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二十四章 怀疑

第二……

----------

韩云想都不想,就地侧滚,回身掷出一张冰箭符,同时施放了一招《木盾术》。

噗!冰箭击一面『黄』『色』小盾上,与此同时,韩云刚才藏身的地方被一堆石头打得尘土滚滚。

“是你!”韩云又惊又怒,这人竟是卖紫凰给自己的那名御兽门短须老者,自己竟然被他不知不觉摸近身边都不知道,难道他紫凰的封印手镯上做了手脚?

“嘿嘿,小子,没想到?乖乖把储物腰带,还有那件斗蓬给老子,可以饶你一命,否则……嘿嘿!”短须老须抽出一把长剑,看样子也是上品法器,跟韩云的配剑一个级别。韩云不禁暗暗捏紧了拳头,短须老者的修为起码有炼气八层,比自己高得多,正面『交』锋自己是必死无疑。

“好,我可以把储物腰带和斗蓬给你,但你必须后退五十米,我把东西放这石头上面!”韩云咬牙道。

“嘿嘿,别想耍花样,你没得选择,按老子说的去做,否则死!”短须老者冷冷地道。

“那你去死!”韩云一扬手,两张火球符掷了出去。坊市上,韩云就买了五张火球符,两张冰箭符,昨天晚上又从孔三那里得到了五行法符各七八张,就不信掷不死这短须老头。

轰!轰!轰……

“小子,看你身上还有多少法符!”短须老者气急败坏地吞了一粒回灵丹,那暗淡下去的『黄』『色』小盾瞬间又恢复了光芒。

“小爷的法符多的是,没一千也有八,你慢慢享受!”韩云掷出两张落石符击打那土盾上。这一下倒是提醒了短须老者,自己为什么要站着挨打,一扬手喝道:“落石术!”

雨点般的石头砸向韩云的木盾,轰,轰!连续两记,韩云身前的木盾轻然破碎。

“嘿嘿,小子!去死!落石术!”

大蓬的石块轰然罩下,韩云脚下力,疾风靴动,箭一般向后跃开,可『胸』口还是被一块拳头大的石头打,不禁心血翻滚,向后倒退了十多步。

“咦,小子身上还有好东西!嘿嘿!”短须老者不惊反喜,抽身急扑而上,手长剑向着韩云脖子抹去。韩云大喝一声,挥剑架住,当!一声大响,韩云手长剑『脱』手飞出。

“死!”短须老者狞笑着当头一剑削下,这一剑要是砍着了,韩云这脑袋恐怕要被劈成两半了。那凛烈的剑风刷得头皮麻,韩云目光一寒,手掌黑光一闪已经多了一把暗淡无光的匕,不要命一般向着短须老者『胸』口刺去,这纯粹是以命换命的打法。

“找死!”短须老者怒喝一声收剑横格,同时抬脚踹向韩云的『胸』口。

叮!蓬!

短须老者的长剑被削成两截,与此同时,韩云整个人被端得倒飞出去,重重地摔倒地上,吐出一口鲜血不动了。短须老者不觉擦了把冷汗,骂道:“该死的小子,身上的好东西真多!”双眼放着贪婪的光芒走过去。

QuanBen5(cOM)。全*本*5

“不对!”短须老者突然停住了脚步,自己这一脚虽然踹得很重,但刚才这小子被落石击才后退几步,不会是想装死诈我?

“嘿嘿,小子,还挺狡猾的,想装死!那你就死!落石术!”短须老者刚想再一记落石术把韩云的脑袋给砸扁了,身后突然劲风扑到。

短须老者一惊,转身一剑削出,叮!那断剑正好把一记“木刺术”挡开,只见一名绿衣少『女』正亭亭地站石头上,一双亮如秋水的眼睛隔着面纱冷冷地盯着短须老者。

“道友,老夫劝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免得惹祸上身!”短须老者面上露出凝重之『色』,因为这名『女』子身上散出来的气势也是炼气八层。

“如果我偏要管呢!”绿衣少『女』声音如『黄』莺出谷一样动听,可是语气却没有一点儿感『情』,冷得像冰块一样。

“老夫是御兽宗的弟子霍浑!”短须老者把名号给亮了出来,希望能让对方知难而退。

绿衣少『女』默不作声,显然衡量着厉害关系,后淡淡地道:“我可以放你离开,马上滚!”

短须老者一愣,接着哈哈狂笑起来:“好笑,让我滚!那倒要看看你有没有那个能耐了!”

绿衣少『女』轻轻地摇了摇头,淡淡地道:“那你只好去死了!”

话音刚落,短须老者只觉后腰一痛,惨叫一声回身一剑削去,不过削空了,后面早没了韩云的身影。

“你……”短须老者后悔得要死,怎么就把那小子给忘了呢,啪的一声响跌倒地上鲜血把地上的落叶都染红了。

绿衣少『女』轻摇了一下头,淡淡地道:“出来!”

等了一会也没听到回音,不禁皱了皱眉头:“下修竹院昭瑶,对阁下并没恶意!”

昭瑶侧耳细听了一会,突然前方十多丈远的地方凭空出现了一头紫羽大鸟,飞快地腾空而起,钻进云层不见了!

昭瑶一愣,狠狠地跺了跺脚,骂道:“胆小鬼,还冒充什么金丹期前辈,连炼气八层的人都打不过!”

