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五十五章 提醒

第三

-------

玄月瞪了韩云一眼,撅着嘴扭过头去。

『女』侍者不一会就捧出数套防御套装出来,都是月白『色』的。玄月欢叫一声扑上去,『爱』不惜手的一件件拿起来身上比划着。

『女』侍者热『情』地介绍起来:“这三套都是上品法器级别的银丝羽衣,做工『精』美,外观优雅大方,很适合这位姐姐穿!”

玄月看看这件不错,那件也喜欢,不禁回头眼巴巴地望着韩云。韩云嘿嘿一笑道:“我只送一套,多了你自己付灵石!”

玄月只好把另外两套放下,想了想又放下手里的,拿起另外一套,回头看了韩云一眼。韩云嘿嘿一笑,对着那『女』侍者道:“她拿的那套不要,剩下的两套我要了!”

“啊!”玄月小嘴又张成了一个“”形,突然抬起脚就踩韩云的脚面上,狠狠地碾了几下,痛得韩云嘴牙裂嘴的。玄月碾完韩云,抱着那套银丝羽衣气鼓鼓地向店外跑去。

“哎!姐姐你不能这样就走啊……”那侍者急道。韩云呵呵一笑,摆手道:“让她去,三套都买下了,总共多少灵石?”

“噗!你这人真是有趣!八灵石一套,三套就两千四灵石!”『女』侍者捂嘴笑道。韩云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不过还是小小的被打击了一下,今天大出血了!取出两千四灵石递给了『女』侍者道:“拿着,不用找了!”

“想得美!你倒是想找呢!”『女』侍者轻啐了韩云一口。韩云嘿嘿一笑,刚想离开,门外传来玄月的一声惊呼。韩云身形疾闪出去,不禁勃然变『色』。

只见万里包搂着两名艳丽的『女』修,痞里痞气地拦住玄月的去路,七八名狗腿子分成几个方向站四周。

万里包看着玄月,像饿狼见着小白兔一般移不开眼睛来,眼是**『裸』的占有,两只手却是从两名『女』修的腋下穿过恣意揉捏着两团半露的雪白。两名『女』修毫不意,还不时地轻嘤两声,挑衅地瞟着玄月。

玄月抱着那套银丝羽衣挡住半边脸,想从三人旁边绕过,可万里包却是故意一左一右地挡玄月面前。

“玄月!”韩云大步走了过去,玄月见韩云出来了,急忙回身跑到韩云的身后,面带怒『色』地瞪着万里包。

万里包见自己看的小美人竟然跑到那男人的身后,不禁怒喝道:“哪里来狗东西,滚!别挡着老子!”

两年不见,这货还是那样的嚣张,像韩云这样的小脚『色』,他早就忘记了,所以也不曾认得。

韩云淡淡地道:“这也是我想对你说的!”

万里包一愣,大脑运转了两秒钟才反应过来,一对狭长的眼眯成了两道危险的缝盯着韩云。那些狗腿子也不用万里包吩咐,立即围了上来。

一时间,灵珑轩门前围得水泄不通,全都是不明真相的围观群众。韩云冷冷地打量了一下那群狗腿子,现修为高的也只是炼气八层,不禁略略放下心来,只要不是筑基期,自己都能够勉强应付一会,坊市上的执法者应该不会坐视不管。

quANbEn5.com。全*本*5

“嘿嘿,炼气四层的垃圾也敢本少面前嚣张,看来老子很久没威了,都忘记本少的厉害!”万里包推开怀的两名『女』子,冷冷地道。

“哎哟,这不是万里少掌门么?怎么堵本轩门口,断了老娘的财路,老娘可要找你们万剑门算帐!”一把甜美的声音从灵珑轩内传出,接着一名姿态曼妙的『女』子从里面款款行了出来,容『色』殊丽,冰肌雪肤,扎眼就是大红抹『胸』至上,露出一大片雪白,那轻嗔的眼神让人心神荡漾,整个人就像成熟了的水蜜*桃一般,那股成熟的风韵把场的『女』子都掩盖下去。

万里包不禁咽了口口水,换上一副笑脸道:“原来三娘也此间,看来这次又是三娘主持拍卖会了!嘿嘿!”

此人正是苏三娘,两年不见反倒显得加风姿绰约了,明显修为大进。苏三娘飞了万里包一眼道:“嘻嘻,包少记得捧奴家的场哦!”

万里包马上『色』魂授,擦了一下嘴角嘿嘿地道:“那是一定的,三娘的场哪能不捧,啧啧,三娘是越的『迷』人了,本少见着都有点走不动路!”

“格格,小兔崽子敢打奴家的主意,奴家可是老太婆了!”苏三娘羞赧地瞟了万里包一眼,那小『女』儿『情』态撩得万里包心『痒』『痒』的,要不是大庭广众之下,恐怕忍不住扑上去把苏三娘当红烧『肉』吞了,呵呵傻笑道:“三娘正青春风华,比这两个**看起来还要年轻,我宁愿用十个,呸,一千个去换三娘……”『色』『迷』『迷』地盯着苏三娘『胸』口那片雪肤。

玄月不禁皱起了眉头扯了扯韩云,苏三娘别有深意地瞟了韩云和玄月一眼,娇笑道:“包少这张嘴比吃了蜜还甜,还不让你的人让开,别挡了奴家的生意,咱们到里边聊,顺便介绍几款我派造出的灵器级防御套装给包少,奴家亲自试穿给包少看!”说着媚目含春般丢了万里包一眼,转身向店内走去。

万里包差点口水都流出来了,『屁』颠『屁』颠地跟了上去,回头吼道:“都让开了,别挡了三娘的生意!”

