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六十六章 出手救人

第二

--------

“老大,她们可是水月宗的弟子……”马超犹豫地道,得罪大宗门可不是闹着玩的,随便派几个筑基期高手来就可以把自己这些人灭几遍了。

『独』狼冷冷一笑道:“怕个球,这些年来咱弟兄劫杀的大宗门弟子还少?既有北辰的,也有南辰的,还不是『毛』事都没,手脚干净利点就行了,况且那些大宗门才没空去理炼气期弟子的死活!”

可这些并不是普通的炼气期弟子,而是『精』英弟子,马超张了张嘴,终没说什么。

这时天边出现了一粒黑点,紧接着是一团黑点。

“老大,他们来了!”一名修者指着天边叫道。『独』狼点点头道:“都隐蔽好,这群水月宗弟子实力强悍,把“酥骨香”准备好,到时看我手势释放!”

那些修者都极是训练有素地找地方隐蔽好,五花大绑倒地上的林锦儿和秋水双目大睁,拼命地挣扎,出呜呜的声音。

“四妹,把两头肥羊提到后面去!”『独』狼单臂一挥道。武媚媚一手一个,轻松地把两人提起走到后面,挨着一棵树身放下。

“嘻嘻,乖乖别出声,姐姐可是有拿剑划花别人脸蛋的嗜好哦!”武媚媚笑盈盈地道。林锦儿和秋水杏目圆睁,双眼几乎要冒出火来,就是这『女』人骗了自己两个,这才被抓住的,原来武媚媚又耍了趟那天对付韩云时用的把戏,结果两小妮子便招了。

武媚媚伸手拍了拍林锦儿的小脸,啧啧地道:“水月宗的人儿就是水灵,弄得老娘也想学水系的功法了!”

这时,那一团黑点越来越近了,前面那人黑衣黑裤,黑面罩,乘着一头秃顶苍鹭,身后跟着的正是东方虹等水月宗弟子。

那黑衣人向着这片树林急冲下来,水月宗弟子想都不想地跟着扑了下来,俯冲的时候,仍然保持着契形,那股气势让人凛然,可见他们平时经常练习团队作战。

“你们是什么人?胆敢掳走我们水月宗的弟子,活得不耐烦了?马上把她们放了,留你们全尸『体』!”东方虹长剑一指『独』狼,气势如虹喝道。因为眼前只有两人,这人一直站前面,显然是领。

马超嘿嘿一笑道:“老大,我倒是觉得把这小子送给包少合适,包少美『女』玩了不少,近来好像换了口味,这假娘们正合包少胃口!”

“嗯,也好!三个滑头粉面的假娘们给包少送去,其他的『女』娃便赏给弟兄们!”『独』狼点了点头。

水月宗众人个个怒形于『色』,要不是顾忌两位同门对方手上,早就冲杀过去,把这两人斩到『肉』泥了。

“两位道友,我们愿意用灵石赎回两位师妹,而且我们保证事后不再追究此事如何?”那名稳重的男弟子抱拳淡淡地道。

“不行,这些人胆敢对我们水月宗动手,我东方虹誓要把他们都杀了才解恨,识趣的马上放了林师妹和秋师妹,否则灭你们全家!”东方虹杀气凛然地道。

QuanBen5(cOM)【全本网】

“哈哈,小崽子,竟然威胁老子!老子全家我都亲手杀了!”『独』狼仰天大笑,笑容极是狂野苍凉,让人听着不禁一阵胆寒,这人竟然杀了自己全家!

东方虹面『色』一僵,大喝一声:“禽兽,拿命来!”却下微微一蹭,箭一般飙了过去,剑身上爆出一团寒雾,直奔『独』狼前『胸』。其他五名弟子就像一台机器一般,东方虹一动,他们长剑也是同时出鞘。

瞬时间,股凌厉的剑气把『独』狼和马超都笼罩了,那剑势一往无前,大有不把两人撕成碎片就誓不罢休的气势。

『独』狼和马超大吃一惊,这气势下,两人只得马上释放出防御法盾。

叮!叮……蓬!

一连串响声,两人身前的防御法盾被雨点般的剑尖点,瞬时爆破开来,这群水月宗的弟修为低也是炼气层,『独』狼两人那是对手,只是一招就被破了防御法盾。

点点剑尖,带着凛凛的寒意铺天盖地地向着两人身上招呼过去。

『独』狼大喝一声,手长刀带起一抹光华,上下翻飞,把全身上下护个严严实实。马超可没这个身手,身上瞬间就冲了两剑,一剑大腿,一剑肩头,两『处』地方鲜血飞溅,而且还迅速地结了一层冰花。

“老三!”『独』狼奋起神威,猛砍出数刀,把东方虹逼退:“你们这群吃屎的,还不上来帮忙!”

『独』狼真想不明白,自己明明已经打了手势,那酥骨香应该释放了,为什么他们还提得起灵力。

他这一吼,东方虹等不禁腾身退开,凝神戒备,『独』狼这才得以喘上一口气。马超面『色』苍白,从地上挣扎着站了起来,冷得全身抖。这群水月宗弟子剑都带着冰霜剑气。

『独』狼又吼了一声,现自己的手下并没有杀出来,不禁面『色』一变。水月过众弟子不禁对视了一眼,突然放出防御法盾四散扑了出去,那速实快得惊人,而且配合极是默契。

不一会又飞快地退了回来!他们都现,埋伏周围的敌人竟然都死了。

『独』狼和马超觉『情』形不对,慢慢地向后退去。

“四妹,把那两头肥羊提上来!”『独』狼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所以也不惊慌,自己手上还有人质,那就立于不败之地。

“嘿嘿,你是找她么?”韩云笑嘻嘻地拖着不知是生是死的武媚媚从树后站了出来。

“四妹!”『独』狼长刀一挥便扑过来。韩云一脚踩武媚媚的『胸』口,嘿嘿地道:“别冲动,小爷我可是受不得惊吓的,一受惊吓就会胡乱踩东西,保不定你四妹这娇滴滴的身板就让我踩扁了!”

