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十四章 大姨夫又来了

第一

-----------

韩云痛得差点岔了气,幸好二胡子下手有分寸,要不这两脚非重伤不可。

“二胡子,干什么?你大爷的!痛死了!”韩云怒不可竭地站起破口大骂。

二胡子冷冷地盯着韩云,一手抹去储物腰带上的『精』神烙印,把里的灵石袋拿了出来,连同叶钧剩下的五十二颗灵石也不放过。

“二胡子,强盗!小爷跟你拼了!”韩云噌的抽出长剑扑了过去,当头一剑劈下,二胡子不屑地撇了撇嘴,身形一闪,已经兜到韩云身后,抬脚踹去。

韩云连续挨了几脚,气得暴跳如雷,又奈何不了二胡子,识趣地跳出老远,用眼神来攻击。

二胡子眼闪过一丝戏谑,把储物腰带扔地上,转身施施然地走了。

韩云『欲』哭无泪,打又打不过,骂了恐怕被打得惨,这二胡子喜怒无常,让人防不胜防啊。韩云只能把二胡子疯的原因归结为“大姨夫”来了。

垂头丧气地拾起地上的储物腰带,重打上『精』神烙印系腰上,这下别说防御套装,飞行座骑也泡汤了,该死的二胡子。

“呵呵!瑶儿,什么事这么开心?说出来让爹听听!”修竹峰峰顶一『处』『洞』府传出一声朗笑。

“嘻嘻,今天教训了一个猪货!”一名绿衣少『女』很没形象地仰坐蒲团上,手里拿着一个被咬了一小口的灵果。那对面的蒲团上盘膝坐着一名青袍年人,那人星眉朗目,身上自一股威严之气。

“猪货?”年男子皱眉道。

“格格!就是个猪货!”绿衣『女』子俏皮地道,只有父亲面前她才会表面出自然纯真的一面。

年修者笑着摇了摇头道:“你罗师兄近来都突然到炼气层了,你这丫头还是炼气八层,是不是经常跑出去玩了?”

“罗师兄是玄级金灵根的天才,人家怎么能跟他比!”绿衣『女』了撒娇道。

“就你这丫头鬼『精』,你是天级木灵根,为父还不清楚!偏偏还不让为父炫耀!”年男子宠溺地道。

“人家才不喜欢像罗桓那样出风头呢,昭瑶就是看不惯他那副德『性』!”绿衣少『女』嘟起嘴道。

“你这丫头!”年男子无奈地瞪了绿衣少『女』一眼。

韩云狼狈地回到竹楼小院,直呼倒霉,可是当看到放桌面上那灵石袋时,马上喜笑颜开,二胡子果然口『硬』心软,还是把灵石给小爷留下了。

韩云把灵石袋打开一看,里面总共二五十二块灵石,除以自己原来那五十二块,多出了两块,还全是木属『性』的。韩云不禁吸了吸鼻子,这二胡子对小爷确实不错,虽然人凶点,要是个『女』的多好。

叶钧掏出那《潜灵术》看了一遍,不禁暗暗叫妙,这潜力术竟然能把身『体』的修为隐藏了,自己想停那层就那层,不过是有条件限制的,第一就是表现出来的修为要比真实修为低,第二就是只能懑过修为比自己高出一个境界的修者。

(QuanBeN5)com(全。本*网)

例如炼气期的只能懑过筑基期及以下修为的人。韩云觉得这已经足够了,金丹期的修者对于韩云来说那传说的存,听说这修竹院的院主也不过是筑期后期。

韩云决定先练习《潜灵术》和《木盾术》,毕竟多一招防御术就多一分安全。接下来的半个月里,韩云把《潜灵术》和《木盾术》都修炼成功了。眼下炼气三层的修为倒没什么没隐藏的,只是那《木盾术》让韩云颇为得意,只要心念一动,身前便出现了一面绿『色』小盾,韩云试过用剑去砍,砍两剑才砍破,要是灵力足够,这绿『色』小盾能一直维持,不过凭韩云目前的灵力,只能维持小半个时辰。韩云对些已经很满足了,这时要再对上『阴』风狸,韩云绝对有把握完胜。

这一天应该是要出到临淇坊市的『日』子了,坊市半个月后开始,为期四天,从修竹峰赶到临淇山脉的淇水峰大概要十天时间。

韩云一大早就来到柳小小等人的院外,只见柳小小四人都准备好了。见韩云到来,吴品嘿嘿地道:“韩云,老大刚想让我去找你呢!”

“呵呵,不错!果然是炼气三层了!让柳姐刮目相看啊!”柳小小拿出粗壮的手韩云肩头使劲拍了拍。韩云嘿嘿一笑道:“柳师姐过奖了,还得感谢大家的二十块灵石!”

“哈哈,聂封给你的《春藤术》和《木刺术》练得怎么样了?咱狩猎队就缺一个会木系术法的人,你这一加入就刚好凑足五行了,配合起威力一定大增!”柳少少豪放地大笑道,『胸』前那绝世凶器一阵乱颤。

韩云极本没有时间去练习《春藤术》和《木刺术》,只好支吾地道:“还没练好!”

