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五十三章 躲美

第一

-----

玄月急忙道:“是我急需要一万灵石,你……能不能,把身上的灵石都借给我……我『日』后还你!”

韩云定定地看着玄月,心道:“她这是忽悠我,还是真的急需一万灵石?”

玄月被韩云盯得微恼了,一跺脚道:“不借算了,韩云!我玄月看错你了!”

“别……别急嘛,说说究竟出了什么事?”韩云猛摆手道。

“人家能不急么,等着灵石救郝大哥的命,芦谷医仙要一万五千灵石才肯救人,我们几个人才凑到五千灵石,还差一万灵石,我们都分头找人借去了,这附近人家就认识你……”玄月说着眼泪又眼眶里打转。

韩云听玄月说了一遍,终于弄明白生什么事了,原来前两天玄月他们外出狩猎,结果遇上了高阶妖兽,郝大通招了,伤重频死。玄月他们没办法,只好去了芦谷,找那什么“芦谷医仙”救治,而那什么狗『屁』医仙一开口就要一万五千灵石,『爱』治不治,非要玄月等给了灵石才肯医治。

“你先这里坐着,别走开啊!我去去就回来!”韩云把玄月领进自己的房间。玄月急道:“这个时候还坐什么啊,都急死了!”

韩云那敢带他一起去卖掉那些东西,只好尴尬地道:“你别管,我这就给你筹灵石去,很快就回来!”说完转身出了屋。玄月只好忐忑不安地坐房等待,韩云区区炼气四层的散修,能认识几个富有的修者?此去恐怕能筹集到五千灵石就不错了,还有三千是郝大哥给他的。

韩云匆匆出门,一个黑袍人跟韩云擦身而过,韩云急匆匆的,也没留意看。那黑袍人走出十多丈,倏地转过身去,恨恨地看着韩云的背影,冷哼一声瞪了一眼韩云的小院,捂着脸跑远了。

韩云边走边披上斗蓬,放出飞行座骑外边兜了一圈,便上了淇水峰。

当韩云从珍宝阁出来时手里便多了一万八千多灵石,七头长猿金睛猿,一头加上妖核卖出一千五灵石,七头就是一万零五下品灵石。那些套装刀剑什么的虽然破烂了,也卖了三千多灵石,再加上那封印环的坐骑也卖了五千多灵石。那珍宝阁的大掌柜亲自把韩云给送到店门外,看着韩云走远才哈着腰走回店。

“小马,马上派人去查一下,近来有那股势力让人灭了!”胖掌柜一改笑脸佛般的模样,神『情』肃穆,自有一股威严。那叫小马的小伙计赶忙点头应是,犹豫了一下道:“要不要派人跟踪他!”

胖掌柜面『色』一厉,冷道:“派人去送死?那家伙深不可测,一人干掉了几十名修者,还灭了七八头三级上阶的金晴猿,如果我没猜错,这群金睛猿肯定有一头四级的猿王,估计也被他干掉了,只是没拿出来卖!

四级猿王可是有筑基期的实力!眼下山上,我派没有筑基期高手坐镇,还是不要招惹他为妙,况且此人我们这买了两次四品灵『药』,可能是个级炼『药』师,加不能随意得罪,等下次来,我再套一下他的底细!”

QUAbEn5.COm【全本网】

**********

“这么快就筹到灵石了?”玄月见到韩云回来了,欣喜地站了起来。韩云笑了笑道:“不好意思,没筹够!”

玄月早就预料到这种结果了,不过听韩云一说,还不免一阵失望,失落地道:“那你筹集了多少!”

韩云有点腼腆地拿出一袋灵石递给玄月,玄月接过来随便扫了一下,双目倏地大睁,惊呼出声:“啊!一万灵石!你……你哪里来的?”

韩云嘿嘿一笑道:“偷来的!”

玄月双眼被泪水模糊了,呆呆地盯着韩云。韩云被她盯得有点心悸,呵呵地干笑了两声道:“别这样看着我,那灵石不是偷来的,我……我把师傅送给我的玄级功法卖掉了!”

玄月低下头擦了把眼睛,轻声地道:“不管你说的是不是真的,我都信你!”说完突然抬起头韩云的脸颊上飞快的啄了一下,逃也似的跑了出去。

“那灵石就算还一辈子,人家还会还给你的!”玄月的声音外边传来。韩云傻傻地捂着自己的脸颊,那温润微暖的感觉仿佛还留上面,玄月后说的那句话他根本就没听到。

呆站了一会,韩云才回魂般怪叫了一声,神劲质地室内踱步,暗骂自己该死,说什么不好,非要说把师傅给的功法卖了,这不是变相向人家表达『爱』意么,修者都把师传功法珍若『性』命,自己却卖了功法为她筹集灵石。

死了!死了!嘴贱啊!韩云重重地扇了自己一下,有种背叛了自己心那个人的感觉。

不行!我得搬走!韩云飞快地跑出园子,找到那租房子的老伯。

“仙长怎么老是换地方,难道老夫的院子有『毒』蛇猛兽不成?”老伯不高兴地道。韩云近一段时间来,已经换了七八次住『处』了,老伯自然是有意见。

韩云不好意思地道:“呵呵,下不为例,我给你两块灵石的手续费如何!”

