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七十五章 抛弃与被抛弃

第二

----

这已经是“『迷』瘴谷”开启的的第五天晚上了,一层浅浅的『迷』雾已经谷形成,并且慢慢地增加着,等到天亮的时后,『毒』雾将重占领整个“『迷』瘴谷”,只需短短一个月,『毒』雾的浓就达到开启前的状态,把一切的血腥杀戮,尸『体』残骸掩盖,等待下一个年的到来。下一个来的到来,意味着另一次杀戮,除了朋友亲人,没人会记得年前都有谁殒落其。

“玄月,我们走!”韩云轻声道。玄月愣愣地望着下边那两道巍峨的山脉,浓雾深锁的峡谷,自己的伙伴都死那里了,他们用生命换来自己的清白。

“郝大哥,以后没人疼月妹子了!”玄月默默地抹了一下眼角,坐下的白头雕展开翅膀急飞出去。韩云叹了口气,催动着白头雕追了上去。

玄月一言不,自从那天韩云说了“不讨厌”后,玄月再也没跟韩云说过话,不管韩云怎么逗她都不声不响的,看着她凄凄惶惶的样子,韩云心里也不好受,总不能骗她说自己喜欢她?韩云不得不承认自己是有点喜欢她,不过却不是那种牵肠挂肚的喜欢,跟对瑶瑶那种感觉完全不同。

“别跟着我了,你不是有事『情』要办么?你走,我一个人也能活得很好!”玄月突然回头平静地道。韩云一愣,看着玄月那平静的眼神,心里像被狠狠地揪了一下,隔了一会才勉强地笑了笑道:“我把你安全送到南辰再离开!”

“不用了,我已经想通了,要好好的活着,就只能靠自己,不能依赖别人!让我自己一个人前往南辰好么?”玄月平静地道。

韩云定定地注视着玄月,从她的眼神看到了一丝坚定,叹了口气道:“既然这样,那便依你,这灵石你拿着!”韩云把那袋子灵石取出来递了过去。

玄月咬着樱唇摇了摇头:“我不要,再见!”说完猛地催动坐骑转向另一个方向,飞出了老远,眼泪这才哗啦啦地流下来!她急着走,是怕自己忍不住再韩云面前流泪,她不想再让韩云看到自己脆弱的一面,每次看到韩云怜悯的目光,她心里就一阵刺痛!

“玄月,等等!”身后传来韩云的叫声。玄月急忙把眼泪抹干净,这才停下回过头去。韩云催动坐骑靠了上来,拿出那把“斩魂”匕递过去道:“灵石你不要,这把匕当我送你的礼物!”

玄月犹豫了一下,接着那黑黑的匕,轻轻地抚摸着那没开锋的刀刃。

“它叫斩魂,别小看它没开锋,却是锋利得很,灵器级别的防御套装也刺穿!”韩云笑道。玄月点点头淡淡地道:“谢谢你!”语气的陌生隔膜让韩云觉得有点难受。

“你……你真不用我送到南辰?”韩云诚恳地道。玄月轻摇了摇头淡淡地道:“你还真以为我一个人就活不下去了?”

QuAnBen5.CoM。全*本*5

韩云碰了个冷钉子,尴尬地摸了摸鼻子道:“我不是那个意思,那祝你一路顺风!”掉头准备离开!

“韩云,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玄月突然道。韩云裂嘴一笑:“问!”

“你是不是有喜欢的人了?”玄月眼神很平静,面『色』很木然。

这个时候,韩云也不好隐瞒,点点头道:“是的!”

“她是谁?”

“昭瑶!”

玄月眼神一黯,原来是她,北辰第一美『女』的名头玄月自然听说过!

“那她喜欢你么?”玄月声音微颤道。

韩云肯定地点了点头!

“嗯,祝你们幸福!”玄月娇吒一声,白头雕掠空而去,拼命告诉自己不可以哭,可是讨厌的眼泪还是涌了出来,双手紧紧地攥着那把“斩魂”,鲜血顺着刀尖滴下也不自知。

“韩云,我已经决定把你忘记,你干嘛还要送把匕来招惹我?你可恶,混蛋!”

一滴眼泪滴匕上,跟鲜血混了一样!嗡!那匕黑光一闪,消失玄月的手……

韩云看着玄月远去的背影消失天际,叹了一口气道:“你还是哭了!希望此去能学会坚强!”说完把坐骑换成紫凰向着临淇山脉的方向飞去。

连续飞行了大半个月,终于快进入临淇山脉了,韩云山脉外围的地方找了个地方落脚打尖。

一艏巨大的福船天空驶过,那场景让韩云震惊了一把,这艏船长五十丈,宽二十多丈,旗幡招展,高高的桅杆上『插』着一面大旗,旗上的图案不知用什么方法画出来的,只见剑影重重,隐隐透出一股凛凛的剑气,剑影变幻,不停地飞散重组,反复地出现“万剑门”三大个字!

傻子都认得出这艏福船是属于北辰十大宗门之一的“万剑门”的!那巨大的黑影投射地上,韩云只觉眼前一黑,头顶的天空都看不到了,隔了数息时间,福船才算从头顶上完全驶过。

“靠,果然是财大气粗!”韩云有点羡慕地盯着那气派的巨型福船,什么时候,咱也搞上一艏威风一下,这么霸气的福船,就算着山脉飞行,那着妖兽也不敢攻击。

可是下一刻,韩云全身一震,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福船船头上站着一名身穿浅绿『色』“昭月瑶裳”的面纱『女』子,那身段气质分明就是昭瑶,他身边站着的那名红衣公子正意气风地对着远方指指点点!好像相淡甚欢。

韩云瞬时如五雷轰顶,拼命忍住追上去看个究竟的冲动!

