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品仙尊
字体:16+-

第七十六章 原来如此

第三

------------

“昭姑娘!”万里包伸手就去扶昭瑶,昭瑶却是快步走回船舱。万里包眼闪过一丝妒忌,朝着那使剑的筑基期修者使了个眼『色』,那人会意地点了点头,绕到船尾,祭出飞剑向着韩云离去的方向追去。

万里包冷冷一笑,转身进了船舱。

韩云催动着紫凰不分东南西北地乱飞,那里山高林密就往哪里去,希望碰上一头高阶飞行类妖兽把自己给秒了。昭瑶的话像一把尖刀狠狠地凌迟着自己的心。

“炼气五层的垃圾,自作多『情』,癞蛤蟆想吃天鹅『肉』……”韩云苦涩地一笑,一手把自己的外袍给扯掉,露出里面的“青翼蛇鳞马甲”,无辜的吉吉也掉了出来。

“啾啾叽噜……”吉吉瞪着一对纯净的眼睛睇着韩云。韩云把那马甲『脱』了下来,扬手扔了下去,仰天啊啊的大叫起了三声,纵身一跃,从紫凰背上跃了下去。

“啾啾叽噜……啾啾……”吉吉呼地跟着一头扎了下去,死死拽着韩云的后衣领,拼命地往上拖,一对绿『色』的小翅膀拍得飞快,双眼瞪得又大又圆,奈何个小力弱,被韩云带着向下急冲。

紫凰长鸣一声,俯冲下去一兜,把韩云驮住,韩云把那件接回来的马甲重穿上,淡淡地道:“我干嘛要把一件灵器防御法宝扔掉,我犯傻啊!”

“啾啾……啾啾叽噜……!”吉吉像附和一般凑到韩云脸颊旁轻轻地蹭起来,还探出舌头『舔』了『舔』。韩云抱起吉吉,嘻嘻笑道:“我没事,我们两个……嗯是三个,还有紫凰一起到南辰去!不混出个人样就不回来了!”韩云拍了拍紫凰的后背,辨别了一下方向便向着南边飞去。

“前面的小子给老子停下!”一声炸雷般的大喝身后传来。韩云扭头一看,只见一人脚踏飞剑风驰电掣地追了上来,正是福船上那使剑的筑基期修者。

韩云这时正是一肚子伤感和悲愤,掉转头迎了上去,冷冷地道:“怎么?还想杀掉我以除后患?万里包对自己还真没信心?”

“嘿嘿,小子,心里很不痛快是!自己心『爱』的地人被人家抢走了,看你痛不『欲』生的样子,包少便让我韩冲来给你解『脱』了!嘿嘿,看我们都是姓韩的份上,你死之前,我可以回答你一个问题!”韩冲双手抱『胸』前,一副高手风范地道。

韩云淡淡一笑:“你就这么有把握可以杀死我,你不觉得自己一个人追上来是送死么?”

韩冲瞳孔一缩,仔细地打量了韩云一下,接着哈哈大笑起来,自己来送死,就好像一只青蛙鼓着肚皮对着大牯牛说:“丫的,信不信我吹爆你!”

韩冲想到此,越笑得大声起来!

韩云轻轻地抚着吉吉的头,等他笑完才问:“很好笑么?”

韩冲收了笑容,不屑地道:“我看你这只癞蛤蟆是受刺『激』太重,『精』神失常了!杀一个『精』神失常,不知道害怕的人忒的不过瘾!那我便透露一点消息,让你正常一点!”

QuanbEn5.COM(全。本*网)

韩云稍稍抬起头,斜睨着韩冲,轻哦了一声道:“说来听听!”

韩冲神秘地一笑,嘻嘻地道:“昭瑶姑娘并不是喜欢包少,他们只是做一笔『交』易罢了!而且,她你离开后,竟然吐血了,要不包少也不会派我来干掉你!看不出你小子泡妞还真有两手!啧啧……”

韩云身躯一颤,双眼爆出一团光芒,身上好像重焕出生机,追问道:“什么『交』易?”

韩冲满意地点点头,嘿嘿地道:“这才有点意思,至于什么『交』易,等你临死的时候我再告诉你!”

韩云这时却是换上了一副笑脸,不慌不忙地把灵盾给放了出来,再披上了一件下品灵器套装,连韩云也分不清是剥了哪个筑基期修者的了。

韩冲面上露出一丝凝重之『色』,这小子身上的好东西还真多,接着眼又闪过一抹贪婪的光芒。

“好,我劝你还是现说出来,免得小爷一时失手,你再也没机会说了!”说着拿出一沓法符来,起码有上张,看样子还全是三品法符。

这下韩冲面『色』剧变,马上释放出护身法盾,这上张三品法符轰下来,金丹期修者也受不了,当然,金丹期修者也不会傻得站着不定让你砸。

“嘿嘿,原来是有所恃,难怪这么大口气,不过你以为单靠着几张法符就可以打败我!”韩冲手寒光一闪,已经多了一把剪刀状的法宝,从那灵压的波动来看,竟是品灵器级别的攻击法宝。

韩云也不废话,扬手就是两张“冰华玄封”!

