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十二章 化灵净瓶

第二……

-------

韩云这才确定自己达到了炼气三层,这简直像做梦一般。

“化灵净瓶!”韩云这时才想通了其的关键,那灰『色』的瓶子一定就是那天追杀自己和二胡子那个辛岳口所说的“化灵净瓶”,可是他怎么知道这瓶子我身上?韩云想了很久也想不通其的关节,干脆不想了,不过可以断定,二胡子肯定不知道那“化灵净瓶”已经融入自己的『体』内,要不他肯定会逼自己『交』出来,这瓶子的好『处』对修真者来说无疑有着致命的吸引力。韩云暗自庆幸自己那天没有问二胡子有没有看到那灰『色』的瓶子,否则自己恐怕早就没命了。

韩云默默地理清了思路,这样就只剩下一个解释了,二胡子并没有抢到那“化灵净瓶”,其他门派的人却以为是他抢到了,便一路杀他,真正的“化灵净瓶”却是掉到河里,被那鲤鱼吞了,后便宜了自己。一想到二胡子背了黑锅,韩云的心『情』加大好起来。

韩云见天已经黑了,干脆等天亮再走,取出一株“活骼草”握右手,运起灵力修炼起来,果然,右手那混沌星空又亮了起来,把活骼草吸了进去,一个时辰后,活骼草就被完全分解成灵气被吸收融合了,手掌又多出一粒红『色』的『药』丸。

韩云大喜,真要这样,以后自己不用灵石,就用草『药』修炼就行了,而且吸收速比用灵石快了五倍左右,而且吸收的效率是分之。当初通过灵石修炼则有一半以上的灵气流失浪费掉了。

韩云又拿出一株活骼草握右手上,如法炮制地把活骼草吸收了。一株三品灵『药』的的灵气含量跟五块下品灵石的含量差不多,这样算来,那朵大白花应该是五品灵『药』,甚至是品灵『药』石,那就相当于上万,甚至数万的灵石。

韩云有点瞠目结舌,自己这不是吃了上万灵石了。事实上并没韩云想的那么夸张,高品灵『药』之所以珍贵是于它所蕴含的『药』力,而不是其的灵气。

韩云真正吸收了的灵气相当于一五十块下品灵石而已,不过这吸收的速和效率却是极恐怖的。天级单灵根的天才,一天多能消耗十块下品灵石,吸收效率也就分之十左右,相比之下韩云一个时辰就吸收了五块灵石的灵气含量,那么一天就是十块,而且还是分之吸收,那么韩云的修炼速就是天级单灵根天才的七倍,只能用妖孽来形容。当然,这高品灵『药』也不是时时都有的。

韩云当即又取出一株止血草试了一下,觉无论自己怎么催动,心手的混沌星空也不再出现,换了株二品的混元草试了一下,还是不行,看来三品灵以下的灵草,“化灵净瓶”都懒得鸟你。而那朵大白花能够引得“化灵净瓶”自己启动,可见品阶定然不低。

天『色』逐渐亮了,韩云顺着原路出了山『洞』,找了块巨石塞『洞』口,再把厚厚的藤蔓扯过来盖上面,这个隐秘的地方,『日』后要是有事也可以躲上一躲。

qUAnbEn5.Com全,本网

韩云回到住『处』,赫然现二胡子竟然就坐自己屋内。

“二胡子,你还敢来!”呲牙裂嘴地道,面上却是欣喜居多。二胡子锐利的眼光扫过韩云的的肩头,沙哑着声音道:“你受伤了!”

韩云心一暖,嘿嘿地道:“没事,碰上了一头一级黑风狸,被小爷宰了!”

二胡子瞳孔一缩,冷道:“黑风狸?”

韩云得意地把那头黑风狸尸『体』掏了出来,比划着描述自己如何如何的英明神武,“韩氏回马剑”一剑定江山等等。

二胡子的面『色』却是黑了下来,冷冷地道:“你竟然不知天高地厚跑到南峰北麓山谷!”

韩云一愣,无所谓地裂嘴一笑,露出整齐的一排白牙,嘿嘿地道:“那有什么的,你知道我这次找到了什么?呃……二胡子……”

二胡子站起来就向门外走去,冷冷地扔下一句话:“想死你就再去试试!”

韩云不解地望着二胡子的背影,郁闷地道:“这二胡子越来越怪异了,不会是“大姨夫”来了?”这下满肚子炫耀的话没了倾诉的对象了。

就这时,吴品的声音却是从外边传来了。

“韩云……”还没等韩云答应,猥琐的吴品便已经推开院门走了进来。韩云不禁皱了皱眉头,除了二胡子,韩云很反感别人不请自来般自己的住『处』随意出入。

“哈哈,还以为你小子挂了呢,前天来找过你也不!”吴品一见韩云便哈哈地笑道。韩云一愣,前天?难道自己那谷过了两天了!

“咦!黑风狸!你杀的?”吴品一眼就看到了地上的黑风狸。韩云略带点得意地道:“南峰北麓的山谷采『药』遇上了,顺手撂倒!”

