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三十九章 简单的决斗

第二……

-----

人群之外不显眼的地方站着一名青衫飘逸,面如冠『玉』的年修者,饶有兴趣地看着台上,而他旁边则是一位满面虯髯的大汉,双目稍稍外突,形容凶恶,像个猛张飞一般。

“院主认为谁会取胜?”虯髯的大汉问道。年修者反问道:“罗管事你认为呢?”

原来这两人竟是修竹院的高层人物,年修者是修竹院主昭孤峰,那虯髯的大汉正是罗桓的老子罗霸道,也是掌管修竹院『日』常事务的大管事。两人正好从外边回来,看到众弟子都围扰决斗台,便顺便过来看看。

“其一人我是认得的,好像叫吾礼,平时跟桓儿走得近,炼气五层的修为,而那黑小子才炼气三层,差着两层的距离,不用看结果已经出来了!”罗霸道淡淡地道,这罗霸道名字很霸气,模样很剽悍,『性』格极火爆,偏偏声音有点娘娘腔,而且还经常捏着兰花指,让人忍俊不禁,谁会想到一个雄纠纠的猛汉会有着一张娘娘腔。

“呵呵,本座也是这样认为的,不过还也难说得定的,那黑小子既然敢接受挑战,应该不是为了送死!”昭孤峰笑笑道。

罗霸道想想也对,这时台上的两人已经动了!

韩云并不鲁莽,反而是心思慎密之人,他不是没想过自己与吾礼的修为差距,而是认真衡量过才答应不使用法符的。

自己的《青木修》修炼到炼气三层,《烈焰劫》修炼到炼气二层,单就灵力储量来说以码相当于『黄』级下阶功法的炼气层,甚至是七层的储量总和,所以拼灵力自己并不吃亏。另外,自己身上穿着青翼蛇的背心,还有肚兜的双层保护,怕个鸟!只拿剑砍也砍得死他!韩云先是施放了一招《木盾术》护身前,随便抽出一把长剑,也不知是熊霸那人谁使用的,反正用起来挺趁手。

嗖!一道金光打韩云的木盾上,韩云理都不理,脚下疾风靴骤然加速,举着长剑冲过去便斩,势如猛虎下山。下边的弟子都不禁傻了眼,本来以为韩云会着重防守,再峙机反击,没想到调转来了,不知这小子果真是勇猛难挡,还是白痴犯二!

吾礼冷笑一声道:“你这是找死!”身前金光一闪便多了一枚金『色』的小盾,显然无礼修炼的是金系功法,凝出来的金盾自然要比木盾坚实得多。

两人你一剑我一剑地互砍,像小孩子打架一般,没有一点技术含量,就看谁的灵力深厚,谁支持得久。

柳小小不禁傻了眼,韩小子今天不会是锈逗了,跟炼气五层的对方比灵力。一直默不作声的昭瑶手心都冒出汗来,准备随时出手阻止,这该死的猪货,上辈子偏偏就欠了他一般,这辈子要自己一点点地还他,有时一狠心,真想让这猪货死吾礼手一了了,省事省心。

QuanbEn5.COM。全本小说网

吴品暗暗高兴,但表面上却不敢表现出来,看来自己要赚千灵石了,千灵石啊!经过自己的手的灵石全部加上起也没这个数。

嘭!嘭!

两人互相砍了十多剑,韩云显然有点灵力不支了,那木盾光芒暗淡,出剑的速也慢了,剑身光芒不再像刚开始那样暴射出青蒙蒙的光芒。

“嘿嘿,受死!”吾礼狞笑着,把大部分灵力都灌输进长剑,只留一小部分维持金盾,因为韩云已经是强弩之末了,一成灵力足够挡住韩云的进攻。

蓬!吾礼手长剑暴射出一团金光,气势凛然一剑斩向韩云身前那光芒暗淡的的木盾。

“啊!”众人不禁惊呼一声,眼看韩云就要被拦腰砍成两段了,柳小小等都不禁合上了眼睛,昭瑶一扬手就要出“十丈春藤”把韩云扯退。

可就这样时,异变顿生,韩云身前的木盾绿芒大作,手的长剑是蓬的冒出一团火焰,气势一点也不弱于无礼,同样是势不可挡地砍向吾礼身前的金盾。

轰!轰!两声巨响,两面盾牌都是应声而碎!

噗!卟!鲜血飞溅!一股烧焦『肉』的气味散开来!

吾礼出一声撕心裂肺般的惨叫,双眼露出难以至信般之『色』,从左『胸』到右小腹开了一道长长的口子,鲜血夹杂着内脏都流了出来,『胸』前的衣服焦黑一片。

“你……好『阴』险!”说完仰面倒地,双腿蹬了几下便不动了。韩云擦了一下脸上的血迹,冷道:“只怪你自己太笨!”

只见韩云『胸』口『处』也让吾礼给砍着了,只是破了一层外衣,里面穿着相当于下品灵器的青翼蛇背心,他砍得破才怪。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把所有人都惊呆了,毫无疑问,大家都看出韩云修炼了两门功法。众人心都不禁打了个大大的问号:“他不是天级五行灵根的草包么,怎么可能,同时修炼两门功法,还不到两年的时间里达到炼气三层?而且看样子,他的火系功法也起码有炼气三层,我的天啊!简直比天级单灵根的天才还要天才!”

