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三十三章 烈焰劫

第二……

------

“嗯,没错!为师修炼的就是《纯『阳』修》,这可是玄级下阶功法,当年为师也是花了很大功夫才寻来的功法!”须灵子颇有点得意地道。

“玄级功法?”韩云还是次听说这功法还分等级,不解地道:“那《青木修》是什么级别的功法?”

须灵子撇了撇嘴道:“这是本派免费提供给弟子修炼的功法,能是什么好东西不成,市面上一抓一大把的『黄』级下品功法!”

靠!原来是低品级的基本功法啊!韩云突然想起自己纳虚戒得到的那门功法《烈焰劫》,不知又是什么级别的功法,不过韩云倒是不会蠢得拿出来去问须灵子老头。

“师傅,这低级功法和高级功法有什么区别?”韩云不禁问道。须灵子神秘地一笑,略带点风『骚』地道:“区别就是低级功法修炼起来速快!”

韩云一愣,那修炼高级功法有『屁』用,还以为高级功法就是能让人修炼起来速快。

“嘿嘿,小子!不懂!为师问你,用同一个杯子向一个水壶和一个水缸倒水,你说哪个先装满?”须灵子难得举了个形象的比如,心里小小地得意了一把。

韩云眼前一亮,『脱』口而出道:“当然是水壶先满,弟子明白了,低级功法就是水壶,七八杯水可能就满了,高级功法就是水缸,七八杯也未边可以装满!”

“嘿嘿,孺子可教也!”须灵子哈哈笑起来,续道:“如果我们两人都是炼气三层,我修炼的功法是玄级下品功法,而你修炼的是『黄』级下品功法,我们两个谁厉害?”

韩云不禁翻了翻白眼,抬扛道:“那也说不定,灵力多少也不是决定『性』因素!”自已炼气三层不是干掉过筑基期修者么,韩云有点得意地想。

“放『屁』!咱修者比的就是灵力,当然这是忽略法宝的前提下!灵力高的肯定是后来的胜者,你的灵力只能出两记火球术,我却可以十记!老夫还不轰死你!”须灵子捋着胡子教训道。

不得不说这是实话,一名修者如果灵力耗,那就等于待宰羔羊了!须灵子见韩云哑口无言了才满意地挥手道:“你走,十天后再来,为师传授你炼『药』的入门!这十天你必须吸收了火蕴丹,结合《纯『阳』修》达到炼气一层!那样就勉强可以暂时应付学习炼『药』了!”

韩云刚出了须灵子的『洞』府便遇上了罗桓,罗桓见韩云竟然从须灵子『洞』府出来,不禁面『色』黑了下来,冷冷地瞟了韩云一眼,不屑地道:“韩云,你到须灵子那做什么?昭师妹不是让你面壁五年么?这已经戒律堂作了登记,你竟然敢公然违抗!”

韩云拱了拱手淡淡地道:“罗师兄,第一,本人到须老前辈这里做什么不用向你禀报;第二,昭师姐是让我禁足五年,不是面壁五年,只要我没离开修竹峰就不算违抗!”

QuAnBen5.CoM【全本网】

罗桓眼杀气隐现:“炼气三层的垃圾竟然敢顶撞本少!信不信本少今天就杀了你!”说完手按剑柄上,身上散出一股无形的威压。韩云面『色』凝重起来,不禁暗骂自己鲁莽,眼下正面『交』手,就算有两个自己也不是罗桓的对手,而且以对方的身份,就算找了自己恐怕也只是受到几句责骂罢了,甚至是不了了之,那自己就死得冤了。

“罗少,你找老夫有事?”正这时,须灵子打开“不动法阵”走了出来。罗桓收敛了杀气,淡淡地道:“须前辈,还有一月的时间,那定颜丹能炼制出来么?”

“呵呵,老夫正准备着手炼制,我们进里面说话!”须灵子向韩云打了个眼『色』,率先向院内走去。罗桓冷冷地盯了韩云一眼,微哼了一声,收起长剑进了须灵子的『洞』府。

韩云『阴』沉着脸回到自己的小院,这种生杀大权握别人手的感觉实太难受了,看来自己得赶快提升实力才行。韩云急匆匆地进屋把门关上,房间内布了一个十连环的“不动法阵”,掏出《烈焰劫》和《纯『阳』修》两块『玉』简,犹豫了一下便把《纯『阳』修》收了起来。

韩云虽然看不出《烈焰劫》到底是什么级别的功法,但那纳虚戒的主人既然有神丹期的修为,那么所用的功法级别一定不低,至少比须灵子要强些!

