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七十章 火烧灭仙藤

第三……

----------

韩云出山谷便马上隐了身飞奔起来,一口气跑出十数里才停下来,找了个树『洞』占了进去。

“嘿嘿,这回了!”韩云掏出四条储物腰带翻腾起来,筑基期修者的储物腰带,好东西西应该不少?

“靠,都是穷鬼!”韩云不禁爆粗了,四个筑基期修者加起来的灵石竟然没有一万。倒是得了三把攻击灵器和大把的法符,『玉』简等,看来这四人进谷前都把身上的灵石用去买装备了。

一把下品灵器的蛇形小剑,一把品灵器飞铊刃,还有一柄下品为灵器『玉』箫应该是能产生神识类的攻击,韩云不会用,也没那个能力用!炼气期的修者还不足以使用灵器级别的法宝,射一次就能把灵力掏空了,别说『操』控了。

让韩云感兴趣的是一个古『色』古香的小葫芦,这东西不知是什么级别的,反正那黑『色』牌子是狠狠地热了一下,于是,韩云的心也跟着热了一下。

“绝对是件好东西!”韩云拿着葫芦研究了片刻也研究不出个所以然来。这时吉吉突然从怀冒出头来,好奇地打量着那小葫芦,一对锤子一样的小手不时拍打两下。

“吉吉,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韩云不禁来了兴趣,把这小葫芦『交』给吉吉抱着。

“啾啾叽噜……”吉吉眼一亮,伸出一根短小的手指探入葫芦口,绿芒闪过,吉吉竟然凭空消失了,那葫芦噗的掉落。

韩云把葫芦给接着,只见一只缩小版的吉吉从葫芦口冒出头来对韩云啾啾地叫了几声,接着又钻了回去。

“嗯?空间类法宝!”韩云这才恍然大悟,把指伸向葫芦口,犹豫了一下便换成了小指,上次被化灵净瓶夹着拔不出来,这次韩云便留了分小心。

“嗯?怎么没反应?”韩云试了两下,并没有像吉吉一样被吞进去。

“不会一定是要指?”韩云换了指『插』进去,绿光一闪,只觉一股大力传来,嗖!树『洞』便只剩下一只古『色』古香的葫芦。

“靠,还真是要指才行!”韩云无语地比了个指,这法宝到底是那个猥琐蛋炼制出来的。

只见葫芦的空间不大,只有十多平方,吉吉欢快地飞来飞去,似乎很喜欢这里。韩云干脆盘腿坐下修炼起来,反正天都快黑了,躲这里既安全又舒适,等天亮地再寻另外两种灵『药』。

第二天一大早,韩云便从树『洞』钻了出来,伸了个懒腰,辨别了一下方向提起速飞奔。

韩云刚走,便有一名年『女』修韩云躲藏的那棵树顶上飘了下来,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那树『洞』,自言自语地道:“这小子有古怪,才炼气五层,躲这里我竟然察觉不到!”

说完腾空而起,向着另一个方向飞去,竟然是名金丹期的修者,要是让韩云知道,非吓出一身冷汗不可,自己竟然躲一名金丹期修者的下面睡了一晚。

QuanbEn5.COM全本、网

韩云拿着地图边走边观察,走了一天都没找到那“筑基果”所的那个地方,一路上倒是遇上了几批高手,这些人都急匆匆地向着北边赶去,竟都没理会韩云,应该是那方向现了宝物。

韩云自然不会去掺和,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能弄几株五品灵『药』就不错了,至于『黄』品以上的灵『药』,韩云想都不敢想,就算遇上了也扭头就走,再珍贵的灵『药』也比得得小命珍贵。

眼看天『色』快黑了,韩云又找了个树『洞』躲了一晚上,第二天继续寻找,还有三天,『迷』瘴谷就要重让『毒』雾封锁上了,年一次的机会,得抓紧时间!

所以韩云便冒险放出紫凰掠着树梢飞行,这一举动,马上吸引了两名“掠食者”的注意。

所谓“掠食者”就是自己不花心思去寻找灵『药』,专门劫杀别人,抢夺别人成果的修者。

两名修者现韩云,先是愣了愣,接着一言不,狞笑着扑上来。这两人正专门到『处』游荡,寻找下手的目标,吃得下的就吃,吃不下的就逃,两天下来倒是让他们干了几票,收获比那些拼死拼活去争抢的修者还要丰厚。

韩云见两人来势汹汹,掉头便逃!

“小子,马上停下,咱兄弟劫财不劫命,把东西留,可饶你一死!”两人同时大喝道。

韩云才不会傻得去相信这两人的鬼话,催动着紫凰拼命逃走。

“竟然敬酒不吃,吃罚酒!”两人灵力狂吐,催动飞剑,紧追不舍,眨眼间就拉近到十多丈的距离。

“死!”两把飞剑向着韩云奔去,一柄直取韩云后心,一柄刺向紫凰。韩云扬手把从东方虹那里得来的那块水纹灵盾放了出来。

当!当!

两声大响,两把两剑被挡了开去!

“咦!这小子竟然有灵盾,难怪竟然能活到第三天!嘿嘿,老二,这小子是只大肥羊!”其一人兴奋地大叫道。

两把飞剑打了个转飞回两人有脚下,剑诀一指,飞剑载着两人电射出去。

拼了!韩一咬牙,回身掷出五张法符!

