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三十五章 会飞的猪

第一……

--------

一共制作了五件青翼蛇鳞皮背心,都送给柳小小了,还特意让柳小小把那件好的给韩云。二胡子现见韩云穿身上不禁一阵气恼,冷喝道:“把背心『脱』下来!”

韩云无语地转过身去望着二胡子,沉着脸怒道:“二胡子,你别老是这样不可理喻好不?莫明其妙,一会对小爷比哥们还好,一会又喊打喊杀,刀剑相向!有时真怀疑你是个『女』的……变幻莫测!嗯?『女』的!”韩云不禁目光炙炙地看着二胡子,目光落他平平无奇的『胸』口上,虽说那二胡子穿着宽大的斗蓬,但如果是『女』的也不应该这样啊!

二胡子微不可擦地颤了一下,冷声道:“再胡说八道,信不信道爷把你舌头给割下来!”语气杀气凛然,显然是被韩云那下流的目光『激』怒了。

韩云摸着下巴,自然自语地道:“我说二胡子!你要是个『女』的也太不对起父母了,面『色』蜡『黄』,脸无四两『肉』,『胸』部对不起观众……”

二胡子不禁心一松,还真怕韩云看出点端倪来,至于韩云的人身攻击完全无视,冷冷地道:“别扯开话题!你刚才对柳小小做了什么事?是不是欺负她?”

“我能欺负她?你不是开玩笑!打又打不过她……咦?二胡子你不会是喜欢咱老大?要不我给你介绍一下,不过我可告诉你,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咱老大虽然算不上倾『国』倾城,但也是修竹院的院花级别,就你这病痨模样还是趁早死了这份心!”韩云很客观地打击道。

二胡子见韩云亲口否认,心『情』不禁一阵子轻松,下意识地信了,看韩云都不觉顺眼了许多,自己真是笨,凭这猪货炼气三层的实力又怎么能占得了柳小小的便宜呢,除非她自愿!

“放……胡扯!道爷是……是受人之托照顾柳小小!”二胡子找了个托辞道。

韩云嘿嘿一笑,原来二胡子并没有看到自己练功失态那糗事,幸好小爷没承认,不过这二胡子平时神出鬼没的,不知修竹院属于什么级别,竟然有人使得动他照顾柳小小!

“喂,二胡子!你受什么人所托照顾咱们老大?还有你修竹院是什么级别?”韩云好奇地道。二胡子冷冷地瞄了韩云一眼:“不用你知道的都别多问!”

韩云不屑地撇了撇嘴,这二胡子整天神神秘秘的披着斗蓬,吓唬谁呢!韩云耸然一惊,想到了一个人,不禁重审视起二胡子来,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二胡子正被韩云盯得要作的时候,韩云却是突然摇了摇头:“不可能……怎么可能呢,昭瑶师姐长得那么冰雪可人,倾城倾『国』,怎么可能……”

二胡子的心瞬时提到喉咙『处』,这猪货看出来了?

“怎么可能会有这么个难看的老爹呢……!”韩云犹疑地摇了摇头。

二胡子有点哭笑不得,这猪货竟然以为自己是爹爹,不过听着韩云的话,心里却是比其他人当着面奉承自己还受用,有种朦胧的喜悦。

qUAnbEn5.Com。全本小说网

“胡说八道!”二胡子转身向屋外走去。韩云急忙扯着二胡子的衣袍,二胡子双目一瞪,韩云便识趣地松了手,上次就是因为揪了一下二胡子的衣领,被狠狠地修理了一顿,记忆犹啊!

“有话就说,以后要再敢动手动脚,小手你的爪子!”二胡子拂了拂韩云抓过的地方。韩云差点气得鼻子都歪了,转身躺回『床』上睡觉,这二胡子真是越来越不可理喻了。

二胡子见状不禁皱起了眉头,冷道:“没事扯道爷干嘛?”

韩云翻侧身去,用『屁』股对着二胡子,心里恶狠狠地骂道:“该死的二胡子!每次见到他都挨揍,自己偏偏还不是他对手”韩云决定了,从现起再也不跟二胡子说一句话。

二胡子见状不禁微怒,真想一脚把韩云从『床』上踹下来,唉!我这是怎么了,没见到这猪货时,又很想来看看,可每次来见到这猪货都有一种揍他的冲动,这种奇怪的感觉“安宁村”时就有了,而且初见到韩云时,就有种似曾相识的怪异念头。

二胡子摇了摇头,嗔了韩云一记很『女』『性』化的一眼,转身出了门,突然回头道:“你的剑哪里去了?”

隔了一会,韩云还是一动不动,二胡子只好黑着脸走了!

韩云一骨碌爬起来,面『色』变幻,呆呆地看着门外,心扑嗵扑嗵地跳着,突然神经质般从『床』上翻滚下来,自言自语地念叨道:“香味……一样的香味,身高也差不多!不会……二胡子怎么突然问起剑的事?不可能……”韩云都搞糊涂了。

**********

须灵子捋着胡子上下打量着韩云,满意地点点头道:“不错,看来老夫的火蕴丹没白费!”

韩云有点忐忑不安,须灵子老头会不会看得出自己修炼的并不是《纯『阳』修》?

