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五十六章 瑶瑶

第一

----------

韩云蹲了一个多时辰,灵力也快耗了,正准备放弃,却见到三条鬼鬼崇崇的人影从拐角『处』摸了过来,韩云急忙塞了一颗回灵丹入口,继续蹲那里不动。

那三道人影突然加快却步从过道上走过,那眼神却是整齐划一的斜视向韩云的小院。

“师兄,就是这座小院,我们看着他进去的,不会错!”其一人悄声地道。

韩云一眼就认出其一人正是修竹院的蒋戒,韩云刚想跟上去,拐角『处』又出现了一名身黑披斗蓬的修者,这人明显是尾随着蒋戒等人来的。韩云心一动,再次蹲下来,斗蓬修者来到韩云的小院门前停了一下,犹豫了一下,后跺跺脚走开了,那动作极『女』『性』化。

韩云急忙跟了上去,却意外地现对方竟然进了自已隔壁的院子,韩云不禁傻了眼,想了一下便从院墙外翻了进去,刚进了院子,不动法阵便启动了。

韩云韩云一动不动地伏墙脚旁,只见黑袍人坐院的石台旁边不知干什么,好像是呆。

“啾啾……叽噜……”

黑袍人怀突然冒出了一头萌萌的小东西,扑打着翅膀围着黑袍人飞舞了两圈,啾啾地叫个不停。黑袍人伸出双手,小东西便落她手上,亲热地『舔』了『舔』她的手腕。

“吉吉!”韩云差点惊呼出声,心『激』动万分,这黑袍人定是二胡子无疑,她竟然没死!太好了!

韩云刚想站起来相认,突然间又觉得不妥,自己还穿着隐身衣,这样摸进来,喜怒无常的二胡子不收拾自己才怪,于是又耐着『性』子蹲下来。

“猪货,笨蛋!全是骗人的……骗子!”二胡子突然敲了吉吉一记,吉吉无辜地飞了起来。

噌!寒光一闪,二胡子猛地抽出长剑,吉吉吓得逃也似的远远飞开。二胡子长剑翻飞地院舞动起来,那恣态极是优美,像一只翩翩起舞的黑蝴蝶,寒光闪闪,剑气森森,整个人都融剑光当。

韩云不禁看得呆了,原来剑还可以这样舞的,犹如行运流水,飘逸灵动,让人赏心悦目。这时二胡子也舞动到**了,只见漫天的剑影像银河泻地,突然间万剑归一,二胡子那翩翩如蝶的的身『体』变得矫健如灵豹。

嘿!

一声娇吒,剑光骤然消失,二胡子长剑支地,单膝跪地,咚!隆……那张石台才分成四等分裂开。

韩云差点想『脱』口叫好了,没想到二胡子的剑竟然使得如此的出神入化。二胡子突然把长剑扔开,坐地上呜呜地抱着膝哭了起来。韩云不禁愣住了,暗道:“这二胡子不知又什么神经,不会是大姨夫……大姨妈来了?”

吉吉这时才敢飞回来,扑打着翅膀落二胡子的肩头上:“啾……啾叽噜……”

二胡子揭开头罩,抱着吉吉紧脸上,眼泪不停地滑下来。

噗通!一声大响,韩云震惊之下把一盆盆栽给失手推倒了。

Www.quanben5.coM全本、网

头罩下的那张脸……

韩云完全石化了!

那张吹弹得破,美绝人寰的脸不正是自己魂牵梦萦的那张脸么,二胡子果然就是昭瑶,韩云差点想狠狠扇自己一个耳光,自己实太笨了,早应该想到……

那边的昭瑶被突然倒下的盆栽吓了一跳,嗖的拾起地上的长剑,闪电般向着韩云所『处』的位置刺去。

韩云正『处』于痴傻状态,长剑到达跟前才醒悟过来,狼狈地一个懒驴打滚滚出老远。昭瑶听风辨位,长剑如影随影般急挥过去。

韩云急忙『脱』掉斗蓬现出身形来,大叫道:“二胡子,是我!别……还来!”

昭瑶看到韩云,没有一点惊讶之意,反而咬着牙,长剑毫不留『情』地刺过去。韩云逼得手忙脚乱,大声道:“二胡子……昭师姐……快停手,我不是有意闯进来的!”

昭瑶却是充耳不闻,长剑翻飞,招招都不离韩云的要害,好像韩云跟她有血海深仇一般。

韩云被逼得没了法子,只好释放了一张“铁壁符”,三面盾牌围着韩云慢慢地旋转。昭瑶的长剑雨点般落铁盾上,出叮叮当当的声音。

韩云吓出一身冷汗,这要砍身上,自己非变成『肉』泥不可,昭瑶师姐有那么恨我么?

“咳!昭师……瑶瑶,别砍了,累坏了可不好,我还有几十张铁壁符,你就算把剑砍断了也砍不到我的!”韩云手里拿着一沓法符,其实只有两张是铁壁符,是上次对付邪修时剩下的。

“无耻,小人,龌龊,下流,负心汉……”昭瑶面沉如水,长剑还是拼命地砍铁塔盾上。

韩云不禁摸了摸鼻子,怎么“负心汉”都扔小爷头上了?突然眼前一亮,『脱』口而出:“瑶瑶!你喜欢我?哈哈……你别误会啊,那玄月只是……”

“住口!不准叫我瑶瑶……呀……我要杀了你!”昭瑶长剑暴射出一团绿芒,重重砍那盾牌上。

轰!铁盾应声破碎,长剑噗的从韩云左『胸』削到右腹。

嘶!一声帛裂的声间,韩云惨叫一声仰面倒地。昭瑶大吃一惊,瞬时慌了神,扔掉手长剑扑上过去。

“韩云,别吓我……呃……猪货!给我滚……混蛋!放开手!”

