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三十二章 拜师炼药

第一……

------

从临淇坊市回来已经过去了一个月的时间,韩云都闭门修炼,虽然灵力修为上并没什么大的进展,但灵力运用上又上了一个台阶,而且“春藤术”和“木刺术”也初见成效。

这一天韩云正院子练习“春藤术”和“木刺术”,一名陌生的弟子来到韩云的院外。

“你就是韩云?”这名炼气五层的弟子一进门就居高临下地道。韩云皱了皱眉头,淡淡地道:“正是,师兄有事?”

“须灵子老前辈让我叫你到他『洞』府一趟!”这名弟子眼闪过一抹妒忌,面上却始终保持着倨傲之『色』。韩云不禁愣了一下,须灵子老头找我?不会是想让我给他寻找灵『药』!要真是这样,那小爷正好有借口下山。

“这位师兄,须灵子老前辈找我何事?”韩云随口问道。那名弟子冷冷地道:“去了便知!”说完转身走了。

韩云也懒得跟他计较,关上院门,向修竹峰顶走去,因为上次来过,所以韩云很快便来到须灵子『洞』府前。

『洞』府前的“不动法阵”自动打开,须灵子老头那颇有特『色』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

“小子,快滚进来!”

韩云便举步走了进去,瞬时觉得淡淡的灵气扑面而来,只见这里是个多平方的院子,按八卦方位植了十株巨大的聚灵木,而灵木之间的位置是一畦畦的常见灵『药』,间留有行走的通道。

韩云的目光落聚灵木间用『玉』盘栽种的灵『药』,眼神变得炙热起来,因为那株“合垂莲”也赫然就其,而且绝对是淇水峰拍卖会上出现的那株,因为韩云脖子上的黑『玉』牌子热了一下。

再看周围那四盘灵『药』,从那散出来的灵气气息程来看,也是四品灵『药』,韩云认出了其三种,分别是凝形草、纯舌兰、补『阴』葵、还有一种长得比较猥琐的灵『药』韩云记得不是很清楚,好像叫“元『阳』芝”还是“顶『阳』芝”什么的。反正都《品灵『药』图志》有记载。

这几种『药』都是炼制定颜丹的主『药』,看来须灵子是准备炼制定颜丹了,不过韩云记忆应该还缺一种灵『药』,当时韩云也只是匆匆扫了一眼定颜丹的成分,所以也记得不是很清楚。

“韩小子,愣那干嘛,没见识,四品灵『药』也没见过么?快点滚进来!”须灵子的声音『洞』传了出来。韩云急忙穿过『药』田,进了山『洞』之,迎面就感觉到一股热力逼人而来。

只见这山『洞』足足有五十多平方大,『洞』底『处』是一个巨大的火炉,完全是按照地形开凿出来的,炉正燃着微弱的淡『黄』『色』火焰,炉上架着一只三足『药』鼎,足有半人高,恐怕有三四斤。

头胡子乱蓬蓬的须灵子正一堆『药』瓶罐子傍忙碌着,面上满是疲惫之『色』,不过双目却是神采奕奕。

“前辈找弟子何事?”韩云拱手行礼道。须灵子放下手的『药』瓶,捋了一把胡子转过身来瞪着韩云,那对不大的眼珠骨碌碌地转着。韩云不禁后退了一步,这老头想打什么鬼注意。

QuanBen5(cOM)全,本网

“韩小子,那《初级炼『药』术》你看了没有?”须灵子劈头便问。韩云点点头道:“看了!前辈你想要回那『玉』简?”

“呸,老夫是那么小气的人?既然看了,那老夫问你几个问题如何?”须灵子好整以暇地捋着胡子道。韩云摸了摸下巴,这老头葫芦里到底卖什么『药』?

“前辈问?不过小子愚鲁,恐怕回答不上!”韩云小小地虚伪了一把。须灵子很满意韩云的虚伪,砸了砸嘴道:“炼『药』主要的是什么?”

韩云差点喷了,强忍住笑道:“当然是人啦,前辈那《初级炼『药』术》批注得很清楚!”

“嗯,说得好!知道为什么是人么?”须灵子微眯着眼道。这不是废话么!韩云装出恭敬的样子道:“人乃是炼『药』的关键,火候的掌控,『药』量的调制,『药』『性』的搭配都要人来完成,这也是前辈批注的!”

须灵子微微点着头,一副孺子可教也的样子,慢调斯里地道:“那么作为一个炼『药』师要具备什么条件!”

韩云机械地道:“认『药』,识火,再就是修为!”

“嗯,很好!认『药』,识火势,修为都得靠个人刻苦积累和修炼得来!重要的就是认『药』和对火的熟练掌控!至于修为,作为炼『药』师,修炼的时间自然少了,所以大部分炼『药』师的修为并不高,但要炼制出高品级灵丹,修为又必不可少,所以高级炼『药』师实大太少了,纵观天辰界,山河界,有高级炼『药』师称号的屈指可数啊!”须灵子老头说着说着不禁感慨起来。

韩云不禁翻了翻白眼,这老头不会是闲得蛋痛,找小爷聊天的?

只好配合地道:“那咱天辰界有多少名高级炼『药』师?万剑门那位萧相子是不是?上个月临淇坊市拍卖的筑基丹就是他炼制的,罗师兄花了一万千灵石才拍得!”