“不可能,瑶瑶怎么可能跟万里草包一起,还有说有笑!绝对不可能!”韩云不断地重复着这句话,可是又不得不承认那绿衣『女』子的气质和身形跟昭瑶是如此的相似,身材可以有差不多的,那与生俱来的气质却是学不来。

韩云终于忍不住放出紫凰追上去,扯着喉咙大喊:“瑶瑶!”

船头那绿衣『女』子明显颤了一下,把面向这边扭了过来,那红衣男子果真是万里包,面『色』一黑,回身吩咐了一句,便同绿衣『女』子进了船舱!

韩云牙齿都要咬碎了一般,从那『女』子的反应来看,绝对是昭瑶无疑!她怎么可能跟万里草包勾搭一起呢!一定是万里包动了什么手脚。

于是怒喝一声,催动紫凰向着那福船扑去。

“小子,你找死!”一声炸雷般的大喝,一名筑基期修者从船舱内跃了出来,一把飞剑嗖的直奔韩云刺去。

韩云身前光芒一闪,那面灵盾被释放出来,当!飞剑被灵盾给挡开,韩云把紫凰收起,飞身跃到甲板上。

那筑基期修者轻咦了一声,接着勃然大怒,自己竟然让一名炼气五层的垃圾上了船,以后还有面派内混的,剑诀一指!那飞剑幻出万千剑影向着韩**点般刺下。

一连串叮叮当当的声音响个不同停!韩云双目赤,强运灵力顶住压力,一步步地向船舱逼近。

“瑶瑶,出来!跟我走!”一边走还一边大喊!

“给本少把那嚎丧的野狗给宰杀了!”万里包的不屑的声音从里面吼了出来。

“嗖!”又一名手持巨斧的筑基期高手跃了出来,扬手就是一斧飞出。

咚!巨斧重重地撞灵盾上,出一声巨响,整座福船都停滞了一下。韩云连人带盾被重力撞得飞了出去,重重地撞船舷上,那灵盾变回巴掌大小,当的掉了下来。

剑光一闪,一把飞剑向着韩云脖子上抹去!

“停手!”一声冷吒响起,声音清冷如珠落『玉』盘,正是昭瑶无疑。

那把飞剑恰恰停离韩云的脖子一尺远的地方,再近一点,韩云马上就是二『处』了。

绿衣『女』子和身穿红衣的万里包从船舱里走了出来,使剑的筑基期修士询问地看着万里包。万里包点了点头,他才把飞剑给收了回来。

韩云挣扎着站了起来,大步向绿衣『女』子走去,柔声道:“瑶瑶,跟我走!”

“你找死!”那使大斧的修士扬手就要放出飞斧。几句话么?”

“包郎!”韩云瞬时呆立当场,面『色』惨白。瑶瑶竟然唤万里包为包郎!韩云只觉喉咙一甜,一股鲜血冲进口腔,死死地忍着没有喷出来,使劲咽了回去,嘴角渗出一缕血丝。

万里包嘻嘻一笑,大方地做了个请便的手势。昭瑶扭过头来目光复杂望着韩云,淡淡地道:“你追来做什么?别自作多『情』了,我从来没喜欢过你!你以为凭你一个小小炼气五层的垃圾也配喜欢我么?”

韩云的心仿佛重重地挨了一刀又一刀,这时有点明白玄月当时的心『情』了。韩云苦笑了一下,裂开嘴笑了笑,露出被鲜血染红了的两排牙齿,轻声道:“瑶瑶,告诉我你是被逼的,是万里包这个混蛋要胁你!”

“放『屁』!我万里包用得着要胁,也不撒泡尿照照你自己,哪一点配得上昭瑶姑娘!”万里包怒喝道,眼却满是得『色』,这种夺人之『爱』的感觉比上了一个绝品美人还爽。

昭瑶冷冷地道:“韩云,我再说一次,请不要再自作多『情』,我是自己愿的,而且我重来没说过喜欢你!你走!”

韩云仰天哈哈大笑起来,突然呼的喷出一团血雾。昭瑶捂着嘴轻啊了一声,想扑上前去,万里包一个箭步挡昭瑶面前,很男人地为昭瑶挡住洒过来的血雾。

“爽!竟然把对方气得吐血了!本少以前怎么想不到这样玩呢?嘿嘿,以后专找人妻下手!”万里包心里邪恶地想道。

韩云抹了一把嘴角的鲜血,放出紫凰一言不地离开了福船,冷冷地扔下一句:“瑶瑶,你会后悔的!”

“嘿嘿!炼气五层的垃圾,癞蛤蟆想食天鹅『肉』!滚,今天本少心『情』好,暂饶你一命!”万里包得意地哈哈笑了起来。

昭瑶双腿微微起抖来,韩云离去时那决绝的眼神如同万箭齐,箭箭射心窝子上。

噗!那条绿『色』的面纱瞬间变成了红『色』,一个趔趄,扶着船舱壁才勉强站稳。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89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