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五十章 火拼

第一

---------

为期四天的坊市结束了,忐忑不安的韩云每天都换一间院子。奇怪的是对方自上次出现了一次之后就再也没露过面,韩云当然不会蠢得认为对方是找不到自己。或许对方正躲暗『处』观察着自己,又或许对方故意戏耍自己,让自己整天活他的『阴』影下,寝食不安。当然,大的可能是对方是想等坊市结束后再动手,那样不会惊动太多人,以至引来各派的高手。

不能再等了,韩云决定主动出击把敌人给引出来,再等下去,恐怕还没等对方出现,自己就已经神经绷断而亡。坊市结束后第二天,正是各路修真者离开淇水峰的时候,韩云故意长寿谷内逛了一圈后放出白头雕腾空飞走了。

韩云刚走,『独』狼便收到了眼线的报告,领着一帮人就出了门。韩云离开了淇水峰一直向着临淇山脉深『处』急飞,途便换了紫凰出来,飞了大半天时间便到了上次长臂金睛猿的崖下。

韩云找了一块开阔的地方争分夺秒地布起法阵来,很快一个八十一连环的“不动法阵”就布成了,只要放出灵石就能动。韩云本来还想再外置布一个简单的幻阵的,可是来不及了,那种汗『毛』倒竖的感觉又再升起,猛地转过身去,果然见到那鬼魂般的黑袍人正站十丈开外。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的韩云还是吓了一跳。

“嘎嘎,有趣的小家伙,大老远跑来这里布阵!”黑袍人出夜枭般难听的声音。

韩云也不废话,扬手就施放了一枚“铁壁符”,三面黑『色』的铁盾便围绕着韩云慢慢地旋转起来。

“嘿嘿,老家伙,这还不是为了给你找个风水宝地长眠,你得多谢小爷!”韩云嘿嘿地笑道。黑袍人倏地飘移到离韩云两丈之外,不见他的双腿是如何力的,韩云有点怀疑这人真是只鬼魂。

“嘎嘎,小子有胆识,死到临头还嘴『硬』,不过老夫不会让你这么轻易就死去,把腐尸虫从你的耳『洞』放进去,慢慢吃光你的脑浆,你会痛足四十天才死去,老夫再用你的尸『体』炼成干尸傀儡,嘎嘎……”黑袍人像说一件非常有趣和享受的事『情』。

韩云后背有种阵阵凉的感觉,这妖人实太恶『毒』了。

“老东西,小爷也会让你死很惨!”韩云冷着脸道。黑袍人好像并不急着出手,嘿嘿地道:“小子,现有两条路你选,一是让老夫谑杀,第二就是你当老夫的徒弟,你杀了老夫的徒儿,这要求也不过分!”

“呸,让小爷当你徒弟,变得像你这样人不人鬼不鬼的,还给如来个痛快的!”韩云呸了一声道。

“既然你想死,老夫便成全你!”黑袍人手乌光一闪便多了一柄鬼头小刀,看样子是把灵器。

就这时,远『处』飞来了十多头飞行座骑,当先一头三级上阶双头怪鹰威风凛凛,背上坐着一名『独』眼大汉。

Www.quanben5.coM。全本小说网

“哈哈,老东西,计了!我的帮手来了!”韩云得意地道。『独』狼带着张合亲自来了,身后是鬼眼七,刀疤等十二名弟兄,修为低的也有炼气三层。

『独』狼一挥手,众人便饿虎扑食般冲了下来,把韩云和黑袍人给团团围住,『独』狼不知为什么会多了一个人,不过他不乎多收拾一个人的。

韩云嘿嘿一笑:“老大,这里就『交』给你了!”韩云对着『独』狼诡异地笑了一下,把一块品灵石放阵眼上,不动阵法马上启动。

蓬!一蓬『黄』光升起,一座塔状的“不动法阵”把韩云给罩里边。『独』狼惊疑不定地看向那黑袍人,他以为韩云口所说的老大是黑袍人,而黑袍人正好相反。

『独』狼面『色』突变,『脱』口而出:“邪修!”

蓬!身前『黄』光一闪便多了一堵土墙,其他人闻言,急忙释放出防御法盾,如临大敌地盯着黑袍人。『独』狼后悔得要死了,都怪自己傲慢自大,竟然没看清楚就扑下来了,这下要活命就得拼了,对方手里的可是灵器。

黑袍人嘿嘿一笑:“竟然来了这么多送死的人,正好老夫的养鬼皿很久没喝人血了!嘎嘎!”那笑声让人不寒而栗。

“老子让你喝尿!弟兄们,剁了这杂碎!”『独』狼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角『色』,一阵慌乱稳定下来后,反倒是『激』起他的凶『性』,扬手就是一记落石术砸了过去。其他人见状都纷纷释放远程攻击法术。

黑袍人身前黑光频闪,三面鬼头法盾便围绕着身『体』施转!

咚咚……一连串暴响,雨点般的攻击下,三面鬼头法盾的光芒迅速地黯淡一下去。『独』狼见状胆气壮了,邪修也不过如此罢了,大喝道:“弟兄们,加把劲,他顶不了多久,把法符给扔过去,砸死这杂碎!”

