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七十四章 要人不要灵石

第一

--------

这什么白殿风果然富得流油,韩云看着地上那一大堆灵石,竟然差不多有三万块,这二货竟然带着这么多灵石进“『迷』瘴谷”。另外还有一株五品灵『药』雪参芝,这种灵『药』是大补之物,一般受伤血液流失过大,身『体』虚弱,吃上一株便有起死回生般的功效。

“呃……玄月,你是要灵石还是要灵『药』?”韩云笑嘻嘻地望了一眼坐那忧心匆匆的玄月。玄月那张像满月光辉一样的俏脸没有了往『日』的光泽,看起来病蔫蔫的,惹人怜『爱』!

玄月抬起头看了韩云一眼,眼闪过一丝幽怨,韩云急忙低下头,有点不敢看她,当时那样的『情』况,自己把她给弄晕了,对她的打击不少。

玄月见韩云不敢看自己,眼神不禁一黯,勉强露出一丝笑容摇头道:“这你是的东西,我不要!”

韩云一愣,这怎么听起来有点别扭,我的东西就不要,难道那“白癜疯”的东西你就要?

韩云把灵石装了起来,递到玄月面前,柔声道:“别难过了!人死不能复生,既然当初决定进“『迷』瘴谷”,就已经有心里准备,杀人或者被杀!这些灵石你留着,找个地方隐居下来修炼,足够你用十年八年了!”

玄月伸手捧住那袋子灵石,一瞬不瞬地望着韩云,双眼慢慢地蒙上了一层雾气,迅速地凝结成晶莹的眼泪溢了出来,顺着脸颊大滴大滴地滑落。韩云心涌起一股怜悯,抬起手给玄月拭去脸上的泪水。这样了来,玄月的眼泪流得给了。

“呜……”玄月再也忍不住哭出声来,把灵石袋一扔,扑入韩云的怀呜呜地哭起来。

“人家不要灵石,人家什么都不要,就要你,要你……郝大哥他们都死了,只剩下我一人孤苦伶仃,人家好害怕……呜呜……郝大哥让我找你!你不要赶我走好不好?我一个人都不知到哪里好,我害怕……”玄月死死地搂着韩云的腰,生怕一松手,韩云就会鸿飞冥冥一般。

韩云只好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温柔地道:“别……别哭了,我什么时候说过要赶你走了?”

玄月抽泣着抬起脸,梨花带雨地吸了吸鼻子:“你给我灵石就是要赶我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怕我拖累你是不是?”

“咳,胡说!这灵石是你应该得的!是给你收着防身用!总不该你要买东西都问我要灵石?”韩云拾起那袋灵石塞到玄月手。

“我不要……你就是想我拿了灵石,然后偷偷的走掉!这样良心好受点!”玄月拼命地摇着头,眼带着一丝哀求。韩云有点哭笑不得,竟然要人不要灵石,这算是赖上小爷了么?要是让瑶瑶知道,我还要不要活了!

“好了,你拿着!我韩云誓,绝不赶你走,除非你自己想走!这样总行了!”韩云竖起一根指对天誓道。

QUAbEn5.COm,免费小说【全本小说网】

玄月并没有注意韩云的手势,把脸紧韩云的『胸』口,抽泣着道:“那你先给我放着,人家要灵石花时便向你拿!你要是不拿着,就是赶我走!”

“那我先给你放着不!”韩云只好老实地把灵石收好,突然觉得好像亏了,自己这是算被让赖上了!三万灵石换了一张长期饭票。

玄月眼闪过一丝得意,红着脸往韩云怀钻了钻,吉吉从韩云怀钻了出来,不满地揉了揉脑袋,对着占了自己位置的玄月不满地叫了起来。

玄月伸手把吉吉给抱入怀,吉吉这小家伙马上没了意见,嗖的钻进了玄月的衣服内,玄月俏脸倏地通红,想伸手把它给掏出来,又不好意思。

韩云却是暗叹了一口气,柔声道:“玄月,我只是个炼气五层的散修,你跟着我没什么安全可言,而且我的对头很多,先不说那御兽宗姓白的,来这里之前我还杀了修竹院的人,现他们恐怕都四『处』找我,你跟着我反而加危险了……”

玄月抬起头坚定地看着韩云,摇头打断道:“只要你不赶我走,人家什么都不怕,多跟你死一起,韩云,我喜欢你!”

韩云低头对上玄月的幽幽浓浓目光,心尖儿一颤,差点忍不住俯下去吻上那张动人的小嘴,心脏扑通扑通地跳过后,却是多了几分沉重:“自己该不该把瑶瑶的事告诉她,免得她越陷越深,到时悔之晚矣!不过貌似已经陷得很深了!”

玄月有点扭怩地低下头,终于大着胆把心里那句话说出来的,等了一会没听到韩云开口,心慌慌地抬头偷瞄了一下韩云的面『色』,续道:“况且,我一个人加危险,白殿风的本命蛊逃掉了,御兽宗的白崇老头恐怕已经知道了事『情』的一切,御兽宗是北辰第二大门派,他们会很快就找到我们的!”说着声音都有点颤抖起来。

韩云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急问道:“那什么本命蛊是什么鬼东西,它能把我的的外貌告诉人?”

