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六十八章 满腚伤

第一

------

当第一缕晨曦从东边的天脚底下探了出来,就好像出了开闸放水的信号。那股万年如一,年一次的暖湿气流如期的到来。

气流沿着“八”字的大口横扫而入,因为地形越变越窄,风速越来越大,长达千里的『迷』瘴谷雾气涌动,像巨魔作崇,呼啸的风声浩大如天神怒吼,无数的龙卷风谷形成,壮观非常,不断有巨木被吹折,出此起彼伏的巨响。韩云躲山岭的一侧感受着自然威力的强悍。

巨风足足吹了两个多时辰才慢慢地平静下来,谷的雾气完全散,露出了一座座数米高的山峰,到『处』是被吹断的树木。

韩云小心翼翼地翻过山岭,向着谷走去,偶尔能看到修者乘着飞行坐骑从天空掠过,有凌空飞行的,也有御物飞行的,一个个看起来都是实力强悍之辈。

韩云可没那个胆子半空飞,保不准那位高手看自己这炼气五层的垃圾不顺眼,顺手一剑灭了,所以韩云十分低调地树木荆棘丛穿行。

“呀!”一声惨叫传来,只见一名红衣老者一剑把一名乘坐三级座骑的筑基期修者砍了,那筑基期修者和坐骑的尸『体』从空掉了下来,就摔离韩云不远的地方。

“哼,不自量力,筑基期的垃圾也敢跑到老夫前面去!”说完长剑回鞘,大袖飘飘地凌空而去。韩云伏草丛一动不敢动,心里震撼得无以复加,筑基期的高手让人当垃圾般一剑秒了,那小爷岂不是让人吐口口水就射死了。

接连有几拔金丹期高手从韩云头顶飞过,管有人现了韩云,人家都懒得去鸟他,一个炼气期的刍跑来这送死,杀他反而浪费宝贵的时间,去迟了好东西都让人抢了。

韩云趴地上很久,见再没人从头顶掠过才敢站起来,飞快地摸到那名筑基期修者的尸『体』旁。

“乖乖龙的咚!”韩云不禁倒吸一口冷气,那人被拦腰斩成两段,身上穿着的可是品灵器套装。震惊归震惊,韩云的手可不抖,熟练地剥下那人的储物腰带,就连那头被砍成两段的妖兽坐骑也不放过,数收入囊,那对品灵器级别的飞云靴干脆穿上!

“嘿嘿,刚进谷就了笔小财,好兆头!”韩云嘿嘿一笑,脚下灵力一吐,飞云靴动,马上箭一般飘出去,就像脚踏飞云一般,荆棘丛顶上飞奔,速快了很多,不过极是耗费灵力。

韩云看了一下地形,按照那地图的描述,这座山峰的附近曾经出现过“『玉』蝶春”。“『玉』蝶春”同样也是五品灵『药』,用来泡酒能固本培元,提高修者的身『体』强和扩打击能力。

韩云掏出那块『玉』符辨认了一下方向,便向着两座山峰间的峡谷摸过去。谷口『处』出现了一团团暗紫『色』的光芒,这些光芒抱成一团团半空漂浮着,风一吹,飘得到『处』都是。

“这就是腐极死光?”韩云暗道,吉吉从韩云怀冒出头来,瞪着一对纯洁的眼睛好奇地打量着谷口『处』飘来飘去的光团,眼睛扑闪扑闪的。

QUAbEn5.COm(全。本*网)

“啾啾叽噜……”双腿一用力,从韩云怀弹了出去,扑打着翅膀飞过去。

韩云一惊,手急地把它给拽了回来,敲了它一记骂道:“你个吃货,不要命了!”

“啾啾叽噜……叽噜……”吉吉委屈地拨着脑袋。韩云从储物腰带取出一头牛蛙的尸『体』扔过去。那些紫光团马上像『精』灵一般呼的围冲上去,那头牛蛙的尸『体』还没落地就被紫光团化成一团烟雾飞散。

韩云惊得目瞪口呆,太凶残了!

吉吉小嘴张一个“”形,眼写满了恐惧,嗖的一下钻入韩云的怀不肯再冒头了。韩云抹了把冷汗,折了一折树枝扔了过去,那些紫光团又是一窝蜂地围了上去,不过这回倒是没有把树枝给腐蚀掉,显然这些“腐极死光”只对动物起作用。

两团“腐极死光”向着韩云躲藏的地方飘了过来,韩云掏出桃心石,想了一下觉得不保险,要是那老鼠须卖给自己的是山寨版,那小爷岂不是死翘翘?于是站起来就跑!

他这一跑,惨了!

那一团团的“腐极死光”像长了眼睛一样蜂拥而来,韩云见状,飞云靴动,速提到极至,箭一般顺着山谷飞奔。数十团“腐极死光”紧追不舍。

韩云急了,这样跑下去就算不被追上也得活活地累死。没办法,拼了!韩云猛地站定,把灵石输入桃心石当,一团粉红『色』的光芒把韩云笼罩起来。

韩云这一停下,那十多团“腐极死光”反倒不追了,又恢复了游游荡荡的状态。韩云一动,它们又蚂蚁一样围过来,可是一碰到那团粉红『色』的光罩就马上像遇着克星一般弹了开去。

韩云不禁松了口气,看来这桃心石是正版的!