『独』狼倏地站定,一只『独』眼恶狠狠地瞪着韩云,咬牙切齿地道:“又是你,姓韩的!你胆敢伤害四妹一根寒『毛』,我『独』狼誓要将你错骨扬灰!”

东方虹等人已经把『独』狼和马超团团围住,虽然不知道韩云是什么人,不过显然是『独』狼的敌人,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韩云嘿嘿一笑,手光芒一闪,已经多了一把鬼头小刀,小刀一挥,武媚媚的一撮头便被割了下来,韩云贱贱一笑:“怎么样?不止一根,这起码有几根了!”

“你……”『独』狼几乎把牙齿都咬碎了!

韩云面『色』一整,冷冷地道:“『独』狼,是你先惹小爷的,要怪就只能怪你自己,要不是小爷机灵,恐怕早就死无葬身之地了!对待敌人,我韩云从来都不会手软!”手刀光一闪,噗的刺入了武媚媚的『胸』口,刀柄上的骷髅头瞬时变成淡红『色』。

“四妹!”『独』狼像受了伤的野兽一般,长刀蓬的爆出一团『黄』光,一刀带起一团旋风扫向拦自己身前的东方虹,那无匹的气势直如巨浪滔天卷,惊雷从天降!

东方虹被逼得侧身跳开,『独』狼脚步不停,如猛龙出海,身『体』与长刀几乎拉直成一条线,如果他用的是剑,那他就是“人贱合一”了,现却是人刀合一,隔着两丈远,韩云都能感到刀上的凝实的杀气和一往无前的决心,而且那杀气牢牢锁定自己,韩云相信无论自己往哪个方向躲都必须面对当头一刀,不禁面『色』大变。

靠!那小白脸怎么不拦住他!无奈之下只好提起武媚媚的尸『体』扔过去。『独』狼这一刀劈出,根本就没有回旋的余地,遇神杀神,佛挡杀佛。

噗!可怜武媚媚的尸『体』被一刀斩成两段横飞开去,『独』狼目眦裂,长刀气势不减,是添了几分萧杀,直奔韩云的『胸』口。韩云右手一扬,鬼头小刀『激』射而出,一张“铁壁符”身前爆开。

噗!鬼头小刀从『独』狼那只『独』眼『插』入,后『胸』穿出,咚的刺高高的树身上。

当!『独』狼连人带刀撞铁盾上,那三面铁盾瞬间爆碎,那长刀也断成了数截,『独』狼单手死死的握着刀把重重地撞韩云身上。

韩云弹身飞退,卸掉了大部分力,可『胸』口的伤才刚好,这一撞之下,痛得韩云差点晕过去,落地时站立不稳,一『屁』股坐地上,几乎把肺都震歪了。

“啾啾叽噜……”胆小鬼吉吉这才从远『处』的草从焦急地飞了过来,围着韩云飞来飞去。

蓬!

“可恶!”东方虹大喝一声急身向后弹开。只见水月宗众弟子间烟雾弥慢,那刺鼻的气味让所有人都捂着鼻子退开,那暗红『色』的烟雾碰到树木,树木马上以『肉』眼可见的速枯死。

韩云大惊,忍着剧痛站起来,脚下疾风靴动,箭一般飙了过去,把树后的林锦儿和秋水提起,力急退。韩云刚退走,那红『色』的烟雾便扩散到那里,一株三人合抱的巨树瞬间蔫了下去。

奔出五米远,韩云才回头看去,惊得差点下巴都掉了下来,这『毒』雾太霸道了,竟然把方圆多米地方的一切生物都毁去。韩云把手两人扔地上,后怕地拍拍『胸』口。果然不出声的狗才会咬人,那马超不声不响的,身上竟然有这么歹『毒』的东西,要是一开始扔一个,乖乖!不死也得『脱』层皮。

林锦儿和秋水让韩云扔地上,『屁』股被凹凸不平的地面硌得几乎痛出眼泪来,两对水汪汪的眼睛痛苦带着恼火,恼火带着感『激』,反正要多怪异有多怪异。

等了小半时辰,那些『毒』雾才完全散去,东方虹等这才向着这边走来。

“多谢阁下出手相助,如果没猜错,先前埋伏的人也是阁下杀掉的?”东方虹对着韩云抱拳深深一礼,那对“杏目”炙炙地看着韩云。韩云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干笑两声道:“道友客气了,我跟他们有仇,帮你们就是帮我自己!”

“不管怎么说,你救了下两位师妹!”东方虹启齿一笑,露出两排整齐秀气的牙齿。韩云大呼受不了,拱拱手道:“举手之劳,下告辞了!”说着逃也似的跑了,吉吉一边叫着一边追韩云身后。

水月宗的弟子不禁面面相觑,东方虹看着韩云的背影扬声道:“下水月宗东方虹,阁下可否留下名号,待『日』后报答!”

韩云一跤扑倒,爬起来!以快的速消失树林,接着又跑了回来,纵身跃起把那株枯树上的鬼头小刀拔回,急匆匆地走了。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898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