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四十八章 悸动

第二……

----------

“我要跟你『交』朋友!”玄月希冀地望着韩云,那张嫩得如剥壳『鸡』蛋的脸爬起一缕红晕,心里有点紧张起来,要是对方拒绝,自己就无地自容了。韩云略微有点意外,没想到这温婉善良的小姑娘竟然有如此霸气的一面,胆子挺肥的。

玄月见韩云沉默的样子,面『色』不禁黯淡下来,慢慢地低下头转身离开。

“玄月姑娘,不是说让下陪你一起逛逛么?”韩云裂嘴笑道。玄月惊喜地转过身来,一股笑意爬上了眉梢,小跑着回来:“走!”说完快步朝前走去。

韩云轻摇了一下头跟了上去问道:“玄月姑娘,你没什么要买的么?”

玄月转过头来皱着柳眉不高兴地道:“别叫人家姑娘好不?”

韩云一愣,尴尬地道:“你不是姑娘!”

“呸,你才不是姑娘……我!”玄月脸『色』涨得通红,差点眼圈都红了。

韩云这觉自己话的歧义,不禁装傻充愣地呵呵一笑:“玄月,我们到那铺看看!”说完逃下似的进了道旁一间叫《珍宝阁》的店面。玄月看着韩云那狼狈样子,不禁噗的轻笑出声,跺了跺脚跟了进去。

“道友需要点什么?不是下夸口,本阁包罗万有,各种炼器材料,灵『药』,兵器,法符应有有,你其他地方买得到的,本阁一定有,其他地方没的,本阁也可能有!”看见有客人进来,那小伙计便热『情』地卖起广告来。

韩云上次来过这里买四品灵『药』,是一下子花了一万多灵石的大客户,不过是穿着斗蓬来的,这小伙记倒是不曾认得韩云。

“我是卖东西的!”韩云淡淡地道。小伙记一听是卖东西的就加热『情』了,把韩云和玄月请到里间笑道:“道友有什么东西卖,要是价值不太高的,直接跟下淡得了,要是价值高的,下得请掌柜的下来!”

韩云笑了笑道:“就是几头妖兽和完把五头二级妖兽和那三级初阶『独』角莽牛倒了出来。

小伙记呵呵笑道:“道友好运气,二级阶金甲虫一五十灵石一头,三头就四五十灵石,两头二级下阶水线蛇二灵石,这头三级下阶『独』角奔牛加上兽核八灵石,还有这些兽血便二十灵石,一共一千四七十块下品灵石!”

韩云衡量了一下,还是挺公道,点头道:“成『交』!”

两人出得珍宝阁,韩云觉玄月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不禁摸了摸脸道:“干嘛这样看着我?脸上有东西?”

玄月本来以为韩云一个炼气四层的修士会过得很惨,没想到却根本不是这样的,这家伙一下子就赚了差不多一千五灵石,他是怎么做到一个人都能猎到这么多妖兽的,差点就赶上自己一队人的数量了,自己的狞猎队出去狩猎一季,运气好可能赚个四五千灵石,运气不好千多灵石,五人平分才几灵石。这家伙倒好,一下子得了一千五灵石,枉自己还可怜人家呢,真是可笑!

Www.quanben5.coM【全本5】

“你……你是怎么打到这么多妖兽的?”玄月略带点怀疑地道。

韩云一愣,还以为玄月认出那头『独』角莽牛了,有点尴尬地道:“呵呵,不好意思!那『独』角莽牛……嘿嘿!”

玄月双眼不禁眯了起来,难怪自己看那牛有点眼熟,再看韩云的面『色』,不禁恍然大悟。心不怒反喜,却不知是喜从何来?反正韩云不是凭自己的本事赚那么多灵石她便很高兴,要是韩云知道她心里想些什么,不知会作何感想呢!

“坏蛋,原来那天是你偷了我们的牛!”玄月佯怒道。韩云嘿嘿一笑,也不作解释,心道:“要不是你们突然闯来,小爷还得两头呢!”

玄月嗔了韩云一眼,教训道:“这次就算了,看你一个人也怪可怜的,下次不要这样做了,要是换了别人,看你还留得小命!那些二级妖兽不会也是偷来的?”

韩云不禁无语了,自己有那么逊么?竟然让鄙视了!笑了笑道:“你就当我是偷来的!”迈开大步就走。

“哎,别生气嘛,人家只是开一下玩笑而已,小气的男人!”玄月追上去笑盈盈地道。

韩云裂嘴一笑:“谁说我生气了?这有什么好生气的!”韩云不禁暗暗好笑。

“哼,骗人!”玄月微撅起嘴道。韩云心神不一荡,此『女』是自己见过仅次于昭瑶的美『女』了,可能气质上逊『色』了一点点,只是一点点而已。玄月见韩云望着自己呆,不禁扭过脸去,略微害羞地道:“干嘛这样看着人家?”

韩云回过神来,嘿嘿一笑道:“没事,数一下你有几根睫『毛』!”

“噗,讨厌!”玄月瞪了韩云一眼,那娇羞的模样,让韩云忍不住想伸手捏一下她的脸,这念头一起,不禁吓了一跳,脑海冒出另一张美绝人寰的脸来,心那个冲动一下子便没了,呵呵一笑道:“玄月,没事我想先走了!反正也没什么好买的!”

