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三十八章 打赌

第一

-------

蒋戒见状得意地道:“看到了没,她们点头了!”

“柳小小,聂封,你们速速退开,否则连你们一起拿下!”孙执事沉着脸冷喝道。

“姓孙的!放你娘的『屁』!别以为当了个狗『屁』执事就可以违所『欲』为,跟罗桓的狗腿子沆瀣一气,谁敢动韩云,先问问老娘的板斧答不答应!”柳小小噌的抽出开山大斧,轻松的耍了个回旋。那些执法弟子都不禁向后退开了几步,他们其不少人是被柳小小教训过的。

孙执事面『色』涨得通红,目光一寒,冷喝道:“给我全部拿下,有敢反抗的格杀勿论,一切后果本执事承担!”

“你承担得了?”一把清冷的声音突然从人群响起,一名绿衣少『女』面罩轻纱,从人群外走了进来,人们都纷纷让开一条道。

“是昭师姐来了……”

“真的是昭师姐!”场的人都窃窃『私』语起来,吴品跟昭瑶后面,满面春风,好像很是荣幸一般。原来聂封觉得事『情』反常,便暗吩咐吴品去找昭瑶帮忙,没想到吴品还真有点运道,竟然让他刚好遇上昭瑶出来。

孙执事讪讪地道:“昭师姐,韩云目无门规,公然想谋害同门,柳小小等却想凭武力阻挠戒律堂执法弟子执法,本执事只好下令擒杀!”

昭瑶点点头道:“很好,那你把事『情』问清楚了没?”

蒋戒急忙大声道:“昭师姐,韩……”

“住口,我没问你!”昭瑶冷斥道。蒋戒乖乖地住了口,眼前的人不是自己可以丈势欺压的。

孙执事眼皮跳了一下点头道:“当然问清楚了,是韩云先把吾礼给撞了,非但不道歉,还出手打人前,这个她们可以作证!”孙执事一指那三名『女』修道。

昭瑶抬头冷冷地盯着那三名『女』修,淡淡地道:“事实是如此么?你们把所见到的如实说出来!”昭瑶的语气虽然很平静,但无形散着一股不可违逆般的威严,或许是久居上位者所特有的。

三名『女』修不禁犹豫着没出声,蒋戒目露凶光,还没来得及把杀气传送出去威胁她们,只见寒光一闪。

啪!啪!两声脆响,蒋戒惨叫一声,两边脸颊瞬时肿了起来,竟是被昭瑶用剑把抽了两记,她出剑实太快了,以致于蒋戒连反应都来不及。

蒋戒捂着两边脸颊,既惊且怒地望着昭瑶,昭瑶噌的拔出长剑,一股寒气向四周荡漾开去,蒋戒吓得倒退了数步,加不敢说话了。

昭瑶冷冷地道:“别以为有罗桓护着你就肆无忌惮,竟然敢我面前公然耍『阴』弄诡,你们老实说出来,如果证实是蒋戒二人故意陷害欺凌别人,待禀明戒律堂执法长老后断其一臂,逐出门墙!”

那几名『女』弟子面面相觑,一边是院主的千金,一边是积威甚重的恶霸,两边都得罪不得,不禁左右为难。

Www.quanben5.coM(全。本*网)

孙执事面上露出一丝得意,这修竹院明面上你老爹是院主,实际掌权人却是罗家,这些大部分弟都是清楚的。

“你说!”昭瑶一点其一名长得颇为清秀的『女』修道。那『女』修支吾着道:“我……我没看清楚,我们来时他们已经打起来了!”

“嗯……蕴师姐说得对,我们经过时他们已经是打起来了!”另外两名『女』修急忙点头帮腔。

韩云冷冷一笑道:“你们刚才不是说看到我撞了吾礼,还恶言相向么?怎么现变成没看到了!”

“住口,没让你说话!”昭瑶对着韩云冷喝道。韩云不禁翻了翻眼,她这是帮谁呢,聂封轻扯了韩云一下,示意他不要掺和。

那三名『女』修面上露出尴尬之『色』,那蕴师妹勉强地笑道:“我们也没说看到,只是……”

“只是蒋戒威胁你们!”昭瑶淡淡地道。那三名『女』修吓得面无人『色』,都急忙摇头道:“没有”

“是我们看那黑小子不顺眼,所以便……”

靠,韩云差点想冲过去扇她两个耳光,就算不想得罪蒋戒等人,你也找个好的借口啊,看小爷不顺眼!你大爷!

昭瑶点了点头道:“好!自打嘴巴一下,逐出修竹院!”

那三名『女』弟子面『色』惨变,扑通的跪了下来,哭喊着道:“昭师姐,你就饶过我们,我们只是一时糊涂,以后不会再犯了!”

“难道还要我亲自动手么?”昭瑶身上杀气隐现。那三名『女』修便劈里啪啦地扇起自己耳光来,韩云不禁暗暗咋舌,他还是第一次看到昭瑶众弟子如此有威信的一面,自己那天亲了她还真是找死,可是她后来为什么只字不提呢?

那三名『女』修扇完自己一耳光后都变成了肿猪头,甚至嘴角都溢出鲜血来,可见抽得不轻。

“滚!”昭瑶一挥手,那三名『女』修站了起来,怨恨地看了韩云一眼,放出飞行坐骑走了,其一名只有炼气二层的连飞行坐骑都没,凄凄惶惶地步行离开修竹峰,她这样的修为绝对走不出八十一峰的范围,等待她的只能是葬身妖兽之口。

韩云的心不禁抽了一下,有点内疚了,忍不住叫道:“等一下!”

