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三十七章 陷害

第三……

--------

可让韩云意外的是自己的《烈焰劫》修为还差一点没突破到炼气二层,不过也『情』理之,眼下那火灵海比木灵海大上七倍,要达到炼气二层就必须吸收七倍的灵气。

既然还差一点没突然破到炼气二层,没理由半途而废的,韩云便打算用灵石修炼也要突破到炼气二层。可当韩云一探储物腰带时,不禁傻了眼,接着是像被人爆了一般大叫一声。

光芒一闪,那头白白胖胖的小飞猪被韩云拽了出来。

“该死的吃货,竟然把小爷的木灵石都吃光了!老子掐死你!”韩云有种想吐血的感觉,这小西竟然从『玉』盒跑了出来。韩云现它时,这小东西正拼命地往嘴里塞木灵石,韩云放储物腰带的下品木灵石几乎被啃光了。

小东西睁着一对无辜纯净的大眼睛,好奇地望着面容扭曲的韩云,小锤子般的短小四肢上下挥动:“啾啾叽噜……啾啾叽噜……”

韩云真的火冒三丈,怒喝道:“啾个『屁』!吃货,把灵石给小爷吐出来!”拽着小飞猪的双腿使劲地甩起来。

“格格……啾啾……啾啾叽噜!”小飞猪一对短手捂住那圆滚滚的肚子像哈哈大笑。韩云气不打一『处』,使劲把它掷出了窗外,把窗门啪的关上。

韩云『欲』哭无泪地清点了一下灵石,本来八多木灵石的,现只剩下两块了,幸好那些品灵石放纳虚戒,要不就没地方哭去了,韩云作梦也没想到这小东西竟然能储物腰带生存,储物腰带是炼器师通过法阵开辟出来存放死物的空间,要想容纳活物,那得像封印环一类的东西。

“啾啾叽噜……啾啾叽噜……呜呜……”窗外传来小东西撞击窗门的声音。

韩云直接无视,让这吃货自生自灭去,房间内布上“不动法阵”后,便拿出一块品木灵石修炼起来。当韩云再次睁开眼时已经是一个月之后,一举突破到炼气二层,那块木灵石才消耗了五分之一左右。

韩云长舒了一口气,从『床』上跃起来,本来以为多十天就能突破到炼气二层了,没想到竟然花了一个月时间,而且还是用品灵石修炼的结果,自己那五行灵根真是垃圾到极点,一个月才消耗二十块下品灵石的量,而且还有一半是浪费掉的。

韩云撤了阵法,推开窗门,那小飞猪呼的飞了进来,围着韩云飞了几圈,然后拍打着一双绿『色』的翅膀悬停韩云的面前。

“啾啾叽噜……叽噜……”巴眨着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韩云。

靠,这吃货还赖上自己了,外面守了一个多月,看它这可怜样子,韩云不禁有点心软了,还剩下那两块木灵石扔过,骂道:“没了!你自己找吃的去,小爷可养不起你这饭桶!”

小东西欢叫一声,双手捧着一块,口叼着一块,凑到韩云脸上蹭呀蹭的,弄得韩云怪舒服的。

QUAbEn5.COm全本、网

“走开,别以为讨好小爷对你有好『处』,小爷的真的养不起你!”韩云一巴掌拍开它,推门出院子。一个多月了,不知须灵子那死老头回来了没,那灵田还是得去看看,要是出了岔子,那老头非掐死小爷不可。

于是,韩云便向着须灵子的『洞』府走去,那小飞猪已经把两块木灵石给吃完了,飞前飞后地围绕韩云身边,欢快地叫着:“啾啾叽噜……啾啾叽噜……格格……”

那声音听起来很清脆,上人心『情』不自觉地开朗起来,要是这小东西不是头吃货,韩云倒是乐意养着,可是这小东西实太能吃了,自己还真是惹不起。

一路上遇到不少修竹峰的弟子,都好奇地看着韩云,一些师姐师妹还被那超级卖萌的小飞猪给吸引来了,围着韩云吱吱喳喳的,莺声燕语。

小飞猪见状不禁加得意地扑打着一对绿翅飞上飞下:“啾啾……啾啾叽噜……”

“好可『爱』啊,这是什么东西……”

“嘻嘻,你们看!它还会笑呢……”

“呀!可『爱』死了!”一名凤姐般的『女』修双手抱『胸』前,『激』动地扭着身子。

韩云不禁无语,一群花痴,真是猪都笑了!

“各位师姐,师妹,要是喜欢便拿去,谁抓着就是谁的,下失赔了!”韩云笑眯眯地拱手道。

“真的!大家快抓!”一名『女』修欢叫一声,伸手向小飞猪抓去,其那人见状都不甘落后,纷纷跳高扑低想把小飞猪给抓住。韩云好不容易才从『乳』波*臀浪钻了出来,顺便摸了两把,猥琐地笑着跑了。

可是刚跑出不远,便被两名男弟子拦住了,两人手按剑柄,面露杀机。韩云一见便知来者不善了,凝神戒备,冷道:“两位师兄拦着下,意『欲』何为?”这两人修为都炼气五层,所以韩云叫他们一声师兄!

