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五章 妖兽山脉

第一……

--------------

“嘿嘿,『交』出化灵净瓶饶你等不死,落石术……”辛岳狂笑追赶上来。韩云现冻得上下牙打架,颤抖着扭得一看,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只见雨点般的石块打过来,被打不死也得残废。二胡子扬手扔出一张法符,嗖!一块蓝『色』小盾瞬间出现韩云身后。

咚咚……

一阵闷响,蓝『色』小盾光芒马上暗淡下去,韩云也看得出这小盾恐怕挺不过第二记,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落石术!”辛岳大喝一声,雨点般的石头再次打过来。韩云大叫起来:“二胡子,快点放盾牌!”

可是二胡子却是无动于衷,咚咚……啪!蓝『色』小盾终于碎了,一块鸟蛋大小的石子溅韩云的嘴角,瞬时间鲜血长流,半边嘴唇都肿了起来,痛得韩云差点松手跌下去。

“哈哈,没有防御法符了!”辛岳得意地狂笑起来。

二胡子却是扬手把剩下的三张法符都扔了出去,嗖!嗖!嗖!两枚冰锥,一个火球当『胸』打去。

辛岳吓了一跳,双手捏了个法诀,蓬!一堵『黄』『色』土墙挡前方,噗!噗!蓬,两枚冰锥击土墙上,火球蓬的把土墙炸开,弄得辛岳灰得土脸的,等灰尘散阵,青鸟早就飞得没了踪影。

辛岳气得暴跳如雷,掏出后一粒三品聚元丹吞下,瞬时像加满油的火箭一般狂追而去。

韩云摸着肿起的嘴唇,有种想痛揍二胡子一顿的感觉,这货为什么不早点扔,偏偏要等盾牌碎了才扔,肯定是故意的。

青鸟出一声长鸣,速慢了下来,显然长时间极速飞行,青鸾有点吃不消了,何况这时背上还是两个人。

二胡子眼神『阴』晴不定,突然一咬牙,勉强聚集起来一点灵力,韩云只觉被二胡子推了下,又好像被罡风狠狠地刮了一下,身『体』失去平衡,从青鸟背上滚下。

“呀!”韩云只来得及出一声惊叫就被猛灌进口的罡风呛着了,四周围云雾缭绕,跌下去恐怕真要粉身碎骨了。

韩云手舞足蹈,乱抓乱划,恰巧被他碰到了青鸾的巨爪,急忙死死的抓住不放。青鸾突然被抓住爪子,出一声尖叫,坠下了云层。只见下方群山莽莽,雾气『迷』蒙,韩云看得有点晕眩的感觉。

“二胡子,救我!”韩云双手抓紧鸟腿,大声呼叫。二胡子探头出去,现韩云竟然就那样晃晃荡荡地吊青鸾的左腿上,青鸟飞行速大受阻挡,而且云层下方飞行是极危险的,有可能引来其他厉害的妖兽,那该死的黑小子眼下就像一块钓鱼的『诱』饵一般。

“青鸾,甩……找个地方降落!”二胡子本想让青鸾把韩云给甩下去,可转念一想,就算少了这小子,那辛岳也会追上来,自己要甩掉辛岳还得冒险躲上一躲,要不凭自己眼下的状况是逃不掉的。

青鸾接到命令后小心翼翼地向着下边莽莽山脉降下去,这里是天辰大陆南部的妖兽山脉,连绵无边,没凡人居住,四五级以上的妖兽比比皆是,即使是筑基期修者也不敢大摇大摆地云层下方飞行,因为随便惊动一头四级飞行类妖兽就够你挂十次了。

Www.quanben5.coM(全。本*网)

行好青鸾也是三级上阶妖兽,而且天生对比自己强大的妖兽有预感能力,所以顺利地找到一个适合下降的地方落地。

青光一闪,青鸾被二胡子封印进手镯,韩云抹了把汗,心有余悸地道:“吓死小爷了,二胡子,我还以为你把我推下来了呢!”

“禁声!”二胡子冷厉地低喝道,韩云急忙捂住微肿起的嘴唇,这才觉四周的气氛有点不对劲。周围山高林密,古树怪藤遍布,一抹抹轻纱似的白雾遮天蔽『日』的参天古木间缭绕,偶尔可听到一两声渺远的兽吼。一股枯枝败叶的气息夹杂清冷的空气,焕出一种古朴洪荒的味道,心像被压了一块大石头一般。安宁村附近的山林跟这比起来,只能算是小山包子。

“想活命的就好不要乱动,也不要乱说话!”二胡子瞥了一眼韩云警告道,向着一棵数丈粗的大树后转去。韩云忙跟上去,被二胡子那冷厉的目光一瞪,只好讪讪地停了下来,这个时候好不要得罪二胡子,要是他一气之下把自己扔这个地方,自己还真没那个本事走出去。

辛岳面『色』『阴』晴不定地注视着下方的连绵山脉,他是看到了青鸟这一带降落了,正犹豫着该不该追下去。终“化灵净瓶”的『诱』惑战胜了理智,而且要是半途而废,自己那两粒三品聚元丹可是打了水漂,血本无归。辛岳收起飞剑,放出三级初阶妖兽坐骑秃鹫,小心翼翼地降下去。

