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四十九章 仇家找来了

第三……

------

韩云表面随和,实则是傲骨子里的人,本来自己对玄月就没什么非分之想,这时郝大通竟然想当然的跑来警告自己,还以居高临下的姿势扔了自己一袋子灵石,表面上没说什么,实际上狠狠地扇了自己一个耳光。

韩云冷冷地盯着郝大通,突然裂嘴一笑,把灵石袋收到储物腰带,淡淡地道:“既然郝道友这么慷慨,下便恭敬不如从命了!”放出白头雕下了淇水峰。

郝大通轻蔑地呸了一声:“炼气五层的货『色』敢来打月妹子的主意!”

可是马上又愁眉苦脸起来,自己的全部积蓄都用来充大款了,本来还想给玄月买一套上品法器防御套装的,这下泡汤了!不过想想觉得也值了,把那半路杀出的『情』敌用灵石给砸跑,想想就觉得够霸气。

韩云回到住『处』,突然感到一阵汗『毛』倒竖的感觉,这感觉很久没出现过了,以至于韩云几乎忘记了有这么回事。

“追魂『阴』魅!”

韩云下意识地猛转过头去,只见一名全面身包『裸』黑『色』斗蓬的人正站身后不远『处』望着自己,那目光像一条『毒』蛇一般,全身散着『阴』冷的气息,让人极不舒服。而且他站立的姿势很怪异,远远望去就好像双脚悬空的鬼魂一样,或许是因为这人太瘦小所产生的错觉,那空荡荡的斗蓬被风吹起,真显得『阴』惨惨的……

韩云的心突然有种要蹦出喉咙的冲动,想要喊叫,喉咙却像被掐住了一般,不出半点声音。那人冷冷地注视了韩云一会儿,便转身慢慢地走开了,那种难受的『阴』冷也就随之而消失。

韩云有种要虚『脱』的感觉,猛吸了两口气才勉强镇定下来,自己实大意了,竟然把这事给忘记了,可能是因为过了两年多没动静的缘故,没想到对方还是三年期限内找上门了。

韩云瞧了一眼自己住的小院,心里有点『毛』了,对方是邪修,手段『毒』辣,不会屋里放了些『阴』『毒』的东西?为了安全起见,韩云连院子都不进了,找到本地的村民租了一间临时小院,这时正值坊市期间,房间紧张,结果韩云得给双倍价钱,没办法,安全要紧。

韩云房间内布了一个八十一连环的“不动阵法”,重把那肚兜穿上,披上昭瑶送的青翼蛇鳞做的马甲,再外面穿上那套下品灵器“缕金灵绸”,缕金灵绸是一整套的,包括上衣、裤子和披风。

一切穿戴好,韩云心才稍安,三件防御灵器,就算对方用的是上品攻击灵器也不是一下子能破得开的。

这时韩云才觉自己的攻击类型法宝实太少了,就那一把属于上品法器的剑。不过就算给韩云一件灵器级别的武器也挥不出威力,因为只有达到筑基期才能御物。灵器如果拿手上不能『激』出去伤敌,也是跟烧火棍差不多,多就是锋利一点,那把匕“斩魂”就是个例子。

qUAnbEn5.Com全,本网

第二天一大早,韩云便跑到珍宝阁把身上的四千七多灵石全部买了法符。

那小伙计把一大沓的法符『交』给韩云,笑呵呵地道:“二十五张三品法符,另外本阁赠送十张一品火球符,十张一品土盾符,您请验收!”

韩云接过收入储物腰带笑道:“贵阁的招牌摆那,下信得过!”

小伙记马上满脸春风,拱手道:“祝道友旗开得胜,下次继续光顾本阁,下随时恭候道友!”

韩云点了点头出了门去,那小伙记摇了摇头,看韩云这『情』形,傻子都看得出他这是倾家荡产买装备准备去跟别人拼命了。而且买的都是三品法符,几乎把珍宝阁平时滞销下的存货都买去了,三品法符起码是用来对付筑基期修者的。

韩云才炼气四层,跑去跟筑基期修者拼命,不是找死么,就算有二十多张三品法符也不顶用,对方飞剑一『激』就取了你人头了。所以小伙记嘴上虽说得好听,其实早就判了韩云死刑了。

韩云买完东西后,正想离开,结果竟然又碰上了玄月一伙。

“哎,韩云,后天拍买会跟我们一起去看好不!”玄月拦着韩云高兴地道。韩云这时那还那有心『情』理她,不置可否地道:“再说!”说完擦身而过,快步走了。

“喂,你这人怎么这样!”玄月跺着脚叫道。韩云加快地脚步没入人群不见了。

郝大通嘿嘿一笑,不屑的道:“算这小子识时务!”

『骚』『鸡』公暗暗竖起大拇指!

玄月猛地回过头去瞪着郝大通,恼道:“郝大哥,是不是你跟韩云说了什么,还是你们合起打他?”

郝大通猛摇头道:“没有的事,这淇水峰上谁敢随便动手打人!月妹子你不要冤枉我!况且,要收拾那小子还用得着合起来,我一个人就够了!”

“不说是不是?”玄月面沉如水,眼圈都红了。郝大通讪讪地搔着头道:“月妹子,其实那小子有什么好的,不就是无意救你一次,我甚至怀疑他是跟那些人一伙的,故意找机会接近你是用心不良!”

