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五十一章 爆菊大会

第二

------------

黑袍人有点意『处』地一招手,那柄鬼头小刀便飞回手。『独』狼把长刀拔了回来,看了一下身边,只剩下三名弟兄,不禁萌生了退意。可是就这样退走又不甘心,死了那么多弟兄,就这样灰溜溜地走了,『日』后怎么能众弟兄面前抬得起头来。

黑袍人的血把黑袍都沾湿了,冷冷地注视着『独』狼四人。躲远『处』的韩云不禁暗暗焦急,暗道:“『独』狼不会草『鸡』了!那只好出第二招了!”摸出一瓶子天香『精』。

这天香『精』就是昭瑶上次用来引『诱』青翼蛇的那种液『体』,韩云也是事后从吴品地里打听到的。这天香『精』能散出一种刺『激』『性』气味,把附近五里内的雄『性』妖兽都吸引来。很多人外出狩猎都不会使用这种东西,因为一个不好会引来大批妖兽,到时怎么死都不知道,除非清楚附近的『情』况。

妖兽都是划分势力范围的,三四阶以上的妖兽都把自己活动的数里范围划归自己所有,其他妖兽都会不会随意闯入。所以使用天香『精』时得摸清这附近是不是某头妖兽的领地范围,避免引来一大群妖兽。住这里的附近的老大自然就是那一群三级上阶的长臂金睛猿了。

韩云正想悄悄地把天香『精』洒地上,『独』狼突然一扬手,一朵燃火空爆开,接着大喝一声,身前开启了两面法盾,挥刀扑了上去。其余三人见老大都扑上去,便厉叫着冲上去。

黑袍人『阴』森森地冷笑一声,那鬼头小刀出一声鬼啸,红芒一闪,直奔『独』狼疾射而去。

哧!噗!噗!

两声轻响,『独』狼身前的两把法盾瞬间被击穿,『独』狼虽然早有准备,还是吓了一大跳,手那把上品法器大刀一横。

当!一声脆响,长刀竟被击得断开两截,噗!鬼头刀击『独』狼的『胸』口。

蓬!『独』狼『胸』口*爆出一团光华,那件下品灵器级别的防御法衣算是报废了,鬼头小刀呜的鸣叫一声,倒飞回去,刀柄上的暗红『色』鬼头变回了白『色』。

黑袍人轻咦了一声,掏出一粒丹『药』塞进口。『独』狼见状,那能放过这机会,近身就是一刀,那半截刀仍然有两尺多长。其余三人也欺身砍到。

“嘎嘎,能逼得老夫这样,你们死了都值了!”黑袍人怪笑一声,袖口『处』嗖嗖地扑出两条一尺来长的小蛇。

只是黑光一闪!扑通!扑通……

『独』狼的三名手下都莫明其妙地扑倒地上,眉心『处』都显出一点嫣红的牙印,面容扭曲,嘴上挂着诡异的笑。『独』狼把断刀舞得水泄不通,疾弹退开。

“可恶!”『独』狼低头一看左手背,只见上面现出一道浅浅的牙印,一股黑气直往上涌去。『独』狼倒是剽悍,果断地右手一挥,把自己的左手齐臂砍断。

“嘎嘎!铁线蛇的滋味好受!”黑袍人嘎嘎地怪笑起来,两条细绳子般大小的小蛇正缠黑袍人的两边手腕上,高昂着头,信子一伸一缩。

QuAnBen5.CoM【全本5】

『独』狼的『独』目恶『毒』地盯着黑袍人,一把扯掉右眼上那黑『色』的眼罩,露出一只血红的『裸』眼,那只眼没有眼帘,赤红的眼珠是一圈惨白,让人看了就想作呕,加上那断臂鲜血淋漓,看着怪碜人的。

韩云暗暗焦急,『独』狼显然要拼命了,但黑袍老鬼却没受到致命的重创。

此时,天空又出现了一群人,韩云大喜,『独』狼的帮手到了,只见来人正是那马超和武媚媚。

“大哥!”一众人急扑下来,看见眼前的惨景都不禁瞠目结舌。武媚媚急忙给『独』狼包扎伤口,『独』狼一把将武媚媚给推开,野兽般怒吼道:“包扎个『屁』!先给老二和弟兄们报仇!”

二十多人马上把黑袍人给团团地围困起来,黑袍人见状,脚下祭出一把骷髅拐杖就要开溜。

“别让他跑了!给老子轰下来!”『独』狼大喝一声。瞬时间,法符像雨点般砸过去。韩云趁着人多,法符轰轰爆炸的当口潜了过去,把天香『精』给『独』狼等人身上都沾了一些。然后,掏出十张三品法符“山『体』”向着空的黑袍人掷去。黑袍人正施放出一个铜钟状的法宝罩住自己,那些一二品的法符击上面出轰轰的巨响,却是奈何不了他,眼看就让他冲出去了。

天空突然出现了十座小石山,像下雨般打了下来。

轰!轰!轰……

黑袍人连同那大铜钟被砸得重重掉了下来,咚!一声巨响,地上被砸出一个巨大的深坑,那铜钟都被砸扁了,就是不知里面的倒霉蛋黑袍人变啥样了。

这突然如其来的变化把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好!哪位兄弟的三品法符,真他娘的够劲,给老子把那杂碎拖出来分尸!”『独』狼狂笑起来。一众人也顾不得这十多记三品法符是哪个有大款扔的,喊一声都围了上去,把那被砸扁了的大铜钟掀翻。

瞬时间一连串惨叫!