可惜辛岳却没那好运气,刚下降了数米就惊动了一头四级上阶火烈鸟,辛岳急忙调头就逃,火烈鸟『性』格暴烈,对入侵自己势力范围的外敌往往是不死不休,而且这头火烈鸟貌似正育儿期,辛岳只能自求多福了。

韩云弯腰脚边拔了一棵暗红『色』的草『药』,这种东西可以用来止血的,离这三丈远韩云又现了三棵。

“二胡子!”韩云低声叫了两下,没听到二胡子回答,不禁有点『毛』了,这二胡子不会扔下自己溜了?韩云快步转到树后,只见二胡子正冷冷地瞪着自己,斗蓬的头罩下解开了,露出瘦削蜡『黄』的面孔。

韩云嘿嘿一笑,扬了扬手的三株草『药』道:“这东西可以止血,我给你包扎一下伤口!”

二胡子面『色』放缓了点,冷道:“不用你多管闲事,咦……止血草,上哪采的?我不是让你不要乱动么?这里随便一头一级妖兽就够你死十次了,你死了不要紧,可别连累道爷!”二胡子声『色』俱厉地道,两撇胡子一抖一抖。

韩云面『色』一僵,心里暗骂一声“你大爷的,好心没好报,这马『屁』算是拍马腿上了!”,黑着脸转身走开。韩云找了块岩石坐下起呆来,这几天来的经历仿佛比自己以前十二年经历的还多,或许是安宁村的生活实是太过平静单调了。

韩云叹了口气,解下一柄剑噌的抽了出来,一道寒意逼人而来,剑身上流光煜煜,比自己那烂柴刀不知要强上多少倍。韩云一时『性』起,想试试这剑到底有多锋利,站起来摆了个琴墨持剑时的造型,自我感觉十分良好,低喝一声,挥剑向着一块大青石砍去。

“你做什么?”身后传来一声冷喝。韩云急忙刹住砍出的一剑,回过头来讪讪地道:“那个,我只是想吓唬一下这块石头,它硌着小爷『屁』股了!”

二胡子不禁翻了翻白眼,这人咋就这么无耻,还说得煞有其事一般。

“我说过的话,你没听到吗!”二胡子有种想痛揍这猪头一顿的冲动,自己不知哪根筋出了问题,当时为什么要带着他逃命。

韩云面『色』一黑,自己三翻四次低声下气,你二胡子就知足了,小爷救过你一次,你再救回小爷一次,算是扯平,凭什么对小爷这样呼呼喝喝的。韩云一叉腰就要开骂,叉腰这动作是跟村里的张寡妇学的,韩云觉得这样骂起人来特有气势。可是刚张嘴便萎了,那句“你大爷的”变成了“听到了”,说完噌的把剑入鞘,像个受气包一般一『屁』股坐下。没办法,谁叫自己没有一头能飞出大山的大鸟,自己那小鸟只能喷喷水什么的。

二胡子冷哼一声,眼却是闪过一抹古怪的笑意,把琴墨的那根储物要带扔到韩云的跟前,冷道:“这东西给你!”

“干什么?”韩云极不满二胡子那高高上的样子,不过还是伸手把那储物腰带拿起来,仔细端详,看来看去,除了觉得很浮华外没看出有什么用。

二胡子眼露出一丝嘲讽,虽然一闪即逝,可是韩云还是瞥见了,心不禁升起一股恚怒,不就是有头大鸟会飞么,小爷偏就不受你气,把储物腰带甩了回去,冷道:“你二爷的,什么破玩意儿!”

二胡子一愣,接着大怒,一指韩云寒声道:“你骂谁!再说一次看看!”

韩云抱着后脑仰躺地上:“谁跟小爷说话,小爷就骂谁,另外小爷骂人只骂一次!”

二胡子两指捏了个法诀,青光亮起,噗!一道“木刺”打出击韩云的脖子一侧,『激』起一团碎叶泥土,溅了韩云一嘴一面。二胡子完一招“木刺术”后便萎顿下去,冷瞪了韩云一眼,坐下打起座来。

韩云这才惊魂初定,乖乖,差点就得到奈桥卖麻婆豆腐了。韩云吐了一会才把溅到嘴里的泥沙吐清,恨得对着入定的二胡子张牙舞爪了一会,也就仅仅能隔着数丈张牙舞爪罢了。

二胡子这一入定就是数个时辰,天『色』渐渐地黑了起来,韩云已经饥肠辘辘了,看了一眼还是一动不动的二胡子,咬咬牙站起来刚走了几步。

“上哪里?”二胡子突然开口道。韩云冷哼一声,闷声道:“拉屎,要不要一起!”

“呸!粗俗!”二胡子呸了一声道,韩云懒得理他,转过树后不见了。

树高林密,周围乌漆麻黑的,上那找吃的去?韩云摸着肚子四『处』张望。因为走得匆忙,衣物都没带,虽然是夏天,树林还是很冷。

--------------------

p:书冲榜,『日』一万,看到的书友请搭把力!票票,书评,收藏!拜谢!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89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