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六十九章 渔翁得利

第二

-------

韩云捡起一块石头砸了过去,见那老头没反应,这才敢站起来,拾起那柄蛇形小剑,剑气森森,一看就知道不是凡品了。

“嘿嘿,下阶灵器级法宝!”韩云弹了一下剑身,小剑出一声清冷的鸣响。

韩云剥完灰衣老头身上的装备后,犯难了!那柄鬼头小刀还留老头『体』内的某个地方,难道要剖开他把鬼头小刀挖出来?

韩云灵机一动,从灰衣老头的储物腰带寻出那瓶化尸粉洒老头『屁』股的伤口『处』。

滋!

老头的尸『体』瞬间化成一摊血水,鬼头小刀便掉了出来,刀把『处』的骷髅头变成了鲜红『色』。这老头的修为起码有筑基初期,鬼头小刀眼下储存的能量应该能达到初级灵器的攻击力水平了。韩云一脚把小刀踢到小溪洗了几遍才敢拿起来收好,

飞快地把那五朵“『玉』蝶春”采下来放到纤碧暖『玉』盒保存起来。

做完这一切,韩云披上隐身斗蓬隐了身,正要离开,谷口『处』竟然转入了一群人,当先一人唇红齿白,俊美非常,竟然是东方虹这个小白脸,那身后自然是水月宗那群弟子。

“师兄,应该就是这里没错了!”方腊手里拿着一块『玉』简四周打量了一下道,看来他们也有一份地图。

东方虹手一挥,八人呈三角形向着谷底行去,步伐惊人的一致,仗剑而行,行止极为小心。韩云慢慢退到山壁一侧,耐心等待他们离开再走。

“咦!糟糕,竟然让人捷足先登了!”东方虹恼火地一跺脚,岩石上那株“『玉』蝶春”明显被人把花朵给采走了。

林锦儿走上前去,动手就要把整株『玉』蝶春给挖起来。

靠!韩云直想破口大骂,这丫头片子忒的贪心,杀『鸡』取卵的事都做。

幸好方腊制止了林锦儿的流氓行为!这毁根的行为是惹人厌了,一般修真者都不会这么做!

“干嘛不让人家拔,咱拿回去种院不好么?”林锦儿不满地道撅起嘴来道。

“咳,林师妹,高品灵『药』皆有灵『性』,生长山间,吸收天地之灵气,聚『日』月之『精』华,经历数年,甚至数千年才成形!拔回去种也种不活,还是留这里等下次年后再来采!”方腊委婉地道。

“嘿嘿,想不到你小小年纪竟有这等见识,本真人便饶过尔等『性』命!把“『玉』蝶春”的花朵留下就滚!”不知何时,众人身后已经站着一名面『色』『阴』戾的青袍修者,手里正玩着一把飞铊刃,飞铊刃他手心上方嗡嗡地打着转,好像随时都会择人而噬一般,一股无形的威压散开来。

东方虹等人马上如临大敌一般呈战斗队形站好,长剑横『胸』,警惕地盯着青袍修者。

“这位道友,『玉』蝶春的花朵并不是我们摘得,我们到这之前已经有人摘去了!”方腊解释道。

青袍修者脸『色』一沉,眼暴射出一团杀机,冷冷地道:“看来非得逼道爷开杀戒了!”

QUaNbEn5.com,免费小说【全本小说网】

“道友别逼人太甚了,别说不是我们摘的,就算真是我们摘得,也没理由拱手让给你!”东方虹寒声道。

“嘿嘿!一群找死的垃圾!那只好道爷亲自出手了,可惜了几个水灵的妞儿!”青袍修者冷笑一声,手红芒一闪,血『色』飞铊刃嗖的直抹向东方虹的脖子,途突然一分为八,同时袭向八人,真正的快如电闪,杀气森森!

“靠,好东西啊!”韩云不禁暗叫一声,这法宝厉害!

东方虹冷笑一声,还以为有多了不起,不过是凭着一件品攻击灵器法宝,随手一挥,一面古『色』古香的水纹巨盾便横众人面前。

当,当,当……

飞铊刃连续撞了巨盾八下,巨盾纹丝不动,盾上只留下浅浅的八道白点。青袍修者面『色』一变,不过双眼马上射出一抹贪婪的光芒。

“嘿嘿,果然是大门大派的弟子,随便一名炼气期的垃圾都能拿得出灵盾!”青袍修者嘿嘿地冷笑道起来。

水月宗众弟子一个个怒形于『色』,他们水月宗可是三代弟子的『精』英,平时只有他们骂别人垃圾的份,现竟然被别人长口垃圾,闭口垃圾的骂,不禁怒火烧。

东方虹怒喝一声:“闭嘴!狂妄的家伙,本人就让你知道谁才是垃圾!”