那名『女』修停下来,转身冷漠地看着韩云,那张红肿的脸,韩云看着都觉得恶心。韩云把自己手腕上戴着的封印手镯『脱』下来递过去道:“这个你拿着,虽然只是一级级的白羽鹤,总比徒步好!”

那名『女』修目光复杂地看了韩云一眼,接过封印手镯一言不地转身走远了。昭瑶隔着面纱瞪了韩云一眼,这猪货心肠还蛮好的,别人诬陷他,他反倒可怜人家。昭瑶却不知道那是因为是『女』的,要是换了个男的,韩云鸟他才怪。

“孙执事,这就是你所谓的问清楚了?”昭瑶转头冷冷地道,那锐利的目光透过面纱落孙执事的脸上。

孙执事面『色』微红,怒道:“该死的贱人竟然诬谄韩师弟,还是昭师姐明察秋毫,不过这也不能说明韩云没有冲撞吾礼,而且当时确是韩云把蒋二人打倒了,还准备下杀手!这是我亲眼所见的!”

“放『屁』!他两个炼气五层修为,韩云才炼气三层,他们两个打一个还打不赢,那是他们垃圾!这根本不能说明谁对谁错,至于说下杀手,他们死了没?就不准韩小子吓唬一下他们!”柳小小怒声道。韩云听得大是快意,嘿嘿地道:“老大英明神武,明察秋毫!我当时就是想吓唬一下那两个草包!”

柳小小虽然明知韩云拍自己的马『屁』,可心里还是禁不住那开心劲儿,敲了一记韩云骂道:“少拍马『屁』,姐不吃这一套,不过这次倒是不给姐丢脸,把这两个垃圾败类揍得趴下!”

吾礼和蒋戒被两人一口一个“垃圾”气得抖,吾礼怒声道:“韩云,要不是你凭借法符多,老子早打得你趴下了!天级五行灵根的草包也敢老子面前得瑟!”

“就你?小爷不用法符也揍得你满地找牙!”韩云反唇相讥地道。吾礼眼闪过一丝诡异,怒极反笑道:“这是你说的,谁用法符,谁就是『龟』孙子!”

接着转身对着孙执事一抱拳道:“孙执事,弟子受不了这窝囊气,我正式向韩云提出决斗,解决我们之间的矛盾,就不麻烦戒律堂了!”

这样也附合规定,弟子之间如果有化解不了的矛盾是可以通过决斗来解决的,一方决斗将另一方打死打残均是允许的,不予追究责任。

孙执事皮笑『肉』不笑地转头对着韩云道:“韩云!你可同意?如果不同意便跟本执事回戒律堂,让执法长老定夺此事!”

韩云也不是傻子,跟你回戒律堂就真的是送羊入虎口了,那罗通老头是罗桓的爷爷,自己进了戒律堂还能有好果子吃,所以想都不想便答应了决斗。

柳小小等都不禁紧张起来,韩云刚才侥幸赢了也只是靠法符多罢了,如果正面对战,恐怕不出十回合就让吾礼杀了。

昭瑶心虽急,但也无何奈何,这猪货这是自己找死!

韩云要和吾礼决斗的消息迅速修竹院传开了,众弟都不禁炸了窝,有好几年没有人决斗了,众人都兽血沸腾地奔向决斗地方,抢先占个好位置。

修竹院倒是挺人『性』化的,设有专门决斗用的武台,台下还刻着“生死勿论”四个血红的大字,杀气凛然。

韩云和吾礼台上两侧站定,吾礼高仰着头,冷冷地盯着韩云,恶『毒』地道:“韩云,明年今『日』就是你的忌『日』,有话要跟你朋友说的就赶紧!以后你就没机会了!”

韩云嘿嘿一笑,看不出这货还挺有心计的,想扰乱小爷的心神,针锋对麦芒地道:“话是自然有的,不过小爷想先宰掉你再说,反正也用不了多长时间!”

两人还没动手已经擦出『激』烈凛然的杀气,周围观看的弟子都不禁加兴奋起来,看来这次决斗是不死不休的局面了,待会必定有一方倒下。

柳小小紧捏着拳头望着台上,聂封淡淡地道:“老大你很紧张?”

柳小小扭头看了一眼聂封,面『色』微红地道:“难道你们不紧张?”

“紧张有什么用!那小子是死定了!”吴品哭丧着脸道。柳小小面『色』一怒,用力敲了吴品一记骂道:“放『屁』,闭上你的乌鸦嘴,要是韩小子出了什么事,看姐不剁了你!”

吴品不禁缩了缩脖子,委屈地道:“韩云才炼气三层,是傻子都看得出他必输无疑!”

聂封制止着将要飙的柳小小,淡笑道:“吴品,我跟你打个『赌』,我『赌』韩云会赢!你敢不敢?”

吴品一愣,接着不服气地道:“『赌』就『赌』!『赌』什么?”

“你小子喜欢灵石,咱就『赌』灵石!一千块下品灵石!”聂封淡然地道。吴品不禁犹豫了,一千灵石可是超过自己的一半身家了,要是输了……

“怎么不敢?要不这样!一赔二,你赢了我给你两千,你输了则给我一千行了!”聂封裂嘴笑道。

柳小小一拍『胸』口道:“我也参加!姐一赔三,『赌』你一千灵石!”

“呵呵,那我也来,我没你们财大气粗,就一赔一如何?”张吕笑呵呵地道。

吴品不禁傻了眼,可是堆到面前的灵石没理由不拿啊,一咬牙道:“『赌』了!”

------

p:本书『日』万字,求收藏,票票!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89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