韩云打定主意,便开始仔细地揣摩起《烈焰劫》的行功方法来,当觉得自己完记住了,韩云便把那“火蕴丹”拿出来,室内瞬时异香扑鼻,还透着淡淡的火气,不愧是极『阳』之物。

韩云张口把“火蕴丹”服下,只觉一股暖流顺着喉咙滑进小腹,小腹『处』越来越热,像一团火慢慢地燃烧起来,如果这时韩云拿镜子一照,定会看到自己本来黑黑的面孔已经变成了熟透的龙虾般,红得能滴出血来。

韩云不敢怠慢,马上按照《烈焰劫》的行动方法修炼起来,豆大的汗珠不停地从额头上冒出来,而且瞬间就变成白『色』的雾气。韩云这时真是苦不堪言了,那感觉就像每一条经脉都被烈火烤炙着,全身的皮『肉』都被烧熟了,韩云甚至闻到自己的『肉』香一般,牙齿咬得几乎要碎掉。

这什么鸟功法?还真是“烈焰劫”!韩云不禁心里咒骂,功法开头也有介绍,说“非心智坚定者,切匆尝试修炼”,韩云也是有心理准备的,却没想到难受如斯,就好像被剥皮抽筋一般,甚至还有过之。

这已经是第八天了,韩云只觉得自己的意识变得极为糊涂,只是靠着一股意志支撑着,只要自己这口气一松,恐怕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韩小子,你里面么?”柳小小的声音传了进来,韩云意识不禁清醒了一下,就这时突然全身猛地一抖,轰!就好像一方天地被打开,韩云只觉得自己原来的灵海附近又多出一团灵海,而且面积被原来那团灵海大上七倍,灵海薄薄地铺了一层火属『性』的灵力,而且自己的经脉也拓宽了一倍有余。

韩云大喜过望,马上强提一口气,按照《烈焰劫》的灵力运行路线调动起那层薄薄的灵力,只是韩云突然觉得小腹『处』的越来越热,心竟然涌起一股强烈的**,双眼变得赤红如野兽一般,下『体』像铁杵一般傲然挺立起来,脑海不停地回放着安宁村树林那看到的两条大腿,画面一转又变成了山『洞』**的艳艳,韩云怒吼着扑上去抱着那圆臀,把自己整个人都塞进去那蓬乱草间,疯狂地抽动,艳艳高声浪*叫,突然一回头,艳艳那张脸竟然变成了昭瑶……

韩云不禁大惊,这又是怎么回事,猛地一咬舌头,拼命想终止行功,可是越是想终止,灵力运行得越快,韩云觉得自己下边就要爆掉一般。

“火蕴丹”本来就是极『阳』之物,『药』效过后有副作用,想当于春*『药』,不过『药』力不是很重,所以须灵子这老头也没说清楚。而《烈焰劫》这门功法却是有个邪异的地方,就是刚开始修炼的时候要受两大考验,一是火焰,韩云已经挨过去,二是火焰之后的『色』劫,再加上“火蕴丹”的副作用,韩云还不“春*『情』荡漾”就怪了,现要是有头老母猪,韩云恐怕也要兽『性』大把它正*法了。

“韩小子!”柳小小院外叫了几次没回应,便伸手推了推门,门反锁了,从蓬隙间窥进去,觉布了“不动法阵”。

“原来是修炼!”柳小小转身刚想离开,那道门竟然突然打开了,一道人影飙了出来,不由分说一把抱住柳小小。柳小小措不及防,被扑倒地让,只觉得对方的全身就像一团火一样,一对手从肋下环抱过来覆自己『胸』口上揉*搓起来,臀间顶着一根『硬』绑绑的事物。

柳小小又惊又怒,双手死死按着自己『胸』前作恶的手,怒吒一声站了起来,双手一用力把背后的那人过肩摔飞出去。

啪!韩云被摔得七荤八素的,头脑也清醒了些。噌!羞急的柳小小一把抽出开山大斧,看都不看就要砍下。

“老大!”韩云惊出一身冷汗,柳小小一下刹住大斧,双目圆睁:“韩小子!你……无耻!”柳小小又惊又怒,没想到这人竟是韩云。

韩云仰面躺地上,胯下一物把衣物高高顶起,危危壮观,柳小小羞恼地转过身去,怒骂道:“韩小子,你找死是不是!快给姐滚!”

韩云刚清醒的头脑又『迷』蒙起来,眼睛的**几乎要滴出来一般,看柳小小的圆臀就像饿狼看到了红烧『肉』,低吼了一声猛扑过去。柳小小听到声音刚转过身来,正好被韩去迎面扑倒,手的巨斧也摔了出去。

韩云双手成抓,这次竟然从衣领间探了进去,恣意地揉捏着那团粉嫩,嘴巴凑到柳小小脖子上吻起来,『硬』绑绑的东西用力地顶柳小小的小腹上。

柳小小这才觉韩云的异常来,一对大手死命夹着韩云的头抬起来,只觉韩云双目通红,鼻息打面上都是**辣的,柳小小大吃一惊,惊呼道:“走火入魔!”也顾不得韩云正作恶的手了,『情』急举掌向着韩云的后脑勺挥落。

噗!韩云两眼一翻,软倒柳小小怀,舒服地枕双峰间。柳小小松了口气,一把将韩云推开,抹了把脖子,湿乎乎的都是韩云的口水。

柳小小眼圈微红,自己长这么大还没受过这窝囊气,今天让韩云又摸又亲又抱,还顶了!既羞且怒,忍不住一脚把韩云挑出几米远。

韩云翻了个身,那高高挺起的事物依然屹立不倒,一岳擎天。柳小小拾起开山斧,脸上神『色』变幻,猛地一跺脚,提起死狗般的韩云进了屋去。

昏『迷』的韩云却不知道,自己的小山丘差点就被开山大斧削平了。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89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