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四十五章 偶遇玄月

第二

--------

这伙人的领叫『独』狼,炼气层的修为,是个心狠手辣的狠角『色』,网罗了一批散修为自已效力,平时合一起狩猎采『药』拿到坊市上卖,暗地里物识各路来临淇坊市赶集的肥羊,逮到落单的就做一票,这几年倒是赚得盆满钵满。

『独』狼一伙半年前就盯上了韩云了,可惜韩云几本上不怎么出门,『独』狼等又不敢延年村把韩云给做了,便一直忍耐着。

“鬼眼七,看清楚了,那肥羊终于肯挪窝了?”瞎了一只眼的『独』狼一边擦拭着那把鬼头刀,一边慢调斯理地道。

“大哥,不会看错的,小子一大早就出了门,骑着一头白头雕向淇水峰北边去了!”鬼眼七哈着腰恭敬地道。

“张合,伍超!你们什么意见?”『独』狼头也不抬地道。张合、伍超是『独』狼的左臂右膀,都是杀人不眨眼的主儿。

张合长得豹头环眼,十分凶悍,而那伍超则是一脸的『阴』柔,但眼神偶尔流露出来的『阴』狠让人不寒而栗。

“还用说,俺带一帮弟兄做掉那肥羊得了!”张合一拍『胸』口道。

“嘿嘿,老二,做肯定是要做的,不过得讲究方法,还是听听老三的办法!”『独』狼嘿嘿一笑道。伍超『阴』『阴』一笑,说出了自己的方法,张合一拍大腿道:“还是老三够『阴』损,他娘的!不过便宜了那小子了!嘿嘿,不过我看四妹倒是挺乐意的!”

韩云倒是不敢托大,没有深入临淇山脉,只离淇水峰北边一里外的一座山峰降落了,寻了一外开阔安全的地方布下“不动法阵”便开始去寻找猎物。

韩云一向都不缺乏运气,这一天下来,倒是让他猎了三头二级阶的金甲虫。眼看已经是傍晚时份了,韩云便打算回营地休息晚,明天再继续。他已经现了一头三级下阶的妖兽大地巨晰的巢『穴』,先养『精』蓄锐,明天再一鼓作气把它就搞掉。一个炼气期五层的修者,无论如何都不敢单『独』打三级以上妖兽的主意,那跟找死没什么区别,韩云却是不怕,自己连四级阶的青翼蛇都干掉过,还怕三级下阶的妖兽。

“嗯?”韩云突然停下了脚步钻进了一蓬茂密的草丛。前面隐隐传来兵器相『交』的声音,韩云犹豫了一下正想绕道而行,修真界杀人夺宝的事每天都上演,韩云可没这份心管这闲事,弄不好把自己也搭进去了。

可就韩云想要绕过去的时候,远『处』树木掩映下,跑出一名披头散的『女』修,身上的衣服都被扯破了,露出一截粉藕般的手臂,『胸』前两团白头晃眼的物事奔跑上下抛动,那两点嫣红是如此的夺目。

韩云急忙趴原地不动,『女』修却是不偏不倚地向着韩云藏身的方向跑来。

“臭婊子,别跑!”两名炼气四层的的男修提着大刀咒骂着追了出来。

“救命啊!救命啊……”那『女』修尖叫着越跑越近,那乱被风吹起,露出一张妩媚动人的脸蛋,脸上满是惶恐和凄婉,让人不知不知觉生出怜悯『爱』护之心。

QUAbEn5.COm,免费小说【全本小说网】

韩云『胸』一血,就想挺身而出,可突然现那『女』修双手竟然是有意无意的老往自己这边瞟来,韩云心里格噔一下,不禁留了个心眼,伏下身去,静观事『情』的展。

“哎哟!”那『女』修突然一个趔趄,脚下似是被绊了一下,扑通地摔倒地上,手的长剑也是摔了出去。两名男修这时已经追了上去来,『女』修挣扎着爬起。

“臭婊子,让你跑,大爷干*死你!”其一名男修一剑拍那『女』修的撅起的圆臀上。

“呀!”刚爬起一半的『女』修痛呼一声再次扑通地上。那脸上有条狰狞刀疤的男修饿虎扑食般扑了上去,扯着『女』修的头把她给扯了起来,一手环着她的腰按怀,『胸』前那对峰峦为为后仰显得是惊心动魄。

“放开我,救救你们,放过奴家,奴家的夫君已经让你们杀了,你们还想怎么样?”『女』修哭喊着哀求道。

另一名高高瘦瘦的长三角眼男修嘿嘿一笑道:“苏媚娘,早劝你加入我们,你两夫妻便不行,现得罪了咱老大,这是你咎由自取的!老大已经命令我们格杀勿论!嘿嘿,就你这模样儿,要是一刀杀了就太可惜了,咱兄弟俩好歹开心够了才舍得杀!”一边说还一边伸出一对『鸡』爪一样的手抓住那两团饱满恣意地揉捏起来。

『女』修屈辱的眼泪哗啦啦地流下来,想要反抗编编又动弹不得,嘴唇都咬破了。

嘶!高脚男修一把将『女』修的裤腿给扯下,一条雪白的大腿便露了出来,加上『女』修被刀疤男箍着腰身,扯着头,那双腿开立,微向前挺的姿势,让人看得血脉贲涨。

“畜牲,你们不得好死!”『女』修哭喊着企图抬脚去踹高脚男,这『激』起了高脚男的『性』致。高脚男『淫』笑着双臂,把『女』修的双腿夹腋下把她整个抬了起来,嘿嘿地道:“过样过瘾,刀疤!把这臭婊子按住了,等我干完再换你!”