蓬!蓬!两座冰峰空凝成,然后炸了开来!韩冲依仗着飞剑速快,早就闪开了。韩云可不管那些,法符一张接一张地扔出去,一刻都不让他停,这样耗下去,对方灵力总有用的时候。

果然,韩冲突然停了下来,『硬』生生一挨了一记“山『体』”,身前那护身法盾被砸得变了形,趁着这机会,手那剪刀瞬间变大,向着韩云身前的灵盾剪去。

当!一声巨响,韩云差点坐不稳,紫凰也受不得这巨力一撞,悲鸣一声向着下面坠去。韩冲见状大喜,一招手,巨剪打了个回旋,接着又重重地撞灵盾上,那面水纹灵盾出现了凹凸不平的损伤,紫凰加速向着下方坠去。

当!当!……连续不断的轰击,眼看这样轰下去,那灵盾就要抵受不住了。

韩云扬手扔出十多张法符!

韩冲吓了一跳,飞剑急速提起闪开。

轰!轰……

一连串爆响,冰屑纷飞,烈火熊熊!

哧!哧!

两道金『枪』擦着韩冲旁边飞过,把那件变了形的护身法盾击得粉碎。韩冲不禁出了一身冷韩汗,飞剑斜向下急冲,绕过法符爆炸形成的风暴,手那把小剪刀再次出。

当!一声大响过后,韩云那枚灵盾终于经受不住变回原形。韩云一咬牙,把紫凰给收起来,加快速向下坠去。韩冲见状,嘿嘿一笑,飞剑嗖的冲了过去,掠过韩云的身边,冷笑道:“小子,没有法符了?”

韩云也不废话,扬手就是两张“焚焰叠爆”,韩冲嗖的滑出老远。御剑飞行的好『处』就是速快,而且灵活多变,回转翻滚这些动作,飞行坐骑是做不到的。

韩云扔出“焚焰叠爆”后马上放出一张“铁壁符”推住爆开来的流火。

“好!小子,玩够了!老子送你上路!”韩冲嘿嘿一笑,续道:“后告诉你,昭瑶其实是想骗包少给她灭了修竹院,嘿嘿,可惜包少也不是傻子,条件是跟她完了婚才替她报仇,她这是送上白白的身子给咱包少干!哈哈!”说完手里的小剪刀倏的射出,向着韩云拦腰剪去。

当!铁壁符形成的三面铁盾被剪刀摧枯拉朽一般剪碎。

韩云却是裂嘴一笑,仿佛说了一句:“谢谢,再见!”

正紧撵着追后面的韩冲一愣,接着心一寒,两道危险的光芒当『胸』射来,从灵压上来看,竟然是两把品灵器级别的法宝。韩冲大吃一惊,连续身前加了两层法盾,他梦也想不到,一名炼气期的修者竟然能同时出两把品灵器。

噗!噗!一把飞铊刃把两层法盾给破开,击韩冲的『胸』口『处』,韩冲身上的防御套装爆开一团光华,彻底地丧失了效用,接着血花飞溅,一柄鬼头小刀接踵而至,正『胸』口,柄而没。

韩冲出一声撕心裂肺般的惨叫,那把飞剑突然没了动力,连人带剑向着下边翻滚着跌落,像折了翅膀的鸟儿。

那柄夹着韩云的巨剪嗖的缩成巴掌大小,韩云一伸手接着,身边紫光一闪,紫凰便释放了出来,载着韩云急速下降了多米才恰恰停住,不到一米的地方就是树顶了。

咚!噼啦啦……韩冲的尸『体』把一株参天古树的一边树杈全都扫断了,像刀切豆腐一样整齐。

韩云抹了把汗,把身上那套被剪烂了的下品灵器法袍『脱』下来扔掉,只见那件“青翼蛇鳞皮”做成的马甲也几乎断成两半。

靠!差点让人腰斩了!吉吉也是满目恐惧,要是那巨剪剪的位置再上一点点,这小家火恐怕要变成两截了。吉吉猛揉着脸吐吐舌头,扑打着翅膀飞到韩云的肩头上,以后恐怕都不敢藏韩云的怀了。

韩云把那把小剪刀收好,掏出一粒三品聚元丹服下,被飞铊刃耗的灵力才一点点恢复起来,经脉还一阵阵地抽痛。

灵器级别的法宝,果真不是炼气期修为的人能用得起的。幸好,那鬼头小刀不耗费灵力,要不还真灭不了韩冲。

韩云驭使着紫凰降了下去,从韩冲的尸『体』上拔回鬼头小刀,老实不客气地剥下储物腰带,嘿嘿地笑道:“谢谢你给我带来的好消息,为了报答你,便不『脱』你衣服了!”

韩云荆棘丛寻回那把飞铊刃,催动紫凰追赶万里包那艏福船去。

那艏福船『体』积巨大,移动速不算快,而且还灯火通明,夜『色』特别的明显,韩云飞了两个多时辰就追上了,远远跟着寻找机会上船。想了很久也是束手无策,辨别了一下方向,估计这船去的方向是淇水峰。韩云便远远地绕过福船,先一步赶到淇水峰下的长寿谷等候。

果然,那巨型福船进入淇水峰上空后船停了下来,船上下了一群人,昭瑶和万里包也其。

韩云眼下已经明白昭瑶为什么对自己说那样的话,她是担心自己的安危,所以才故意那样说,好逼走自己!

“瑶瑶,报仇有很多方法,何必铤而走险呢!”韩云拳头捏紧,这次就算拼了也要把瑶瑶给强行带走,绝不能再让她一意孤行了。

http://www.quanben5.com/n/juepinxianzun/28994.html