“啊,这么快?”玄月有点失望地道,突然鼓起勇气一把扯着韩云的手道:“我带你去见郝大哥!”

韩云被她那柔软嫩滑的小手攥着,心不禁一阵悸动,自己还是第一次让一名子牵着手走路,当然芽菜不算。小时候韩云可是经常牵着芽菜满山跑,村里的人都笑话他们是小两口。

“玄月,干什么?”韩云想挣开手,但又有点舍不得那种感觉一般。

“郝大哥!”玄月拉着韩云穿过几道弯,来到一个摊挡前,那里正坐着两名男子,一个是五大三粗的肌『肉』男,另一个是矮矮胖胖的小子,头梳得整整齐齐,一丝不苟。

两人见玄月竟然亲热地拖着一名男子跑过来,不禁惊疑地站了起来,那粗汉眼还隐隐带着敌意。

玄月这才醒起自己还牵着韩云的手,面『色』微红地松开,睇了韩云一眼道:“郝大哥,他叫韩云,上次就是他救了我的!”

“呵呵,原来是你救了月妹子,下郝大通,替月妹子谢过韩道友!”郝大通一抱拳大声道,手臂的肌『肉』块块贲起,眼的敌意也没半分消减,语气也是敷衍居多。

韩云笑了笑,抱拳还礼道:“郝道友客气了,举手之劳!”

“嘿嘿,韩道友,下马德,人称『骚』『鸡』公,佩服佩服……”矮胖男子笑嘿嘿地道,有点『阴』『阳』怪气的,就不知他佩服什么?

韩云不禁皱了皱眉头,对方好像对自己有芥蒂,笑道拱拱手道:“哪里哪里,你们忙,下就不打扰了,告辞!”

“哎,韩云!”玄月瞪了郝大通和『骚』『鸡』公一眼,追上两步道:“他们以前不是这样的,今天不知怎么了,你别生气好么?”说着有点可怜兮兮地望着韩云。

韩云勉强笑了笑道:“我有什么好生气的!你们忙,我就住延年村,你随时可以来找我!”

玄月叹了口气,笑道:“那也好,到时你可别嫌我烦!”

韩云点点头,转身走了。玄月气呼呼地跑回到摊挡前瞪着面『色』讪讪的郝大通两人,恼道:“你们两个今天怎么这样,吃错『药』了!”

郝大通轻咳了一声:“马德,你先照看一下档口,我去方便一下!”接着便溜掉了。『骚』『鸡』公拨了拨头嘿嘿地道:“月妹子,我们这不是为你好么?怕你被那小白脸骗了,我们怀疑他救你是别有用心,跟上次故意撞你是一样的,这小子城府深啊,环环相扣,这不就露出尾巴来了,大庭广众之下就敢牵你的小手了,我『骚』『鸡』公都不敢……咳,我只是打个比如啊!”

玄月面『色』通红,恼道:“胡说八道,是我牵他的!”说完猛地一跺脚跑开了。

『骚』『鸡』公嘴巴大张,呆若木『鸡』,差点能把自己的拳头塞进去。韩云黑着脸转过几条街,突然看到一条熟悉的身影一闪便没入人流不见了。

韩云急忙往回走了几步,仔细寻了一下,那人已经不见踪影。韩云摇了摇头自语道:“难道我眼花,那人有点像二胡子!”

又寻了一会,不见人!便转身走开了,心道:“二胡子恐怕早就葬身江底了!”

韩云刚走了不远,一『处』树后便站出了一名身披斗蓬的修者,呆呆地看着韩云的背影,眼感『情』极为复杂,还隐隐带着些怨恨和痛苦。

“啾啾叽噜……”一头可『爱』的小东西从她怀钻出脑袋来,好奇地打量了一下四周,突然眼前一亮,展开翅膀就要向前飞去。

“吉吉,回来!”修者冷喝一声,声音如珠落『玉』盘。吉吉委屈地飞了回来,手指指了指前面:“啾啾……啾啾叽噜!”

“我们走,不用找他了!”一滴晶莹的泪珠滑了下来,转过身去默默地背向走开。

“啾啾……”吉吉眼帘耷拉下来,摸了摸肚子扑打着翅膀飞回斗蓬修者的怀。

“刀疤,看到了没?”鬼眼七本撞了一下旁边的刀疤。刀疤不满地道:“我又不是瞎子,自然看到了,这家伙竟然有一头灵兽!要不要禀报老大?”

“嘿嘿,你跟着那姓韩的肥羊,我去跟那斗蓬修者,摸清她的住『处』,听声音定是个大美『女』,这下立大功了!”鬼眼七猥琐地笑起来。

韩云正想放出坐骑下山,后面一人快速地追了上来:“韩道友留步!”

韩云转过身去,现竟是那叫郝大通的修者,不禁皱了皱眉头,勉强笑道:“郝道友何事唤下?”

郝大通抱了抱拳,从储物腰带上取出一袋灵石抛给韩云。韩云接过一看,里面竟然有三千灵石,不禁愣了一下道:“郝道友这是什么意思?”

“感谢你出手救了月妹子,郝某身上就这点灵石,实不好意思!月妹子人单纯善良,容易被人欺骗,当大哥的一直担心这个,韩道友明白了?”郝大通裂嘴笑道,目光炯炯地盯着韩云,眼神带着一丝威胁。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89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