昭瑶也不禁傻了,这猪货竟然修炼两门功法,还都达到了炼气三层,我怎么不知道的?昭瑶有种被欺骗了的感觉,看着台上韩云那贱贱而笑的黑脸,真想上前捅上他几剑,冷哼一声,转身钻入人群不见了。

韩云对着周围拱拱手,跳下了武台,柳小小等都围了上去!

“我的灵石!韩云小子……你混蛋,赔我的灵石!”吴品出一声被人爆了般的惨厉喊叫,毫无疑问,吴品后这几年都要当奴隶来还那一『屁』股债了。

孙执事面『色』变幻,这次没完成罗桓吩咐的任务,吾礼这蠢货还白搭了『性』命!一想到罗桓那张扭曲的俊脸,罗执事就不禁直打哆嗦,吩咐手下收了吾礼的尸『体』,灰溜溜地走了。

“哈哈,罗管事,本座说得没错,那黑小子竟然把两门功法都修炼到炼气三层,是根好苗子!”昭孤峰轻笑道。

罗霸道面『色』有点难看了,吾礼是自己儿子的心腹手下,现被韩云杀了,他面子也不好过,冷哼道:“这黑小子是根好苗子,不过太过工于心计!手段让人不耻!”

昭孤峰笑了笑,也没说什么,转头离开了,罗霸道瞪了人群的韩云一眼,把这小子的模样给记着,悻悻地踱步离开。

“小韩子,快从实招来,你竟然修炼了火系功法,而且还这么快就炼气三层了!”吴品苦大仇深地瞪着韩云,眼下自己欠了一『屁』股债,一股怨气都冲韩云去了。韩云呲开嘴憨憨一笑道:“哪有炼气三层,才炼气一层!这事老大是知道的!”

柳小小面『色』不禁略微红了一下,那天生那样的事,她怎么好意思向聂封等人提起呢,理了一下头道:“是须灵子老头传授韩云的功法,还用火蕴丹助他达到炼气一层!”

“什么?老大!你为什么不早说!恨死我了,你们肯定是合伙来赚我的灵石!太无耻了!”吴品哀嚎道。

柳小小双目一瞪:“放『屁』,换作是你火系炼气一层,再加上木系炼气三层,你打得赢吾礼么?”

吴品面『色』一垮,萎了!突然又大叫道:“怎么可能,炼气一层能斩出那样厉害的一剑!韩小子你骗人!”

聂封和张吕不禁怀疑地看着韩云,都有点不高兴起来,这小子竟然对自己等都要隐瞒了修为。韩云不禁讪讪地道:“须灵子传授我的是玄级低阶功法,所以威力大一些!”

“什么?玄级低阶!”这次就炼柳小小都震惊了,上次那只是看了看《纯『阳』修》并不知道是什么级别的功法,没想到竟是玄级的,整个修竹院修炼玄级功法的人恐怕屈指可数。柳小小等『精』英弟子修炼的都是『黄』级下阶功法。

张吕双目大瞪,羡慕地看着韩云,因为他也是修炼火系功法的,只是那功法是市面上普遍的『黄』级下品功法《离火修》。

韩云嘿嘿笑道:“就是玄级功法,张吕你若是想学就拿去!”扬手把《纯『阳』修》的功法扔给他。

聂封等都不禁暗暗佩服韩云的慷慨来,修真者都把自己修炼的功法当得比命还重要,他却是随随便便送人了,这兄弟愣是要得。

张吕接过『玉』简笑笑道:“韩云,我张吕目前只服咱老大,就连聂封也没这待遇,眼下我张吕算是服了你,你小子够意思!不过我已经修炼了一门火系功法,不可能再修炼这《纯『阳』修》了,你还是留着,或者吴品和老大可能用!”说着把『玉』简扔回给韩云。

“姐才不要,一门功法都吃力了,还同时修炼两门!”柳小小摇头道。吴品虽然很想要,就算自己不修炼,拿去卖了恐怕也有几万,甚至十几万灵石,不过柳小小他们都不要,要是自己要了,就显得自己太贪心,这货既贪心又要面子。

韩云只好把『玉』简收好,这时围观的人都散去了,天级大草包的韩云突然变成修炼天才的消息不胫而走。

“啾啾……叽噜……”那小飞猪这时才像刚睡醒一般众韩云怀里钻了出来,一对圆滚滚的大眼睛好奇地打量着柳小小四人。

“咦,这是什么东西?好可『爱』啊!”柳小小两眼都放起光来,这小东西果然是对所有『女』『性』都通杀,没办法!实太萌了些!

韩云一伸把这小家伙给揪了出来,塞到柳小小手道:“老大要是喜欢便送给你!这家伙不知从那里蹦出来的,非要缠着小爷!”

柳小小揍着拼合挣扎的小飞猪高兴得合不拢嘴,把小飞猪那面上亲了一记。

“啾啾叽噜……叽噜!”小东西好像极不乐意一般,四肢胡乱地摆动,可怜兮兮地看着韩云。

张吕和聂封两人都不禁看得有趣,这小家伙难道是传说的灵兽?面上竟然能做出如此丰富的表『情』!如果真是灵兽就赚大了,听说灵兽都有一种自己特殊的技能,韩云这小子不识宝,竟然随手就送人了!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895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