云也顾不得查看生什么事了,因为那大鲤鱼竟然带着鱼『枪』向着深水区拼命游去,『阳』光下拖出一道长长的水线,那速实惊人。

到了嘴边的肥『肉』竟然跑了,屎可忍,尿不可忍,韩云纵身『插』入水,灵活得像条泥鳅,速奇快地追了上去。

可能是那鲤鱼被刺瞎了一眼,慌里慌张的错了方向,竟然打了个转向着韩云游来,韩云老实不客气,握住那鱼『枪』用力往上一挑,大鲤鱼便被挑出了水面,划了一道长长的弧线摔到岸上。芽菜格格地笑着,张开一对手挡住活蹦乱跳的鲤鱼,以防它逃回河。

韩云抹了把面,得意洋洋地上了岸,鱼『枪』随手一掷,把鲤鱼钉地上,然后一『屁』股坐倒地上,水站了大半天,双手双脚都累得酸了。

芽菜飞快地掏出一条小手帕帮韩云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和身上的水滴,动作表『情』极为认真。

“不用擦了,热得要死,这样凉快点!”韩云不耐烦地道。

“那不行,娘亲说那样会害头痛病的!”芽菜教训道,韩云干脆闭目享受起来。

“云哥,这么大的鱼怎么分?”芽菜巴眨着眼睛问道。韩云嘿嘿一笑:“老规矩!”

芽菜小鼻子不禁皱了起来,苦着小脸道:“又是鱼头和鱼尾巴!”

韩云坐直了身子,嘿嘿笑道:“笨丫头,云哥这是为你好,多吃点鱼头补脑啊,长得那么笨,要是以后嫁不出去怎么办?到时可要愁坏林大叔和林大婶咯!”

芽菜这回倒不买账了,嘟着嘴道:“不是还有你么?你答应过娶我的,想赖账?”

“呃……什么时候?我记得是说让二柱子娶你!”韩云煞有介事地道,这事坚决不能承认。

“就是你答应过的!”芽菜提高声音叫道,黑漆漆的眼睛瞪得滚圆滚圆的。韩云和芽菜对瞪了一会,终于败下阵来,转身拾起那大鲤鱼走开了,芽菜得意地吸了吸鼻子,追了上去。

韩云河边找了块石头,掏出一把匕沿着鲤鱼的鱼腹剖开,把内脏掏了出来,手上触到了一个长条形的『硬』物。

“什么鬼东西,呀!”『胸』口『处』又像被烙铁狠狠地烫了一下,痛得韩云差点晕过去,这次他确定那热量是『胸』口那块黑『玉』牌子出来的。

“云哥,你怎么了?割伤手啦?”芽菜关切地把小脸凑了过来,头顶那扫帚撩得韩云打了个喷嚏。韩云把那牌子摘下来仔细地端详了一会也看不出什么名堂来。

韩云眼珠一转,把牌子递给芽菜道:“帮我拿着!”

这黑『玉』牌子芽菜不知看过多少回了,接过便揣进兜里,蹲了下来,扑闪着一对大眼睛看韩云杀鱼。

“呃……芽菜,我让你拿着,你怎么放兜里了?”韩云讪讪地道。

“还不是一样!”芽菜不解地道。韩云张了张嘴,无奈地转过头,拾起那堆鱼肠子捏了捏,翻腾出一块杯子大小的东西。

“咦!这什么东西?”韩云把那东西放进水洗干净。

原来是一只灰黑『色』的小瓶子,两边小间鼓,看起来像个花瓶,不过也太小了些。韩云拿着瓶子向里窥了窥,只见里面灰蒙蒙的,竟然看不到底一般,把手指伸到里面去,有种暖洋洋的感觉。

“这瓶子有古怪!”韩云心道。

“啊!”芽菜突然惊叫起来。韩云喜道:“是不是烫着了?”

“那是什么?”芽菜惊恐地指着上游。韩云顺着芽菜所指的地方望去,只见两具尸『体』顺着河水漂了下来,看那服饰应该是有钱人,因为他们身上穿着的衣服十分『精』美,韩云从来没见过,而且这两人腰间缠着的腰带光闪闪的,一定很名贵。只不过两人的『胸』前的衣服却是血迹斑斑,看样子死得不能再死了。

“呱嘎……”天空传来数声难听的鸣叫,远『处』出现了一群黑点。

韩云面『色』大变,也顾不得那鲤鱼了,抄起鱼『枪』,右手牵着芽菜向着村里跑去,一边跑一边大叫:“该死的妖蝠袭村了,大家快点躲起来!”

当当的铜锣声起,整个村庄瞬时『鸡』飞狗跳起来,人们都急吼吼把家禽家畜往屋里赶。

那群黑点来得极快,瞬间就到了村庄的上空,竟是一群巨大的黑蝙蝠。这些黑蝙蝠双目赤红如血,长着一对巨大的『肉』翼,『肉』翼上是一对『鸡』爪一样的爪子。

韩云抱起跑得踉踉跄跄的芽菜,拼命地往村里跑去,脖子上青筋贲起,脚下生风,嘴唇抿成一条冷酷的线。

“云哥儿,快点……”正对着村口一户人家还开着门,一对年夫妻正焦急地呼喝着。眼看两头巨蝠就要当头扑下了,韩云甚至能闻到妖蝠身上出的腥臭味儿,猛地一牙咬牙把芽菜用力抛了出去。

呼!芽菜吓得闭上了眼。

蓬!年夫妻双双接住芽菜,被那股巨力冲得滚进屋子里,年男子一骨碌爬起来,啪的把门关上,再把桌子推到门边顶着,听着啪啪的撞门声,吓面『色』得白。

外面传来韩云的怒喝和妖蝠的尖叫声。

“去死!”韩云拼命地挥动手的鱼『枪』,**的上身血迹斑斑,幸好这些妖蝠爪子上没『毒』,要不韩云有十条命也得挂掉了。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8919.html

上一页

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