“你……哼,他一个人已经够可怜的了,我本还想让他加入我们队伍,结果你们都给人家白眼,还暗地里欺负他……我走了!”说完气匆匆地扭头跑开了。

“月妹子,别……别走呀!”郝大通甩开大步追了上去拦住玄月,搔着头:“月妹子,我是找过那韩云,不过我对天誓,我郝大通没动过手,也没威胁他!”

玄月怒气冲冲,一言不地瞪着郝大通。郝大通被她瞪得起『毛』来,支吾地道:“我只是给了他三千灵石感谢他救了你,然后……然后让他别打你的主意!”

“你……郝大哥,你怎么可以这样!他要了?”玄月猛一跺脚道。郝大通『胸』口一挺,得意地道:“那小子要了,还赞我慷慨大方!”

玄月明显呆了一下,喃喃地道:“怎么可能,你骗人的!”

郝大通面『色』微黑,嗡声道:“怎么不可能,那小子看到三千灵石眼都放光了,那可是老子……我的全部积蓄了!换了谁都会收下!况且郝大哥啥时候骗过月妹子了!”

玄月轻咬着樱唇,眼闪过失望之『色』,默默转过身往回走。郝大通松了口气,跟了上去呵呵地道:“你看,那小子这么贪财,修为又差劲,哪点配得上月妹子?”

玄月瞪了郝大通一眼,嗔道:“胡说些什么,人家又不是看上他,只不过见他可怜,又救过我的命,所以想让他加入我们,好有个照应!”

郝大通笑得只见两排大白牙,大声道:“原来是这样,月妹子你早说啊,那小子虽然修为差劲,但多一个帮手也不错,不差他那分子,下次遇上,郝大哥亲自邀请他!”这憨货一根筋,要是稍有点脑子谁会把『情』敌往身边拉的。

玄月眼前一亮,接着摇了摇头道:“还是算了,既然他收了灵石,唉……这样也好!”

“呵呵,这是你自己说的啊,到时不要怪大哥!”郝大通呵呵地笑起来。两人一边说一边往回走,玄月突然停下来看了一眼不远外那名身披黑斗蓬的人。

郝大通不解地道;“月妹子,咋了?”

玄月摇了摇头快步走开,郝大通急忙追了上去:“月妹子怎么了?”

“没事,就觉得那人看人家的眼神怪怪的!”玄月拍拍『胸』口道,那饱满亦颇具规模了。郝大通不好意思地转过头去,呵呵地傻笑道:“月妹子长得好看,男人自然『爱』看,随他!咱也不能不让人看是不是!”

“但人家觉得那人是『女』的!”玄月摇头道。不得不说,『女』人的第感有时很准确,那人正是二胡子,也就是昭瑶。昭瑶昨天本来也是想到坊市上碰碰运气,看能否遇到韩云。因为韩云那天如果没死,大可能就是到淇水峰周围隐居,所以昭瑶带着吉吉找来了。结果还真让她碰着了韩云,当时玄月正牵着韩云跑过。

历经千辛万苦,一年后再次重逢,却骤然现韩云身边多了个模样不输于自己的『女』人,而且状态还极其亲密。巨大的心理落差让昭瑶有种痛不『欲』生的感觉,誓不再去见韩云,今天却又是忍不住上了淇水峰,其实潜意识还是想见着韩云。没想到果然见着了,还无意听到玄月和郝大通的谈话。

“啾啾……啾啾叽噜……!”吉吉冒出头来四『处』打量。昭瑶拿出一块木灵石塞到吉吉手里,轻骂道:“吃,猪货!”说着宠溺地拍了拍吉吉的头。吉吉欢叫一声,捧着木灵石吃起来,过去一年里,这家伙可是一个月才能吃到一块灵石,没想到前两天才吃了一块,今天又得了一块。

吉吉吃了一半便不吃了,捧着灵石睇着昭瑶。昭瑶拍了拍它,嗔道:“都吃了!”吉吉这才放心地把整块灵石吃完。要是韩云看到这『情』形一定惊得下巴都掉了,这吃货竟然懂得珍惜灵石了。

原来昭瑶过去不把灵石当回事,没了便问爹要就是了,所以逃出来那天也没带多少灵石,真正的不当家不知柴米贵,那几灵石没几下就让吉吉吃完了,昭瑶这才觉没有灵石寸步难行,自己修炼时也舍不得用灵石了,全省下来作了吉吉的口粮。

因为昭瑶修炼的是木系功法,所以身上除了十多块土灵石,其余的都是木灵石,木灵石被吉吉吃完了,土灵石用来布阵,不出一月便全部用。昭瑶开始『独』自狩猎,赚取灵石,渐渐地开始懂得珍惜灵石,吉吉的口粮也受到限制,一个月只能吃一块灵石,所以这吃货现可是改了很多,管很饿也不会像以前一样撒娇讨要灵石。

“哼,猪货,居然收了人家灵石,忒的无耻……噗!”昭瑶不禁捂着嘴笑了起来。吉吉拍拍双手,瞪着一对纯净的眼睛奇怪地睇了昭瑶一眼。

“看什么看?讨打!”昭瑶扬手『欲』打,吉吉嗖的缩入怀不露头了。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89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