韩云死死捉着昭瑶的双手坐了起来,谄着脸道:“你答应我不再动手才能放你!”

“你……”昭瑶那张美得让人窒息的俏脸这时一阵红一阵白,猛地一力把手挣『脱』回来,可能是用力过,一『屁』股跌坐地,眼圈不禁一红,伸手出去拿不远『处』的长剑。韩云吓了一跳,纵身扑了过去,死死地搂着昭瑶不放。

昭瑶全身一震,怒急攻心,喉咙一甜,呼的吐出一口鲜血,心万念俱灰,自己他心就是那样随便可以轻薄欺负的人么?

韩云见昭瑶突然吐血,面『色』惨白,吓得手上松了手,急道:“昭师姐,你怎么了?别吓我啊!”

昭瑶眼杀气一起,手掌上亮起青蒙蒙的光芒,一掌便向着韩云脑门拍下。

靠,小爷要挂了!

噗!韩云白眼一翻,晕了过去!

原来昭瑶手掌快要拍到韩云脑门时,突然变了方向,不轻不重地砍韩云的后颈『处』。

昭瑶恨恨地把韩云一把推开,拾起地上的剑站起来,举剑便向韩云的咽喉刺去,刺到一半却怎么也刺不下去了,脸『色』变幻地盯着韩云的脸,接着一跺脚跑了出去。

“啾啾叽噜……”吉吉韩云上空飞舞了一会便很没义气地追昭瑶去了!

当韩云醒来的时候,现自己正躺地上,周围早没了昭瑶的影子。韩云一骨碌爬起,跑到房间里面看看,里面空空如也,昭瑶早已经鸿飞冥冥了,韩云不禁失落地出了门去!

时值深夜,延年村静悄悄的,韩云村里村外都找遍了,甚至整个长寿谷都找了一遍,也没看到昭瑶。

“这么晚了,昭师姐不会上了淇水峰?”韩云放出飞行座骑上了淇水峰。这时的淇水峰水静河飞,街道两旁的店铺都打洋了,偶尔看到有一两顶帐蓬,那是一些手头上不宽裕的修者搭的,是为了省下几块灵石而不到延年村租院子住。

韩云冷冷清清的街道上走了一圈也没现昭瑶的身影,垂头丧气的打算返回,迎面有三条黑『色』走了过来。

韩云跟这三人一照面,双方都不禁一愣。那三人竟然『独』狼,马超,和武媚媚。

正所谓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独』狼他们三个人七只眼眼都格外的红,红得能冒火。就是因为这小子,自己辛苦了十多年积聚起来的势力死伤殆,让他们难以释怀的是菊花殇。三人眼神的杀气能把韩云撕成粉末。

韩云凝神戒备,嘿嘿笑道:“三位道友这么晚还游逛,不会是想找长臂金睛猿?”说着不怀好意地盯着武媚媚的后面。

武媚媚双眉倒竖,那张妩媚的脸蛋严重扭曲,噌!拔出背上的长剑,清越的剑鸣静夜特别的明显。一些住帐篷的修者都不禁探出头来察看。

“谁敢淇水峰上撒野,马上给老夫滚,否侧别怪老夫手下不容『情』!”一大浩大的声音从一『处』房屋『处』传来,声音带着不容违背的威严。

马超向武媚媚使了个眼『色』,武媚媚恨恨地收回长剑,恨不得把韩云碎尸万断,洗涮自己那天所受的屈辱。

“小子,你等着,我『独』狼从来未吃过这样的亏,总有一天,老子要剥了你皮,给弟兄们报仇!”『独』狼恶『毒』一瞪了韩云一眼。

韩云嘿嘿一笑,擦身而过道:“随时恭候,下次我得找一群狒狒款待你们!”

『独』狼面『色』徒变,正想不顾一切返身回头把韩云就剁了,马超一把扯着他。韩云不禁暗叫可惜,看来这马超倒是个能忍的家伙,一直没见他出过半句声。本来想『激』怒他们,让他们淇水峰上先动手,那样便可借外力消灭,或者将他们逼离也不错。

韩云回到延年村的住『处』门外,想了一下,又跑到昭瑶的院子看看,昭瑶还是不,不禁沮丧地回到自己的院子。

“咦!怎么打不开?”韩云试了试,那“不动法阵”竟然打不开了,怪事也!

韩云心一动,仔细地看了一下,不禁恍然大悟,这阵法已经不是自己布下的那个了,显然是有人重布了一个,阵眼已经不自己身上。

“昭瑶!一定是她,我怎么这么笨,还满世界的找,人家却跑到我住的地方了!”

韩云有点哭笑不得,『激』动地运起灵力推了推法阵,连续试了几次也没反应,给十个胆子,韩云也不禁把法阵轰毁闯进去。

正韩云想离开的时候,吉吉突然穿过阵法飞了出来,扑打着一对翅膀:“啾啾叽噜……叽噜……”一对纯净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那小锤子般的双手夹着一张粉红『色』的纸条。

韩云一喜,伸手就去拿那张纸条,吉吉却是猛摇头飞高,不让韩云够着,一对纯净的大眼别有深意般看着韩云,伸出粉红的舌头『舔』了『舔』嘴角。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897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