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四章 两条大腿引发的血案

韩云觉得自己很倒霉,嗯!确实很倒霉!谁让自己偏偏要一大早出门,结果倒霉地现一对狗男『女』树林子里野*合。那两条草丛高高抬起的雪白大腿很刺『激』,很晃眼。对男『女』之事一知半解的韩云听着那『女』人的呻吟声,纠结者是走还是继续看下去。

当他看清两人的相貌时,韩云果断的脚下抹油,可还是自家门口被拦住了。

蓝衣『女』子面上还带着醉人的红晕,双目含煞,俊朗少年腰带还拿手上,右手提着明晃晃的长剑,面上一副『欲』求未满的神『色』。

“呃……你们这是做什么?”韩云右手紧握着柴刀,面上一片无辜之『色』,目光很『迷』茫,那演技要放现代可拿小金人了。可偷看“活春*宫”被当事人当场觉,那“高大黑”的背影很好认,抵赖不得。

“琴墨,快杀了这无耻的垃圾,辛师叔他们就要到这边来了!”蓝衣『女』子催促道。原来那俊朗少年叫琴墨,名字倒是有点『女』『性』化。

“嘿嘿,小子,只能怪你命苦了!”琴墨悠闲地系上腰带,向韩云逼来。韩云一步步向屋门退去,眼珠一个劲地转。

“嘿嘿,别想打什么鬼主意,不管你信不信,你今天是必死无疑,啧啧,这黑黑壮壮的,就是不知家伙管不管用,明月师妹,你想不想试试,嘿嘿!”琴墨嘿嘿地道,笑得极为猥琐下流,看来这明月师妹平时也不是什么好货『色』。

蓝衣少『女』面『色』黑了下来,冷道:“马上杀了他!看到这垃圾我就想吐!”

“黑小子,那你去……”

“去你大爷的!”琴墨那“死”字还没出口,韩云柴刀已经带着风声砍向琴墨的脖子。韩云已经把身『体』协调到极点,那一刀可以用快、准、狠来形容。韩云曾经就是这样一刀把一头野猪的脑袋给砍下来的,人被逼到绝境时,那求生的本能往往能爆出超常的能量。韩云很满意这一刀,这一刀是他迄今为止砍出凌厉的一刀,那速气势如神来一笔,韩云甚至觉得琴墨的脸跟那野猪的脸重合了。

可是韩云自认为必杀的一刀看琴墨眼就像小孩子过家家一般,脸上一愣之下还来得及现出嘲讽的神『色』。韩云心升起一股不妙的感觉,蓝衣少『女』明月的一声冷笑,剑光一闪。

叮!

琴墨的头并没有像野猪头一般掉地上,反而韩云的柴刀只剩下刀柄握手,那刀身远远地飞了出去,韩云呆若木『鸡』。

“小子,倒有几分泼『性』,去死!”琴墨剑尖向韩云的咽喉刺去。韩云想过去躲,但悲剧的现自己根本躲不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剑尖眼前放大。

嘭!一声炸响,门被震开,绿芒一闪,一具绿『色』小盾瞬时挡韩云身前。咚!一声闷响琴墨的长剑刺绿『色』小盾上,就这时,一道火球,一道冰锥分别击向明月和琴墨。

琴墨一剑刺出还没收回,那冰锥噗的一下击他『胸』口『处』,琴墨『胸』口『处』爆出一缕微光,显现穿有防御法器。

QuAnBen5.CoM全本、网

哧!一声锐响,一道绿『色』光箭接踵而至,琴墨显然被突然如奇来的袭击打蒙了,抬起剑来挡格时已经慢了,咽喉被绿影射穿,鲜血喷泉一般射出,喷韩云跟前的绿『色』小盾上。

那边的明月挨了一记火球,跌了出去,爬起来转身就跑,还回身射出一枚冰锥,那冰锥正正击绿『色』小盾,小盾马上四分五裂,韩云吓了一大跳,后背凉了一大片。

“春藤术!”二胡子沙哑的声音韩云身后响起,一条绿『色』的小藤蔓从地上长了出来,一下子缠住明月的左脚,急跑的明月应声倒地。二胡子纵身急扑上去,一道绿芒从指间射出,直奔明月的后颈。

明月一剑挥出砍向缠脚上的青藤,身后出现了一面蓝『色』小盾,噗!绿芒击蓝小盾上消失了,明月斩断青藤,爬起来便跑,显然被吓破了胆。二胡子这时手已经多了一把短『枪』,一『枪』刺蓝小盾上,小盾应声而碎。

不过这时,二胡子明显灵力不支了,击出一『枪』后,速锐减,被拉开了一丈多距离。白影一闪,一头白羽鹤被明月从封印手镯释放了出来,明月跨上白羽鹤腾空而起。二胡子沉喝一声,凝聚出后一点灵力,指间射出一记“木刺术”击明月的后背上。明月后背爆出一道微光,身『体』只是晃了一下,并没受伤,显现也穿有防御套装。

眼看明月就要驾着白羽鹤逃走了,二胡子急得束手无策,嗖!一根长长的鱼『枪』破空而至,噗!血花四溅,明月一头从白羽鹤上栽倒下来,修长的脖子被鱼『枪』穿过,眼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扑通的跌撞地上不动了。那只白羽鹤天空盘旋了两圈,转头飞走了,这种一级妖兽的忠心并不高,主人死了它就拍拍『屁』股走人。