吴品双眼倏地大睁,难以置信地道:“你竟然到了那里采『药』,那可是出了巡山弟子巡查的范围!你小子居然还活着,真是命大!幸好是一级妖兽,要是二级……咦……啧啧,我明白了,你小子竟然炼气三层了!天啊!你到底是不是“天级大草包”!”

韩云不禁脸一黑,吴品尴尬地嘿嘿一笑道:“那个……你是不是有什么奇遇了?”吴品眼闪过一丝妒忌。

韩云这小子来了不过一年不到,竟然达到了炼气三层,自己修炼已经五年了,才炼气四层,相比之下到底谁才是草包。

韩云心一凛,自己天级五行灵根的事人皆知,修炼速却是如此之快,要是没个合理的解释,必定会引起别人怀疑,要是让有心人盯上就麻烦了。

“那个……可能是我修炼比较刻苦的缘故!”韩云实找不出什么像样的理由,只好胡扯道。吴品眼珠一转,拍了拍这韩云的肩膀道:“不说这些,下个月就是半年一的临淇坊市,老大说带你去见识一下,我们也顺便购买点东西,恰好你又达到了炼气三层,正好看看有没有合适的飞行座骑!”

送走了吴品,韩云高兴坏了,有了飞行座骑就可以跟着柳小小等一同外出狩猎了,韩云很是向往这种生活,不过转念一想,又犯难了,眼下只剩五十二块灵石,一头一级下阶的白羽鹤也要三十块灵石,五十二块灵石真的买不了什么。

“『奸』商!”韩云黑着脸离开了测试殿,一三十二株止血草,三根二品天丝藤,十株二品混元草,刘汉竟然只肯给三块木灵石,还说什么友『情』价,韩云一气之下不卖了。

“呃……韩师弟,价钱可以再淡嘛,别走啊……”刘汉从大殿追了出来,韩云头也不回地走了,大不了到了临淇坊市再卖出去,价钱还高些。

韩云打听到那天布“活骼草”任务的老者住『处』,这长须老者住修竹峰山顶附近,可见其地位不低,而且住的是『洞』府,只有修为达到了筑基期才准许自建『洞』府,这是一种身份地位的象征。

『洞』府外面布置了一座“不动法阵”,韩云规矩地站『洞』府外面,小半刻钟,阵法打开了,那天的长须老者和一名面如冠『玉』的紫袍少年走了出来。

那名紫袍少年双目如电,眉似双刀,看起来十七八岁的年纪,竟有炼气层的修为。一身的装备让韩云有种想把他扒光的冲动,那套“紫府灵绸”套装水火不侵,防御力超变态,听说炼气五层以下修为绝难破开,无视品法器以下的法宝;再看他脚上那对“雷云靴”,能产生雷爆效果伤敌;腰间那储物腰带是玄级品,他背上的剑倒是看不出是什么级别,不过应该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这少年面前,韩云就觉得自己是纯粹的土包子,是青菜叶上的大青虫,是粪堆里的屎壳郎。

“罗少,真的对不住了,这筑期丹老夫还真是炼制不了,要不你找万剑门那老怪物!不过那老怪物可是个吃人不吐骨的主!”长须老者略带歉意地道,显然这罗少身份不简单。

紫袍少年明显面有不愉之『色』,拱拱手道:“那就不麻烦须前辈了,不过那定颜丹还得劳烦须前辈,还有三个月就是昭师妹生『日』,我答应过送她定颜丹的!”

长须老者面露难『色』,轻捋着胡子道:“这三品灵『药』定颜丹倒不难炼制,不过还缺乏一味四品灵『药』合垂莲!”

“这不成问题,下个月就是临淇坊市,到时罗桓一定弄回一株合垂莲,大不了到北辰总坊购买!”紫袍男子面现倨傲之『色』。

长须老者张了张嘴,终捋了捋胡子道:“那就等候公子佳音了!”

紫袍少年随便拱了拱手,转身离开,自始至终都没瞄上韩云一眼,或许他眼,韩云只是脚下的一只小蚂蚁,可有可无。

韩云撇了撇嘴,暗道:“得瑟个什么劲!不就是命好的富二代罢了!”

“你有什么事?”那长须老者对上韩云马上换了一种淡淡冷漠之『色』,还带着一股高高上的气势。

韩云也懒得跟他计较,当然,自己也没有跟人家计较的本钱。韩云干脆地掏出三株“活骼草”。

“咦,想不到你小子运气还挺好的!”长须老者收了韩云的活络草,随手抛过来一块『玉』简。韩云接过一看,确实是《初级炼『药』术》没错,收起『玉』简转身就走。

长须老者不禁暗暗奇怪,别人都是寻机会巴结自己,这小子怎么好像根本对自己不感冒呢,难道他就不知道『交』好一个炼『药』师作用很大么?

“等等!”长须老者叫住了韩云。韩云不解地转过身来,拱手道:“前辈还有事?”

“你知道老夫是谁么?”长须捋着胡子问。韩云不禁无语了,这老『骚』包叫停自己就为了这事,韩云果断地摇了摇头。

长须老者不禁释然,原来这小子是根本不认识老夫。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89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