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六章 天赋异禀

第二……

------

树高林密,周围乌漆麻黑的,上那找吃的去?韩云摸着肚子四『处』张望。因为走得匆忙,衣物都没带,虽然是夏天,树林还是很冷。

周围转了两圈,无奈地回到原地,垂头丧气地坐下,饿得眼冒金星,越念起芽菜妹妹的好来,也不知芽菜现怎么样了,有吃的么?

咕噜!肚子出一阵闷响,二胡子睁开眼睛瞪了韩云一下,拾起琴墨的储物要带,一下子倒出一大团东西来,拣了一瓶子扔给韩云。韩云双目都瞪圆了,那小小的腰带里竟然能装下这么多东西,自己怎么就没现?

“这是什么?”韩云拧开瓶盖闻了一下,有种淡淡地香味。

“辟谷丹,一粒够了,小心撑死你!”二胡子淡淡地说了一句就不再理会韩云,拿出三块土灵石身『体』周围布了个简易的“不动法阵”,二胡子的身形消失三棱状的『黄』光。

韩云看得嘴巴大张,好一会才回过神来,从瓶子倒出数粒淡『黄』『色』的丹『药』,伸出舌头『舔』了一下,没有丁点味道。

“辟谷丹是什么鬼东西,这也能吃得饱肚?”韩云一口把三粒辟谷丹吞下。一股暖意腹扩散开来,竟然不饿了,韩云大喜,刚想再吃几粒。肚子突然胀得难受,糟糕!这东西还真不能多吃,韩云摸着胀鼓鼓的肚子,想放几个『屁』松动一下,却是怎么也憋不出来,难受得要死!

韩云拼命忍着没叫出声来,免得让二胡子看到了笑话。后来,双眼一翻,竟然晕了过去,那高高挺挺起的肚子巍巍壮观,像怀胎十月一般。

“不动法阵”打开,二胡子钻了出来,看到挺着大肚子仰面躺倒地的韩云,先是一愣,接着噗的一声笑了出来,骂道:“猪货,活该!”说完又钻回不动法阵。

当韩云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晨了,肚子也收缩了不少,现是怀胎五月了。可是韩云却是没空理回自己的肚子,因为他现了一个严峻的问题——二胡子不见了。

地上的储物腰带还,自己背着的剑少了一把,二胡子却是不知所踪了,韩云内心变得沉重起来,扯着嗓子吼了两声“二胡子”,回答他的是风扫过树梢的声音,还有远『处』一两声雄浑的兽吼。韩云理智地住了口,这样叫唤恐怕很快就会把妖兽引来。毫无疑问,自己被二胡子甩了!

“可恶的二胡子,竟然把小爷给甩了!”韩云内心很不是滋味,看来上次青鸟背上也是他把自己推下来的。韩云苦笑了一下,自己跟他是什么关系,人家凭什么要带着自己这累赘。韩云弯腰捡起地上的储物腰带扣腰上,这腰带竟然可以自动调整长短。

“好,只能靠自己了!”韩云把长剑背起,右手提着鱼『枪』,底气不禁足了些。

“你以为凭你一人可以出得了妖兽山脉?”一把冷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韩云猛地转过身来,面上露出一抹狂喜,接着又冷了下来,盯住二胡子那明亮的眼睛淡淡地道:“你不是走了么?怎么又回来了!”

QuanBen5(cOM)【全本网】

二胡子冷哼一声,他的确是想把韩云给扔这里自生自灭,自己悄然地离开,不过半途又折了回来,看到韩云竟然不知天高地厚,准备自己步行离开,不禁出声讽刺,心却是多了一分赞赏之意。

二胡子一言不地放出青鸾,自己坐了上去,冷道:“上来!”

韩云默言无语地坐了上去,青鸾腾空而起,不一会就入了云层,青鸾周围那青蒙蒙的光罩又打开了,把罡风给过滤掉。韩云心『情』不禁好了点,淡淡地道:“我们现上哪里?”

“你想到哪里?要是想回安宁村,我劝你还是别回去了!玄岚宗可是南辰八大宗门之一,你杀了他们的弟子,回去你就死定了!”二胡子淡声道。韩云一愣,问道:“南辰八宗是不是有一派叫水月宗?”

二胡子稀疏的双眉一挑,奇异地道:“你如何得知?”

韩云便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二胡子自言自语地道:“竟是天级水灵根,这下水月宗又要出一名奇芭了!”

“二胡子,天级水灵根是什么东西?”韩云好奇地道,看来芽菜到水月宗并不是什么坏事。

“灵根是衡量修真者资质的标准,拥有灵根的人才可以修炼,天级水灵根是水属『性』灵根的高级别,修炼速比常人快四五倍!”二胡子淡淡地道。韩云眼前一亮,心道:“芽菜这笨丫头都是天级水灵根,那我应该不会比她差?”

“二胡子,你看我是什么灵根?”韩云满怀信心地把手伸到二胡子眼皮底下,因为当初那水月宗的凶『女』人就是看了芽菜的手掌后哈哈狂笑的。韩云满怀期待地等待着二胡子扯开喉咙狂笑,然后吼出一种牛叉灵根的名字。

二胡子撇了撇嘴道:“我看不出!”要从手相上看出一个人的灵根属『性』和级别,必须会《五行望气术》,而且还得自己修为比对方高出一个层次以上。而另一途径就是通过试灵石测试。

韩云见二胡子看不出来,不禁失望地把手收回,暗道:“看来只有牛叉的人才看得出牛叉人的灵根!”