吴品嘿嘿地笑道:“我就说呢,这小子怎么可能半个月内学会两门术法,我当初可是花了一个月才学会《扬尘术》,那《落石术》是学了两个月!”

“没事,离下次狩猎还有一段时间,慢慢练!”张吕安慰道。

“嘿嘿,没错,四个月内你一定会学会的!”吴品挤挤眼道。柳小小瞪了吴品一眼,骂道:“一边去!你以为人人都像你这么笨,五年还是炼气四层,韩云一年就炼气三层了!”

吴品面红耳赤,又辨驳不得,不禁瞪了一面无辜的韩云一眼。一直没出声的聂封淡淡地道:“我们出!”

“好,马上出!”柳小小对聂封倒极为尊重,对聂封说话时,语气也温柔下来。韩云看了一眼聂封的身材,再比较一下柳小小,不禁小汗了一把,两个聂封的『体』积加起来恐怕才比得上柳小小。

“韩云,你跟吴品同乘一骑,学习一下驾驭技巧!”柳小小吩咐道。吴品不禁苦下脸来,没办法,谁叫四人之他修为低,自然也是地位低了,地位低就是受压迫的对象!

四头白羽鹤,一头白头雕冲天而起,直入了云霄。

柳小小那白头雕是二级上阶战斗类座骑,霸气外露,锐利的双眼『精』光闪闪,能『日』夜飞行。四头白羽鹤都惧怕地离开白头雕一段距离。

吴品倒是毫不藏『私』地把驾御座骑的技术告诉韩云,反正这也不是什么秘密。韩云上手很快,还试驾了一段距离,过瘾极了,只是这种白羽鹤不够威武,韩云打算买一头柳小小那样的白头雕,可是一听价格不禁打消了念头,五块灵石,韩云把自己卖了也没有。

飞了小半天,吴品那白羽鹤已经『体』力不支了,毕竟只是一级妖兽,背着两个人已经到了极限,韩云便换乘到张吕的白羽鹤上。如此轮换了几圈,太『阳』快要下山时才出了八十一峰的范围。

五人放低了飞行高,一『处』开阔的山坡上降落,这里已经是八十一峰外围了,渐渐出现凡人居住的村落,众人打算此过一夜,明天继续赶路。

柳小小四人分工很明确,聂封驾着白羽鹤四周查探警戒,吴品则山坡上构建防御阵法,韩云和张吕则被派出去捡柴草,柳小小居指挥。

天完全黑下了,山坡上点起熊熊篝火,不得不说,吴品这家伙布阵还真有一手,一个连环的“不动法阵”很快就布好了,这阵法布置起来得三十块土灵石。韩云不禁好奇地道:“柳师姐,这已经出了八十一峰的范围,用得着这么小心么?”

“嘿嘿,韩云,这你就不懂了,小心驶得万年船,修真界是弱『肉』强食的世界,有时候人比妖兽加可怕!一不小心,被人吞了骨都不吐!”张吕一边朝火堆扔柴禾,一边道。

柳小小点点头,以大姐姐的口吻教训道:“韩小子,别怪姐不提醒你,踏上修真这条路再小心也不为过,要不是小心谨慎,你柳姐我早就化作一坯『黄』土了!”说完回忆般望着熊熊燃烧的大火。

这时,头顶『处』传来一声鹤鸣,聂封骑着白羽鹤回来了,盘旋一圈落地,不过聂封的面『色』倒是不太好看。

“封哥,怎么了?”柳小小不禁上前问道。韩云等都把目光投向了聂封。

聂封面『色』凝重地道:“附近几个村庄的人都死光了!”

所有人同时变『色』,韩云拳头捏紧,问道:“怎么死的?兵祸么?”

聂封摇了摇头道:“这些人死得很怪异,身上没任何伤痕,都安安静静地躺自家『床』上,像睡过去一般,要不是身上的『肉』开始腐烂变质,还真看不出已经死了!”

“我去看看!”韩云举步就走,吴品一把扯着韩云的衣服,摇了摇头。柳小小犹豫了一下,点头道:“我们去查看一下,要是邪修作崇就顺便清理掉,免得祸害多村庄!”

韩云松了口气,要是柳小小决定不理会,韩云得重考虑是不是应该加入了。

“韩云,你留这里看护阵法!有事把通讯『玉』简捏碎!”柳小小不由分说地把『玉』简塞到韩云手。

“可是……”

“别可是了,你没飞行座骑,要是出事逃走也不方便!”柳小小摆摆手道。

韩云只好点头答应了,柳小小四人驾上飞行坐骑上了天空,向着离山坡数里外的村落飞去,很快就隐没黑暗当。

韩云火堆旁坐下,无聊地撩拔着柴火,四周围漆黑一片,静得出奇。韩云心升起一股强烈的不安,黑暗似乎有一对『阴』森的眼观察着自己。

韩云想了想,从储物腰带掏出十二块土灵石,原来连环阵法的基础之上加了三连环,不动法阵的光芒又亮了许多。看着那『黄』蒙蒙的阵法光罩,韩云心里踏实了点,走回火堆旁坐下。连环的“不动法阵”,就算是筑基期的修为想破开也不是一时半刻的事。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89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