老伯瞪了韩云一眼,接过灵石,给了韩云另一幢院子,韩云便躲了进去,准备这里闭关不出一两年,冲击炼气五层,到时出来,玄月他们恐怕已经离开,甚至忘记我了!

“老伯,也给我一间院子,就刚才那人院子的旁边!”老伯把韩云领到住『处』刚返回,便被一名身披黑斗蓬的『女』子拦着,『女』子声音清脆动听。老伯不禁心『情』大好,微笑着道:“姑娘认识那可恶的小子?”

『女』子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老伯呵呵一笑:“那小子老是换地方住,烦都让他烦死了,他不是为了躲避姑娘?”

“还有没有空的院子呢?”『女』子显然不想回答这问题。老伯碰了个软钉子,笑了笑道:“那小子右手边还有一座小院是空的,不过价钱不低,如果短期得两块灵石一天,长期就四灵石一年!”

“四灵石?”『女』子轻呼道。

“其实年轻人吵两句是正常的,互相迁就一下就过去了,何必这样躲来躲去,浪费灵石!住一起就得了!”老伯倒是有点拉皮*条的潜质。

『女』子轻呸了一声,差点想一巴掌扇过去,冷冷地道:“一年三灵石租给我!”说着不由分说扔给老伯一袋子灵石。

“呃……姑娘,这可不行!”老伯面『色』也黑了起来,少了一灵石,这可不是个小数目。

“那我先租半年总可以!”『女』子冷声道。老伯黑着脸摇摇头道:“半年可以,租金得两五十灵石,你租不租?”

“你……欺人太甚了!一年四灵石,半年怎么就二五灵石了!”『女』子愤怒地道。老伯把灵石袋抛回给『女』子,一副『爱』租不租的欠揍样。

『女』子有点微微起抖来,明显是气的,身上杀气凛然,那老伯夷然不惧地冷眼相看,比这『女』子凶的修者他也见过了,后还不是手指头都不敢动一下,这里可是四大派罩着的地方,谁敢这撒野,那就肯定是活得不耐烦了。

『女』子从灵石袋取回五十灵石,把那袋子灵石扔给老伯,冷道:“租半年!”

“对不起,老夫又不想租了,半年三灵石……你……你想做什么?”

老伯惊恐地看着那探到鼻子底下的长剑,凛凛的寒意透『体』而入。延年村的人骨子里都有着一股优越感,从来不觉得自己不能修炼就比修真者低上一头,那些修者这里住,还不是得看自己这些本地人的面『色』办事,本地人说多少租就多少租,从来没价钱说的。久而久之,那股优越感便成了一种叫“底气”的蛮横,老子看你不顺眼,不租给你就不租给你!

这老伯活了十多岁,正是越老就越怕死,这时见对方真的动起剑来,倒是慌了神。

“老东西,别得寸进尺,欺人太甚,本姑娘杀了你多也是赔上一命罢了,不过这这前本姑娘要出这口恶气,把你一块块地剁开!”『女』子冷森森地道。

“姑娘……这……有话好,你要租那院子……便租给你……半年两灵石……不……就一年两灵石好了!”老伯战抖着道。

“哼!”『女』子冷哼一声,收回长剑淡淡地道:“本姑娘也不赖你的灵石,说好半年就半年,半年后看再续不续约,到时再给余下的两灵石!”

“都依你……依你!”老伯猛点着头道。斗蓬『女』子收剑回鞘,心冷道:“果然是人善被人欺,非要逼本姑娘狠!”

老伯小心翼翼地领了斗蓬『女』子住进了韩云住『处』的隔壁,便逃也似的离开了。

闭关的韩云自然是不知道外边生这么一幕,时间飞逝,眨眼间半年就过去了。韩云把那几株灵四品灵『药』都用化灵净屏炼化了,觉越往后效果越不明显了,四株四品灵『药』还没能够把自的火系功法《烈焰劫》给提升到炼气五层,可能是功法太高级的缘故,而木系功法《青木修》早就达到了炼气五层了。但观之两个灵海的灵力数量,木灵海的灵力还不及火灵海的一半。

没办法,韩云手上总共还有八千多灵石,再买两株四品灵石回来应该能冲击到炼气五层了,刚好这段时间又是临淇坊市的『日』子了,韩云一大早便出门,上了淇水峰。

不得不说,韩云觉得自己与玄月很有缘,又或许玄月根本一大早就淇水峰上的路口上等他。韩云收起了飞行座骑,嘿嘿一笑道:“玄月姑……很巧啊,很久不见了!”

玄月狠狠地瞪着韩云,直接地道:“一点都不巧合,人家这等你出现,你不出现就一直等!”

韩云心流过一丝异样般的电流,躲开玄月的目光,岔开话题道:“郝道友怎么了?还好?”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89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