须灵子怪眼一翻,不屑地道:“萧相子算哪根葱,前两年还跟老夫一样是初级炼『药』师,不知走了什么狗屎运,偶然炼制出了筑基丹才侥幸升级……什么?一万千灵石?蠢货蠢货啊……”须灵子眼满是**『裸』的的妒忌。

“咳!”韩云轻咳了一声打断了须灵子那一连串的“蠢货”。须灵子这才回过神来,搔了搔头:“刚才说到哪了?”

韩云恭敬地道:“蠢货!”

“对!蠢货……别提那蠢货了,咱说说萧相子那牛鼻子,话说当年我们都是初级炼『药』师,他不知走了什么狗屎云……”

“前辈这已经说过了!”

“别打岔!”须灵子瞪了韩云一眼,然后说了一大通,当年萧相子如何低声下气地向自己请教,后来却是变了副嘴面,一朝得意就目无人等等,韩云差点就睡着了。

“待老夫炼制出定颜丹,老夫便何以到联盟公会申请级炼『药』师称号,到时一粒定颜丹拍他个三四万灵石……”须灵子老头两眼都放出光来。韩云打了个呵欠:“前辈,说了那么多还没说咱天辰界有多少高级炼『药』师呢!”

须灵子不满地瞪了韩云一眼,捋了捋胡子道:“两个!北辰烈『阳』门的铁钟子,南辰枯木宗的神木子,两人并称“南神木北铁钟”,威风得很!”语气满是崇拜,还有一点酸溜溜的感觉。

“南神木,北铁钟,听来确实很威风!”韩云低声念道。须灵子嘿嘿笑道:“这两人修为都达到神丹期,加上炼『药』师的身份,就算各派元婴期,甚至化神期的老怪物都敬他们三分!所以说我们炼『药』师还是极有前途的,重要的是很有钱途!”

韩云不禁一愣,有点明白了须灵子老头今天叫自己来的目的了,这老小子抹不下面子先提出收自己为徒,所以才拐弯抹角的说了一大通,想让我主动拜他为师。

“嗯,确实挺有前途的,前辈要是没有其他事,弟子告辞了!”韩云装傻充愣道。须灵子差点把胡子都拈断了几根,瞪着一对绿豆眼道:“你小子难道就不想学炼『药』?”

“想啊!你教我?”韩云认真地道。须灵子老神地抱着双手,一副我吃定你的样子。

“哦,前辈不愿意,那弟子告辞了!”韩云强忍住笑向外走去。须灵急忙扯着韩云的衣服,怒道:“小子,你到底想不想学练『药』,老夫不怕告诉你,凭你那天级五行灵根的『体』质,这辈子别想达到筑基期,除非有大量的丹『药』供应,或许有一线希望!”

韩云眼前一亮,回头道:“前辈你肯给弟子大量供应丹『药』?”

须灵子双眼一翻,没好气地道:“老夫为什么要给你提供丹『药』!老夫可没那闲心,除非……”

韩云不禁暗自好笑,这老头死要面,打死也不肯先说出口来。

“嘿嘿,要不弟子拜前辈为师如何?”韩云嘿嘿笑道。须灵子暗松了口气,终于让这小子先开口了。

“这个嘛,老夫收徒很严格的,凭你小子的资质……”

“前辈不同意啊,那算了!”韩云抢先遗憾地道。须灵子老头差点咽着了,急忙道:“勉强可以,快点磕头!”

韩云这时也不逗这须灵子了,爽快地跪下叩头拜了师。须灵子笑得双眼只剩下两条缝,心安理得地受了韩云的拜师礼,储物腰带上一抹,手上便多了一个『药』瓶。

韩云瞪大双眼,这老头如此『爱』面子,拜师见面礼应该不会差到哪里去?笑嘿嘿地伸出手去准备接过那『药』瓶!须灵子老头却是把『药』瓶盖子打开倒出一粒血红的丹『药』,室内顿时异香扑鼻,韩云不禁吞了口口水。

须灵子『肉』痛地把这粒红『色』丹『药』递给韩云:“便宜你小子了,这粒“火蕴丹”能助你提升一层修为!”

“什么?提升一层修为?”韩云几呼要惊叫出声,这也太逆天了,要是多吃几粒呢?韩云接过那“火蕴丹”,双眼却是一瞬不瞬地盯着须灵子手里的瓶子,这死老头真抠门,揣着一瓶却给一粒。

须灵子瞪了韩云一眼,小心翼翼地把瓶子收好,一边谆谆地道:“火蕴丹只能吃一粒,吃多了反而有害无益!”

韩云不禁撇撇嘴,不知这老头说的是真是假。

“小子,你别不信,这火蕴丹是利用数种火属『性』灵『药』加上四级妖兽火烈鸟的妖核炼制而成,是极『阳』之物,吃多了恐怕你小子整个人都被烧成灰烬了,而且这丹『药』只是吃第一次才有用,只不过是打基础的灵『药』罢了!”须灵子教训道。

“打基础?可是我已经炼气三层了!那吃来有『屁』用!”韩云不禁无语了。

须灵子捋着胡子得意地道:“这你就不懂了,你修炼的是木系功法,不适合炼『药』!你必须改修一门火系的功法!为师已经给你准备好了!”说完扔给韩云一块『玉』简。

“纯『阳』修!”韩云不禁念了出来。

“嗯,没错!为师修炼的就是纯『阳』修,这可是玄级下阶功法,当年为师也是花了很大功夫才寻来的功法!”须灵子颇有点得意地道。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89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