“嘿嘿,鬼眼七,我刀疤就喜欢看别人干,爽快点!”刀疤男用力一扯『女』修的头,『女』修痛呼一声,『胸』口自然挺起。

“我跟你们拼了!”『女』修羞怒地大吼一声,不知那里来的力气,双腿一蹬,把那鬼眼七给蹬开,双掌白刀疤男的『胸』口。刀疤男被拍得向后翻滚而去,『女』修得了自由,撒开脚便直直冲向韩云藏身的地方。

“妈的,臭婊子,还想逃!”鬼眼七和刀疤男爬起来提着大刀长剑便追。

韩云暗叫糟糕,手捏着两张冰锥符正准备出去,突然一队人从远『处』冲了过来,当先一眼白衣长,面如银月,瑶鼻笔直,目若秋波,眉带英气,韩云一眼就认出正是上次淇水峰上无意撞了下的那名白衣少『女』,她身后紧跟着四名男修。

“停手!”白衣少『女』远远地大喝一声。『女』修明显愣了一下,掉转身向着白衣少『女』的方向跑去,一边跑一边喊:“救命啊!”

鬼眼七和刀疤男对望了一眼,转身跑了!白衣少『女』怒吒一声:“别跑!郝大哥,别让他们逃了!”

“放心,月妹子,他们跑不了!老子撕了那两杂碎的!”那名五大三粗的的汉子便带领着三名同伴紧追了上去。白衣少『女』扶着衣衫不整的『女』修安慰道:“姐姐别怕,我们会帮你的!”说着给『女』修拉扯上衣服,挡住『胸』前外泄的春光,还把自己的外袍披『女』修的身上。

『女』修一边抹着眼泪一边道谢,白衣少『女』扶着『女』修到一边坐下,安慰道:“姐姐先这里坐一会,我去帮帮我的同伴!”提着长剑便想追上去。就这时,那『女』修眼念过一丝狠『毒』,手寒光一闪,已经多了把匕,无声无息地向着白衣少『女』的后背刺去。

韩云大不禁大喝一声:“小心!”扬手掷出两张冰锥符射向那『女』修。白衣少『女』反应倒快,脚下一个加速,疾向前冲出两尺。

嚓!那件雪蚕外套被锋利的刀刃挑破了一道口子,『女』修一击不,就地一个翻滚!

噗!噗!两枚冰锥射了个空,白衣少『女』怒目圆睁,没想到对方竟然恩将仇报偷袭自己,娇吒一声,长剑冒出一团冰霜寒气疾刺向『女』修。『女』修的速极快,飞身后退了数丈,恶狠狠地瞪了韩云藏身的地方一眼,嗖的钻入树从跑了。

白衣少『女』手指捏了个法诀,一道冰锥从指间出射入树从之,里边传来一声闷哼便没了声息。

“可恶,让她跑了!”白衣少『女』跺了跺脚,转身对着韩云藏身的地方抱拳道:“小『女』子玄月多谢阁下出手相救,可否现身一见!”

“下长相丑陋,恐怕会吓着姑娘,玄月姑娘还是快点去帮忙,这本来就是个圈套,你偏偏要多管闲事!”

白衣少『女』面『色』微红,羞赧地又行了一礼:“既然前辈不肯现身,那小『女』子也不强求,救命之恩,『日』后有缘再报答!”说完又深深行了一礼,转身匆匆追赶同伴去了。

韩云看着玄月走远才从草丛站了起来,摸了摸下巴,有点猥琐地自语道:“『日』后再报!”转身没入树从便溜掉了。

“什么?这竟然是个圈套?月妹子,你是说”郝大通瞪着一对牛眼道。

玄月点了点头道:“幸亏上次坊市撞了我一下那男子出手相救,要不我也看到不你们了!”

“妈勒个巴子,那贱人要让老子再碰到,非剥了她的皮不可!”郝大通愤怒地一砸拳头续道:“那小子呢,我们得好好多谢他!”

玄月摇了摇头道:“他不肯现身相见,此刻恐怕已经走了!”

“玄月妹子,那怎么知道就是上次那小子?”另一瘦高的男修道。

“高进,你忘了玄月妹子有过耳不忘的本事么,那小子当初撞了玄月妹子,玄月妹子肯定是耿耿于怀,念念不忘!那小子的声音就算化了灰她也认得!”另一名矮矮胖胖,皮肤白净的男子嘿嘿地道。只见他头梳得整整齐齐,一丝不苟,油光可鉴,一看就是个『骚』包男。

玄月俏脸微红,恼道:“胡说八道,人家当时就觉得这人好特别,所以就记下了!”

“好了,都别说!咱也撤了,下次可要小心点,别再犯同样的错误了,玄月妹子,尤其是你,心肠太好!事『情』没弄清楚就往前冲,这次是运气好,让人救了!下次可没这运气!”一直没出声的男子教训道。此人是五人年纪大的,大概二十五岁,炼气七层的修为,仅次于那郝老大的炼气八层。

玄月惭愧地低下头小声道:“知道了!”

“没事,林同这也是为你好!月妹子你别往心里去,下次小心点就好!”郝老大柔声地安慰道。他这样五大三粗的汉子说话这么温柔,听得其他三人都不禁捂着嘴想吐的冲动。

玄月尴尬地拂了拂梢点点头。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896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