“该死,有蛇!杂碎的,砍死它!”

韩云早就远远退开,那黑袍人掉来时已经晕了,马上被『独』狼的手下乱刀分了尸,死得真够窝囊的。而那两条铁线蛇咬死了七八人后也被砍死了。

“老大!这是那邪修的法宝!”马超把那鬼头小刀呈给『独』狼,『独』狼仰天哈哈狂笑起来。

就这时,树丛传来阵阵的兴奋的嚎叫声,声音的兴奋劲儿让人听着有点颤。七八头长臂金睛猿簇拥着一头全身暗金『色』『毛』的巨猿从树上窜了下来。

只见那巨猿比其他长臂金睛猿的身『体』起码大上一倍,鼻孔特别的大,特别的霸气。同样霸气的是它双腿间那坨东西,晃晃荡荡,暗红『色』的东西一伸一缩,显然『处』于兴奋状态。再看其他几头长臂金睛猿也是一个样,一双眼像要冒出火来,鼓着嘴对『独』狼等人吐气裂嘴。

“嗬……嗬……嘟!”怪叫着冲过来!

『独』狼等人面『色』一变,马超大喝道:“快走!”

十多人扭头便逃,那头暗金『色』的猿王可是有四级妖兽的实力,再加上七八头长臂金睛猿就相当可怕了。

那猿王兴奋极了,擂着『胸』口嚎了一声,身如幻影一般急扑出去,目标直指武媚媚,看来这猿人也懂得审美。

韩云嘿嘿一笑,记得武媚媚和『独』狼身上洒了多的天香『精』。

“不好,是天香『精』的味儿!”『精』明的马超奔跑闻出了空气那股淡淡的腥臊味儿,不禁失声叫了出来。武媚媚瞬时花容失『色』,一众人四散奔逃。

那头猿王憋足了劲紧追武媚媚身后不放,这时,这头猿王的实力显现出来了,三两下就撵了上去,张开双臂一下把武媚媚给摁倒。武媚媚身上的衣服瞬时间被撕得碎屑纷飞。猿王老实不客气地趴上面耸动起来,武媚媚出凄厉的惨叫声,拼命想挣扎起来。

“四妹!”『独』狼倒是有『情』有义,挥着断刀杀了回来,马超长叹一声也跟着冲了回来,三位老大都杀回去,其他人只好『硬』着头皮返回。

现场瞬时乱成一团,长臂金晴猿的欢愉的怪叫声,惨叫声不绝于耳。

韩云没功夫继续看有多少人让长臂金晴猿给爆了菊花,他飞快地退入了树林放出坐骑上了悬崖,小心翼翼地接近『洞』口,里边果然没有长臂金晴猿扑出来,韩云不禁暗暗奇怪,难道『洞』住的都是雄『性』长臂金晴猿?都被天香『精』全部吸引下去开荤去了。

为了安全起见,韩云还是开启了护身法盾,小心翼翼地行入『洞』。这山『洞』足足有两多平方大,臭哄哄的,到『处』都是屎尿。

一进山『洞』,韩云的目光就被长『洞』底石壁上的一株『独』木桃树吸引了,这株桃树才一米多高,树顶上长着两只还没熟透的的桃子,足足有拳头大少,沉甸甸的坠了下来,『毛』耸耸的表皮已经红了一半,隐隐透着流光。

韩云扫了一眼四周,觉没有其他显眼的东西,『玉』牌感应到的应该就是这东西了,不过那《品灵『药』图志》并没记载有这东西啊。

不管了!韩云飞快地把两颗巨桃摘下便匆匆地出了山『洞』,免得那些金晴猿办完事回来了。

韩云驾着白头雕下了高崖,隐了身便向打斗的地方摸了过去。韩云让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只见地上横七竖八地倒了几十具尸『体』,还有四头长臂金晴猿的尸『体』,都是被人从背后砍杀的,脑袋掉了,下半身还死死的搂着一名修者的腰,韩云不禁暗暗吐了吐舌头,太基『情』了!

那头猿王、『独』狼、武媚媚和马超等都不见了,韩云老实不客气地把四头长臂金晴猿的尸『体』收入储物腰带,再把那几十具修者的储物腰带全部刷一空,就连那些破刀断剑,破了的装备都全部剥了,可惜那邪修的大铜钟让砸扁了,要不自己又多了件保命的法宝。

其实韩云眼馋那柄鬼头小刀,实太牛了,一刀出去,两面法盾都能击穿,可惜被『独』狼给拿走了。

“嗬吼……”远『处』远来一声痛苦的狂吼,听起来像是那头猿王。

韩云急忙向着那边跑去,三头飞行坐骑正好从那『处』树顶上冲起,依稀可以认出是『独』狼,马超和武媚媚三人,三人的衣服都是破破烂烂的,『屁』股部分的位置物特别明显。

哧!哧!哧!数道金光腾空射了上去,武媚媚所坐的那头秃鹰被击腹部,瞬间悲叫一声向下掉去。『独』狼眼急,『独』臂一伸把软绵绵的武媚媚给扯了起来,她身上的衣服几乎都让那猿王给撕光了,身上妙『处』毕露。

三人两坐骑狼狈地消失云层,韩云大叫可惜,这样都让他们逃掉了。

“嗬……呜……”猿王的嚎叫声从远『处』传来。韩云小心地潜了过去,只见那头猿王正仰天咆哮,后背上『插』着一把鬼头小刀,正是黑袍人的那把。周围的地上还躲着几名修者的尸『体』和三头奄奄一息的长臂金晴猿。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89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