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六十章 拉手的代价

第二

----

封师兄和李构挣扎着站起来,如临大敌般拔出长剑背靠着背,还释放出防御法盾。

“两位道友,你们想干什么?”封师兄『色』厉内荏地喝道。韩云嘿嘿一笑道:“别装了,说说为什么跟着我们!”

“真是好笑了,我们兄弟俩赶路,怎么就变成跟着你们了!”封师兄怒形于『色』地道。

“啧啧,装得还真像!”韩云轻笑着摇了摇头:“瑶瑶,我们怎么『处』理这两人,我看也问不出什么来了,不如干脆轰死了事!”韩云掏出一大把法符,那一大沓,起码有五十张。

那封师兄和李构面『色』大变,这一沓法符掷来,自己两人恐怕渣都没得剩下。昭瑶冷瞪了韩云一眼,把面纱择了下来,那美得让人窒息的俏脸瞬时向周围的空气都抹上了一层光彩一般。

韩云是看一次惊艳一次,那两名修竹院弟子就加不堪了,连身前的护身法盾也因为没灵力维持而消失了。

“我是昭瑶!”昭瑶冷冷地道。两名弟子这才回过神来,吃吃地道:“昭……昭师姐!”

韩云不禁摸了摸鼻子,瑶瑶一张脸比小爷的一沓法符还管用。

“老实回答,我可以饶你们一命!”昭瑶脸沉如冰,那张脸却是加动人了。

“是,昭师姐你问,封诺有问必答!”封师兄恭敬地道。昭瑶瞟了韩云一眼,韩云也正盯着昭瑶的脸看,两人目光一触,昭瑶不禁微恼,暗骂一声:“这猪货,『色』胚!”

韩云尴尬地轻咳一声道:“你们跟着我们做什么?有什么『阴』谋!”

封诺看了韩云一眼,并没吱声,韩云不禁微窘,正想给点厉害他瞧瞧。昭瑶冷道:“快说!”

封诺这才恭敬地道:“是蒋戒师兄让我们跟踪韩云,明天罗大管事就要到淇水峰参加拍卖会,到时再把韩云擒回去给罗桓师兄报仇!”

“呸,罗桓他是死有余辜,罗家的人都该死!害死我父亲,篡夺院主之位!出卖修竹院……”昭瑶眼圈不禁微红了。

封若和李构等人虽然都猜到一点点,不过这时听昭瑶亲口说出,还是惊得目瞪口呆。韩云见昭瑶眼圈微红,心里也微微的揪了一下,虽然没跟那昭孤峰见过面,别说聊天了,但毕竟是昭瑶的父亲,韩云都不禁有点难过。

“柳小小他们现怎么样了?”韩云岔开话题道。这次封若和李构倒是极配合,爽快地把所有东西都告诉了韩云。

罗通并没有为难柳小小和聂封他们,只是罚了他们面壁十年,眼下修竹院已经和赤炼宗合二为一,对外称为火木宗,赤炼老魔为宗主,修竹院保持一定的**,罗通为院主。

韩云听说柳小小他们没事,心稍安!

“罗霸道大概什么时候到淇水峰!”昭瑶冷冷地问,韩云心一动,已经猜到昭瑶想干什么了。

(QuanBeN5)com全本、网

封诺摇了摇头表示不知,李构支吾地道:“听蒋师兄说,应该是明天傍晚时分到!”

“很好!”昭瑶点点头放出青鸾腾空而去,韩云对着封若两人嘿嘿一笑,封诺和李构马上放出护身法盾,警惕地看韩云。

韩云把紫凰给放出来,笑笑道:“莫紧张,祝你们好运!”说完驾着紫凰追赶昭瑶去了。

封诺和李构不禁面面相觑!

“就这样放过咱们俩了?”李构难以置信地道。封诺面『色』急变,惊道:“我们的白羽鹤……”

李构这才醒起自已的白羽鹤根本没收回封印环,此时恐怕不知飞到哪里去了。两人面如死灰地跌坐地上,没有飞行座骑,徒步穿越多里的山林,这跟自杀没什么区别,管淇水峰里之内没有四阶以上的妖兽,但碰上几头三阶妖兽也死定了……

韩云飞快地追上了昭瑶,急道:“瑶瑶,你别这么冲动好不,那罗霸道可是有筑基期的修为,如果还带有其他弟子,甚至是罗霸天和罗通亲自来了,我们这不是去送死么?”

昭瑶倏地回过头来,柳眉倒竖,杏目圆睁,恼道:“都来了好,正好为我爹爹报仇,你要是怕了便离开,我没让你跟着!”

韩云不禁有点来气了,不过昭瑶眼下的心『情』他也理解,忍气道:“不是怕不怕的问题,是值不值得的问题,与其这样以卵击石,还不如提高修为再找机会回去报仇!”