玄月摇了摇头道:“不能,不过它能感应到我们的存,会领着别人找到我们!”

靠!这岂不是跟那“追魂『阴』魅”有异曲同工之『处』,而且还是改良版的,不用把血沾到敌人身上。

“不过!人家听郝大哥说过,这本命蛊的感应范围是十里,出了十里的范围就感觉不到了!”玄月续道。韩云不禁松了口气,这样还好,深思了一下道:“以后我们不能再临淇峰一带活动了!他们应该很快就查到关于你的消息,继而会临淇峰周围查!”

玄月面上一暗,突然抬头道:“我们可以去南辰啊!御兽宗就算势力再大也伸不到南辰去!”

韩云点了点头,这倒不失是个好办法,不过自己还得寻找瑶瑶的下落,要是就这样离开了,瑶瑶找不到我怎么办?

“好不好嘛?我们一起去南辰,我认识一名南辰枯木宗的弟子,正好求他收留我们!”玄月撒娇般摇了摇韩云。

“嗯,这样确实好,我送你到南辰,等你安顿下来,我也就放心了!”韩云点点头道。

玄月一愣,接着脸『色』煞白,泫然『欲』泣道:“你……你不跟我一起?你就那么讨厌我?宁愿自己一个人也不肯和我一起!”

韩云一愣,急忙解释道:“我北辰还有些事要办,办完再到南辰找你!”

大滴大滴地眼泪雨点般落下,玄月猛摇着头道:“你骗人……上次说过要陪人家一起到这里,后自己一个人偷偷的来了,还留言骗人家临时有事……你就是讨厌玄月。

你不喜欢和我一起,干嘛要救我?干嘛要买东西东给我?干嘛要卖掉功法给我凑灵石?你干嘛要骗我?干嘛不说清楚?我玄月不会厚着脸皮缠住你的!”大声质问了一堆“干嘛”后,猛地推开韩云,向着古纹葫芦的出口跑去。

韩云弹起扑了出去,现跑出去送死啊!御兽宗的人肯定还大张旗鼓地杀自己两人。

“回来,别闹了!我没讨厌你!”韩云拦腰把玄月抱起扛了回来。玄月拼命地挣扎,双腿乱踢,双手狠狠地拍打着韩云的后背。韩云恼了,一巴掌抽玄月那隆臀上。

啪!一声清脆的声响!哭声,挣扎声没了,满世界都清静了。

韩云又继续抽了几下才把玄月给放了下来,黑『色』脸道:“再胡闹,『屁』股的统统打烂!”

玄月愣愣地看着韩云,一只手下意识地抚着火辣辣的臀部,小嘴微张,脸上挂着两滴晶莹的泪珠。

“呜……你欺负我!郝大哥他们连骂都没骂过我,你竟然打我,你打死我算了!”玄月转身扑地上呜呜地哭了起来,那娇浑圆丰满的俏臀高高地撅起,像招呼韩云过来打。

韩云又好气又好笑,头痛地拍了一下额头,谄着脸摆了个一样的姿势趴玄月旁边,伸手去撩玄月的头。

“别哭了,是我错了好不好!姑娘『奶』『奶』,我让你打回来!”说着牵住玄月的手凑到自己『屁』股上不轻不重地打了一下。

玄月的手像触了电一样倏的缩了回去,抬起泪脸,面『色』羞赧地瞪着韩云。

韩云被她盯得有点『毛』了,讪讪地道:“玄月,再这样看着我可是要收灵石的,半盏茶的时间收一块灵石!”

“噗!”玄月不禁破溺为笑。韩云跟着呵呵笑了起来:“笑了就好,快点把眼泪擦干净,像只小花猫一样,难看死了!”

玄月却是撅起了嘴儿挪了过来,仰着脸娇憨地道:“都是你惹的,你帮我擦!还我,我有三万灵石你那里,足够看很多很多年了!”

韩云大呼受不了,伸出手去!

“讨厌!”玄月打开韩云的手,掏出一块手帕扔给韩云。韩云尴尬地接过,他还从来没带手帕身上的习惯。

“好了!”韩云给玄月擦干净脸上的泪水,把手帕递回给玄月,真有点受不了玄月那深款款的目光。

玄月接过手帕塞到韩云的怀,嗔道:“你留着,以后我流眼泪,你得负责给我擦干净!”

韩云张了张嘴,后什么也没说,玄月算是彻底赖上自己了,他现担心的就是怎么对瑶瑶解释。

“韩云,你到底喜不喜欢我?”玄月很自然地搂着了韩云的腰。靠!又来了!韩云差点想落荒而逃,支吾着道:“不讨厌!”

隔了一会没听到玄月出声,韩云不禁奇怪地低下头,却见玄月眼圈又红了,像着了魔一样愣愣出神。韩云一惊,伸手玄月眼前晃了几下:“玄月,你怎么了?”

玄月眨了眨眼,扭过头去,背对着韩云,肩头一耸耸的,显然又哭了!

------------

p:玄月妹子:求点票票,收藏给池哥哥!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899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