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三十章 包藏祸心

第二……

------------

“痛死我了!他大爷的!”韩云只觉得五脏腑都翻转过来,突然感觉气氛不对,扭头一看,只见昭瑶正提着长剑冷冷地看着自己。

“咳……咳!怎么回事?小『女』娃,你竟然胆敢一个人来猎杀青翼蛇!”韩云沙哑着声音,一边咳嗽地爬起来。

昭瑶仍然是一言不,目光变幻地盯着韩云,韩云心里『毛』了,把斗蓬的斗罩扯得低一些,走到那青翼蛇旁拔起“斩魂”。

“这条青翼蛇算老夫送给你!”说着大摇大摆就想离开。

“站住!”昭瑶冷声喝道,韩云身形一僵,转过头来淡淡地道:“你还有事?”

“延年村救我的那人是不是你?”昭瑶略显『激』动地问道,心『潮』起伏,不知是什么滋味,是装作不认识,还是马上揭穿他,并且一剑杀了这『色』胆包天的猪货。

韩云装傻地道:“老夫没那份闲心跑到延年村救人!”说完快步转入另一条岔道,急急跑远,终于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软倒地上,青翼蛇临死奋力一摔之力非同小可。韩云刚才『硬』撑着,现才觉得脊梁骨像折了一般,内脏都有不同程的震伤,经脉阻滞,提不起一丝灵力,这也是刚才会现出身形的原因。

韩云咬着牙把隐身衣给『脱』了,倒出两粒止血丹服下,就地盘脚坐下运起《青木修》功法一点理顺经脉。

昭瑶呆呆地站原地,心五味陈杂,这自以为是的猪货到底想隐瞒到什么时候,不就是一件隐身斗蓬么,难道我昭瑶还会抢夺他的不成。

其实韩云不肯表露身份主要原因是他不想让昭瑶知道是自己救了她,他要凭实力把昭瑶给追到手,而不肯沾上一点感『激』报答的成分,当然,不想暴露自己的底细也是原因之一,韩云还是喜欢低调,扮猪吃老虎,暗打闷棍,闷声财。

“昭师姐!”柳小小刚好从另一条通道转了出来,看到昭瑶静静地站鲜血淋漓的青翼蛇旁边,不禁吓了一跳,仔细一看,现青翼蛇竟然死了才松了口气。

“你杀了青翼蛇?”柳小小震撼地扫了一眼四周,这里只有昭瑶一人,不是她还有谁,这也太不可思议了,青翼蛇可是四级阶妖兽,筑基期的实力。

昭瑶摇了摇头,淡淡地道:“我没那个本事,是一名穿着黑斗蓬的前辈杀的!”语气带着一点怪异,又好像是斗气。

柳小小一愣,又扫了一眼四周,那前辈恐怕已经走了,不过奇怪的是对方竟然没把这青翼蛇收走,这起码值个七八千灵石,这还是单卖尸『体』的价格。要是把他变态的蛇鳞剥下制成护甲,起码是件下品灵器,这价格就要翻倍了,当然这还得算上加工费,那四级妖核也值个三千多灵石呢,那人竟然那么大方,杀了青翼蛇后就离开了。

不过柳小小再看了一眼昭瑶那顷城的容貌时,仿佛明白了几分,长得好看就是吃香。

QUaNbEn5.com【全本5】

昭瑶提起长剑青翼蛇小腹内取出那枚蛇胆,又头部位置挖出一枚淡清『色』的妖核收好,淡淡地道:“这蛇尸你拿去!另外这是一千灵石!”说着扬手把一个灵石袋扔了过来。

柳小小接过灵石袋坚决摇了摇头道:“灵石我收下了,这蛇尸我不能要!”

昭瑶眼闪过一丝赞赏,也不勉强她,自己把那七八丈长的蛇尸收好。

“昭师姐,你有没有看到韩云那小子?”柳小小这才醒起自己是来找韩云的。昭瑶目光一凝,冷冷地道:“你好像对韩云特别关心?”

柳小小一愣,有点纳然地道:“昭师姐为什么这样问,有什么不妥么?”

昭瑶自己也是微愣,我这是怎么了?昭瑶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问,只是见到柳小小关切地问起韩云,心里莫明其妙的一阵不舒服,于是『脱』口便问了出来。

“没什么?我只是奇怪你其他人不问,偏偏问起他而已!”昭瑶淡淡地道。柳小小奇怪地看了昭瑶一眼,解释道:“韩云那小子不久前还跟我一块,后来他急匆匆地跑去找聂封等,结果我们便走散了!”

昭瑶不禁释然,点点头道:“他们都没事,不久前我还见着,只是为了躲壁青翼蛇走散了,应该就这山『洞』,找一找便是了!”说完率先向着韩云消失的岔道走去。

“昭师姐,你面纱!”柳小小提醒道,这昭瑶师姐的脸蛋自己看着也砰然心动,何况那帮兔崽子。昭瑶想了一下,还是把面纱给披上了。

两人走出不远就看到盘腿坐地上治伤的韩云,柳小小大喜扑了过去:“韩小子,让姐一顿好找,你小子跑得比鬼还快!”