“哼,我不管,不杀光罗家的人,我就一天也过不开心,我爹也会怪我不给他报仇!”昭瑶说着眼泪不禁又滴了下来,顺着那吹弹得破的脸颊滑下,随风散开。韩云心一痛,有种想给她把眼泪擦去的冲动,却是又不敢伸手。

昭瑶侧开脸擦了擦眼角,淡淡地道:“我自己的仇,我自己会报,不用你管,你走,找你的玄月去,免得连累你一条『性』命!”语气有点堵气的味道。

韩云心一热,伸手便想去拉昭瑶的手,伸到一半又草『鸡』了,干笑道:“既然瑶瑶要报仇,即使是刀山火海我也得跟着闯一遭,奈何桥上也有个伴,咱们一起喝孟婆汤……”

“呸,谁跟你作伴,油嘴滑舌头,你跟那玄月也是这样说话的!”昭瑶有点脸红心跳,心里暗骂韩云厚面皮。

韩云嘿嘿一笑,大着胆子伸手过去握着昭瑶的柔荑,昭瑶手尖儿一颤,差点从『胸』腔跳出来,像被蛇咬了一般,倏地把手抽了回来,一道红晕从耳根开始向四面八方扩散,一直扩散到脖子上,那娇羞的美态简直要冒泡了。

韩云看得心『痒』『痒』的,不期而然地想到老鼠须卖给自己的两个香包。“靠,真是龌龊!”韩云暗骂了自己两声,怎么能对瑶瑶起这样的念头,真是禽兽不如!

昭瑶突然噌的抽出长剑,正胡思乱想的韩云不禁吓了一跳,愕然地道:“瑶瑶,你做什么?”

昭瑶面沉如水,冷道;“你刚才起了什么歪念头?”

韩云吓了一跳,这她都知道?急忙否认道:“没……没有啊!”

“没有?你干嘛笑得那样……”昭瑶恼道。韩云一愣,急忙叫屈道:“没啊,哪有?”

“哼,别想打鬼注意,把手伸出来!”昭瑶冷冷地道,这猪货越来越大胆了,竟然敢握人家的手,再这样下去定要先进寸,得给他点警告,免得让他看轻了。

韩云傻傻的伸出手去道:“我手里没拿香包……呀!我的手!”

剑光一闪,啪!一声脆响,韩云的手没断,不过手背上被剑身重重的抽了一下,瞬时肿起了一块。韩云痛得差点坐不稳,使劲地甩着手,恼道:“你大爷,二胡……咳……”韩云差点像以前般骂了出来。

昭瑶一对明眸似笑非笑瞪着韩云,冷斥道:“以前就警告过你不要动手动脚,下次没得我允许,不准碰我,否则把你的爪子给剁下来,听到没有!”

韩云苦着脸猛点头道:“姑『奶』『奶』,下次不敢了!痛死我了,使不上劲,可能是骨头碎了!”

昭瑶对自己用力的分寸还是知道的,不过看韩云那痛苦的样子不禁有点担心起来,隔了一会终于忍不住道:“把手抬起来我看看!”

韩云猛摇头道:“还是别看了,没事,养个一年半载便能长回去了!”

昭瑶一听,不禁急了,恼道:“给我看看!”

韩云装模作样,呲牙裂嘴地把手抬起来递了过去,只见手背上红肿了一大块,还隐隐有血迹渗出,手指还一颤一颤的,好像极是痛苦。昭瑶的心不禁提了起来,不会真是断了骨头?伸出两只修长白净的手捉着韩云的手轻柔地摸捏起来,长长的睫『毛』微盖,那鲜红的樱唇微抿起,像要凑到上面吹气一般。

韩云舒服得差点想喊出来,结果真喊了!

“呀!”

一声惨叫!还真是喊得个惊心动魄!

原来昭瑶觉韩云的骨头根本没断,眼角余光扫到韩云那舒服『迷』醉的表『情』,不禁又羞又怒,使劲韩云的红肿『处』扭了一记,再砸了一拳便催动青鸾绝尘而去。

韩云痛得那个凄惨劲儿就甭提了!可是心里却是乐开了花,大呼值了,催动紫凰追过去。

两人飞到天黑时份终于出临淇山脉,那平时修者会落脚的小山坡上设下“不动阵法”,静待罗霸道到来,如果他是从修竹峰来,十有八要经过这里,但会不会这里落脚休息就难说了。毕竟是筑基期的高手,或许根本就不休息,直接直到淇水峰,两人只好『赌』上一把了。

“瑶瑶,到时只有罗霸道一人,我们便拼上一拼,如果人多,我们便放弃,免得既报不了仇,又白送了『性』命!”韩云严肃地道。

两人正面对面盘膝而坐,昭瑶微张开眼嗔了韩云一眼道:“知道了,我又不是白痴!”

韩云略略放下心来,就怕她犯倔,见了仇人便失了理智。

“对了,那昭月瑶裳你怎么没穿?”韩云突然醒起那品灵器级的防御套装,穿上至少安全很多。

昭瑶一愣,什么昭月瑶裳?

韩云见昭瑶的表『情』,嘿嘿笑道:“就是那器灵器套装,昭月瑶裳是我起的名字!”

昭瑶面『色』一红,嗔了韩云一眼,这猪货起的名字还挺好听的,突然面『色』一沉道:“干嘛有个月字?”

“呃……”韩云瞬时哑口无言,当时随心说出,只是觉得四个字念起来好听点,那里想到到关联到别的地方去,这『女』人吃起醋起来,还真是不可理喻。

“哼,这名字我不喜欢,就叫瑶裳!”昭瑶冷冷地道。韩云摸了摸鼻子干笑道:“这个……恐怕改不了,灵珑轩这时恐怕已经卖出不止一件昭月瑶裳,很多人都知道这名字,不知灵珑轩肯不肯改!”

昭瑶恼恨地瞪着韩云,冷冷地道:“这我不管,反正不能叫昭月瑶裳!”

“呵呵,那就叫瑶裳,明天赶回淇水峰,我找她们掌柜淡去!”韩云陪笑着道。

“出去!我不让你进来,不许进来!”

“干嘛要出去!”

“你出不出去!”声音提高了一拍。

韩云只好灰溜溜地出了不动阵法。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89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