昭瑶把霍浑的储物腰带解下,一脚把尸『体』踢进荆棘丛,这人御兽宗虽然是个不入流的弟子,但要是惊动了御兽宗也是个大麻烦。昭瑶刚想离开,一眼扫到远『处』的树下有一把长剑,走过去捡起来,不禁心头一震,这剑怎么这么眼熟,反转剑身,现剑把上果然刻着“玄岚”二字。

那人是玄岚宗的弟子?昭瑶『迷』惑了,南辰门派的弟子竟然跑到北辰参加临淇坊市?昭瑶从储物腰带拿出另一把长剑对比了一下,果然是一模一样,这剑显然是玄岚宗内部供应给派内弟子使用的。

上次南辰安宁村捡了两把,一把韩云这猪货那里,一把昭瑶自己拿着。昭瑶突然心头一震:“那黑袍人不会是韩云这猪货?不过他哪来的隐身衣和三级上阶飞行座骑,不可能!”昭瑶很快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哼,不管了,回到修竹院再去问这猪货要剑,如果没有,那就……”昭瑶咬了咬银牙,有种被欺骗般的感觉,放出青鸾走了。

昭瑶刚走,就有一头四级妖兽遁着血腥味摸了过来。

韩云忍着伤势兜了个大圈,从另一个方向接近淇水峰,离淇水峰十多里的地方换了坐换,把黑斗蓬也『脱』了,乘着白羽鹤返回延年村当。刚回到院迎面就遇上了罗桓和昭瑶两人走了出来,韩云拱了拱手站到一边,罗桓不屑地冷哼了一声从韩云身边走过。

“你哪里去了?”昭瑶淡淡地道,一对眼却炙炙地打量着韩云,眼多了一丝疑惑。

韩云木然地道:“四『处』逛逛!昭瑶姐管得还真宽!”

“你……很好!”昭瑶点点头,跟韩云擦身而过,韩云闻到一股熟悉的淡淡幽香,不禁轻轻地吸了吸鼻子。

“哈哈,罗桓,昭瑶姑娘,原来你们这,让本少一顿好找呢!”只见一群人簇拥着万里包走了过来。昭瑶不禁皱起了眉头,这万里包『阴』魂不散的,真是可恶,要不是顾忌会给修竹院带来灭门之灾,昭瑶真想把他给一剑杀了,昨晚要不那黑袍人,自己恐怕已经遭了此人的涂『毒』。

罗桓面『色』有点尴尬地迎上了上去:“万里少门主找下何事?”

“嘿嘿,找你只是顺带的,本少门主要是来找昭瑶姑娘的!”万里包笑眯眯地凑了上来,右手腰带上一抹,已经多了一个『玉』盘,『玉』盘上正是那株合垂莲,韩云心扑通地跳了一下。

这时柳小小等人也听到声音走了出来,万里包贱贱一笑,越多人看自己就越有面子,潇洒地举着那盆合垂莲递到昭瑶面前道:“昭瑶姑娘,下一见昭瑶姑娘就惊为天人,茶饭不思,这合垂莲是本……下一片心意,昭瑶姑娘万勿推辞!”

韩云差点吐了出来,这货面皮真够厚的,来『阴』的不行就来明。正当大家以为昭瑶会断然拒绝的时候,昭瑶却是伸出一对白如出水青葱的柔荑捧过那盘合垂莲,淡淡地道:“少掌门真的要将这盘合垂莲送给我,那可是五万灵石换来的?”

万里包先是一愣,接着大喜,早知道这妞吃这一套,自己就不用费事派孔三去掳人了,大把灵石掷过去,掷得这美得能掐出水来的妞儿宽衣解带,自荐枕席了。

“嘿嘿,昭瑶姑娘说笑了,莫说五万灵石,就逄是十万万,我万里包也不放眼里!”万里包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那些随从也适时地拍起马『屁』来。

罗桓面『色』变得极为难看,韩云奇怪地看了昭瑶一眼,韩云虽然不怎么喜欢这昭瑶高高上的嘴面,现见她接受了万里抱的花,心里却是有点怪怪的,似是不满,又好像是不屑。

“这合垂莲我收下了,万里少掌门请回!”说完揍着『玉』盆头也不回地走了。

万里包『迷』醉地看着昭瑶的摇曳的腰肢翘臀,嘿嘿地道:“不客气……呃……怎么走了!”

罗桓眼闪过一抹杀机,勉强地笑了笑道:“少掌门果然出手阔绰,不是我等我可比的!告辞!”说完转身追赶昭瑶去了。

“站住!”万里包喝道,罗桓身形一僵,转过头来,谄笑道:“少掌门还有何事?”

万里包上前了几步,好整以暇地道:“罗桓,以后不准你打昭瑶姑娘的主意,她注定是我万里包的『女』人,如果你敢动她一根头,嘿嘿……后果你知道的!”说完示威般扫了韩云等人一眼,领着一帮狗腿子大摇大摆地走了。

罗桓面『色』一阵红一阵白,牙齿都要咬碎一般,恶狠狠地瞪了韩云等人一眼,扭身拂袖而去。

韩云嘿嘿地道:“恶人自有恶人磨,平时只会欺凌同门,一遇到后台『硬』的就软蛋了!”

啪!后脑被柳小小敲了一记,韩云痛叫一声回头叫道:“老大,干嘛打人!”

“打你还算轻了,你小子偷偷跑哪去了,害我们把整个淇水峰都找遍了,还以为你让赤炼宗那帮浑蛋给做了,我们正想杀上门去呢!”柳小柳恼喝道,显然是气得不轻。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89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