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三十四章 柔弱的女强人

第三

--------

哗啦!一桶冷水兜头淋了下来,韩云倏然惊醒,猛地弹了起来,却现自己被两道雪蚕绳牢牢地绑『床』上动弹不得,不禁大惊失『色』,定神一看,只见柳小小面罩寒霜地站『床』前,右手拈着开山大斧,冷冷地看着自己。

韩云心里格登一下,回想起不久前生的事,不禁吓得面『色』微白,苦也!这回不知怎么解释了!

“呃……老大,你……你干什么?干嘛绑着我?”韩云只好装傻充愣了,面上一片茫然之『色』。柳小小却是不为所动,开山大斧嘭的压韩云的『胸』口,一言不。

那开山大斧起码有两斤重,平时看柳小小拿着没什么感觉,现压自己的『胸』口上,韩云才觉得这块柄大斧的厉害,没千斤的臂力还真是玩不来。

“老大,我知错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都怪那须灵子老头给我的丹『药』和功法!”韩云哭丧着脸把屎盆子往须灵子老头头上扣。柳小小恶狠狠地瞪着韩云:“装啊,继续装!不是挺会装的么?要不姐把你那作怪的东西割了!”

韩云机灵灵地打了个冷颤,伸手捂着裆下,不禁松了口气,东西还。

“老大你明察秋毫,当时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做什么……呃,就算知道也控制不了!”韩云吃柳小小一瞪,不禁改口道。

“说!什么『药』丸功法的!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姐一板斧把你剁了干净!”柳小小面上不带一点表『情』地斥道。韩云只好把须灵子拿出来背黑祸了,只是把功法《烈劫劫》改成了《纯『阳』修》,真真假假的还真分不出来。

柳小小沉默了一会,把开山斧拿了起来,正当韩云松了口气的时候,突然白光一闪,开山大斧当『胸』砍来。

“啊!老大……”

噗!两条雪蚕绳恰恰被砍断,开山大斧锋利的斧刃堪堪抵韩云的『胸』口,连衣服都没割破,韩云长长松了口气,后背都冒出冷汗来,真是要命!

柳小小嚓的收回大斧,面『色』还是黑黑的,冷道:“把《纯『阳』修》拿出来!”

韩云急忙把《纯『阳』修》的『玉』简拿出来,讨好地双手递到柳小小面前,柳小小接过来一看,面『色』不禁松了下来,突然又是一红,把『玉』简扔回给韩云,骂道:“什么乱七八糟的功法,以后不许再练,须灵子这老不修,怎么会给你这种功法!呸!”

韩云一愣,这才想起《纯『阳』修》后段有描述双修之术的内容,还配了『插』图,一般修者都会金丹期后寻一个双修伴侣一起修炼,达到『阴』『阳』调和,提高修炼速,这当然得是你『情』我愿了。

韩云把『玉』简收好,附和道:“就是!须灵子那老头真是老不修,竟然给我这种乱七八糟的功法,有空我去还给他!”

柳小小嗔了韩云一眼,骂道:“别得了便宜还卖乖,须灵子虽然只是初级炼『药』师,能收你为徒也是你八辈子的福气了,好好跟他学炼『药』!这样也好,只至少达到筑基期的机会大些,要不凭你的『体』质还真的不可能达到筑基!”

(QuanBeN5)com【全本网】

韩云不禁无语了,怎么都认为我这辈子达不到筑基期,不过小爷的『体』质确是垃圾了些。柳小小见韩云垂头丧气的模样,不禁心一软,安慰道:“你也不要泄气,自己争气点儿!”

韩云正好打蛇随棍上装出可怜样子,低头不语。柳小小不禁又好气又好笑,这坏小子鬼『精』鬼『精』的,生怕自己追究他责任,倒是装起可怜来,不禁敲了一记韩云的脑袋笑嗔道:“别姐面前装了,姐就当什么也没生过,不许跟聂封他们提起知道不?否则……”说完冷冷地瞟了一眼韩云的下面。

韩云只觉得一阵凉嗖嗖的,急忙道:“别……我还那里敢提起,不怕聂封他们把我揍死?”

“哼,知道就好,这个给你!”柳小小拿出件背心扔给韩云。韩云接过一看,我的乖乖,原来是青翼蛇外皮做成的,绝对是灵器级别的防御装备。

韩云愕然地抬起头来,这灵器价值可是不低,尤其是防御类装备,简直是有价无市,动辄上万灵石,当然,这件背心也应该值三四千灵石?老大平白无故地送我一件灵器背心,难道真的是觊觎小爷的美貌,韩云自我感觉良好地想道。

“看什么?”柳小小不禁有点羞恼,韩云那小心思那里逃得过她的眼。

“老大,干嘛送东西给我?你不会是打我的主意?”韩云半开玩笑地道。柳小小眉『毛』一竖,恼道:“不要算了!”伸手就要拿回来。

韩云急忙收了起来,笑嘿嘿地道:“送出的东西还能收回么?我便吃点亏收下了!”

柳小小真想一拳把韩云那张可恶的脸给打得凹下去,嗔道:“别以为只有你有,我们几个都有一件,是昭瑶师姐让人做的,每人送了我们一件!”