韩云走过来扶起『脱』力倒地的二胡子,虽然这二胡子很可恶,把自己当成『肉』盾当身前,不过总算是救了自己一命。

“快!剥了两人的储物要带,我们马上离开!”二胡子冷厉地道。韩云吓了一跳,可是还是照做了,把两把长剑也顺手拿了背身上。

二胡子手腕上光芒一闪,一头青『色』大鸟出现韩云面前,足足有两米多高。青鸟出一声清脆的鸣叫,蹲了下来。二胡子捂住右『胸』,『胸』前黑『色』斗蓬上湿了一圈,显然是伤口又裂开了,痛得弯下了腰咳嗽起来。

韩云一把抱起二胡子放青鸟背上,自己也跨了上去,二胡子身『体』一僵,犹豫了一下才低喝道:“青鸾,起飞!”

青鸟站了起来,双翅扑腾一下,呼的飞上了天空,呼呼的罡风迎面刮来,韩云差点从鸟身上翻倒下去,急忙死死搂住二胡子的腰。二胡子身『体』一僵,差点被扯得向一侧滚下,幸好这青鸾倒是神俊,身『体』微微侧了一下,把两人扶正。

二胡子眼闪过两道杀机,可还是忍住了,隔了好一会,僵『硬』的身『体』才放松下来,冷冷地道:“把手放开!”

可是那呼呼的罡风从耳边刮过,韩云闭着双眼,什么也没听着,还冷得瑟瑟起抖来。

两人刚走不久,一头凶悍的秃鹫和一群白羽鹤就降落韩云的屋前。

“辛师叔,明月和琴墨被人杀死了,身上还热,凶手应该没跑多久!”一名弟子跳下查看一翻后大声道。

“追!”乘坐着秃鹫的年男子冷喝一声,身上爆出一股凌厉的杀气,秃鹫唳叫一声,展开双翅呼呼地追了上去,那些白羽鹤三两下就被甩掉了。

韩云抱着二胡子的双手越搂越紧,全身都冷得起抖来,鼻子冻得通红,一个普通凡人如何能承受得了云层之上高速飞行呢。韩云干脆把脸都二胡子的背上,虽然觉得很丢脸,很恶心,不过总比丢命好。

二胡子直着腰端坐着,看不出什么表『情』,不过那绷紧的上身像根树桩一般。韩云突然觉得风声小了,那股刀子割一般的寒冷也消失了,仔细一看,原来那青鸾周围多了一层青蒙蒙的光罩把罡风都过滤掉了。只是这样一来,青鸾的速减慢了不少。

“把你的脏手松开!”二胡子冷冷地道。韩云讪讪一笑,松开紧搂二胡子的腰上的手,竟然有点恋恋不舍的感觉,韩云不禁一阵恶心,难道小爷的取向出了问题?

“留下命来!”一声暴喝从身后前来,一头秃鹫出现两人后面,秃鹫背上直直地站立着一名青袍男子,男子腰背长剑,背着双手,双目杀气腾腾。

“筑基期修者!”二胡子面『色』大变,喝道:“坐稳!”

韩云倒也机灵,一把搂紧二胡子,耳边风声骤起,刀子一般刮过两耳。青鸾的速猛然加快一倍不止。

“可恶!”辛岳眼看着那青鸟把自己的秃鹫远远的抛离,一咬牙,背上的长剑噌的一下『脱』鞘飞出。辛岳踏着飞剑嗖的电射出去,不过辛岳也刚踏进筑基期,御剑飞行时间不能持续太长。

“嗖!”剑光很快就追到青鸟的身后。二胡子拿出从明月和琴墨那剥来的储物腰带,抹去两人的『精』神烙印,翻腾了一会拿出了五张法符。

辛岳看清青鸟背上的人时,不禁大喜过望,自己不惜耗费灵力追赶是『赌』对了,那身披黑抖蓬的人就是夺得“化灵净瓶”的那人,活该自己幸运!

嘶!辛岳拼命催动脚下飞剑,离青鸟三丈远的距离喝道:“山『体』!”

一座桌面般大小的小石山当头压下,二胡子面『色』微变,一扬手丢出一张法符。

蓬!一堵土墙凭空而成,石山隆的一下把土墙压垮,青鸟却是趁机飞出了石山的范围。辛岳气得跳脚,这“土墙术”法符还是自己给琴墨的。

不过望着远去的青鸟,辛岳只能干瞪眼,凭他现的灵力,只能出两记“山『体』”,但现又要分出一部分灵力御剑,马上就被青鸟抛开了。

辛岳一咬牙,『肉』痛地掏出一粒三品聚元丹吞下,这一粒可就是五下品灵石,是自己半年的供给了。不过聚元丹的效果是显著的,辛岳只觉得状态瞬间爆满,二品剑器嗖的狂飙出去,那速就是爽。要是能换来“化灵净瓶”,就算是千万粒三品聚元丹也值了,想到此,辛岳『精』神抖擞,把飞剑催动得快了,不久就撵上了青鸟。

“嘿嘿,『交』出化灵净瓶饶你等不死,落石术……”辛岳狂笑追赶上来。韩云现冻得上下牙打架,颤抖着扭得一看,顿时吓得魂飞魄散

--------------

p:万字,求收藏和票票,明天冲榜!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89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