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六十二章 生与死

第一

---------

眼看着罗霸天踏着飞剑速其快地追了上来,昭瑶有点束手无策,只好故技从施地拿着法符不停地向后面轰去,幸好白天时买了不少法符,此时刚好派上用场了。

罗霸天也施放了一张“铁壁符”挡身前,这样速自然受阻了,距离被慢慢的拉开。罗霸天这时已经认出了昭瑶,本来还想把昭瑶活捉回去的,眼看就要让她逃走了,不禁面『色』一狠,扬手掷出一张三品“山『体』”符。

一座巨石山当头砸了下来,眼看两人一鸟就要被石山给砸成『肉』泥了。昭瑶『情』急之下抱着韩云纵身向前急跃,与此同时,青鸾化作一抹流光飞进昭瑶的封印手镯当。

呼!石山恰恰擦着昭瑶的身后砸下去,没入了黑越越的夜『色』,隔了很久才听到轰降的一声巨响。昭瑶抱着韩云向着下方急坠,急忙又放出青鸾,青鸾长鸣一声把两人稳稳地驮住,展开翅膀向着下边的山脉扑了下去。

罗霸道飞剑一屈,呈四十五角斜切着蹿下去,看速应该会青鸾降落到地面时把它给截着。

“看刀!”昭瑶突然回头一扬手,只见光芒一闪,一物向着罗霸天当『胸』打去。罗霸天忌惮就是昭瑶手那把鬼头小刀,这时见光芒打到,不禁急速刹停飞剑,放出一枚“铁壁符”。

当!那块物品碎成粉沫,竟是一块灵石。罗霸天这才觉上当了,不禁怒火烧,大喝道:“贱人,待道爷把你抓住,让你偿偿生不如死的滋味!”

罗霸天这样阻上一阻,青鸾已经载着昭瑶二人扑下了黑漆漆的树木从。罗霸天开启着法盾,降低了飞行高,擦着树梢过去。

“贱人,你逃不掉的!乖乖出来,我看昭孤峰的分上给你一个痛快,否则让老子给抓着剥皮抽筋点天灯,让你形神俱灭!”罗霸天咬牙切齿地道,一边凝神下边的树木荆棘,黑暗对于筑基期修者来说,阻碍极是有限,仍然看得清清楚楚,不过筑基期的修者神识尝不能做到不靠外物外放,否则昭瑶和韩云早就无所遁形了。

昭瑶紧趴韩云的身上,量地跟韩云合,两人高上差不多,昭瑶的娇躯几乎是把韩云给覆盖了,脸着脸,『胸』挨着『胸』,不过昭瑶两手微撑着地面,把身『体』支离了一点距离,以免压着韩云的『胸』口,隐身斗蓬就盖两人的身上,勉强把两人都挡住了。

罗霸天来回了几次也没现昭瑶和韩云,不过他并不灰心,因为他断定昭瑶肯定就自己下方这两三平方的位置,跑不了!只要等到天亮,自己再地毯式地查一遍,一定能把这两人找出来。于是便找了块山石盘腿坐下,凝神留意起四周的动静。

昭瑶趴韩云身上,柔肠转,眼泪不禁滴了下来,打韩云的脸颊上。韩云的呼吸很弱,气若游丝,不知伤得有多重,昭瑶极是后悔自己的任『性』,一意孤行,不听韩云的劝告。眼下虽然杀了罗霸道,但韩云也赔上了半条命,而且眼下又被罗霸天逼得走投无路,只要天一亮,两个人都得死。

QuanBen5(cOM)。全本小说网

“猪货,你说过要和我奈何桥上作伴,一起喝孟婆汤!这是你说的,你这该死的猪货,现你如愿了!”昭瑶手上多了一把匕,自己就算死也不能落罗家人的手上,自己死之前要把这猪货也杀了,免得自己死了也放心不下他。

昭瑶略略的撑起身子,定定地注视着韩云那张脸,脑海闪过一道人影,那人手持长『枪』,身披银甲英武不凡,永远是一副冷峻的样子。这条人影是昭瑶自从会做梦开始就经常梦到的一个人,可是那人的脸却一直被一团毫光所遮挡,梦的自己一直跟这人身后追呀追呀,可就是差上那么一点却追不上……有时昭瑶起脾气一『屁』股坐地上不追了,可看着那人头也不回的继续走远,心一阵子失落揪痛,爬起来又继续追……

有一天梦里,那人突然回过头来对着昭瑶笑了笑,那张脸竟然赫然就是韩云那张耐看的脸,笑得是那样坏。结果第二天,昭瑶便安宁村第一次见到了韩云。

昭瑶低头轻抚着韩云的脸颊,暗道:“猪货,难道我们上辈子就认识么?那咱下辈子还安宁村相遇好不好?”手的匕轻轻地抵韩云的脖子上。

“二胡子,你大爷的……好痛……瑶瑶……”昏边的韩云突然呓语般道。昭瑶一惊,手的匕再也刺不下去了,一咬红唇,低头韩云的唇上深深地吻了一下,轻声道:“猪货,好好的活下去!”把那鬼头小刀和灵石袋放韩云的身侧,揭下隐身斗蓬盖韩云的身上,想了想,又把吉吉给从储物腰带取了出来亲了一下,轻声道:“照顾好他!”