放下心来的韩云快步向谷走去,那些“腐极死光”像腐骨之蛆一样不停地向韩云身上撞来,碰到红『色』光罩便又弹开,接着又碰上来。只要韩云一停下不动,它们便会散开来。

韩云心一动,明白了这些“腐极死光”明明是死物,却为何能『精』准地追着自己了。这些“腐极死光”极是轻便灵动,跟空气一样随着气流移动,自己一走动,便带动了气流,这些“腐极死光”自然『阴』魂不散地扑来。

想通了这点,韩云便深吸一口气,对着附近的一团“腐极死光”吹去。那团紫光果然被远远地吹走了,韩云依样画葫芦地把附近的几团“腐极死光”吹走,这才慢慢地向前移了一团距离,这才敢加快速向谷底走去。

“嗯?”韩云俯身拾起地上一根断掉的野草,那断口是的,谷已经有人进来过。韩云马上隐了身,小心翼翼地向前摸去。

“『玉』蝶春!”

韩云眼前一亮,前见一道山溪从两峰之间泻下,溪水清澈透明,沿着山石之间蜿蜒而去。因为山洪的冲积,谷冲出了一个开阔的沙砂地带而稍高的一块岩石缝长出了一蓬蔓生的植物,五根较长的藤蔓呈五角星状,沿着岩石放射出去,末端都长着一株蝴蝶状的白『色』小花,莹白如『玉』,风儿一吹,五朵“『玉』蝴蝶”翩翩起舞,跟真的一样。

韩云趴一块石头后面一动不动,一对眼四『处』扫射。这山谷不大,能藏身的地方不多,韩云扫了一遍又一遍,竟然没现有人,心里不禁暗暗惊讶,明明有人已经进了山谷,难道那人也跟自己一样,有隐身的法宝?

就这时,一名穿着『黄』『色』道袍的瘦小男子从谷口『处』摸了进来,此人十分的机警,走路轻若狸猫,一对三角眼『精』光闪闪,修为竟然有筑基初期。

只见他趴一块石头后面等了半个时辰,突然身轻如燕般扑向那株“『玉』蝶春”,就他的手将要刚碰到“『玉』碟春”的时候,旁边的一块“石头”突然动了。

寒光一闪,一柄小剑向着『黄』衣男子后背刺去。

噗!那『黄』衣修者后背爆出一团『黄』光,猛一用力,加速向前飞出。

“想跑!”石头整个人站了起来,原来竟是名矮小的老头,身穿着土灰『色』的衣服,他卷缩那里还真跟一块石头一样。

老头剑诀一指,那柄小剑嗖的加速,化作一道白光,再次击那『黄』衣修者,这次却是穿『胸』而出。那『黄』衣修者惨叫一声扑地死翘翘,鲜血把溪水都染红了。

灰衣老头把『黄』衣修者身上的衣服,储物腰带等一下子剥个『精』光,韩云看得目瞪口呆。

什么叫专业?这老头剥起衣服来的手法让韩云汗颜!

老头剥完『黄』衣修者,拿出一瓶粉沫洒那尸『体』的伤口上,那人马上化成一滩血水顺着溪水流走,连根骨头也没留下。老头做完这一切后四周看了一眼,便卷缩地上,又变成了一块“石头”,要不是韩云亲眼看到,还真难想象这是个人。

『日』了!这老头真歹『毒』,原来是钓鱼,以这“『玉』蝶春”为『诱』饵,引其他修者过来采摘,然后偷袭,黑吃黑!

韩云伏石头后面,有点进退两难,想着摸上去干掉这老头,不过人家可是筑基期的修为,那些沙石一踩上去肯定会出声音,绝对逃不过那老头的耳朵,要是悄悄地退走,韩云又不甘心。

拼了!韩云小心翼翼地倒退出谷口,把隐身衣『脱』掉,然后大摇摆地向着谷底行去。

“哇,果然是『玉』蝶春,五品灵『药』啊!这次了!嘿嘿!”韩云兴奋地翻了两个跟斗,快步向着那岩石跑去,跑到一半的时候脚下一滑,扑通的向前倒下。

那老头本来早蓄力算好时机,当韩云经过的时候一剑把他了结了,谁知这小子竟然走路都不稳。什么世道,这么垃圾的人都进了“『迷』瘴谷”的段!老头差点想骂出来。

“你大爷的!敢绊你家大爷!”韩云站起来一脚踢飞那块石头,石头飞向老头假扮的“石头”。

噗!正正敲那老头的后背上,出咚的一声响!

“兔崽子,等会让你尝尝你家爷爷的厉害!”老头心里咒骂不已。韩云见对方一动不动,不禁暗暗好笑,这老头真是一根筋,非要伏击别人,他的修为明显比自己高多了,就算正面来也能把我收拾了。

“他大爷的,出门不烧香……晦气!”韩云一边骂骂咧咧的拍着衣服,一边走了过去!有意无意间又踢飞一块石头,同时手一扬!那柄鬼头小刀借着石头的掩护,后先至。

噗!一声闷响,那“石头”惨叫一声,像了箭的兔子一样弹射起来,足足有三四丈高。

韩云早就一个懒驴打滚躲到一块巨石后面。

轰!一声巨声,那块巨石竟被老头射出的小剑轰得粉碎。

老头这才死狗般从空掉了下来,双脚蹬了几下才咽了气,双眼暴突,身『体』弓得像只煮熟的虾一样,嘴巴大张,『屁』股正的位置有个血『洞』,鲜血汩汩而出,把大腿都染红了。

真是菊花残,满腚伤!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898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