韩云一愣,这才释然,上次那条青翼蛇都让昭瑶给收去了,这回送咱五件背心也是应该的。

“嘿嘿,老大,咱们的背心都是一样么?”韩云把背心再拿出来仔细地查看着,也不知怎么炼制的,本来『硬』邦邦的鳞甲,变得极为柔软,手感也很好,而且还带着弹『性』,这加工费应该也不少,不过昭瑶是院主的『女』儿,不缺的应该是灵石!

柳小小不禁无语地敲了一记韩云,毫不留『情』地打击道:“你还以为昭瑶师姐会特别照顾你,别作梦了,还不都是一样的背心!别自作多『情』了!”

韩云把背心收好,嘻嘻地道:“昭瑶师姐不是对我特别照顾么,我罚禁足五年,你们才一年!”

“噗!你小子还记恨上了,好,没事姐走了!记得好好修炼!”说着豪放地出了屋。

韩云不禁松了口气,真怕柳小小又哭又闹的让自己负责任,还好老大不是常人可比的,纯爷们!摸两把算什么!

韩云嘿嘿一笑,手指轻捻了捻,说实的,柳小小那里手感还真不错。

柳小小出了韩云的院子再也忍不住了,掩着脸跑到没人的地方呜呜地哭了一会,外人面前她总是极力把自己表现成一副霸道的『女』强人模样,其实了解她的人都知道柳小小刚强的外表下其实有一颗柔弱的心。

弱『肉』强食的修真界,你表现软弱那就只有被人吞了的份,作为一名『女』修是如此,如果不想像藤蔓一样依附男人,那就得靠自己,否则就像那艳艳那样出卖身『体』,依附到不同男人的身边,换取保护,修炼的灵石,丹『药』,装备等。

相对而言,『女』修成长起来的难比男修困难得多,柳小小能组织起一队狞猎队,并成为其的领队,这跟她自身的努力分不开,炼气七层的修为修竹院也算是姣姣者了,再加上聂封的支持,倒是过得挺安逸的,几本是自给自足。别外,柳小小虽然长得不差,但她那两米多高的身量也让一般男子望而却步,所以打她注意的男修便少了,一般男人都不喜欢比自己高的『女』人,或许是跟男人的尊严有关。

柳小小收拾好心『情』擦干净眼泪起身离开,她刚走不久,树后便转出了一名全身罩着黑斗蓬的人,此人若有所思地看着柳小小离去的背影,突然一剑把旁边一株碗口粗的树木给削断了,杀气腾腾地走向韩云的小院。

不用说,此人正是二胡子,她并没有看到韩云做了什么事,不过看到柳小小出来后竟然『独』自跑到无人『处』偷偷摸摸的哭了,还道是韩云把柳小小怎么了,心里莫明其妙地涌起一股酸楚和杀气。

“嘭!”竹门被踹开,韩云吓了一大跳,还以为柳小小再次杀回来了!这时韩云正准备把湿衣服换下,上衣已经『脱』了,露出上身那结实的肌『肉』,有特『色』的就是『胸』前那『肉』『色』的肚兜,看着是如些的扎眼。

二胡子愣了一下,一颗心沉到了谷底,还真让自己猜着了,心存着那一丝侥幸瞬间破灭,杀气完全凝实,彻底的死心了。

“无耻『淫』贼,变态!”二胡子冷喝一声,一剑快如闪电地刺向韩云的『胸』口,恨不得一剑把眼前的人戳个大血『洞』。

韩云吓了一大跳,不明白二胡子的声音为什么突然变尖了,还向自己动起剑来,一翻身从『床』上滚落,一边大喊道:“你大爷,二胡子,你疯了!小爷什么时候得罪你了!”

二胡子咬着牙,一口气刺出十多剑,韩云借着屋内的杂物,纵跃翻滚才险之又险的避开了。

二胡子不禁勃然大怒,一伸手,一道绿芒射出,韩云没想到二胡子竟然来真的,被一记《木刺术》击右『胸』上方肩窝『处』,痛得蹲了下去。二胡子挥剑就要向韩云脖子上砍下,将要触及时『硬』生得地停住了,剑风韩云的脖子割开了一道浅浅的口子。

韩云痛苦地仰起面道:“你大爷的,有病啊?杀我也得给个理由?”

二胡子心一颤,哑口无言,瞥见放『床』上的那件青翼蛇背心,还有韩云换下来那一套湿漉漉的衣服,心里格噔一下,难道……我猜错了!

“说!你刚才对柳小小做了什么?”二胡子声音恢复了淡淡的沙哑。韩云心里格噔一下,难道二胡子也看到了?就算是看到了又关他什么事?犯得着要提剑杀我么!韩云突然想到,二胡子不会是老大的相好?

二胡子见韩云面『色』变幻,心那股杀气又升了起来,长剑一递就顶韩云的脖子上。韩云也火了,怒道:“二胡子,别太过分了!我对柳小小做过什么关你『屁』事,有本事你自己去泡她,跑来对我凶算什么本事!你大爷!”说完很光棍地站了起来,『胸』口『处』一点伤痕也没有,若无其事地换上衣服,再把那背心套身上。

二胡子气得抖,这件背心是自己特意让人用那青翼蛇背部的鳞皮做的,本来那炼器的说如果按比例分割,能多做出两件背心来,她还是拒绝了,执意要用整块背部的鳞皮做一件,那炼器师不禁惋惜不已。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89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