幸好,须灵子似乎并没有看出来,传授了韩云一些初级炼『药』知识便让韩云自己琢磨练习去。韩云觉须灵子已经把院子里的那几种载『玉』盘的四品灵『药』搬进了『洞』,似乎要着手炼制“定颜丹”了。

“还不走,愣这干什么?”须灵子见韩云站那没动,不禁翻翻眼道。韩云讪笑着给须灵子倒了一杯灵仙茶道:“嘿嘿,师傅先喝杯茶,说了大半天也累了,润一下喉咙!”

须灵子接着茶来喝了一口,嘿嘿!有名弟子侍候也不错!口却道:“少来这套,你小子无事献殷勤,有『屁』快放!”

韩云嘿嘿笑道:“师傅英明,一眼就瞧出弟子有『屁』放了!”

“噗!”须灵子把喷里的茶都喷了出来!

“呃……师傅你倒是先放了!”韩云促狭地道。须灵子抬手给了韩云一记爆粟,笑骂道:“臭小子,就不懂一点尊师重道,竟然打趣起为师来!”

韩云呲牙裂嘴地摸着脑袋,这死老头下手还真重,痛死了!须灵子不轻捋着胡子喝了口茶,嘿嘿,有名弟子虐待一下同样也不错!

韩云果断地离开须灵子一丈远才道:“师傅,弟子想看看师傅炼制定颜丹!”

须灵子一愣,本来他自己对炼制出“定颜丹”的信心也不是很足,所以并不打算让韩云一旁看着,以免出糗。这回韩云主动提出要观看自己炼制“定颜丹”,不禁为难了!答应,又怕到时搞砸了,自己这个师傅便弟子面前失了颜面;不答应,又显得自己是怵了,以候韩云得知,那自己就没面子了。既然都是没面子,那就拼上一把,万一炼制成功,那自己得多有面子啊!

“好!就让你小子见识一下,不过炼『药』时,忌别人打扰,你只可以一旁静静观看,不得乱动,不得乱说话!”须灵子捋着胡子道。韩云急忙指天誓般答应了,双眼却是落那盘“合垂莲”上面,这盆花有古怪,不弄清楚,韩云还真是老记挂着。

“嗯,你三天后再来,为师还有一点东西要准备一下!”须灵子有点紧张了,本来打算今天动手的,这回又谨慎起来,毕竟这些灵『药』『独』一份子,要是炼砸了,不仅丢面子而且还得跟罗桓『交』待,这小子一家修竹院势力比院主还大。

韩云只好离开须灵子老头的『洞』府,回到自己的小院里。

屋内布上了三十连环“不动法阵”和“一叶法阵”,韩云把那只木匣子拿了出来放桌面上,自己都有点紧张起来,恰恰这时那黑『玉』牌子又炙热了一下,连韩云的心都跟着热起来。

里面的究竟是什么东西?灵『药』还是异宝?上两次黑『玉』牌子热,自己得到了“化灵净瓶”和“合垂莲”,而且韩云觉物品的价值越高,这黑『玉』牌子就越热,上次遇到化灵净屏时,黑『玉』牌子简直烫得像烧红的铬铁,而遇上“合垂莲”时,只是微微暖了暖,三品以下灵『药』是没半点反应。

这次从黑『玉』牌子热的程来判断,盒的东西比四品灵『药』还要珍贵得多。

韩云小心翼翼地打开那木匣子,只要绿光一闪,里面出现了一只碧『玉』制成的『玉』盒。韩云把两个巴掌大小的『玉』盒子取了出来,只觉『玉』盒暖暖的,触手温润,竟是用纤碧暖『玉』制成,这种盒子具有极强的保鲜效果,能让保存里边的东西年时间内也能保持鲜,一般用于存放灵『药』等容易丢失效力的物品。

单就这样的盒子都是极为珍贵了,能用这样的盒子来保存的东西还能差得到哪里去。韩云捧起那『玉』盒,悄然地掀开一道缝,一道『黄』蒙蒙的刚芒从里缝间漏了出来,韩云瞬时闻到一股淡淡的芳香,还有一种清凉甜腻的感觉,让人不知不觉的流出口水来。

“这……”韩云面『色』怪异地把『玉』盒盖严,里面不会是糕点什么的?韩云一咬牙把『玉』盆的盖子打开了。

“哇!”金光万道从盒子射出,把韩云整张脸都染得金灿灿的,香甜的味道充斥了整个房间。韩云擦了擦眼睛,隔了一会,那盒的金光才慢慢弱了下去,一只小孩子拳头般大小的小飞猪从盒子内飞了出来。

韩云整个人呆住了,会飞的猪!没错!的确是一只白白胖胖的猪,但细看起来又不像猪,背上长着一对绿『色』的小翅膀,头大大圆圆的,一双眼睛也是极大,几乎占据了大半张脸,身子短小,没有尾巴,只有圆圆的四肢,那样子绝对萌死了!

这怪东西围着韩云飞了几圈,啾啾叽噜……啾啾叽噜……空打个漂亮的旋转,然后巴眨着一对圆滚滚的眼睛,极人『性』化地拍了拍肚子张嘴叫了声:“啾啾叽噜……”

韩云不禁傻了眼,这什么怪东西?

小东西见韩云没反应,张开嘴伸出粉红的舌头『舔』了『舔』唇,那应该也不算是唇,反正那嘴就像是一条画面上的弧线。

“啾啾……叽噜!”一对纯净得没有一点杂质的眼睛盯着韩云,韩云这回看懂了,这怪东西是问自己要吃的!

-----

p:凌晨求票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89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