“嘿嘿,别装傻充愣了,你小子走路不带眼,撞了师兄,非但不道歉,还出口伤人!”其一名个子稍矮的『阴』险地一笑道。韩云一愣,再看那两人面上的『阴』笑,不禁恍然大悟,这两个混蛋是故意找碴来了。

“那两位师兄想怎么样?”韩云冷冷地道,双手暗暗扣停了两张火球符。

那师兄嘿嘿一笑道:“我吾礼也是肚子里能撑船的人,只要你肯跪下叩三个头,叫一声爷爷!这事就此撇过!”

这时那小飞猪摆『脱』那群『女』修的纠缠逃也似的赶到韩云身边,一头钻进韩云的怀内不敢出来了。那群『女』修嘻嘻哈哈地跟着追了过来,却现气氛有点不对头,不觉都停了下来。

韩云面『色』『阴』沉,突然启齿一笑道:“师兄让下叫什么?”

“爷爷……”吾礼刚说出口便觉得不对劲了,韩云哈哈地笑起来,点点头道:“孙儿真乖!”

吾礼面『色』涨成茄子一般,怒喝道:“不见棺材不掉泪,蒋戒!杀了他,一切责有罗少顶着!”

韩云目光一寒,这两人原来是罗桓那厮派来的,也不客气了,扬手就是两张火球符。

“受死!”吾礼和蒋戒同时释放了一枚金『色』小盾挡住韩云的火球,蓬!流火四散。两道锐利的金光射了过来,早有准备的韩云把那唯一一张的《土墙术》法符释放出来,一蓬土『黄』『色』的坚实土墙便挡韩云的身前,那两道金光只打得土墙起了一层粉尘。

那一群『女』修见打了起来,有的尖叫着跑去报告执法弟子,有的兴奋地纳喊助威,有的则退到远远的地方观看。

蒋二人没想到韩云竟然有二品法符,不过这也吓不倒他们,两稍微愣了一下,也掏出法符向韩云招呼过去。韩云也不客气了,把身上的法符不要钱般扔出去,丫的以为小爷炼气三层就好欺负,掷死你们!

蒋二人大惊失『色』,本来以为韩云身上的法符多就五张,没想到竟然雨点般扔过来。两人只好咬着牙拼命催动灵力维持身前的小金盾。

轰!轰……

两人身前的小金盾终于轰然碎开,韩云手里捏着两张冰符,冷冷地盯着像死狗般跌倒地上的蒋二人,淡淡地道:“滋味如何,小爷还有大把法符!”

蒋二人面如土『色』,韩云刚才一口气掷了二十张法符,那就是二块下品灵石了,加上那张二品土墙术就是二五十块灵石,特么的!没见过这么不把灵石不回事的主儿,而且还是炼气三层的菜鸟。

“姓韩的,你待怎么样?老子就不信你敢杀我们!”吾礼『色』厉内荏地叫器道。韩云面『色』一寒,冷冷地道:“那就看看小爷敢不敢,扬手就要掷出冰锥符!”

“停手!”一声大喝传来,一队人分开众人走了进来。蒋二人一见来人,不禁狂喜,相互搀扶着站了起来。

“孙执事,你要给我们主持公道啊,韩云这小子目无门规,走路冲撞了师兄,非但不道歉,还对师恶言相向,师兄跟他争吵了几句,他便要动手打人,弟子看不过眼,上前替师兄说了两句公道话,结果被他打了!他还恃着身上法符多,要杀了我们!”蒋戒哭丧着脸告状道。

韩云收起冰锥符,冷冷地看着蒋二人恶人先告状。

孙执事挥手喝道:“把他拿下!”

他身后的十多名弟子便纷纷抽出长剑把韩云给围了,有人动手去把韩云腰间的储物腰带扯了去。

韩云不禁怒火烧,这问都没问自己就要拿下,怒道:“孙执事,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只听信他们一面之词?弟子便没辩解的余地!”

孙执事冷冷地道:“吾礼他有人证,你有么?”

韩云张了张嘴,孙执事眼闪过一丝嘲讽和得意,韩云这下明白了,难怪戒律堂的人这么快就到了,肯定是事先就藏不远。该死!我怎么没想到,罗桓的爷爷罗通就是戒律堂的长老,这孙执事是罗通手下的狗,蒋二人如果是罗桓派来的,这孙执事会帮自己才怪呢!

“谁敢动老娘的兄弟!”一声如炸雷般大喝,只见身材高大的柳小小和聂封等人来势汹汹地闯了进来,把韩云给护间,唯『独』不见了吴品那厮。

“老大,聂师兄,张师兄……”韩云不禁『激』动地叫道。柳小小拍拍韩云的肩头道:“韩云小子,你没事!不要怕,把事『情』经过说清楚!”

韩云摇了摇头表示没事,气愤地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

“他说谎,明明是他撞了师兄,还先动手打人,你们说是不是?”蒋戒扯着喉咙叫起来,目露凶光一扫了一眼附近几名一直观看的『女』修。

那几名『女』修吃他一瞪,都不禁嗯嗯地点起头来。吾礼和蒋戒都是罗桓的手下,修竹锋人人皆知,得罪了罗少的人都没好下场,以前有一名『女』修恃着长得漂亮,对死皮赖面的缠着自己的蒋戒一通数落,结果蒋戒一怒之也把那『女』修当众『淫』辱了,后来只是被罚面壁半年罢了,而那『女』修被现『裸』死住『处』,下『体』被『硬』物戳得面目全非!

自那以后是没人敢惹罗桓手下的两大金刚!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895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