二胡子瞟了韩云一眼,淡淡地道:“你也想学修炼?”

韩云点点头,不想那是假的,自从见识了修真者的能耐后,韩云想得要命,而且现明白了芽菜以后会成为踏着飞剑上天入地的仙人时,心里既然高兴又妒忌。

二胡子沉默了一会,突然伸手拍了拍青鸾的背,那过滤罡风的光罩嗖的消失掉了。韩云措不及防下差点翻下去,急忙伸手想搂住二胡子的腰,可是二胡子像早有准备一般,向前移了一段距离。韩云搂了个空,慌乱猛地抓住青鸾背上的羽『毛』。青鸾吃痛,不禁嗖的加快了速,韩云整个人都要被吹得飘起来一般,要命的是很冷,坚持了大半个时辰,韩云终于抵受不住了,手上一松,从青鸾背上翻了下去……

当韩云再次醒来时,现自己经地面上了,青鸾一旁梳理着羽『毛』,二胡子却对面闭目修炼。

如是这般的连续飞行了半月有余,韩云终于有点习惯了高兴飞行,虽然还是很冷,但至少不用像以前那搂着二胡子的腰。这一天,两人终于到达了目的地北辰八十一峰深『处』。青鸟回到这里看起来极为快活,一头钻下了云层,向着下边一座山峰飞去。

二胡子收起青鸟,戴上头罩领着韩云来到一座建筑前,回头瞪了一眼乡巴佬一样四『处』张望的韩云一眼,冷道:“站这里别动!”自己进了殿。

不一会儿,殿走出了一名油光满面的年男子,一副市侩样子。年男子打量了韩云一翻,当看到韩云背上的一品剑器和腰间的储物腰带后,笑呵呵地道:“你叫韩云?”

韩云忙点了点头,向着大殿张望,这二胡子怎么还不出来!

“我姓周,你叫我周管事好了!”年男子道。叶钧忙露出个憨憨的笑道:“周管事好,请多关照!”

周管事见韩云傻乎乎的并不理会自己右手食指和拇指捻动的动作,不禁面『色』黑了下来,这小子明明背着一品剑器,还有储物腰带,看起来还是『黄』级上品的,怎么就这么抠门。

“跟我来!”周管事冷冷地道,说完转身走开。韩云一愣,这笑面虎怎么说变脸就变脸,快步追了上去道:“周管事,我们去哪里?二胡子呢?”

周管事不耐烦地道:“什么大胡子二胡子的,现带你去做入门测试!”

“哦!”韩云跟周管事后面,频频回头,却没现二胡子的身影,不禁叹了口气。

“嘿嘿,周管事,什么风把你吹来了?”一名二十岁左右的青年弟子迎了上来,细眉薄唇单眼皮,给人一种没睡醒的感觉。周管事皮笑『肉』不笑地道:“少废话,给他做个入门测试!”周管事一指韩云道。

大厅本来还围着几十名少年弟子都纷纷把目光投向韩云,韩云嘿嘿地笑着对大家挥了挥手。

“咦,来的都这么拽?”

“怕是高层的亲戚?你看他那储物腰带可是『黄』级上品的,而且还有一品剑器,不过这衣服倒是不伦不类,没有一点灵力……”

“呵呵,这位小师弟到这边来,例行测试一下!”那单眼皮青年笑呵呵地道。这黑小子竟然劳烦管事大人亲自领来,看来是来头不小。

韩云慌忙跟了上去,笑道:“这位师兄叫我韩云行了!”

“嗯,韩云!好名字,我叫刘汉!”单眼皮男子拿出一块五『色』条形『玉』柱放桌面上。这时那些弟子都不禁围了上来,看看这来的到底是什么货『色』。

“麻烦韩师弟握住这根东西!”刘汉客气地道。韩云伸出来手来握着那五『色』『玉』柱,瞬时光华齐放,五『色』『玉』柱的五『色』齐齐变深,并且猛地涨到顶端。

“哇!”一阵惊呼声响起。

“擦,天级金灵根……天级木灵根……天级水灵根……天级火灵根……天级土灵根……”

“哈哈……天级大草包!”不知谁喊了一声,现场的人都不禁哄堂大笑起来,有惋惜,有讥讽,有幸灾乐祸的。

韩云不解地望着刘汉,自己这么多天级灵根不是特牛叉么?比芽菜不知强多少倍,这些人为什么笑?嗯,一定是妒忌了!韩云得意地扭头笑了笑,露出整齐洁白的牙齿。

众人愣了一下,接着爆出加猛烈的笑声,躲窗外的二胡子摇了摇头,转身走了。那刘汉这才反应过来,嘿嘿地笑了笑:“韩师弟果然天赋异禀,天级五行灵根,测试过关了!”

“哄!”众人接着又哄笑起来。来了一个“全天级五行灵根大草包”的消息很快就修竹院不胫而走。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89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