韩云趁机带着玄月离开了,玄月跟韩云的身后默不作声。韩云回头笑道:“怎么了!被吓着啦?”

玄月抬起头,略带点酸酸地道:“那苏三娘为什么要帮你,你跟她是什么关系?”

韩云差点一跤扑倒,这也太能扯了!

“为什么说帮我?就不许是帮你?”韩云哭笑不得地道。玄月咬了咬嘴唇嗔道:“她都不认识我,怎么可能是帮我,而且……她看你的眼神怪怪的!”

韩云不禁失笑了:“她也不认识我,我觉她看你的眼神也怪怪的!”

“讨厌!”玄月一跺脚,快步越过韩云跑前面去了。韩云笑着摇摇头跟了上去。

韩云刚走,人群便闪出了三人,竟然是修竹院的蒋戒,他身边还有两名弟子。

“蒋师兄,那人应该就是韩云没错,他竟然没有死!我们要不要找机会把他给抓回去让罗院长落!”其一名弟子低声道。蒋戒『阴』『阴』一笑道:“别急,这小子眼下已经是炼气四层,当年炼气三层时就击败了吾礼,眼下我怕不得了。你们两个面生,跟上去摸清他的住『处』,坊市后两天,大管事会来参加拍卖会,嘿嘿,到时就立大功了!”

那两名弟子闻言,兴冲冲地跟了上去。蒋戒是罗桓的心腹,当天生的事他是略知一二的,杀死罗桓、刺伤罗通的人是昭瑶他也知道。

既然韩云没死,那么昭瑶也可能没死,要是真的能找到昭瑶的下落,那么自己就真是立了大大的功劳了。蒋戒一想到这些便心『情』舒畅地哼着小曲儿走了,却不知道他们的举动一滴不留地落不远『处』的披着黑斗蓬的昭瑶眼。

韩云不紧不慢地跟玄月身后,玄月见韩云没有追上来,微恼地停下步子回头恨恨地道:“能不能快点!”

韩云嘿嘿一笑,就知道这妮子会忍不住先开口,加快上步追上去笑道:“没你腿长,所以便慢了!”

“你才腿长,拿来!”玄月『玉』手一伸。韩云摸了摸鼻子,把另外两套银丝羽衣拿了出来,没想到这妮子还挺聪明的。

其实玄月跑出灵珑轩时便回头偷偷地门外窥见韩云把另外两套也买下了,既心痛那些灵石,又欣喜不已地转头跑开,正好撞到身后的万里包,所以才出一声尖叫。

玄月一把夺过那两套银丝羽衣,略显得意地瞟了韩云一眼。韩云嘿嘿一笑道:“三套上品法器级别的防御套装两千四灵石,再加上那一万灵石就是一万二千四,记得要还了!”

玄月嘴儿一撅,嗔道:“还就还,不过可不能规定时间,嘻嘻,我便还你辈子!”

“呃……那不用还了!不仅收不上灵石,还得把自己搭上了!”韩云半开玩笑地道。玄月眼珠一转,认真地道:“那可不能,欠灵石自然要还,嘻嘻,我一天不还清,就不许你离开我!”

韩云心又扑通了一下,真要命!这台词从哪里学的,小心肝受不了。

两人又逛了大半天,郝大通等总算是把东西『处』理完了。接下来的两个月郝大通等人都没狩猎的计划,准备养『精』蓄锐,两个月后前往“『迷』瘴谷”夺宝。这正合韩云的意,这两个月自己可以尝试冲击炼气五层,双方约定了碰头的时间和地点便分道扬镳了,玄月那炙炙不舍的眼神让韩云飞也似的逃遁了。

跟郝大通等人分后,韩云便回到住『处』,刚进门就觉有点不妥,自己房子门上做了轻微的记号,不留意绝对现不了。这时那记号明显移了位,显然有人摸进了自己的房间。

韩云小心翼翼地推开房间门,只见桌面上放着一张粉红『色』的纸片,十分显眼。韩云凝神了一下,觉屋内没人才走了进去,拿起那张纸片一看。

只见上面写着一排娟秀的小字:小心修竹院!

韩云飞快地跑出院子,四面八方的一遍,没有任何现,沮丧地回到屋。

“究竟是谁示警的?”韩云盯着那纸片陷入了沉思,看这字迹应该是出自『女』子之手。

“『女』子……我认识的……柳小小……昭瑶……二胡子!”韩云眼前一亮,低头闻了闻那只纸片,突然又神经质般跑出院子,延年村四『处』跑了一圈。

“该死!一定是二胡子,也有可能是昭瑶,她为什么不现身呢,还神神秘秘的放了张纸条!”韩云自言自言地回到屋,那纸片上的淡淡香味,韩云二胡子身上,昭瑶身上也闻到过类似的,不知是香粉的味道,还是『女』子自然的『体』香,到现韩云也没办法肯定二胡子就是昭瑶。

韩云想了想,启动了“不动法阵”后披上隐身衣出了院子,蹲院门口,这虽然是个蠢办法,却是有效的办法,示警的人要真是附近,她一定还会出现的。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89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