吉吉刚从睡梦醒来,还不知道生了什么事,揉着眼睛啾啾地叫了两声。昭瑶面『色』一变,站马把吉吉塞到隐身斗蓬底下,自己展开身影树森之间飞奔而去。这么大的动静,罗霸天自然听到了,背上的飞剑噌的凌空出鞘,罗霸天跃上飞剑向着灵力波动的地方追去……

清晨。

『阳』光从树从间的空隙漏了下来,满是落叶的地上撒上了斑斑点点的光影。轻纱似的薄雾缭绕山谷之间,偶尔传来一两声鸟类的鸣叫声。

“啾啾叽噜……啾啾……”一头小飞猪一样的东西惊慌地拍打着翅膀从参天古木间急飞,两着圆槌一样的手正捧着一只红艳艳的果子。身后一头不大的黑乌鸦紧追不舍,头顶上的羽『毛』根根竖起,形容凶恶,还不时出难听的哇哇声。

小飞猪嘴巴张成一个“”形喘着大气,一对纯净的眼睛满是惊慌,水光湛湛,像急得要哭出来一般。

“呱!”黑乌鸦怪叫一声,锋利的双爪疾伸抓向吉吉的的后背。

“啾啾……叽噜……啾……”吉吉翅膀一收,跌地上滚了几滚,蓬!绿光一闪。那黑乌鸦怪叫一声蹿起,绿光散,只见一名穿着树叶状小衣的的小『女』孩从地上站了起来,大概有半米高左右,一身雪白可『爱』,浅绿『色』齐耳的头,粉雕『玉』砌,圆圆粉嫩的脸,纯洁得没有一点杂质的双眼正警惕地瞪着站树枝上的乌鸦,手里还棒着一只红艳艳的水果。

那只乌鸦侧着头打量了小『女』孩一会,突然哇的叫了一声扑向小『女』孩,目标直指小『女』孩手的果子。

“呀!”小『女』孩撒开短小的腿儿就跑,但明显不怎么会走路,跑了两步便摔倒了,抓一条枯枝回手就是一棍。

“噗!”

竟然向让她砸了那乌鸦的头顶上,乌鸦痛叫一声滚落地上翻了几翻,扑腾起来逃也似的溜掉了。小『女』孩坐了起来,那红『色』的果子已经被她压扁了,汁水横流。

小『女』孩双眼顿时蒙上了一层雾气,抬起小手擦了擦眼睛,差点没哭出来。绿光一闪,小『女』孩子一下子变回了那头萌萌的小飞猪,捧着扁扁的果子扑腾着翅膀飞出数路才降落一『处』荆棘从。

地上正躺着一个人,双目紧闭,身上盖着一件黑『色』的斗蓬,面『色』苍白,嘴唇干裂。吉吉抱着红『色』的果子凑到韩云的嘴边,拼命用力去挤那果子,一滴滴红『色』的汁液滴韩云的双唇之间。昏『迷』的韩云嘴唇微微地动了动,把那汁水『舔』进口,这完全是下意识的动作。

待到再也榨不出一滴汁后,吉吉便捧着那干瘪的果子坐韩云的『胸』口啃了起来。

突然,昏『迷』的韩云张了张嘴:“瑶瑶……”

“啾啾……叽噜……”吉吉丢掉那果子欢叫一声,扑打着一对绿『色』的小翅膀韩云的脸上方盘旋,翅膀不时拍打一下韩云的脸。

“啾……啾……叽噜……”欢快的叫声像唱歌一样。韩云慢慢地睁开双眼,吉吉那张萌萌的脸马上来了个大特写,滚圆的大眼睛几乎到韩云的鼻尖一般。措不及防的韩云吓了一大跳,怪叫一声挥手便想拔开眼前那怪物,可是一动手,『胸』口便一阵剧痛,差点又晕过去。

吉吉也被韩云的怪叫吓了一跳,倏的飞高,不解地瞪着韩云:“啾啾叽噜……”

韩云这才看清是吉吉,沙哑着声音叫道:“吉吉……”

“叽噜……”吉吉扑动翅膀飞了下来,亲热地蹭了蹭韩云的脸。韩云左右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这里明显已经进了临淇山脉,昭瑶不知哪里去了。韩云面『色』一变,忍着『胸』口的剧痛坐了起来,大声叫道:“瑶瑶……”

叫了一声,『胸』框便痛得被刀割一样。罗霸道的临死一击劲道之大就可想而知了,虽然穿着两件灵级别的防御法宝,『胸』骨还是裂了,内脏也有轻微的移位,也就是韩云的『体』质特殊,躲了五天伤势便好了三成,换着是其他人,恐怕没一两个月也醒不来。

韩云忍着痛叫了几声,群山寂寂,只听到自己声音的回响。韩云低头一看,现身上盖着的隐身斗蓬,自己身旁还有一袋灵石,就连那柄鬼头小刀也,心升起一鼓不祥的预感。

“吉吉,瑶瑶去哪了?”韩云扭头对着吉吉问道。吉吉无辜地摇了摇头:“啾啾……叽噜……”又拍了拍肚子,『舔』『舔』舌头。韩云不禁无语了,这吃货看来是指望不上了。勉强活动一下手脚想站起来,『胸』口便传来一阵钻心的痛,韩云痛呼一声重躺倒地上,看来还得休养几天才能动弹。

“啾啾……叽噜……”吉吉飞到那灵石袋旁,眼光光地看着韩云。韩云敌不住它那眼神,拿起灵石袋看了看,自己那天给昭瑶的灵石和桃心石灵全都里面,韩云的心不禁又沉重了几分,默然无语地取出几块灵石给了吉吉。自己握着一块躺着修炼起来,韩云知道只有快养好伤,才能去找昭瑶。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898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