两名修者仿佛早有准备,呼的斜向飞开兜了两个大的弧形,韩云的法符全炸了个空,一团团烈焰半空爆开燃烧起来。

管伤不到对方一根汗『毛』,总算是拉开了一段距离。韩云依法施效,不停地扔法符,反正现身上的法符多到不得了,一二品的法符就有两多张。

两名修者气得想吐血,这小子到底是哪个世家公子,竟然揣着这么多法符。两名修者追了上里,终于无奈地放弃了,这小子身上的法符像无穷无一般,而且那灵盾又把自己护得死死的,两人的飞剑也伤不着,这样追下去白白浪费时间,还不如另寻一头肥羊下手。

韩云见两人不再追来,大大地松了一口气,把手一沓子三品法符给收回储物腰带,酣畅淋漓地抹了把汗,这一路扔法符扔爽了,两多张一二品的法符扔了个『精』光,轰轰隆隆的扔了多里,实太拉风了。

韩云驾着紫凰寻了个地方降落,这回打死韩云也不敢再天空飞行了,如果这次遇上的是金丹期修者,自己有十条命都挂了,看来还是得低调点好,炼气期的修者敢大摇大摆地天空飞,那无疑是找死。

韩云辨别了一下方向,举步向着一山峰走去,刚走到山脚下,那黑『玉』牌子竟然热了一下!

“嘿!有戏!”韩云加快了脚步奔上山去,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周围实太静了,就连一只鸟鸣都没有,静得让人有『情』心慌的感觉。韩云不禁提起十二分小心,隐了身向着山腰『处』摸去。

一座古怪的树林出现韩云的面前,只见那些高大的树木相隔三丈左右一颗,身上爬满了粗大古老的藤蔓,这些藤蔓上长满了如尖钉一样的刺,密密麻麻,爬得到『处』都是,地上是铺了厚厚的一层,如摊上了一层钉子,一眼望去,壮观非常,要是那个倒霉的上面摔了一『屁』股,那才叫真正的“满腚伤”!

这树林不大,也就四五平方左右,那些藤蔓竟然一根都没有伸出这树林的范围,就像规规矩矩的士兵。韩云趴树林外边观察了一会,越看就越觉得古怪,但又说不出具『体』古怪哪里!

有些藤蔓卷成了一个球状,大大小小,有拳头大小的,也有几个平方大小的,星罗棋布地悬半空。

韩云拾起一块石头扔了进去,石头那“尖钉阵”滚了几滚便停了下来,并没什么异常。韩云从怀把吉吉掏了出来,嘿嘿地笑道:“吉吉,进去看看里面有什么东西!”

吉吉揉了揉眼晴,不满地叫了两声,展开翅膀便向着树林飞去。就这时异变顿生,那些藤蔓突然疯狂地挥动起来,像浪涛一般向着吉吉卷去。那些卷缩成一团的藤球打了开来,哗啦啦地掉出一具具白骨,有一些还沾着一些腐烂的血『肉』。

靠!韩云惊呼出声,难怪附近那么寂静,原来*经过这里的飞禽妖兽都被这些古怪的藤蔓给当食物吞了。

“吉吉!”韩云看着险像横生的吉吉藤蔓之间惊慌地躲避,自己只能干瞪眼。

拼了!韩云掏出五张“焚炎叠爆”扔向附近几棵巨树。

轰!轰!轰……

十多声巨响,瞬时间烈焰腾空,那几棵巨树马上着了火,附其上面的藤蔓疯狂地舞动挣扎起来,抱抄围攻吉吉的藤蔓便减小了一半,吉吉趁机从火海冲了出来,扑入韩云的怀,身上挨了一下,幸亏伤得不是很重。

韩云抱着吱吱痛苦鸣叫的吉吉,不禁后怕不已!

吉吉两眼泪汪汪的往韩云怀里钻,韩云看着竟有点点心痛不已的感觉,洒了些止血散吉吉的背上,那里有两个浅浅的血『洞』,显然是被藤蔓上的钉子伤着的。

韩云心升起一股怒气,把剩下的十来张“焚炎叠爆”轰了进树林。

一连串爆响过后,整个树林完全陷入了火海当,周围的温急剧攀升。浓烟滚滚,烧折的巨木时不时倒塌下来,那些怪藤拼命抽打,出痛苦的厉啸,听起来让人『毛』骨悚然。

韩云抱着吉吉飞快地退走,找了个地方躲起来。

果然,不多久!四面八方陆陆续续赶来了大批修者。

“到底哪个混蛋干的?里面的紫尾茸算是彻底的毁了!要是让老子看到,非一刀把他砍了!”一名旦『胸』露『乳』的大汉破口怒骂,手那把大砍刀怕有几斤。

“嘿嘿,这灭仙藤恐怕要绝种了!哪个缺德的干出这种事来!”一名胡子花白的老头摇了遥头,腾空离开了。

剩下的几人看了一会都纷纷离开了!要等这火熄灭,恐怕得花三天的时间,就算里边的紫尾茸没被烧毁,那时『毒』雾已经重把“『迷』瘴谷”封锁起来了。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89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