身形一闪而出,其他七人配合极是默契。东方虹一动,其余七人立即脚踏八卦方位,把青袍人围住,手长剑滋滋地冒着寒雾,把青袍人的所有退路都封得死死的,脚下踏着玄妙的步法不停地『交』替变换方位。

韩云隐隐看得出这是一套合击的剑阵,而且威力不容小视。

“嘿!”秋水娇吒一声,剑直刺青袍人的小腹,剑势还没用老,身形已经移到另一个位置,换成了别一名『女』弟子刺向小腹……

哧!哧……

剑芒暴射,瞬时间剑光乍起,青袍修者剑身上下都被点点剑尖包围。

青袍修者一时之间竟然被逼得手忙脚乱,只有招架之功,全无还手之力。韩云不禁暗暗咋舌,这些油头粉脸的的娘们竟然如此厉害,跟筑基期的修者对打竟然稳占上风,难怪水月宗那些高层放心让他们自己到“『迷』瘴谷”夺宝。

这些『精』英弟子要是死掉一个,那么十多年的心血就付诸东流了。当然,不经血与火的锻炼是出不了真正拔尖的弟子的,死剩下来的才是『精』英的『精』英。各大宗门都有这个共识,本派弟子都放任其外出冒险,甚至还故意把弟子往险恶的环境上推,每一届的『精』英弟子只要有二三人能活下来,顺利地成长就足够了,这些活下来的弟子必定能一飞冲天,成为本派『日』后的栋梁。

“可恶!”青袍修者左冲右突也未能冲出剑阵的包围,而且感觉身上的压力越来越大,再这样下去,自己必死无疑。猛地怒喝一声,灵力骤然爆,周围掀起一股强劲的压力,手飞铊刃瞬间化成出万千光影,

叮!叮!叮……噗!

一连串声响,水月宗八人同时闷哼一声向外飞跌出去,灵力修为的差距并不是能靠『精』妙的阵法来弥补的,这就是所谓的一力降十会。

红光散,飞铊刃重飞回青袍修者手,青袍修者面『色』惨白,一『屁』股软倒地上,明显的灵力消耗过,脸颊上也被划了一剑,鲜血顺着下巴流了下来。

再看东方虹等,手长剑无一例外的断了一截,一个个躺倒地方不能动弹,显然被封了灵力。

韩云不禁摸了摸鼻子,现出身形来,从石头后面走了出去!

“嘿嘿,打得很热闹哦!”韩云放沙哑着声音笑道。

青袍人面『色』一变,刚想挣扎着站起来,韩云扬手就是一记“木刺术”,正虚弱无比的青袍修者脑门上爆开一朵血花,便死翘翘了。

韩云手法熟练地把青袍修者剥个『精』光,还好!总算韩云还顾忌这里有『女』子,给青袍修者留了条内裤。水月宗众『女』弟子见状不禁花容失『色』,惊恐地看着韩云。

韩云嘿嘿一笑,走到东方虹身前。

“你……你想干什么?别碰我……!”东方虹眼露出一丝惊恐。韩云不禁翻了翻白眼,这货越看就越像个娘们。韩云弯下腰,伸手向东方虹腰间的储物腰带抓去。

东方虹尖叫出声,那高分贝的穿刺力,把韩云的耳朵都震得痛。

“尖叫你大爷啊!”韩云不禁骂道。

“嗯?韩云?原来是你这混蛋!”林锦儿怒声叫起来,原来韩云一时忘记变声,竟被林锦儿认出来了。

“咳……韩云是哪个混蛋?很有名么?不认识!”韩云压着喉咙冷冷地道,一手扯下东方虹的储物腰带抹去上面的神识铬印,翻腾出那面巴掌大的灵盾收入自己的储物腰带。

“韩云,混蛋!你还装了,刚才我就认出你的声音啦!猥琐,无耻,下流……『色』魔!”林锦儿怒火烧地骂道,其他人都不禁对着韩云怒目而视。

韩云淡定一把储物腰带给东方虹重绑上,拍了拍他的脸道:“嘿嘿,我救了你们一命,这面灵盾就算是报酬了!”

东方虹俊脸通红,竟然有点扭怩,面带恼『色』地瞪着韩云,冷道:“韩道友不觉得这种行径很可耻么?”

韩云嘿嘿一笑,沙哑着声音道:“谁说我是韩云了,别胡说!冤枉好人是不对的!”

说完施施然地准备离开!

眼看着韩云就要走远了,林锦儿一急,『脱』口而出:“云哥!”

韩云身形一僵,停下脚步来!林锦儿一喜,眼闪过一丝狡黠,心里骂道:“还说自己不是韩云,可恶的混蛋!”

韩云转身走到林锦儿身边,低头打量着林锦儿,沙哑着声音:“小妹妹,叫谁云哥?”

林锦儿巴眨了一下眼睛,眼睛笑成两个弯月芽般嘻嘻地道:“叫你啊?”

韩云不得不承认,这丫头片子笑起来跟芽菜很像,不禁蹲下身来,凑到林锦儿的小脸旁定定地注视起来。

林锦儿眼闪过一丝恐惧,却是一闪而没,依然是笑咪咪的样子,但目光闪烁,不敢与韩云对视。韩云嘿嘿一笑,以前自己跟芽菜对瞪,后肯定是自己受不了,先把头给扭开。这小丫头虽然不是芽菜,逗一逗也无妨。

“韩云,你想干什么?”方腊又惊又怒,不知这无耻的家伙又要做出什么事来。韩云抬起手来伸到林锦儿的脸旁,看似要抚摸她的脸,林锦儿终于有点脸红了,吃吃地道:“韩……云哥,你……你……呀!混蛋韩云!”

韩云捏着林锦儿小巧的瑶鼻使劲拧了两下,才松开手施施然地走了,还淡淡地道:“我不是你云哥!”

“呀!混蛋!别让我再碰到你!”林锦儿几乎抓狂了,眼泪眼眶内打转,那鼻子红通通的,像头红鼻小狗!

“噗!”其他『女』弟子忍不住笑了出来,就连方腊都不禁莞尔!

“哇……呜……”林锦儿终于扯着喉咙哭了出来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89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