就这时,『阴』风骤起,黑袍人身前突然扑出十多具僵尸,张牙舞爪,怪叫着扑向『独』狼等人。

几名胆小的扭头便跑,黑光一闪,其一名惨叫一声扑倒地上,背上『插』上了把鬼头小刀,只见那人的尸『体』迅速地瘪下去,鬼头刀柄上那原本白『色』的骷髅头变成了暗红『色』。

呜……

鬼头小刀飞回黑袍人手,黑光连闪两下,另外两名逃走的人也被同样的干掉了。其他人吓得心胆俱裂,手法符拼命地掷向那扑上来的僵尸。

轰!轰!轰!

爆炸声响不绝耳,韩云身躲法阵都明显感到地面的震动,“不动法阵”晃个不停,不禁暗呼过瘾,披上隐身衣偷偷的打开“不动法阵”钻了出去。

那些僵尸被数十张法符炸得面目全非,断手断腿还爬着前进,那场景让人『毛』骨悚然,还有点想呕的感觉。

“干你大爷的!”『独』狼一刀砍掉一名僵尸的脑袋大喝道:“都聚拢一起!”

豹子头张合,鬼眼七和刀疤等急忙跑到『独』狼身后,『独』狼一扬手又放出一枚土墙符。黑袍人并没有再施放那把鬼头小刀,而是静静地站那嘿嘿地冷笑。

『独』狼灵机一动,大喝道:“他没灵力了,还有法符的都掷了!”说完扬手又是一记“落石术”!

其他人刚才心慌慌的,一次过把法符都扔出去炸僵尸了,还有两名心眼活的留了一张,这时见老大这样说,都把剩下的法符掷了过去。

蓬!蓬!咚……

火花飞溅,碎石纷飞,黑袍人身上的鬼头法盾轰然碎裂!

“太好了,再扔!”『独』狼大喝道。这下却没人再出手了,『独』狼一愣,扭头踹了一脚鬼眼七。

“老大,老扔光了!”鬼眼七苦着脸道。

“蠢材,不会用法术!一群饭桶!”『独』狼怒不竭地道,自已手捏法诀,一招“落石术”就打了过去。

黑袍人冷笑一声,身上光芒一闪便多了一面金『色』小盾,显然也动用法符了。

蓬!落石重重的打小盾上,『独』狼大喝一声:“都冲上去砍他娘的!”提着长刀就扑了上去。张合,鬼眼七等都是亡命之徒,释放了护身法盾嚎叫着挥动兵器扑上去。

“嘿嘿!找死!”黑袍人飞身后退,手那鬼头小刀血光一闪。

噗!鬼眼七身上的护身法盾如摧枯拉朽一般破开了,鬼头小刀透『体』而过,鬼眼七惨叫一声扑地嗝『屁』。

其他人见状都不禁红了眼,了疯一样加速扑上去,只要近了身,对方就不能再射那鬼头小刀了,逃走反而死得快。

噗!噗!噗……

黑袍人连续出四记鬼头小刀,马上收割了四条人命,这时剩下的人已经近身了,挥起兵器便砍。黑袍人马上手忙脚乱,左支右拙,身上挨了几下,那黑『色』斗蓬也被砍破了,不过里面可能穿了灵器级别的防御套装,像没事一般。

“弟兄们,加把劲,他的防御套装抵受不了多久,砍死这杂碎为弟兄们报仇!”张合杀红了眼,扯着嗓子怒喝,手长刀化作一道匹练当头疾劈而下,而『独』狼已经绕到黑袍人的身后,拦腰一刀砍去,刀身上爆出一团『黄』光。

刀疤等四把刀剑从各个方向刺向黑袍人的要害!黑袍人躲无可躲,手那柄鬼头小刀红光大作,哧的一声『激』射向张合,自己侧向前疾冲避过『独』狼的拦腰一刀。

刀疤等五把兵器齐齐砍黑袍人身上,黑袍人身上微光爆开,血光隐现,显然是防御套装经受不住多次砍击,被破开了。

刀疤大喜:“我砍伤他了,老大,我砍伤他了!”

身后传来扑通一声的倒地声,刀疤回头一看,不禁吓得魂飞魄散,只见张合仰身倒地上,双目怒睁,嘴角流出一丝鲜血,『胸』口『处』『插』着一把鬼头小刀,柄而没。

黑袍人的奋力一刀射出,不仅把张合的护身法盾给毁了,还击穿了他的半灵器套装。

“老二!”『独』狼双目赤红,状若疯虎,长剑一挥便向着受伤的黑袍人扑去,其余四人见状也不要命般扑了上去。

黑袍人怪笑了两声,身『体』向后急飘而去,五具僵尸凭空而现。刀疤一剑砍向僵尸的『胸』口,那僵只是退了两步又冲了上来。

五人瞬间被五具僵尸逼得手忙脚乱,其一名修为差点的,被一具僵尸给拽住撕开了两边,内脏鲜血洒了一地。刀疤趁机一剑砍那僵尸的脖上,一颗头颅横飞了出去。

刀疤砍完一剑,灵力都耗了,一『屁』股坐地上,马上被另一具僵尸一抓穿喉而过。

“给老子死!”『独』狼长刀翻飞,嚓!嚓!嚓!连环三刀砍出,三颗僵尸脑袋便被砍飞。那三具没头尸『体』习惯『性』地挥了挥双爪,扑通的通地上,扇起一蓬扬尘。

“喝!”『独』狼长刀『脱』手飞出,噗!竟然『硬』生生的刺穿了后一头僵尸的脑袋。躲远『处』的韩云都不敢暗暗喝彩,这『独』狼果然厉害,有点庆幸自己当时没有出手偷袭他。

黑袍人有些意外地一招手,那柄鬼头小刀便飞回手。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89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