“别动他!”昭瑶低喝一声,柳小小急忙停下来,这才觉韩云是疗伤。昭瑶静静地盯着韩云那张黑黑的脸,真想一剑把这猪货杀了干净。

“昭师姐,你这里照看着,我去找聂封他们!”柳小小看到韩云并没什么大碍便道。昭瑶微微点了点头,柳小小便快步走开了,正运功的韩云差点急得喊出声来,气息一乱,灵力不禁四『处』乱窜。

就这时,一股同属『性』的灵力从气海『穴』缓缓地输了进来,引导着韩云那正四『处』乱窜的灵力归为一股,沿着功法路线运行。

韩云慢慢地平静下来,起初还担心昭瑶会柳小小走后,不由分说地给自己一剑,要是这样窝囊挂了,韩云真是死不足惜呢。幸好昭瑶并没杀自己,反而助自己治伤,这是不是意味着她不追究那事了。韩云这一胡思乱想,差点又岔了气。

“静心归一!”昭瑶冷喝一声道。韩云不禁出了一身冷汗,急忙收敛心神,抱元守一,催动着灵力修复受损的经脉。昭瑶和韩云修炼的都是木系功法,两人的灵力有共通属『性』,所以效果很明显。

罗桓纳闷极了,怎么熊霸他们还不出现呢,这时候是各个击破的好时机,熊霸那蠢货不会是害怕,所以不敢进山『洞』。

“嗯?”罗桓刚转过一道岔道就看到前方地面上坐着两人,仔细一看,不禁妒火烧,深深地吸了口气,轻轻地走了过去,觉昭瑶原来正给韩云疗伤。

罗桓看到昭瑶那纤纤『玉』掌正按韩云的『胸』口,心极不舒服,恨不得一掌把韩云拍死。罗桓看着昭瑶地白皙的后颈,不禁咽了口口水,颤抖着伸出手去,伸到一半又缩了回来,表『情』既害怕又『激』动。

昭瑶几乎是跟罗桓一起长大的,罗桓从小就把昭瑶当成自己心目的『女』神一般,别的弟子要是敢跟昭瑶多说一句话,他都会毫不留『情』地揍他,甚至杀掉,其强烈的占有『欲』,也导致了昭瑶讨厌他,总是想办法避开他。

上次昭瑶就是为了躲避他才『独』自一人跑到南辰,正好碰上南辰的修真者抢夺什么“化灵净瓶”,听说是一名散修猎妖海得到的,凭借化灵净瓶,这名散修为突飞猛进,引起了同伴的注意,结果便引了夺宝风波,消息传了出去,南辰修真界闻风而动。

机缘巧合下,被昭瑶夺得了“化灵净瓶”,但也受到了各派的追杀,后安宁村遇上了韩云。当然,昭瑶那化灵净瓶是假的,真的化灵净瓶被韩云从鱼腹捡到了。

言归正传,昭瑶越是躲着罗桓,对罗桓不冷不热,罗桓对昭瑶就越是『迷』恋,那股强烈的占有『欲』越积越厚,这时只见自己一伸手就可以得到了,那股念头便疯狂地生长起来。

“把姓韩的杀掉!再把柳小小他们也干掉,这事神不知鬼不觉,事后生饭煮成熟饭,昭师妹就算恨上一段时间,也就认命了!”罗桓再次把手伸身昭瑶的后心,两人正是运功的关键时刻,罗桓修为又高,来到两人身边。昭瑶和韩云都浑然无所觉。

“罗师兄,你想做什么?”一条人影从拐角『处』转了出来,正是聂封,罗桓倏的收回手,那刚鼓起的勇气一下子散了,眼神一阵慌乱后很快就平静下来,淡淡地道:“昭师妹正给韩云治伤,本少正想助一臂之力!”

聂封闪过一丝嘲讽,望了一眼盘坐地上的韩云和昭瑶,点点头道:“我看不用了,罗师兄冒失帮忙反倒不好!”

“这正是本少犹豫的原因!”罗桓背起双手淡淡地道。聂封暗暗撇了撇嘴,其实聂封早就到了,看到罗桓站昭瑶身后,面『色』变幻,像极力挣扎着什么,于是藏拐角『处』暗暗观察,待看到罗桓伸出手去才故意唤了一声。

这时绝不能拆穿逼急他,要不罗桓一起狠来,自己又不是他对手,那就真正糟糕了,待见到罗桓故意遮掩,聂封才松了口气,自己也佯装不知。

“柳小小他们呢?”罗桓其实并非没有想过把聂封也一起做了,但又担心柳小小等突然赶到,自己没把握一并把他们四人都击杀了,否则走了一人都会影响老爷子的大计。

聂封轻松地道:“他们马上就来,吴品受了点伤,走得慢点!”聂封的心都不禁提了起来,其实他是胡乱摸到这里来的。罗桓并没怀疑,吴品受伤时他也场。

两人静静地等了半个时辰,这时罗桓有种被骗了的感觉,看了一眼对面正一脸轻松的聂封,又有点拿不准了。聂封看似轻松,其实心都要提到嗓子眼了,手里暗暗捏着两张火球符。

“聂封,你不是说柳小小他们很快就来么?”罗桓冷声道,灵力隐隐有鼓荡之势。

恰这时,一条通道外传来了杂乱的脚步声。聂封急忙叫道:“我这边呢!”

那条通道的脚步声变得急促起来,很快张吕就扶着吴品钻了出来,一见聂封等人不禁大喜。

“聂师兄,终于找到你了!”吴品大声道。聂封打了个眼『色』,点点头道:“老大呢?她不是和你们一起么?”

吴品一愣,刚想说“我们没见到老大”,倒是张吕机灵,看聂封面『色』不对劲,急忙抢先道:“老大有点事耽搁了,很快就来!”

聂封不禁打了个赞许的眼『色』,罗桓有点异惑地看了三人一眼。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89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